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November 17, 2014

【地圖】第二十九章 外公。第三十章 行蹤

map29

第二十九章 外公

衛榕到底去了哪個城市了呢?
因為一通意外電話,他去了一個大家都想不到的地方。

 
映雪被章衛榕痛斥回英國後就真的沒再來了。他想,或許真的是說服她了,那她應該會在英國完成學業,然後明年就回台灣和關嗣紘在一起。他無意去追蹤映雪的未來,那會很痛的,主要也是他不確定自己有辦法看著映雪投入關嗣紘懷裡的模樣。既然放了,就要放得甘心徹底。
如章衛榕自身的預期,他在夏末的北美演奏會後回到柏林就再也撐不住,病了,這一病就是在半醒和昏睡之間兩個星期。
十月的柏林開始感到寒意,好不容易讓醫生救回來的衛榕虛弱地躺在病床上想著這一輩子所認識過也對他很好的人……一個人若像他這樣在死亡邊緣走過幾次,其實對死亡已經沒有恐懼感了,他唯一放不下的是方家的人,他昏迷的兩個星期裡無法打報平安的電話,方爸爸和方媽媽一定很擔心了;只是他現在手上插著針管,鼻上還罩著氧氣罩,連張開嘴巴都有問題,怎麼報平安啊!想著待他如親生兒子的兩位老人家,他流下了熱淚。
他從不想知道自己為何要來人生這一遭,卻很想知道自己為何不一病就去了算了!或許是他命不該絶,他自嘲,或許他是九命怪貓吧。
 
在他被轉進了普通病房後,富克斯老教授來醫院找他,說有人從日本打電話來打聽他的消息,自稱是他外公的秘書,富克斯老教授希望他能為她解惑。
他聽過爸爸說起外公,也看過媽媽遺物裡的外公照片,但是很少人知道他的媽媽是日本人,日本名字叫做中田里沙。當年身為農夫的外公中田博久一心想栽培有音樂天賦的里沙,於是花大筆錢從小就栽培里沙學習大提琴,里沙也很爭氣,高中畢業後就申請到柏林修研,怎料在第二年會遇見到柏林旅行的台灣人章杞賦。這兩人花了三年的時間寫信來往,感情培養得相當堅定,里沙的每年返鄉之行一定會先到台灣落腳一個星期和章杞賦相聚才回日本,就在里沙學成該回日本的時候,終於鼓起勇氣告訴父親自己愛上了一位台灣人,他跟她求婚了。
以下是富克斯老教授傳述中田博久的秘書翻譯:當年中田先生盼阿盼的就是等女兒回日本,這下子不但不回來,還要給他嫁給外國人,他氣炸了,脫口說出不要她這個忘恩負義的女兒,即使里沙和章杞賦婚後回日本數次求他原諒,中田先生就是氣不過;現在,年邁的中田先生很後悔當初狠心不理女兒,也打聽到女兒生了個男孩卻難產過世,十多年前連章杞賦也走了。他們輾轉託人找到當年指導中田里沙的富克斯教授,得知章衛榕現在的身體狀況,中田先生希望衛榕會願意回到他這世界上唯一的親人身邊去。
如果他記得沒錯,外公現在該有七十九歲了。外公!是他這世界上唯一的血親,章衛榕心想。雖然他只有二十七歲,但是天曉得他還能活多久,日本人好像挺長壽的,那他會不會比外公早走呢?若是這樣,他還等什麼呢?人生在世不是來記恨的,他會去日本的,他跟富克斯老教授這樣說。
老教授欣喜於他的決定,慈愛地拍拍他的手,要他今後無論如何都要保持聯絡。
 
 ※ ※ ※
 
外公的秘書叫做慎原武,比章衛榕的年紀大,現年三十歲,他在得到老教授通知的兩天後就代表外公到柏林探望他,一手攬起照顧章衛榕的工作,衛榕後來在醫院期間都是慎原武在打理,醫藥費也都幫忙處理好。
章衛榕對自己的外公產生好奇,他外公一個農夫哪需要秘書呢?
慎原武笑說,秘書是他自己起的名稱,當中田先生決定退休後,也開始將自己龐大的地分批賣出去,那些文件都是慎原武幫忙處理的,所以,不叫秘書該叫什麼呢?慎原武這時轉為嚴肅態度說著,其實他是中田先生養大的,他六歲的時候被媽媽遺棄在車站,是中田先生發現他全身滾燙地縮在角落,於是帶他去醫院,最後,發現都無人到警察局領他,就經過法律程序領養他。中田先生是他的恩人,像他的爺爺也像父親一樣,多年來,他一直知道中田先生心中有難言之隱,直到年初中田先生生了一場大病,在病床上不斷地對著慎原武回憶自己的一生,自認當年對女兒太狠心,他很慚愧,自己可以養別人的孩子,卻對自已的女兒這樣,真的是白活了!
慎原武從那天起,私下開始尋找中田里沙的消息,怎知結果會是她與夫婿都早已過世的結果,他猶豫了一個月才在適當時段跟中田先生說,中田先生知情後傷心得不得了,後來才想起:那那那,那個里沙生的男孩呢?慎原武這才又繼續追蹤章衛榕的消息。
出院後,章衛榕決定去探訪納塔才回日本,慎原武自然也跟著去。納塔離開和貝克同住的公寓後,住回她父親的家裡,她歡欣於衛榕終於出院了,卻又傷心地想起她那住進醫院就再也走不來的未婚夫。即使貝克過世一年了,納塔還未能走出悲愴。
章衛榕詢問慎原武,如果邀請納塔一起去日本可好?富克斯一家人都待他很好,他希望可以藉此幫助納塔,說不定離開德國是一個方法。慎原武笑說,中田先生的家很大,就算再住十個人進來也沒問題的,他也相信中田先生會很歡迎富克斯小姐的。章衛榕這個提議受到納塔的父親和繼母支持,她們認為納塔出國到一個文化完全不同的地方散散心也好。至於納塔也認為自己該振作了,於是附議。
Mar 16/’08
 
 
map30

第三十章 行蹤

中田博久生性是個很嚴肅寡言的人,生長在男人居多的家族,因很年輕的時候就失去妻子,也不懂怎樣和小女孩相處的他,對女兒的教育幾乎像對待男孩一樣的嚴厲。獨自撫養女兒長大是他認為人生中最困難的事,回想他這人生,一路走來也是很起伏。
雖然他有孝順的義子慎原武,但,現在能找回自己唯一的親人章衛榕可讓他老淚縱橫了,儘管明知外孫不懂日文還是不停地致歉,要慎原武為他轉述就是因為他那頑固的腦袋才會害他們祖孫三代無法團聚,他很傷心沒能見到女兒的最後一面,更難過外孫根本從未見過自己的女兒。章衛榕激動地環住外公的肩頭表示,媽媽現在一定很高興,我相信她正在看著我們呢,這樣就夠了。
中田博久端詳外孫,就像看到當年那個輕易搶走女兒的章杞賦,不免自責,他看來就很善良也很愛里沙,為何當年就不能接受他呢?
意外而來的親人相尋,章衛榕的人生在二十七歲這年不一樣了,他有外公,還有慎原武。
 
 ※ ※ ※
 
章衛榕在短時間內與慎原武培養出既兄亦友的感情。而他與外公兩人雖有語言障礙,卻發展出他們更強的肢體語言能力;剛開始,慎原武總會在一旁幚忙翻譯,後來索性放這兩人去雞同鴨講培養感情,那種畫面比較精采,說穿了是他很喜歡看這祖孫兩人常常比到連腳都上場的場景,讓一向安靜的中田家多了好多笑聲。
至於納塔,住在中田先生家對她確實有幫助。
鄉下人早睡早起,中田博久雖已退休,但家裡的院子依然會種些蔬果;年紀雖大但作息依然如昔,讓首次到東方國家居住的納塔被老先生的生活作息影響了。除此之外,她也對日本人的飲食很好奇,特別是她從來不能了解,再製海草可以美味到這田地,每回吃到海苔相關食品她總是嘖嘖稱奇。兼管廚房的慎原武常以海苔做各式各樣壽司或是海帶味噌湯,每道都讓她垂涎三尺。生活一段時間下來,如今她天天都在觀察和聽著鄉間周遭的風吹草動,心情在無形中漸漸開朗了。後來,當她知道慎原武是在幫人作理財投資的,更發現章衛榕跟著他在學習,她也決定要加入;並且,透過慎原武的安排,她開始和章衛榕到城裡上日文課,也在一家音樂中心找到指導黑管的職務。住在日本,她依然想念貝克,但也漸漸將自己帶回尚未遇見貝克時的生活態度了,主要是章衛榕說得好,貝克絕對不希望看到她沮喪度日,她得加油。
 
 ※ ※ ※
 
在台灣的方家,映雪的教職已走上正軌;映葳在美國畢業了卻沒按方爸爸的期望回台灣而跑去溫哥華,還愛上一個爸媽都不能接受的人;大姐映若現在是新手媽媽,生活忙碌得很。雖然大姐幾乎是天天回娘家,但映雪明瞭自己還是該多陪陪父母以彌補她們對映葳的失望,故而映雪每週末都會回家探望父母。
此時,周曉綠和取得學位的學長已一起由紐約返台,在某次聊天中,映雪得知胡克倫和章衛榕偶有網路郵件的往來,只是學長承諾衛榕絕對不得通知任何人,獨獨學長很難瞞住親密老婆。周曉綠因捨不得見著好友受這樣的煎熬,於是跟老公逼問出章衛榕的郵址。
映雪寫信給衛榕卻一直得不到回音,她越來越生氣他了。好,就算他真的愛上別人了,難道就要跟方家切斷所有關係嗎?她知道爸媽還是很想念他,只是不在她面前提章衛榕三個字而已;至於她自己,衛榕一直就是她的兄弟、家人,即使他不想再愛她了,還是她心中所愛的人,所以依然放不下他,可說是又愛又氣了。
最讓她傷痛的是胡學長透露,衛榕曾說過映雪並不愛他,她聽了眼淚就像串珠失去絲線滾了滿臉,他怎可自行斷定呢?連問都沒問就定罪,這指控太過分了!愛,愛要怎樣才能正確傳到對方的心上呢?無語問蒼天啊!她是感受過衛榕的愛,他總是情到濃時對她耳語呢喃;那麼即使她沒說出口,她自認已經很認真表示了,為何他卻感受不到呢?到底是哪裡出了錯?真的要像那句話說的「愛要說出口」嗎?
天啊!她真的從沒對他說過那三個字耶!
學長最後又說,衛榕曾經有過自己的音樂網站,專門介紹弦樂的內容,只是後來關了。
某一天晚上,她開了電腦上網,靈機一動就開始學習製作部落,她在自己的部落裡寫文章、談音樂,也談感情點滴。同時,獨居在台北公寓的她依然遵守點燈習慣,依然抱著一絲希望,希望他能看見那盞燈,她要求不多,只希望他讓她知道他一切都好。
後來映雪才知道,章衛榕可能是看到她的來信後也不再跟學長回信了!她所認識的人裡面,唯一知道衛榕消息的胡克倫也失去衛榕的消息,她這才突然發現,原來一年前在德國的山崖邊的那天,竟會是她最後一次看到章衛榕──那年她二十六歳。
 
 ※ ※ ※
 
打開信箱看到方映雪的來信,劈頭就寫著:就算你愛上別人了,難道也要跟方家切斷所有關係嗎?就因為我嗎?那我真的是罪惡深重了。衛榕,我們還是家人,你是我們永遠的家人,有空回來看我們吧!爸爸媽媽想你,大家都想著你!
那她呢?
他即將而立了,他所制定的「立」的位置對嗎?章衛榕自問。猶豫的黑洞太深沉,以致他無解。
Mar 23/’08

2014-03 重審

 


【地圖】第二十七章 燈塔。第二十八章 守候←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地圖】第三十一章 奔喪。第三十二章 螢火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