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10月14日

你知道日本社會有多「黑」嗎?

本文已授權「Smoking Tuna.」網站,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可提供付費授權轉載或出版,請參閱授權說明、或來信 ask@tuna.to 洽詢。

每天幫「甲子園」捧場的廣告

日本最有歷史、最受關注的體育賽事「日本高中棒球錦標賽」(日文名稱為「全国高校野球選手権大会」),在今年的8月6日到22日之間舉行;這項比賽起始於1915年,到今年剛好舉行了第100屆。

參與「甲子園」大會的,是由日本各個都、道、府、縣,透過預賽選出的高中棒球隊,最後在兵庫縣的「阪神甲子園球場」舉行淘汰賽。多年以來,這項比賽受到許多日本人的熱愛;只要提到每年的「甲子園」,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在舉辦期間,日本媒體都會抽出不少時間和版面,來熱烈報導當天每場比賽的過程和結果;尤其是日本的大報紙「朝日新聞」,因為正是主辦單位之一,所以每天除了通常的體育版面之外,更另外準備了3頁的專輯,以詳細又帶有戲劇性的報導,介紹前一天的比賽內容。

這幾年來,有一則廣告佔了專輯版面的一角,每天熱情地為甲子園大會捧場;這就是大塚製藥公司的「POCARI SWEAT」(寶礦力水得)運動飲料廣告。

koushien_1

這系列廣告的基本創意,是以高中棒球選手與朋友、棒球社女經理、啦啦隊隊員、校友等等周邊人物的自言自語(應該是文案專家根據採訪結果撰寫出來的),來描寫選手們的努力和幹勁、同時訴求「甲子園」的運動魅力。

今年的文案創意,起用了17歲的模特兒八木莉可子作為代言人,將她的角色設定為「對學校棒球社社員之一有好感的女高中生」,來描寫她對棒球社的印象和感情。

負責撰寫這些相關文案的作者,想必是非常有經驗的高手;因為在寫出來的文字中,確實非常生動地描述了日本高中棒球社日常發生的形形色色。
 
そこの野球部!
電車の中で
作戦会議を
しないよーに。

(那邊的棒球社員們!不要在電車中開作戰會議!)
── 8月9日廣告
koushien_2

野球部のお弁当は
大きくて
マンガみたいで
おいしそう。

(棒球社員吃的便當好大,看起來像漫畫裡出現的東西,而且好像很好吃。)
──8月10日廣告

野球部って
部活以外でも
あいさつの声が
デカすぎる。

(即使不是在練球的時候,棒球社員打招呼的聲音也都超大。)
──8月11日廣告
koushien_3

女子は集まると
おしゃべりする。
野球部は集まると
なぜか走り出す。

(只要女生聚在一起,就會開始聊天;但不知為什麼,棒球社員聚在一起就會開始跑步。)
──8月15日廣告

輕鬆文案中的「傳統」思維

雖然很多文案像上面所舉的這些,讀起來相當愉快,甚至有點好笑,但也有一些無意中引發了我的深思。因為,它們的文字雖然輕鬆,但也包含了在日本社會之中,時而呈現的那些不合理舊式思維。
 
「あちー!」
野球部は
うれしそうに
炎天下の
グラウンドへ
かけていく。

(「好熱啊~~!」棒球社員們看起來很高興地,跑進了炎炎烈日下的運動場。)
──8月6日廣告
koushien_4
由於「甲子園」舉辦的8月上旬到下旬,正好是學校的暑假時期,所以很多日本企業也在這段期間之中,安排三、四天到一個星期左右的夏期休假。

主辦單位的意圖,大概是這個時期學生很願意來看比賽、一般人也會關注大會動態;然而,這個期間也剛好是日本最熱的季節。尤其這幾年來,氣溫總會高到攝氏40度左右,使得越來越多的人為中暑所苦。

因此,不少有識之士建議不要在盛夏之中舉辦體育活動,當然包括甲子園在內;可是,主辦單位對這些意見似乎無動於衷。
 
また野球部たちが
「サボりてえ」って
言ってる。
サボらないくせに。

(棒球社的人又嘟噥著「好不想練習啊」,但他們明明就不會真的逃掉。)
──8月7日廣告

不只是高中棒球選手,很多人都會把「好不想XX啊」這種話掛在嘴邊。有些人因為身體不好、或是有私事等理由「想請假」,但又不敢說出來,只好假託這種碎念來表達希望。

然而,實際上很少有日本人會把私事放在公事之前;甚至整個日本社會都好像是以「沒人會先處理私事」的原則(或者說默契)來運作。
 
野球部は、
学校に
来るのも帰るのも
いちばん早くて、
いちばん遅い。

(棒球社員總是最早上學,最晚放學。)
──8月16日廣告

很多日本高中體育社團都有「朝練」(asa-ren)、「夜練」(yoru-ren)這類名詞;就是除了正常的社團活動時間之外,還要把早上上課之前、以及放學後的一兩個小時,拿來當作練習時間,甚至在週末和節慶假日也整天練習。

所以,像這則文案中所描述的,棒球社練習時間比其他體育社團更長的印象,也就不足為奇了。近年來,也有一些教育或體育專家指出,練習時間長短未必和效果正比,花過長的時間練習反而會損傷選手的身體。

但儘管這樣,「練習時間越長,效果越好」的想法,短時間內還是不容易改變的。
 
坊主頭は、
夏の日差しと
汚れたユニフォームに
よく似合う。

(山本頭很適合夏天的陽光、和髒髒的棒球制服。)
──8月17日廣告
koushien_5
根據報導,今年參加「甲子園」的高中棒球隊中,有九成以上的隊員髮型剪成「山本頭」(編按:各處頭髮長度都一樣短的日本式平頭)。

山本頭既涼快、又不怕弄濕,而且還不用梳頭,確實有些好處;可是,其他體育社團對髮型似乎並沒有特殊規定,看不出棒球社員非剪短髮不可的必要性。

跟據某種說法,二戰時代的日本男人幾乎都剪成山本頭,而從那些時代留下來的「男子漢」形象,則由高中棒球社承接下來了。

總之,高中棒球社員的山本頭已經成為一種傳統,很難再去改變。

日本社會中的「黑色」

努力忍受嚴厲的環境、服從地處理上級交付的任務或作業、願意花很多時間確保工作品質、與夥伴的和諧關係比自己的意願重要……;對於上個世紀的日本而言,這是所有人都應該接受的理想行為準則與目標。

再者,當時很多日本人相信,體育活動是養成「理想人物」最好的方法;尤其因為棒球作為日本學生體育競技項目的歷史比較長,所以更強化了這種形象吧。

可是,現在的人們已經發現,這些「理想」的行為其實包藏著許多不合理的觀念;甚至有不少人指出,這些行動未必是自動自發的,往往會被別人的要求、社會默契、或者團體壓力強迫做到,因而成了一種社會問題。

這幾年,日本人開始用「ブラック」(黑色)一詞來表達這些情況。
最早時,「黑色」這個概念是以「ブラック企業」(黑色企業、黑心企業)一詞的形式出現。

所謂「黑色企業」,是指強迫員工在不人道的勞動條件或環境下工作的企業;例如要求職員在一定時間內做完極多的工作、上司以高壓態度和不講理的要求對待職員、只願意付跟員工勞力和精神負擔不成比例的低薪等等。

這些企業經常用「做不到,是因為你能力不足」的說法來指責職員,也常用「想做就做得到」、「要感謝艱難的環境」這類精神論來美化殘酷的勞動條件;他們還會利用職員的責任感、以及同事之間的夥伴意識,來妨礙他們辭職。

對於臨時派遣人員,則往往會被調到責任遠超過酬勞的職位、或是以正式工的職位為誘餌等手法,不著痕跡的逼迫他們對公司「自動」做出過度的貢獻。

學校社團的「黑色」禍害

這幾年來,一些媒體和專家指出,這種「黑色」情況其實在中學的社團活動(尤其是體育類社團)也經常發生,因而出現了「ブラック部活動」(黑色社團)此一名詞。

一些人在媒體和社群網路上指出的「黑色社團」情況,的確與黑色企業有相似之處。例如除了上課之外,一整天的時間都得用於練習;教練時常用過分粗暴的言語來責罵成員、甚至施加體罰。

此外,教練會用「因為你喜歡這個運動,所以不會覺得辛苦對吧?」之類的說法,強迫學生進行艱苦的練習;或是對學生暗示「有了這個體育社團的經歷,未來升學、找工作的時候會有幫助」(但這並未必是事實),讓學生放棄退社的念頭。

也很常見的是,上下長幼關係相當嚴格;雖然學長姊的年紀只比自己大一、兩歲,也絕對不能頂撞等等。

在「黑色社團」中,難過的可能還不只是學生;因為多數社團是由普通教員來擔任教練,所以他們除了教課之外,還得監督社員、帶領社員出去比賽,因此工作變得更加繁重。所以如今對於很多教員來說,學校與「黑色企業」也沒有什麼兩樣。

隨著這些「黑色」的狀況陸續被揭發、並且受到注意,另一個看法又開始浮現:

日本的「黑色企業」之所以猖獗,重要的原因之一不就是來自「黑色社團」嗎?
持這個看法的人認為,不少日本人在學生時代習慣於「被強迫辛苦練習」的情況、以及嚴格的上下關係,所以成年之後,更容易適應不講道理的奴隸性勞動。

在這些討論之下,現在的日本社會對於「黑色」的情況變得相當敏感。

可以推測的是,上述「寶礦力水得」廣告的製作者,也必定研究了上面提到的這些來龍去脈,也非常細心地研究文案的表現方式。但儘管如此,還是留下了一些帶有「黑色」色彩的措辭;而這樣的結果,不就反映出了問題的根深蒂固嗎?

總之,日本社會還是擺脫不了以「接受黑色環境」為一種美德的思考方式。

其實還有一種說法,就是「黑色」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二戰時期的日本軍。他們極為輕視士兵的生命,即使沒有提供足夠的物資和補給,也可以因為「有了『大和魂』什麼都能克服」的精神論,就把他們派到死地,甚至促使他們「自行」參與神風特攻、回天魚雷等自殺性攻擊。

換句話說,「沒有正當代價和人權保障,就強制下屬從事過重的工作」這個行動原理,在幾十年間一直支配著日本社會。如果真是這樣,擺脫「黑色」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

「黑色」奧運會

今年,大家又開始討論了另一個「黑色」話題:「黑色志工」。

由於東京即將在2020年主辦奧運會和殘障奧運會,所以「東京奧運會組織委員會」(由日本奧運委員會和東京都政府共同組成)為了大會的運作,希望招募多達11萬名的志工人員。

根據招募規則,志工每天要從事8小時左右的工作、一共參與至少10天,另外還要參加事前研修(日數不明)。這些條件幾乎等同於一般的打工,可是發給的只有每天1,000日圓的車馬費(應該只有住在東京都區內的人才夠用吧);除了沒有一毛錢報酬之外,住宿費、伙食費都必須自理。

志工的工作項目中也有口譯、醫療等專業性質的服務,也有駕駛之類有一定危險性的工作,但他們獲得的待遇條件也似乎一樣。

確實,很多志工是無償的,難怪一些人主張上述的工作條件並沒有問題;但另一些人則反駁「志工」(volunteer)本來的意思是「自願」沒錯,但並未必指「無償工作」。

後者也指出,現代奧運會已經變成了一項大規模的商業活動,主辦和營運單位或許可以賺得巨利,那為什麼還要徵求一般民眾無償提供勞動力?

他們也指出,2020年東京奧運的時程是7月下旬到8月上旬,殘奧則在8月下旬到9月上旬舉辦;期間相當於上面提到的「甲子園」大會前後,也就是「日本最熱的季節」。

總之,奧運會志工為了拿到「我參與了國際上最主要的節慶活動」這個驕傲和興奮感,頂著盛夏豔陽無償工作,結果是讓主辦單位省下了上億的人事費……。

這樣說來,奧運會似乎確實也適合冠上「黑色」兩字。

奧運志工的招募活動已經在9月26日開始,預定到12月上旬截止。據一些其他消息表示,奧運組織委員會除了一般的志工招募活動之外,也向一些企業和教育機關發文,要求支援志工人員。

我覺得有趣的是,日本民眾對這個號召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如果這項招募活動大致上是受到歡迎的、並且順利募集到11萬名志工的話,最近好不容易高漲起來、對「黑色」的檢討可能會一下子失速,從此委靡不振。

順帶一提:媒體發表了奧運志工開始招募10天之後的應徵情況:截至10月6日為止,應徵人數已經達到3萬人。


日本的焦慮:隱私和技術發展之間←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