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年10月10日

魔鬼講正道

(10月17日在「Nippon Café」發表)

今季日本職業棒球接近尾聲,9月10日中央聯盟的「廣島東洋鯉魚隊」、28日太平洋聯盟的「北海道日本火腿鬥士隊」分別獲得了冠軍。

尤其是廣島隊獲勝時的狂熱特別驚人。此隊原本擁有很多熱情的球迷,加上這次是時隔二十五年才再度冠軍。我的網友(是一個主婦。擁有很多女球迷也是廣島隊的特點之一)在廣島隊奪下冠軍的第二天,透過臉書請比鄰到她家,舉辦了小型慶祝飯局,而飯局的主餐當然是廣島風御好燒。

話說,日本職棒界有一個持續了大約半世紀的傳統祝捷活動,就是在得到冠軍當夜,無論選手、教練都互相澆上啤酒。聽說這個習慣源於美國運動界的「champagne fight」。據說這種啤酒浴台灣職棒也常做,但還先解釋一下日本的情況。
◯互澆啤酒已成為傳統

啤酒浴當初大概是祝捷會的盛會之餘,有人鬧得過頭而開始的。但現在成為了日本職業棒球祝捷會的主要節目,或算是唯一目的。冠軍球隊特別為了啤酒浴,準備一所能處理大量污水的場地,參加者脫下運動衣,換上啤酒浴專用的T恤(上面印有當年年號和紀念圖案,也販售給球迷),還戴上游泳護目鏡上陣,僅僅半個小時內消耗了3,000至5,000瓶啤酒。

要採訪這場鬧劇的媒體記者(包括不少的女記者)事先穿好雨衣,攝像機用塑料薄膜包好後臨場,一邊被選手澆上啤酒哇哇叫,一邊好歹把麥克風朝向他聽取獲勝感想。這些事情前前後後都被電視台同步播向全國。
(視頻為2013年11月東北樂天金鷲隊的祝捷啤酒浴)

從我這種不了解球迷狂熱的人來看,這不算是一項太開心的活動,但也不到批評的程度,介於苦笑與不關心之間的感覺。

可是,這次有一個自認是死忠廣島隊迷的知名人士對啤酒浴提出了異議。

◯「魔鬼」對啤酒浴說不

且慢。把他叫做「人士」就說不定有問題。因為他一直自稱「魔鬼」。他名叫「DEMON閣下」。

他在1980年代,作為「聖飢魔Ⅱ」這個重金屬樂團的歌手出名,然後發揮製作音樂、文字工作、舞台導演等多方面才華,展開寬泛的表演活動。最近以相撲評論活動居多。

demon_HP
(圖片摘自DEMON閣下的官方網站

而他在9月9日,就是廣島隊再拿一勝就確定獲得央聯冠軍的那天,在自己網誌批評啤酒浴,提倡用除此之外的方法來慶祝獲勝。

他寫道(一部分由筆者補充):啤酒不外是一種飲食品。世界上仍有很多國家及地區苦於饑餓,啤酒浴是一個蹧蹋糧食行為。不止如此,說起來人類得依靠地球才能活下去,必須虛心面對森羅萬象的恩惠。再說,這樣的行為也會導致環境污染。

然後,他提及了廣島隊剛設立後忍耐經營困難的那些時代,呼籲「不要忘了那個時候的氣概」,又提到廣島市曾受原子彈襲擊的歷史,說「『團結一致克服困難』、『互相扶助』,這種廣島隊精神才是通用世界的思想」,還滿懷期待地寫道「因為廣島隊正是擁有這樣歷史的球隊,才能做出英明的果斷,來放棄模仿那些闊佬球隊的惡習」。

簡直是一個難以反駁的正論,根本無法當作「魔鬼」的發言。實際上,好像還有不少人深深認同他的論點,我在臉書提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分享數達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但我也想,若從一般的知名人士口裡說出,也會得到同樣程度的共鳴嗎?在那之前,能夠受到這麼多的關注嗎?

◯正道淪為越軌?

一般來說,日本人算是一個喜愛均匀性的民族。但在媒體常見的藝人當中,也有不少脫離日本傳統心性的域外人物。除了DEMON閣下那樣的化装藝人(不算太多)之外,外籍藝人、女裝藝人、言行過激的搞笑藝人也包括在內吧。

他們剛出道的時候,以其越軌的姿态或言行給大眾帶來衝擊,進入了知名人士的行列。要說DEMON閣下的情況,他由於其古怪的魔鬼扮裝和「お前も蠟人形にしてやろうか!——你也想變成蠟像嗎!」這句咒語而走紅;但人氣穩定下來後,很多人就會改變路線,開始透過正道的發言引人注目。有教養的人就會開始對社會提出批評和建議。

這種言論往往會受到歡迎,很少人責怪「他們變節了」。為什麼?我看,或許不是他們變節的,而是如今正道屬於「越軌」的範疇了也不一定。

我最近很常感到,在現代日本社會,正道、正論的影響力越來越少了。尤其這幾年來,很多人只管現時自己家道和社會的經濟情況了,而「要走正道,追求理想」的風氣相當低調。

◯不敬,而遠之

說起來,正道、正論本來是一種令人拘束的東西。誰都不能對此當面反駁,但也很難全面支持,因為世人都有一兩次做過不太正道的事。所以,大多人以「敬而遠之」的做法對待這些東西。

但我覺得,近年「敬而遠之」當中的「敬」相當變弱了,如今很多人只將此看做一種很疏遠的存在了。所以,索性要讓那些擺脫主流價值框框的域外人物来做,就更容易接受。

可是,他們所講出的正論會有多少實效性?很多人會有一時性興趣,也可能有一些人為此感到痛快,但因為是域外人物的奇特發言,只有很少人認真搭理,不久會被大多人忘掉。那天的DEMON閣下發言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但此後廣島隊、北海道隊都照老例實行啤酒浴,聽不見有人對此抗議或提出異議的消息。


天皇如何「象徵」今日的日本社會?←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