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6/11

為了自由的圭亞那:反抗法國殖民體制 - Yahoo奇摩新聞



文/Françoise Vergès(巴黎人文科學院講師,研究領域為奴隸制度、殖民主義等)




今年三月,法屬圭亞那的工會與產業協會成立了名為「Pou La Gwiyann dékolé」的組織,在圭亞那克里奧語中有「為了圭亞那的脫離」之意。自那時起,組織者便發起示威、封路、關閉城市與海上貿易、大型罷工,並號召


文/Françoise Vergès(巴黎人文科學院講師,研究領域為奴隸制度、殖民主義等)




今年三月,法屬圭亞那的工會與產業協會成立了名為「Pou La Gwiyann dékolé」的組織,在圭亞那克里奧語中有「為了圭亞那的脫離」之意。自那時起,組織者便發起示威、封路、關閉城市與海上貿易、大型罷工,並號召大批民眾上街遊行,對象範圍擴及高中學生、律師、農民階級 與原住民。




在他們遞交給部長的四十頁請願書中,涵蓋衛生保健、教育、農業、發展與安全等需求,也一一列舉控訴法國政府於圭亞那的作為:公共建設破敗不堪、欠缺安全與發展、日益嚴峻的不平等與歧視,以及對當地的普遍不尊重。示威群眾不斷地高喊「決心!」與「我們受夠了!」口號,舉著圭亞那國旗,也為了唱出他們的國家:圭亞那。




這場集體抗爭的發跡值得令人注意。數千人的封路、靜坐、遊行並關閉首都卡宴(Cayenne)全市行動,皆保持全然的和平。在行動發言人與政府溝通期間,對群眾也維持資訊透明。4月2日,組織拒絕了政府的提議(只願支付比10億歐元多一點),總理便於隔天聲明,群眾組織所要求的25億歐元是不切實際的。




「Pou La Gwiyann dékolé」誓言抗爭將會繼續。4月4日,千人走向歐洲太空基地庫魯(Kourou)、靜坐於入口處,包括過去被組織排除在外的民選官員,共有30人佔領該基地中心。隔天,政府重申10億8600萬歐元的提議。這場佔領最後在政府令人失望的回應中落幕,行動者對此表示挫折並譴責政府無尊重之意,也表明圭亞那群眾的行動將更團結。4月6日,組織繼續封路行動,也持續商討新策略。




雖然法國將於5月誕生新任總統,新的議會也會在6月出爐,但Pou La Gwiyann dékolé拒絕被法國政治押作人質。參與者在每一場封路、遊行與示威中,仍持續高呼他們的座右銘:「決心!」。




這場運動喚起了以下問題:為什麼將「自由、平等、博愛」作為格言的共和國家,仍統治著這麼多的前殖民地?何種帝國力量正在展開?雖然許多法國大陸的政客不斷重申「這些地區是被遺忘的領地」這類的陳腔濫調,但這句話也同時意味著健忘。那麼,我們該討論的,難道不是政治作為何以創造出法國的遺忘,與殖民地的附屬性嗎?當法國十三個海外領土之一的新聞傳回巴黎,法國媒體以詫異回應,大眾持以無知,政客再次祭出「應當記得這些地區」的老套承諾。從法蘭西共和國對地域空間的重新配置來看,這些反應扮演了關鍵的角色,而自法蘭西殖民統治歷史所殘存的,也成為了帝國控制下的殘缺地圖。




為贏得圭亞那自決,反抗運動也發展出新策略。圭亞那是否能夠贏得渴求已久的民主仍有待觀察,但他們的戰鬥過程卻能幫助我們了解法國殖民歷史如何持續影響殖民地人民的生活。






■ 全文請見苦勞網


轉貼來源:Yahoo 新聞
勞安管理員


美股盤中─不再在意英國大選與柯米聽證會 股市創新高點 - Yahoo奇摩新聞←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汽、柴油降五角 - Yahoo奇摩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