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December 17, 2007

雪地中遇見雨.Same Auld Lang Syne

Same Auld Lang Syne驪歌重唱  Dan Fogelberg演唱
唱過了Same Auld Lang Syne,就表示要將過去的包袱放下.
這樣的歡送舊年才能在來年感受到幸福的滋味!

左右左右,聽到四弦琴,
左右左右,找到蕭邦,
沉默進行曲唱完,接著唱Same Auld Lang Syne,
低低喃喃的,想著現在,懷念過去,
像在說著那遇見舊情人的人,
在雪地中遇見雨,太陽依然不在.

***
Same Auld Lang Syne


穿著皮靴,走在先前落下的雪上.
天很冷,雪很粉,乾乾的溫度,雪依然鋪陳.
雪不多,也找不到太陽,雪就擱留.

走在雪上,左轉九十度,停止.
再往後一百八十度一看,
左右左右的靴型整齊腳印中有不同的距離.
一百八十度,轉回前方.
拉緊披肩,讓腳印繼續左右左右地跟著我.
抬頭,再看看天空,太陽依然不在.

左右左右,聽到四弦琴,
左右左右,找到蕭邦,
沉默進行曲唱完,接著唱Same Auld Lang Syne,
低低喃喃的,想著現在,懷念過去,
像在說著那遇見舊情人的人,
在雪地中遇見雨,太陽依然不在.



如果,遇見舊情人,發現自己的心尚未完全熄滅,該如何是好?
兩個已走向不同方向的人,或許,終有一日會再相見,無情就無情可愁,若是依舊有情再相見,那情愁更愁.感情不容易解,不容易投出,不容易放開,內在外在因素太過繁複,總無法順人意也變化非常,有時卻也能預測,就像,雪在沒有太陽的照拂下也會變成雨的.

昨夜熬夜看一本今天該還圖書館的書,直到凌晨兩點才睡,最後三章節;一共三十章,可就是無法完成,眼睛已經酸到不行,頭重到要斷了!
早晨八點起床後繼續奮鬥,天依舊冷,起身泡了杯熱蘋果汁,站在窗前看著兩天前所下的未融雪,聽到收音機裡傳來一首老歌Same Old Lang Syne,將自己的幻想拋進了雪地,想像著歌中的情節,不覺地哽了喉.
放下了馬克杯,坐上書桌,點了檯燈,熬夜過的恍惚腦中,寫出一畫面;寫著歌曲中那男人遇見舊情人的橋段.

寫完後,我停下筆來,回去將書看完,十點多出門將書還回圖書館,走在街上讓冷冷的風吹過臉頰,猝然清醒,覺得自己剛剛寫的有些太過,有些憂傷了.
不過那卻是聽歌當頭的強烈心情,依然不想修改第一段的短詩.
幾經思維迂迴後,又回到書桌加上下面這一段.

年末,唱過了Same Auld Lang Syne,就表示要將過去的包袱放下,即使前方是迷宮陣,仍要勇敢地往前看窗外的美好大景,最好的新年期待該是好好珍惜自己身邊那深愛的人與愛護自己的人,這樣的歡送舊年才能在來年感受到幸福的滋味!

拙陶 寫於2007-12-11深秋

※ ※ ※ ※ ※ ※ ※ ※ ※ ※ ※ ※

Auld Lang Syne是英語系國家在每年的除夕午夜到新年時所唱的歌,源自蘇格蘭詩,後來被譜成歌曲,成為迎接新年、跟去年說再見的傳統歌曲,更後來,被傳送到世界各國,成為一首說離別之歌.
在蘇格蘭的傳統文化裡,慣用在塞爾特歌曲的曲尾或是舞蹈中.跳舞的方式很類似我們印象中的土風舞,就是圍個大圓圈,大家手牽手,一開始是將手交錯在胸前,右手的高度要能觸及到旁邊的人,慣見動作曲尾有配合合唱曲跳上跳下舞蹈動作,然後就是大家牽手走到圓心,再牽手往外成大圓圈,然後每個人輪流穿過連接著旁人的腋下,完成舞曲.

Auld Lang Syne翻成了英文old long sinde,再翻成中文是很久以前歲月的意思,在台灣我們常用來當驪歌和告別式的歌曲,這意義在各國也大約是代表這樣的意思.
比較有意思的是法國,他不被解譯成為說再見,而是「當我們再相見時」.

※ ※ ※ ※ ※ ※ ※ ※ ※ ※ ※ ※


Same Old Lang Syne一直有不同的翻譯,以我對這首歌的感受,決定將之翻成「驪歌重唱」,這是老歌手Dan Fogelberg在一九八一年專輯中一首歌,後來也成為他的代表作,說的是他自己的故事,是關於他在一九七五、七六年間的聖誕前夕在便利超商遇見他高中時代女友的故事,是第一人稱的敘述法.

這首歌的大意是這樣──
他回家鄉過聖誕節,下雪天,去超市買whipping cream 要做愛爾蘭咖啡,卻意外撞見他高中時代的女友,一開始,舊女友並沒有認出他來,後來卻激動到連皮包都放掉,緊緊抱住他,兩人開心這相逢到落淚.
聖誕前夕,很多店都關了,他們想找個地方坐坐敘舊都沒有辦法,只好買些酒到她車上續攤,兩人緬懷著過去,互換當前的狀況.
舊女友說,她嫁了個建築師,待她不錯,供她溫飽,給她很多安全感,她很想告訴他她愛先生,但她不想說謊.然後,他也開始想到自己的人生,說著自己對她的友誼.她帶著憂鬱的眼神,隨即轉之看著他說,在唱片行看到他的專輯,想著,他該是過的不錯,他說,他是很喜歡表演,但不喜歡頻繁的演唱旅行.
再相逢的最後,前女友親他的臉頰說再見,他離開她的車,他看著她的車開走,想著他們舊時的美好時光,這再相聚裡參雜了許多酸甜滋味,也讓他想起年輕時的他們,當時分開時的苦痛.
這時,身旁的雪轉成了雨!
再相逢的喜悅在最後成為相當的悲傷!

歌曲最後的那一段薩克斯風演奏,是美國知名的已逝爵士樂手Michael Brecker的演出,他曾得過十三次葛萊美獎的創作和表演等獎項.

關於Same Old Lang Syne的資料,拙陶參閱翻譯自 http://en.wikipedia.org/wiki/Same_Old_Lang_Syne

※ ※ ※ ※ ※ ※ ※ ※ ※ ※ ※ ※

Leader of the Band

Dan Fogelberg是美國一九七零到九零年代相當優秀的一位民謠吟唱歌手,他的音樂學習很多是自修的,但是表現多元且優越;自寫自唱自彈.
他歌裡的意義有很多人生的悲歡,他還有一首歌,也是讓我觸動極深的,就是
Leader of the Band,這首歌是爲他逝去的父親而寫的,是談理解不談傷痛的.寫他那在高中樂團當指揮的父親,如何辛苦走出自己的路,爾後又怎樣支持他來走音樂的路,跟父親說愛也不足代表他心中的深切心情.
很感動人的理解上一代表訴.

※ ※ ※ ※ ※ ※ ※ ※ ※ ※ ※ ※

我們那一代的孩子,成長過程是沒有自己的歌的,我是一路先跟著父母聽五、六零年代西洋音樂,再到自己去發掘過來的.從完全聽不懂英文,到學著唱英文歌,直到現在,長長的二、三十年過去,依然是一九五、六零到一九八零年代的老情歌最能讓我觸動而反覆流連,或許也是因為那份成長的革命經驗情感吧!
Dan Fogelberg所唱的Longer是我認為很美很美的一首情歌,他溫柔又如詩般的聲音,配合著如風似水的吉他伴奏,是令人難忘的!

Longer



※ ※ ※ ※ ※ ※ ※ ※ ※ ※ ※ ※

Lonely in Love

這一首也是Dan Fogelberg唱的,很好聽!

※ ※ ※ ※ ※ ※ ※ ※ ※ ※ ※ ※

Believe In Me

Dan Fogelberg的歌都很棒,找到這五首,讓他的歌聲伴著歲末時光.
願與病魔抗鬥成功的他,身體健康!

※ ※ ※ ※ ※ ※ ※ ※ ※ ※ ※ ※

二零零七年就要過去了,我忙碌的歲末已經開始,聽著歌準備聖誕派對和晚餐,等唱過驪歌,過了除夕,我們再相見!



拙陶 寫於2007-12-16


※ ※ ※ ※ ※ ※ ※ ※ ※ ※ ※ ※

Run For The Roses  By Dan Fogelberg

2007-12-24 補充
我在北半球的十二月十六日上傳了這一篇文章,未料,他竟在這一天還是因為前列腺癌離世了,已好幾天沒上網,今天才知道這消息,我想,冥冥之中,這篇文章是為紀念他而寫的.
他是我很喜歡的民謠歌手!
很難過他走了,但他留下了如此多的美好歌聲與寫下的深意歌詞,是不會被遺忘的,我會永遠懷念著!




秋畫.秋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永遠,盡我所能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