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5/01

生命二重奏.侯錦郎

 

── 從一個牧羊的孩子到旅法畫家 

「在小朋友那一些隨意亂塗的畫紙上,竟瀰漫著一片最真摯的感情與最美麗的形式,於是我憬然夢醒,我知道要使自己的圖能感動觀眾,必須先使自己要有一顆天真的、熱誠的和坦白的心,然後表現出來的東西才能達到真善美的境界。」

 (1960年,侯錦郎手稿)


 

天真的,熱誠的,坦白的心,這些字眼,深深的打動了看著侯錦郎畫作的觀眾,他做到了。 

我站在他畫著的一對男女交疊擁抱著名為「生命」畫作之前,熱眼久久不能離開,他的畫,深刻有力,一筆一畫,帶著一點憂鬱色彩,男人抱著比他高半個頭的女人,像是尋求一種安慰,也像是得到一種溫柔,女人頭上插著一朵可愛花朵,她不吝於給予,給眼前的伴侶抱個滿懷,她想點給這個男人一個小宇宙,靜靜的就彼此依偎著,「生命」就這樣開始,兩個人都沒有笑容,我卻感覺到這刻的溫度,上升,心底的溫度,上升,眼睛的溫度,上升。畫家的熱誠,熱熱的感動了我。
 

畫家因為在小時候開始面臨親人,包括父親,叔伯等人的相繼去逝,他的畫作不斷圍繞在家人、族人、親人、生、死、病之間,畫的顏色少有明亮,人物表情都是鬱鬱不開,兩眉總是鎖住,但是很奇怪,他的畫並不讓人覺得施展不開,相反的,這些過程就成了一股向前走的力量,畫家如此,看畫的人也好像變得如此。 

畫家小時候在嘉義縣的鄉村長大,曾經牧羊,他有一幅畫是「兒時的玩伴」,便將這頭深藏在心中數十年的羊兒畫下來,一隻帶著微笑的羊,和一個兩張臉的孩子,一張臉是笑的,一張臉是苦的,笑是與羊兒的回憶,苦是羊兒後來在祭典中被殺,侯錦郎沒有辦法釋懷,一直惦念著他兒時的羊兒朋友。這是畫家的天真,純粹的感動了我。 

畫家被腦疾影響了廿多年,1984年因腦瘤動了兩次刀,復建工作使畫畫受到很大的影響,右手後來不能再畫,他在家人的支持下,練習用左手繪畫,五十歲時展開倚靠左手作畫及製陶的人生。 

在畫展中,看到一位「鳥人」陶製品,有一個人盤腿而坐,頭頂著一隻鳥,露著輕鬆閒適的表情,但只看到這個人有一隻手,另一隻手卻不明顯,悠哉的神情,讓人想笑,畫家並不隱藏自己有病的身體,就算在病裡,他仍吃盡自己的力氣去捏陶,不管還剩那一邊的手,他就是一直做著自己愛的事,左手繪畫的人生又持續了廿年。畫家的坦白,他坦白的心,真真實實的打動了我。 

畫家的生命畫布在去年寫下完結篇,去年病逝於法國。畫展裡有幾張小紙片,點了幾點,又畫了幾道,滄勁有力,像是侯錦郎以最後的呼吸去畫的,久久不能自己,生命的終點時,自己最愛的到底會是什麼呢?
 

在這個畫展中,畫家總是在同一個人的身上畫了好幾個面向的頭,畫家曾幽默的對朋友說:「因為開刀之後連左眼的眼神經都有傷到,所以看到任何東西,都跟一般正常人所看到的不一樣」。 

走出畫展前,我再次環顧四周,細心的抄寫下畫家的一則手稿: 

「沒有一位藝術家能憑空就能發現的,必定要利用舊經驗,利用以前大師的寶貴經驗來幫助自己…,我們有一段自己的路要走,當然我們一定要通過那些前輩大師所開的路,但僅僅是通過而已…」 

1962年,侯錦郎手稿) 


畫家一生就在我的四方之中,他完成了生命的二重奏,他的左手,他的右手,他的畫,他的陶藝創作,我呢?生命又該如何的繼續奏下去?

 

 

延伸閱讀: 

1.            侯錦郎「生命二重奏」畫展展於歷史博物館,即日起至517日止。

http://www.nmh.gov.tw/zh-tw/Exhibition/Content.aspx? Para=0|22|491&unkey=20

2.            生命二重奏 旅法畫家侯錦郎紀念展明開幕(新聞報導)

http://n.yam.com/cna/garden/200904/20090416191389.html

3.            歐洲美術館之旅有感並談旅法學者、畫家侯錦郎

            http://www.sfart.biz/discuss29.htm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