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年5月18日

【誠品】東京JR中央線快速電車 七號車廂的奇蹟(笑)

(發表於2014年2月誠品站「駐站作家」欄目)

電車到了車站,坐在我正前方的人下車了。

雖然我準備下車的站不久就到達了,但今天我走了不少距離,有點想要休息一下。所以,首先環視一下周遭,確認沒有人要來坐之後,便在這個座位坐了下來。
 
這是七人坐長椅的右端。我的左邊坐著一個穿著深藍套裝的年輕女人,她大概是在找工作的,或者是個菜鳥職員吧,正在專心閱讀著放在腿上的文件,根本不理我這個新來的。她的旁邊坐著一個小學女孩,和像她媽媽的女人。這是一個休日的下午,車裡不太擁擠,陽光透過車窗照了進來,感覺挺舒適的。

zaseki_1

電車到了下一站。車門一開,就有三位70歲上下的老婦人們走進來,走到我們座位之前,抓著吊環,重新開始了剛才打斷一下的聊天。

哎呀,我的幸福時光很快結束了。還好,我沒有累到懶得站起來的地步,也不是由於某個必要(例如有緊急工作,為了用迷你鍵盤寫文稿等)才繼續坐的。

但對方有三位,所以只有我一個人讓座也不足夠的。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我旁邊的年輕女生和那個小學女孩的媽媽站起來的話,事態就會得到圓滿解決,但無法知道她們會不會樂意讓座。如果只有一個老太太才坐到,或者只有一個得不到座位,會叫人有點尷尬的。

我用兩秒鐘想這些事情的時候,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那個小學女孩默不作聲的站起來,給對面一個老太太讓了座位。老太太欣然一笑,說「哎呀,謝謝你了!」,馬上開始與其他兩位老太太互相讓座了。看來,女孩旁邊的母親不像有要讓座的意思。

無論如何,我們都是成年人,卻是在這種公共禮貌上的事情落後於小學生,太沒出息了!於是我要趕快站起來。事已如此,我仍多想著:如果我匆忙讓座了,旁邊的那個年輕女生豈不是更落後,因此感到尷尬嗎?再說,不能否定她由於某些事情,而不願意立刻離開座位的可能性。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事情,不能隨便建議她「讓我們一起讓座吧!」

但這種事情,隨著時間過了越久,越難以付諸行動。別管那麼多了,我先站起來讓個座,然後順其自然吧!看來老太太們都還很精神,得不到座位也不會心情太不好吧。…我再用兩秒鐘想完上面事情後,為了讓座抬起了屁股。

我不知道坐在旁邊的女生是不是同樣想著,那時發生了一個奇蹟。我和她的行動不謀而合,連一點時間間隔都沒有,完全同步地站起來了。我無法正確地回想,但可能連我們給老太太讓座的手勢都一樣。

三個老太太到此為止一直討論著誰要坐,但看了我們的樣子,就都高興地對我們致謝,一起比肩地坐下來,又開始聊天了。

幹得好!這豈不是一個理想的結局嗎?

我放了心了,但讓座的人和被讓座的人一直面對也有點不好意思,所以我就做出馬上要下車的樣子(實際上還有幾個站要去)離開這兒,走向比較遠的車門那邊了。那個女生也同樣做,只是走向與我不一樣的方向了。

坦白說,我對她有了一種同志般的連帶感,離開之際有點想要對她豎一下大拇指。但如果實際做了,我會被看做一個怪叔叔吧!所以連她的臉都不看,快步走開了。


 


【誠品】黑髮熱潮和自行性同儕壓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誠品】在街上大聲自言自語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