首頁 »
November 19, 2014

【地圖】三十三章 請聽我說。第三十四章 我聽見了妳

map33

第三十三章 請聽我說

晚餐還吃不到一半,章衛榕在信件一進來就跳上桌子。
學長信上寫著很高興收到信,這次他絕對會保密,可別再失蹤了;學長甚至解釋對於上次將信箱告訴映雪的事感到抱歉,接著詢問章衛榕好不好,人在哪裡等等。

 
章衛榕越看越急,怎麼都沒提到映雪的現狀呢?學長在信尾貼上了一個網址卻都沒有任何註明,他好奇地點了進去,那是一個部落格叫做「螢火蟲」。
很早以前章衛榕搞過一個音樂網站,後來實在是不太會處理電腦的事就關了,現在的網路服務好多了,有這種全都設計好的部落格,功能很周全還全都免費,版主只要搞清楚怎麼傳文章和音樂就可以。他隱隱覺得學長在跟他傳達訊息,所以很仔細地讀這版主的自我介紹、部落的格式和文章分類,他注意到分類內容最多的是「請聽我說」這單元,有八十三篇。
版主應該是女性,他先深深地吸口氣後繼續閱讀,這部落的建立時間就在半年前,個人資料除了暱稱「螢火蟲」之外,其餘則全都寫「秘密」,部落簡介上有一段文寫著──
《那天我上山找你,你背向我,從此兩分離。夜下的螢火蟲天天在黑暗中發著光,只為讓你看見我──我在路上等你。》
這是映雪的網站,他幾乎可以立刻確定.原來映雪換網站了,難怪他和寶韻都找不到。
他激動且快速地再將目光移向文章分類,總共只有三類:請聽我說、四弦與黑白鍵、未曾相識。按照她文章上的日期註明,三年內累積共有一百五十二篇文章。章衛榕決定先點進「請聽我說」這分類。
 
在章衛榕找到映雪的部落格的同一天,於台灣的晚間,映雪下班後依照慣例,一進家門就將玄關燈打開,放了手中的物件後,接下來就是點亮陽台上的燈,然後將桌上的電腦打開,最後是查電話錄音和收電子郵件。
這天有方媽媽的電話錄音,自從方媽媽知道她曾流產後就特別關注她的身子。方媽媽要她外出多添加衣物,小心這次突襲的寒流。她在查信時見到一封陌生的信,點開才想起這是呂志齡的電郵址,志齡說昨晚在網路上看到有人上傳了德國大提琴家富克斯在倫敦舉辦的大提琴演奏會現況,裡面有章衛榕的演出。
映雪驚喜得不得了,趕緊連到那網站,點開MV看到了四年不見的章衛榕,她閉上眼睛依然收不住淚,不敢相信地聽完第一段演奏後,死盯著螢幕並使用滑鼠不斷地重覆看那等待多年的人,說不上是高興還是憤怒,她發現自己就是不能平靜。她將這網址設定最愛,然後離開電腦桌。
她現在最需要的是洗個熱水澡來平撫此刻無法言喻的情緒。
 
 ※ ※ ※
 
映雪的「請聽我說」分類文,寫著他們的童年、少年和大學生活,以及他們相愛後的部分;相愛這兩字是映雪在文章裡所傳達的註解。
 
《請聽我說》
【你】
忽然想起八歲的你,那年我六歲。
往事匆匆,記不清那些童年往事。
憑靠爸爸過去的口述,想起八歲的你依然帶著稚氣、記得十歲的你無爭地跟著叔叔住到山上去。
你和我一直是不一樣的。
你不愛說話卻愛觀察人,我愛說話卻很少觀察人。
你像根竹竿走路堅直著地,我像蚱蜢跳畫著弧度。
 
憑靠自己的回憶,腦子裡出現滿滿的,你。
十四歲的你我再次見面、十五歲的你走過鬼門關、二十三歲的你想放棄我、二十四歲的你幫我戴了戒、二十六歲的你離開了我、二十七歲的你從此不見。
走回童年,漫步當前,腦子裡出現滿滿的,都是,你。
 
 ※ ※ ※
 
讀這篇文章的時候,章衛榕想起映雪小時候的模樣。
他從不敢跟映雪說,他曾經以為她是個頭髮留得比較長的男孩,有一個她小時候的畫面他記得很清晰就是在夏天,當時他寄宿在方家,親眼看到她跟著附近的男孩們跑去爬樹,後來,她跑得飛快地回家,讓有點胖胖的氣急敗壞的方伯伯在後頭追。發現方伯伯追不上,她昂高下巴對著坐在簷廊的他笑得好得意。
想到這往事,他臉上充滿笑意,直到讀了她們成人後一起走過的那段記憶,他的笑斂了去。
 
【帶我飛向月亮】
依然走在這一條無盡的回憶路上,往事一樁樁既甜又酸。
甜在當年的天真與無邪,酸在現今浸泡在回憶的酒窖裡;越陳越濃也越酸!
月亮遠在天邊遙不可及,如同在那年少的光環中無意與你共譜的「帶我飛向月亮」是個絕響。
月亮近在眼前卻不是當年那月亮,月亮我高攀不上,只因不知你去向。
如果,一直唱著「帶我飛向月亮」,是否可以找到我們當年合奏的月亮?
 
依然走在這一條無盡的回憶路上,往事一樁樁既甜又酸。
甜在我還有回憶,酸在我只能自己獨唱。
只能對著無盡的天空獨唱著……
讓告訴你,我愛你!
帶我飛向月亮吧!
 
 
章衛榕從沒忘記這首歌,讓他驚訝的是映雪居然還記得,他以為她早忘了呢!那是改寫他生命的午後,他第一次走進方家琴房,也是第一次跟映雪合奏,更是他第一次拉奏古典之外的樂曲。那午後的那道少女剪影在這麼多年後依然清清楚楚地印在他心上。
看到最後那一段,章衛榕激動地咳了起來,在身子搖晃當頭,雙眼依舊不肯放過那三個字,她說,我愛你!
章衛榕捂住胸口,豆大的淚顫顫巍巍地滾在眼眶。映雪,我很願意帶妳飛向月亮,我只是怕自己的無能為力會讓我們一起摔得粉身碎骨啊!
Apr 06/’08
 
 
 
map34
 
第三十四章 我聽見了妳

當章衛榕像水蛭一樣,雙眼緊緊又貪婪地吸黏在螢幕上閱讀映雪的部落之際,隔壁房的那一對愛情鳥正在討論一路往下玩回柏林的路線,納塔本想到巴黎後搭子彈列車到法國南部再搭換火車玩回柏林,慎原武則想先去比利時找在那裡修博士的老朋友,最後兩人同時想到,那章衛榕會想怎麼玩呢?
「不會到時候我們三人三張地圖三條路線吧!」納塔笑得晶亮地看著男友。
慎原武將女友撈到懷裡笑說,我們兩人不是應該分享一張地圖嗎?之後他將頭靠在女友的髮上說出他的擔憂,他很擔心章衛榕。納塔拍拍他的背,無語的,想的是她在章衛榕臉上總會看到的令人扭心的孤寂,一個人一張地圖的一條路線是很孤單的,她品嚐過那份滋味了,並非她要否定孤單的美,但孤單的章衛榕是為了摯愛的人而不得不選擇的單人行讓她好心疼。稍微年輕些時的她為此曾跟章衛榕爭辯過,飛越過歲月,她漸漸理解了章衛榕為愛掙扎的苦。正如這次她回德國的目的之一是要去一趟奧格斯堡,她必須親口跟貝克說她永遠都會愛著他,只是少了他以後,她人生的地圖因為十字與交叉道走到了東方,現已展開了另一面地圖,她希望也相信貝克會懂得。
是的,她的人生已在地球的另一端展開全面的嶄新生活,她的路上有了慎原武,原本孤單又受傷的心被他撫慰了。慎原武說貝克不是刻意要遺放了她,而是被上天帶回去的。她懂,只是花了幾年的時間來接受事實而已,上天帶走了貝克卻送來慎原武,她還能計較遺憾嗎?唯一,她拋不掉的遺憾是聯繫他們兩人姻緣的章衛榕卻依然是一個人。
以她這四年多來的觀察,章衛榕的外表就像個馬拉松選手,他的速度很平穩,目標很肯定,心情很執著,但納塔也看出章衛榕的心根本就是在原地踏步,無論他轉多少個路口,無論他停頓過多少燈號,心的方向一直都轉回那女人身上,那個跟她只有一面之緣的方映雪身上。
短短的幾分鐘裡納塔走過的心路歷程讓她慶幸自己還能擁有幸福的機會,她動情地跟慎原武說我愛你。
同一時刻,在隔壁房裡的章衛榕則是掉進了時光隧道,他的少年和青年隧道。
 
【簷廊在山上】
很多同學來我家都會很羨慕我們擁有一個面對庭院的簷廊,小時候認為家裡有簷廊是天經地義的,後來才知道這簷廊如像同時光迴廊裝載著我的童年和愛情。
 
這一天我坐在簷廊,越過院子看向大門,彷似看到牽著爸爸的手,第一次走進我家的你,想到你對很明顯被罰站在簷廊的我還敢跟你眨眨眼的尷尬表情讓我不禁笑了出來。你那時大概認為我很厚顏吧!被罰站還敢搞笑。
回溯起來,那是為了掩飾我的尷尬,這樣的我在多年後你的大病初醒扶你到簷廊,我又重演了一次尷尬;再回溯起來,那時我就感受到了你的情,只是不知怎樣去面對愛情,我才十三歲啊!於是我搬出了兄弟論。
 
這一天,我坐在山上的家,你留給我的家。
坐在樹下讓晚風吹過,看著山下的夜景想著那夜即使你眼中有淚卻依然對著我笑,往事歷歷如昨,我這才知道自己想將簷廊在我心裡的心情帶回山上。嘿,親愛的,我在你的山上。
 
 ※ ※ ※
 
章衛榕勾起微笑想著過去每次見到映雪坐在簷廊下大方的喊他模樣,那樣的她總會傳遞給他一股陽光的熱力,原本冰冷身子內的磁場不由自主地被她深深吸住。他從沒跟任何人分享過他對自己和映雪之間的雪山與陽光的共存理論,多年來理論的主體不變,現實卻改變了:這些年來他這雪山是到處移動,陽光卻一直在那個島上等著他。他想家,想得緊,更想她,這幾年硬被壓抑下來的想念在這幾篇文章中整個崩潰,讓他想推翻理論,主動遷移雪山去尋找陽光。
陽光在山上?
觸碰不到的陽光,他的渴望只能在閱讀中滿足。
 
【相守與相知】
當你走出我們的那扇家門,我開始想,淚水何時能休止?
每次瞥見你空蕩的櫃子、床和椅子,我一直想著你何時能歸位?
一個人的家,一個人的床也沒啥大不了,只是很想問你,除了說聲對不起之外,我還能做些什麼?如何才能彌補我那愚蠢的錯誤?
如何讓自己保有那份期待,有朝一日你會再打開那扇門走進來?
如何能讓你改變你的想法?讓你明瞭我的相守只能是你,我的相知只能是你。
我以為我們曾是相知又相守,原來我們是相守不相知。
但是,請聽我說,那扇門,為了要相知相守的家門,只能是你和我的。
 
 ※ ※ ※
 
如果有其他選擇,如果時光能倒流,章衛榕絕對不會走出那扇門。
如果真有輪迴,那他們兩個人的緣分是要經過多久的轉迴牽扯才能在此生相遇?
相知?他開始認為自己一點都不夠了解映雪,他讓自己的執著矇蔽了判斷力。
相守?那是他最渴望的,只怕自己的日子太易碎了。
義兄武曾問過他,當初他獨斷地自己做決定離開了映雪,但是,他可有這權利替她作決定呢?
他不住地搖頭,他做錯了嗎?
 
 ※ ※ ※
 
【曾經與現在】
那一年夏天我遇見一個人,一個我曾以為自己很喜歡的人,喜歡到自己可以看著他身邊有另一個女人還是放不開他,還能在看著他牽著那女人的手走進婚姻殿堂依然祝福他,能做到這樣應該是真正的喜愛吧!年輕的我這樣想過。
有些人是因為得不到對方回應才說,其實我並不是那麼喜歡他的。那樣的不喜歡宣言算是自尊反擊嗎?喜歡該怎樣去分辨呢?我的疑惑發生在他自由之後,驚覺自己對他的喜歡不見了!而且連最初最原始的那一點點掙扎也消失了,我不得不懷疑自己曾經的喜歡算是什麼。
滿滿的疑惑飛越過大西洋依然存在,以說好的朋友關係通信後漸漸理解自己;我的朋友守界線很清楚,在那幾次信件來往中證實那年夏天初相見的心情早就無痕,甚至出現排斥感,而且我很清楚那不是罪惡感所致。
讓我看得最清晰的那日是我回到家看到你在後陽台幫我收拾曬過陽光的衣物,從小物件收到外衣,在英國的天空下見識著你以一貫的穩定與守候與我相守,那一刻我終於清醒了,帶著滿滿的悸動和滿足看著你抱在懷裡的衣物,原來那就是我們一同經營的世界,原來我對你的愛就是這樣建築出來的啊!
你曾經是我的朋友、兄弟,後來是戀人、未婚夫,曾經這些名稱都只代表著文字,卻在那一刻徹底在我心上落實了。
他的自由是他的,而我落實的心情是因為經年累月也因感動,更因我已將心放在你身上,所以他的自由還是他的,而我的自由是我可以這樣說,那是我的曾經,而你才是我的現在。
然而,「現在」在何處?
 
 ※ ※ ※
 
曾經與現在是一個很微妙的界線,是吧!他從不知道自己是在那一刻成為映雪的現在的,映雪說得很對,他們之間的感情是經年累月也是因為感動,更因將心放在對方身上,只是他發現得比較早,早很多;而映雪發現得比較晚,非常晚。
那麼現在還是算晚了嗎?
他若繼續維持現狀會不會也會成為另一個曾經呢?
不早就是了嗎?怎會提起後依然好痛呢?
 ※ ※ ※
 
【白玫瑰】
第一次,在你的宿舍看到白玫瑰是有點驚訝,後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看到新花束,都是三朵玫瑰外加些滿天星的組合,我天真地以為那是巧合而捉弄你,說著:嘿!我喜歡白玫瑰耶,怎麼也有人跟我一樣?噯,有人愛慕你喔,是哪個美女送的啊?
你那一眼被我誤解的無奈不是因為他人,是因為我。我卻是在多年後,當我們住在英國時才醒悟,你總在各處的花店幫我找白玫瑰加上滿天星在特定日子裡送給我……
白玫瑰看來清淨而高雅,該是代表智慧,我呢?
當年你贈與的白玫瑰讓我浪費了。
白玫瑰依然清淨而高雅,現今代換成為思念。我不敢買白玫瑰,怕自己擔待不起,怕自己想你太多。我想念白玫瑰,你想念白玫瑰嗎?
 
章衛榕想起柯寶韻說的,她後來不喜歡到映雪的部落,因為她是靠回憶在過日子,看過這幾篇後是可以理解那份心情,一路閱讀下來都是回憶錄,看得他幾近解體,那她的現況呢?映雪怎都沒提到現在的生活呢?
他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從這些回憶中全身而退,膽怯地離開這分類文,先繞到另一個分類「四弦與黑白鍵」吧。

Apr 13/’08

2014-04 重審




 


【地圖】第三十一章 奔喪。第三十二章 螢火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地圖】第三十五章 四弦與黑白鍵。第三十六章 未曾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