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
2008/05/25

心海羅盤 葉教授 神棍 妖孽 雜碎

心海羅盤葉教授
葉教授本名葉耀星
...............
ETtoday
本報生活組╱台北報導

心海羅盤葉教授販賣「神水」惹爭議,而葉教授從籍籍無名到現在演講場場爆滿,他的發跡過程令人好奇,也頗耐人尋味。葉教授本名葉耀星,1953年出生於屏東,他的哥哥是前監委葉耀鵬,但大家可能不知道,葉教授其實不是教授,他只有高中學歷。

曾有媒體質疑他,明明就只有高中畢業,為什麼要說自己是教授,到處招搖撞騙,葉教授對此辯稱,教授就是教人之人,他致力於傳佈善知識,當然可以稱為教授。而葉教授演講時的手勢,以及在不該捲舌的地方捲舌,都令人感到印象深刻。

此外,葉教授的特色就是演講內容聽起來很有道理,連接起來卻有些奇怪,比如,他有一次演講時說到,媽媽常常唸他為什麼不買房子,葉教授回答,他到人世是為了要做事,而不是為了買房子。乍聽可能會很有道理,但仔細一想,不買房子和為了要做事好像是兩碼子事,因為買房子後,也是要做事呀!

當前社會的人際關係日漸疏離,茫然苦悶的現代人尋求心靈出口,各式各樣類似心靈成長的課程應允而生,各種心靈成長課程、講座、書籍、以及類似葉教授的民俗課程,就是在這樣的時空環境下突圍。

號稱「思想導引」的葉教授,自創一套思想理論以「心海羅盤」為名,在全台各地傳播所謂「善知識」,每場演講門票5百元,幾乎場場爆滿。葉教授聲名大噪,連「全民亂講」節目,都有模仿版的ya 教授,還因此成為該節目的當紅炸子雞。「心海羅盤」錄音帶大量販售,為葉教授創造大量財富。而葉教授大受歡迎,也反映現代社會人們心靈空虛的程度,追求心靈慰藉者大有人在。

據透露,葉教授年輕時是一個小混混,1979年時曾經被指控詐欺,一審判竊盜罪,二審則改判無罪。葉耀星育有一子一女,1995年和元配離婚,同年被控傷害,但控告人後來撤回告訴。葉耀星現在和貼身秘書楊靜如出雙入對,也是信徒口中的「葉夫人」。

心海羅盤的網頁上關於葉教授的檔案顯示,葉教授20年前開始在中廣、正聲等廣播電台傳播善知識,9年前到大陸開設「心海羅盤」節目,並在中國中央電視台及北京廣播電台演講。從民國84年則買有線電視台的時段播出演講內容。

...................
心海羅盤葉教授今年開春,從北到南一連開了5場演講會,不過,內容大篇幅的都跟總統大選有關,甚至直接明確的表態支持某位候選人,讓演講會成了造勢大會。


葉教授:「今生今世在民國97年3月22日,走出你的家門,拿出你的良知,蓋下你的功德票,幫助2千3百萬人。」

語調高亢,開門見山拉票,演講會變成了造勢場合,葉教授政治傾向更是赤裸裸。

葉教授:「他這麼年紀輕輕,就從美國回來坐在總統旁邊,當英文秘書看到現在,這個格局有為、有守的格局,最主要這個格局,慈悲為懷,你看到為人的謙沖為懷,所以你看到的,等於是另外一個蔣經國在世,馬,姓馬。」

愈講愈明白,演講會後電視重播,更是直接上字卡標明2號候選人,一連串的標語,「選總統要選有格調的人」,甚至「一票救救2千3百萬人」,政治色彩超級鮮明。

葉教授:「笑死人了,真是笑死人,笑掉大牙,哪一個台灣?哪一個菲傭?在這個地方沒有綠卡,他有台灣的綠卡啊,綠卡是僅止於一個工作證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呢。」

參加演講的家族成員,角色轉換成後援會選民,葉教授這場開春演講,說是場造勢大會或許會更貼切。

...................
以心海羅盤宗教演說,打出名號的葉教授,傳出販售神水詐財事件。所謂神水,其實就是一般礦泉水,包裝上印有葉教授人像,和「靈泉」兩個字,號稱具有神奇療效。
.................
佛教中的觀音菩薩手拿甘露水,為了救世人、度眾生;但「心海羅盤」葉教授最近賣起

「池上靈泉」礦泉水,把佛祖都端了出來,卻是騙人斂財的把戲。

葉教授信徒眾多,藉由宗教的偽善包裝,這幾年已經讓他賺進近億元,但他食髓知味,把

一瓶普通的台糖礦泉水,吹噓成有神奇療效的神水,並把價格調高近三倍,賺進暴利。

這個被他形容為「上善」的水,卻讓人看到葉教授貪婪的一面。

五月三十一日週末下午,「心海羅盤」的葉教授南下高雄,要為不少被SARS搞得心神惶惶不安的南部信眾,指點迷津。
葉教授近六年來靠宗教演講打出全國知名度,號稱會員一萬六千人,連綜藝節目模仿他的YA教授都相當走紅。雖然沒有人搞得清楚他倒底算是什麼教,但他每年演講費加上販賣各種周邊產品,就能賺進近億元。靈泉暴利 穩賺不賠

神采奕奕的葉教授,在漢來飯店的演講會來了爆滿的八百位信眾。他說,農曆四月時他告訴一些 達官貴人,SARS在農曆五月後會平緩,「現在都應驗了」;他又說,上天知道他不喜歡戴口罩,昨天就宣布飛機上不用戴口罩,「這就是福報」。

不過,話鋒一轉,葉教授開始吹噓一種「東水西飲池上靈泉」的礦泉水,他說:「《心經》可以讓人超脫悟道,『靈泉』直接幫人排除毒素,心理生理雙管齊下,要得SARS也難。」說完,每人贈送一瓶產自台東縣池上鄉的靈泉水試飲。

原來,從今年三月開始,葉教授在每場演講中推薦這種包裝上有他的照片,還有他「心靈格言」的礦泉水,做起穩賺不賠的「暴利」生意。
 
這一瓶瓶在他口中可以利尿、防蛀牙、抗氧化、甚至防SARS的「神水」,據他說是因為他這幾年 「為台灣注入一股禎祥之氣」,「願力感動天」,佛祖才賜給他好水喝。

信眾配合 吹噓神蹟 葉教授在演講上「硬拗」。
他說,台北木柵動物園遷移動物到台東池上牧場,就是因為「池上靈泉的感應,搬來跟我們當鄰居。」

還有信眾也配合宣傳「池上靈泉」的「神蹟」。有信眾說,拿池上泉澆花,花就開得更美;不愛喝水的狗,喝池上泉後就愛喝水;更有十年不孕的夫妻喝一個月就懷孕;還有腦瘤患者喝了,腦瘤就消失的「神效」。

但本刊赴台東實地調查,葉教授大賣的池上泉「神水」,是編造出來的謊言大集合。

.......................
葉教授小檔案
1953 出生於屏東,本名葉耀星
1971 屏東中學畢業
1979 被控詐欺,一審判竊盜罪,二審改判無罪
1980 北上從事算命
1993 大哥葉耀鵬當選立委;赴大陸開設「心海羅盤」節目
1995 被控傷害,控告人後來因不明原因撤回告訴;離婚;開始向電視買時段播放演講
1998 成立心海羅盤善知識基金會
2000 設立心海羅盤網絡公司
踢爆神水騙局 心海羅盤葉教授
議長牽線 台糖製造
葉教授說,取得這個水權是「來自神奇佛緣」。但本刊調查發現,池上泉的工廠原是台糖台東廠,當年投入一億元資金,後來,由於水質偏硬,銷售不佳,在每年虧損一千多萬元後,台糖董事長吳乃仁下令檢討,在去年五月停工。
台糖後來對外招標三次想委託民間經營,卻都乏人問津。
這個沒人要的工廠,後來,透過台東縣議長吳俊立牽線,在去年底改為議約,葉教授成立「善若水」公司租下工廠,吳俊立則插股當董事。
據透露,吳俊立在背後「出不少力」,令人十分懷疑,這「佛祖認可的事業」,其實只是官商勾結罷了。
......................
鐵皮小屋 靈泉源頭
而且,本刊實地瞭解,池上泉和台糖的「池上礦泉水」根本是同一個水源,葉教授說這股靈泉「來自 踢爆神水騙局 心海羅盤葉教授選舉站台 羅盤跳針
由於信徒多,口才好,一些政商名流也會找他。像立法委員邱創良、台東縣長陳建年、前南投縣長彭百顯等,

秀毓山林的無污染地下岩層」,但本刊到台東池上新興村的水源地卻只看到,荒煙蔓草裡一個小鐵皮屋中,抽水機「達!達!」地運轉抽水,與什麼「潺潺流水」的靈性環境扯不上邊。

但同樣的製程、水源,原本一箱只要一百七十九元的台糖礦泉水,到葉教授手中,卻漲三倍賣五百元 ,直追法國頂級evian礦泉水的價格。

葉教授的神水大瓶裝一千五百毫升要價四十二元,小瓶裝六百毫升的要二十一元,又完全以直銷宅配 ,據善若水公司總配銷處「一天賣一千箱」來估算,一個月就有一千五百萬元,一年就有一億八千萬元的營業額。

葉教授和台糖簽的是四年合約,每年租金六百五十萬元,扣除二十多位員工的人事費用,葉教授每年至少還有七、八千萬元的盈收。
葉教授神話4大絕招
葉教授談話最明顯的特質就是「廢話堆砌」,他演講時每一句話分開都言之成理,但組合在一起後,就是毫不相干,

例如:面對失業聽眾詢問如何重新振作,他說:「與其坐嘆愁城,不如起而力行,想立竿見影,總得手上先有竿才行啊!」,聽似句句有理,最後還是沒教人如何找工作另起爐灶。

其次,「答非所問」也是葉教授的常用招數,例如:女性聽眾詢問他對「貞操觀念」的看法,葉教授 竟回答:「貞操與觀念是不可分離的關係,能謹守一份拘謹的貞操,必能選擇正確觀念的異性,這是必然不是偶然。」,把「貞操觀念」拆解成「貞操」與「觀念」回答,令人啼笑皆非。

空言惑眾 混時間
「空言惑眾」則是葉教授拉長演講時間的招數,例如,聽眾問他要如何過日子,他說:「過日子就像看空氣一樣,無色無味,有時還極端無聊,但有能力者望著天空一片采白,依舊能將日子畫得有聲、有色、有意境,所以人生即使不好過,也得天天過!」

「轉移話題」更是葉教授不被聽眾當場問倒的絕招,有人詢問面對SARS傳染流行怎麼辦,葉教授竟回答 :「SARS疾病流行,讓很多人必須多待在家裡,年輕人應該趁此時在家多想想如何孝順父母,百善孝為先,只要孝順,許多問題都可迎刃而解。」

踢爆神水騙局 心海羅盤葉教授
水質認證 查無此號
葉教授聲稱池上靈泉是少數通過食品GMP認證的包裝飲用水,但經調查,池上
泉標籤所印製的認證字號根本就「查無此號」,而所謂通過認證的字號則是
台糖礦泉水當初申請通過的,並非葉教授的「池上靈泉」。

而本刊委託有公信力的檢驗所檢驗,這瓶神水和一般的礦泉水無異,沒有任何
奇之處。

為了鼓勵信眾買池上泉,葉教授又表示,他會捐出部分營利所得做為「台東原
住民兒童營養午餐補助金」,未來還要蓋圖書館。但他連心海羅盤基金會的財
務都不願透明,誰又能相信這些承諾。

其實,世道紊亂,許多人四處尋找心靈導師,才是葉教授走紅原因。

YA 教 授 談 葉 教 授

 

YA 教 授 現 在 的 知 名 度 不 輸 給 葉 教 授 。
最近葉教授因為藝人洪都拉斯的YA教授模仿秀,更加走紅,但葉教授本尊對YA教授很不以為然。還在演講會上批評洪都拉斯穿著講話沒格調,讓他蒙羞。葉教授也改穿毛衣不穿西裝,免得跟YA教授撞衫。

不過,洪都拉斯憑YA教授翻身,連帶也有秀約要求他一定要模仿葉教授。正牌葉教授可能有感洪都拉斯聲勢大漲,已經在6月1日的演講會上改口,「如果因為有人模仿我可以紅10年,那表示我也可以再紅10年。」

洪都拉斯分析葉教授的特色,「他講話很快,不該捲舌的地方捲舌,還有斷句在不該斷句的地方。」

他聽久了葉教授的道理,竟慢慢被洗腦,葉教授沒啥邏輯的怪言他信手拈來,「每個人都有一雙腳,有人走到他該走的地方,但有人走往監獄裡去,我們應該要慶幸的,是我們的腳走在馬路上。」
教授頭銜 高中學歷
根據本刊調查,葉教授根本不是教授,他只有高中畢業。他本名葉耀星,一九五三年出生於屏東,前監察委員葉耀鵬是他大哥,地方人士戲稱他們兄弟倆都是「靠一張嘴」吃飯。

葉耀星的友人說他年輕時是個「小混混」。據屏東地院的紀錄,一九七九年,葉耀星曾被一名陳姓女子控告 「詐欺」,但一審下來卻成了「竊盜罪」,二審改判無罪。

葉耀星育有一子一女,一九九五年他和元配離婚,同一年他又在台北市大安區被控傷害,後來控告人又撤回告訴。離婚後,他和貼身祕書楊靜如形影不離,楊並在葉的演講中負責主持,信徒都已稱她為「葉夫人」。

心海家族的成員表示,聽說二十年前葉教授曾在台北做命理諮商,還兼看風水。在朋友的支持下,他集資成立「難逢廬公司」,並自一九九五年起向電視台購買時段播放自己的演講,而一九九八年成立「心海羅盤善知識基金會」,讓他攀上事業高峰。

他把一些佛教和民俗命理混雜在簡單的福報觀念中說出,並透過電子媒體的力量,讓「葉教授」的知名度大開,電視台的收視率也相當不錯。

葉教授除了每場演講每人五百元門票外,會場外還有琳瑯滿目的產品在販賣,整套買下來十幾萬跑不掉。

以二○○一年為例,葉教授進行了三十場大型演講,門票加上販賣周邊產品每場至少進帳七、八十萬元,全年不會少於二千萬元。如果再加上賣水收入,每年收入可能破億。收入黑箱 酒色均沾

但是,靠著基金會的掩護,葉教授的收入卻完全不透明。二○○一年年底,他在台北市安和路買了一層四十坪二千萬元的房子,現金就要七百萬元,但同年他的報稅資料卻只有兩筆,一筆是自己公司的薪資一百二十
七萬元,另一筆是銀行利息十萬元。

雖然葉教授身邊經常跟著楊祕書,但他也經常上酒店「抱妹妹找靈感」,本刊曾在可以叫美眉陪酒的台北聯誼社,見過葉教授與友人餐敘。

據瞭解,有一次他在一家酒店裡喝酒,一直堅持要幫一位警察看面相,而且把對方的運勢愈說愈差,氣得那位警察當場翻桌。


都是他的好友,國民黨主席連戰的小女兒連詠心更在網路討論區留言,說她「永遠支持心海羅盤」。

但是,葉教授的法輪一遇選舉就轉不動。第一次總統民選,他公開為陳履安站台說:「如果李登輝當選,三個月後中共一定攻過來,若沒有,可以把我的頭割下來,掛在總統府上。」結果陳履安落選,中共沒攻過來,總統府至今也沒見過他的腦袋。

二○○一年底,他又為大哥葉耀鵬助選,敗選後他問自己:「我一個場五、六萬人,為什麼票開不出來?」接著卻又故弄玄虛說:「因為這就是不生不滅。」

葉教授藉著偽善的宗教面紗神化自己,事業愈做愈大,連礦泉水都能在「佛祖庇佑」下滴水成金。他的「心靈格言」曾說:「半兩重的真誠,勝過一噸重的聰明。」這句話,實在應該先拿來檢討這位心靈導師他自己才對。

葉教授的另一面
葉教授不願接受本刊採訪,回應賣神水一事,但本刊記者在台北市仁愛路上的「崧竹」日本料理,與葉教授有短暫的交談。這裡是葉教授賣「池上泉」的北區配銷部,門裡門外都是葉教授的大海報。葉教授每天幾乎都固定坐在料理師傅前的吧台吃晚飯。

6月2日7點半,葉教授又一個人到店內用餐,他提到他在6月5日要裁一個人,因為那個人「嘴巴太大,亂講話,我們要低調的。」

記者與他聊到「池上泉」,葉教授很得意。他說:「不知道這個水的人,一個SARS就快要被嚇死了」;他又說:「這個水要有水準、有品質的人才喝得到。」

蓋圖書館 以後再說
「池上泉」的宣傳冊寫到,賣水的部分收入要用來蓋圖書館,可是葉教授卻冷冷地說:「那是以後的事。」不過,他說自己是不想沽名釣譽,否則以他去「找幾個大老闆捐3、5億元來蓋圖書館,又不是難事。」
料理店的老闆娘養了一隻狗,葉教授很得意地說:「你看,每次我進來,這隻狗就會乖乖的到我跟前,安靜的坐在旁邊。」原來,葉教授的心海羅盤,勸人勸狗都一樣有用。

葉教授又說,人和人見面還是要有緣份,否則一起坐在餐廳吃飯,「你怎麼會知道我就在你旁邊?」這麼有「智慧」的話,不愧是心海羅盤。
-------------
應該是壹周刊的報導
其實在他們還沒報導前我就大略知道他是有前科的
不過每天再電視上講著一堆似是而非的話
竟然還是有人相信
...........
這對兄弟都只有高中學歷,哥哥葉耀鵬一路靠自修通過高普考和律師考試,擔任過立委、監委,現在是政論節目一張犀利名嘴。弟弟葉耀星則在窮苦環境與自學中磨練出自成一格的人生哲學,他是電視「心海羅盤」節目中一開講即滔滔不絕的「葉教授」,希望在濁世中引出眾人的悟性。

父母都是木訥的人,這對兄弟卻從小就能口沫橫飛講故事驚動大人。曾當過民進黨立監委的葉耀鵬,卻在政權輪替後由綠轉藍,找回「批判性格沒改」的自己。對於弟弟動輒數千人的大場面演說,他的評語是「他形而上,我理性務實」。在葉耀星的眼裡,哥哥的工作屬現世時尚,但自己從事的「思想導引」能探索生命的質地,「我的話會流傳比較久」。

兄弟倆各有傳奇人生,職志大異其趣,他們最自豪的都是毫無背景和師承,卻自己走出一條路,演出奇特的際遇和風景。以下是葉耀鵬和葉耀星兄弟的相對論訪談:

家徒四壁 哥苦讀弟燒飯

問:難得見葉教授,令兄說你過去從不接受訪問?

葉耀星(以下簡稱星):你們是第一個能夠採訪我的媒體,過去廿二年我從不做宣傳,過度宣傳沽名釣譽很討厭。今天既然是「相對論」,它就不是普通性的、一個沒有延展性的報導,不是一個個人本身的問題,就是說人家從無中生有到組織規畫怎麼做。我沒有老師,也沒有師承,也沒有前面的人做給我看,是我自己走一條路,這條路怎麼走出來的,這才是重點。

問:很多人不知道兩位是兄弟,請談談你們的成長背景。

葉耀鵬(以下簡稱鵬):我們老家在屏東市,現在屏東師範後面。我和小弟差了十一歲,差距大的原因是二次大戰,我父親在我出生後不久被日本人抓到巴布亞新幾內亞當軍伕,戰後回國,大弟、妹妹和小弟才出生。(星:我們是非常苦的家庭裡出來的孩子。)

問:你說以前日子非常苦?苦到什麼程度?

鵬:簡單形容,就是家徒四壁。光復後,我父親做沒什麼本錢的木材中間商,我當兵退伍時,全家人還擠在一間破木屋裡,三個兄弟合睡一張木板。準備考律師時,我常常在路燈下看書。

星:我來講才清楚。以前他負責看書,我負責煮飯。大哥退伍回來時,家裡根本沒有經濟基礎讓他念書,他有時得做些零工,才有錢買書。重點是那個家很簡陋,就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也只有一個電燈泡,晚上睡覺要關燈,我哥就跑到路燈下讀。冬天冷的話,就要去跑一跑,跑到有一點熱度再回來讀。

鵬:都是你煮飯?我都不記得這事!

星:你們都不知道,我到現在一天沒抹地就不舒服。我在家是管米的,以前家裡都是我煮飯。你當兵的時候,有一次回家,家裡沒米,我就在門口等,遠遠看到媽媽騎腳踏車回來時,手上露出紅色的紙角,我就知道有救了。那時候五塊錢紙鈔是紅色的嘛。

愛說故事 口才其來有自

問:你們對過去的回憶差距好像也有點大。

星:他是蓋高尚(笑著看大哥),都不知道啦!事情都是我在做。我今天救窮人,就是那些人教我的;沒有受過痛苦,就不懂得體恤。我初中考上明正中學,拿父親唯一的舊西裝去當,才繳得出學費。家裡以前都是向屏東孔廟旁的雜貨店賒菸,我早上拿著小盤子去賒豆腐乳時,老闆罵得最難聽:「沒賺錢,生那麼多幹嘛!」

問:為何做大哥的,家事負擔反而少?

鵬:以前我就是看書,父親偶爾看不過去了,才會講話。我退伍後待在家裡自修,兩次去幫父親收賬都沒收到錢。有一次父親生氣地說,把你養到這麼大,你現在該去賺錢了,還在家裡讀什麼書!那時的環境是這樣。

星:我哥書念得很好,只有高中學歷,沒有師承,卻能在四年內相繼通過普檢、普考、高檢、高考,五十九年獲律師高考第二名。

鵬:我在憲兵服役,對法律有點概念,憲兵本身在執法嘛。退伍前搭船從馬祖回來,看到同梯次的人手上拿本法律書,說要準備考律師。我順手拿來看看,挺有興趣,才一頭栽進來。

問:律師需要語言天分,兩位都能口若懸河,從小就這樣嗎?

鵬:我媽曾講過,小時候我爸到南洋去了,村裡的人晚上會到家裡來,我才三、四歲,就會講故事給那些大人聽,很多大人都說我長大後可以當弁護士(即日本之律師)。我讀書時,演講比賽常得獎,當律師也很順。雖無家世背景和師承,但我對自己有信心,很多當事人是看到我在庭上的表現來找我。

星:小時候,我父親也常帶我去講故事給人聽。以前我父親賣木柴被倒賬,後來去搬了一台收音機來抵債,我每晚跟著聽歌仔戲和講古。從薛丁山、薛平貴、樊梨花到羅通掃北,聽到自己也會講,我爸喜歡帶我出去炫耀。我能讀屏師附設幼稚園,也得力於國語講得不壞,那時上幼稚園要考試的。

哥哥從政 弟走自己的路

問:這些傳播能力得自遺傳嗎?

鵬:我們兩人和父母親的基因真的不像,和我另外兩位弟妹也不像。這很奇怪。我和小弟,除了同是屏東高中畢業,兩人聲音也很像。他還在念書時,我的律師事務所已經開業,別人常分不清我們的聲音。

問:當年哥哥投入反對運動,弟弟開創思想導引,家人沒意見嗎?

鵬:我在美麗島事件後參與政治較多,以前常在第二線,他們去衝,有事我來辯護,自己並沒那麼勇敢。照理說,我應該跑第一線去啊,但就是因為考慮到對家裡的責任,比較小心,美麗島事件後才比較積極。我從政這件事,家裡沒太多阻力,只是母親常叮嚀說要小心點。

星:其實我才懂事時,父親年紀就很大了。我廿歲生日那天,正好父親往生。我母親說過,我好像沒有作過「囝仔」,從小就沒有孩童味。我一直是自己獨自走著自己應走的道路。

問:大哥會不會覺得弟弟的人生發展和自己完全不同,心海羅盤這些內容你信不信?

鵬:我們一個理性、一個感性,但我們互相尊重,就是這樣。基本上我不管當律師、從政也好,接觸的都是理性的東西,比較硬、比較具體,還要有邏輯。他講的較屬於形而上。我比較務實,好的方面來講比較不會出差錯,從另一個角度觀察,是會限制發展,缺乏冒險性。

問:兩位的成長過程,像是從兩顆石頭裡迸出來的。

星:沒錯,我們沒有傳承到父母任何的基因。我父母親都不識字,父親尤其木訥,所以人家覺得很怪:你爸媽都不會講話,怎麼你們兩兄弟一出來就會講?我們兄弟都是孤鳥插人群,一個人出來社會打天下,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幾個人知道我們是兄弟。

哥看弟弟 小時有點古怪

問:葉教授是奇人異士,洪都拉斯模仿的「YA教授」也很受歡迎。在大哥回憶裡,小弟童年時有無任何異象?

鵬:談不上什麼異象,只有兩件事有點怪,一是他從小就會自己去看媽祖誕辰慶典,從我們家到媽祖廟要走兩個小時呢,他有次走回家已經半夜三點半。二是他泡熱水澡,一定會拉肚子。呵呵。

星:我母親說我出生時胸部就比別人大,哈哈!後來我成了現在這樣子,她也覺得奇怪呀。不過她是我忠實觀眾,她身體好一點時,我在高雄演講她每場必到。洪都拉斯只有模仿我才會出名,呵!許效舜曾向我道歉,說當初是他叫洪都拉斯模仿我的。但我不排斥啊,至少你給人家一個就業機會。

問:心海羅盤為何沒在屏東辦過,你在屏東難道沒有好友故舊?

星:高中畢業後,除了過年,我沒再回過屏東。「得意之處,不宜再往」,屏東是有許多舊識,但每個人在人生過程都有起伏,別人看到你,心裡或許會是一種挫折感觸。我若回去演講,不可能面面俱到顧及每個人的感受;我若稍微冷淡一點,別人會說我驕傲。我要照顧很多人,沒那個時間。

【2005/09/20 聯合報】

...................
騙徒、神棍、金光黨、搖擺客~~~~~~~~~~~~~~~~~~~~~~

他,是個屁啊只是個高中學歷騙徒而已。現在的什麼居士、教授、老師、夫人都是自已封的,好處就是比較好騙人啊!高中就能叫教授,那我大學不就要叫愛因斯坦二世,媽的盜世欺名之鼠輩。

所謂的葉教授本名葉耀星,1953年出生於屏東,他的哥哥是前監委葉耀鵬,但大家可能不知道,葉教授其實不是教授,他只有高中學歷的鼠輩。

曾有媒體質疑他,明明就只有高中畢業,為什麼要說自己是教授,到處招搖撞騙,葉教授對此辯稱,教授就是教人之人(這樣都能叫教授),他致力於傳佈善知識,當然可以稱為教授。而葉教授演講時的手勢,以及在不該捲舌的地方捲舌,都令人感到印象深刻。

 

此外,葉教授的特色就是演講內容聽起來很有道理,連接起來卻有些奇怪,比如,他有一次演講時說到,媽媽常常唸他為什麼不買房子,葉教授回答,他到人世是為了要做事,而不是為了買房子。乍聽可能會很有道理,但仔細一想,不買房子和為了要做事好像是兩碼子事,因為買房子後,也是要做事呀!

 

當前社會的人際關係日漸疏離,茫然苦悶的現代人尋求心靈出口,各式各樣類似心靈成長的課程應允而生,各種心靈成長課程、講座、書籍、以及類似葉教授的民俗課程,就是在這樣的時空環境下突圍。

 

號稱「思想導引」的葉教授,自創一套思想理論以「心海羅盤」為名,在全台各地傳播所謂「善知識」,每場演講門票5百元,幾乎場場爆滿。葉教授聲名大噪,連「全民亂講」節目,都有模仿版的ya 教授,還因此成為該節目的當紅炸子雞。「心海羅盤」錄音帶大量販售,為葉教授創造大量財富。而葉教授大受歡迎,也反映現代社會人們心靈空虛的程度,追求心靈慰藉者大有人在。

 

 

1979年時曾經被指控詐欺,一審判竊盜罪,二審則改判無罪。葉耀星育有一子一女,1995年和元配離婚,同年被控傷害,但控告人後來撤回告訴。葉耀星現在和貼身秘書楊靜如出雙入對,也是信徒口中的「葉夫人」。

 

心海羅盤的網頁上關於葉教授的檔案顯示,葉教授20年前開始在中廣、正聲等廣播電台傳播善知識,9年前到大陸開設「心海羅盤」節目,並在中國中央電視台及北京廣播電台演講。從民國84年則買有線電視台的時段播出演講內容。

 

和宋七力一樣的騙徒,被蠱惑的人那個不支持他支持的要死。跟白痴一樣不知所畏,

如信眾a:自以為是 見不得人家好 裂根性強是台灣人較不好心態如果大家都稍微改變一下也許台灣就不會再自耗下去.聽一聽葉教授演講仔細觀察求證或許都會出現端倪。

可見被蠱惑到何種程度,這樣和奧姆真理教的信徒有何差別。

寧願相信個罪犯、神棍也不願了解什麼是真理。

台灣對這種雜碎等於是無法可管,任由他們去騙的,直到那天有個信徒開了竅才會去告他的。妙天、宋七力、青海、不都是被自已覺悟的信徒爆料的嗎?

台灣現存的知名神棍還有:宋七力、葉教授、其他的還沒人爆,不然就是名氣太小。

現在的神棍都是一個team,搞teamwork的。這樣的話比較有說服無知信徒,到處找人報導、網頁、電視、廣播、無孔不入,和匪碟慣用的技兩無不一樣。

國之將亡,必有妖孽。這句話不就是形容現在的台灣嗎?

相信他為真理的人,請敲敲自已的腦袋再想想,老子說過一句話:

道可道,非常道。道如果是從他狗嘴吐出來的,就不叫道理了。

別這樣笨笨的就相信這樣的假道。
...............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