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年5月13日

【誠品】黑髮熱潮和自行性同儕壓力

(發表於2013年10月誠品站「駐站作家」欄目)

聽說,現在在日本女性之間崛起了一股黑髮熱潮。

這件事居然連那家對流行最不敏感的公共媒體NHK(沒有依據,是只靠印象說的)都報導了,大概是廣為人知的吧。


對其他媒體而言,從今年春天前後起,有很多女性雜誌策劃了專輯給黑髮捧場。但我上網一查得知,其實這股熱潮並不是最近才開始的。網上有介紹一個美髮店人員說,進入了2000年代以後喜愛黑髮的客戶就漸漸增加了。又有一個精通女生流行的作家說,2003年左右開始的「亞洲美人」熱潮(以章子怡等華人女演員在日本走紅為契機)促使了日本女生重新評價黑髮的魅力。另外也有很多評論,像是這幾年紅起來的性感寫真偶像「壇蜜」特為訴求日式美女的魅力;AKB48成員以及其他年輕女藝人很多都是黑髮,他們都帶動了這波熱潮。

kurokami_1

也有人指出了社會性因素:例如長期經濟蕭條讓很多人捨不得花錢染髮了,別人主張說養生意識高的女性們也開始注意頭髮保健,不願意用染髮劑傷害頭髮了。有一個化妝研究家,居然提出古代日本人對黑髮的審美意識,黑髮熱潮象徵著社會上女性越來越有勢力了。觀察得越久出現了越多看法,可謂是百家爭鳴。

又有不少網站開始指出黑髮的優點,說黑髮可以表現出純潔、沈著、文明的形象;有效地展現出眼睛較大,臉龐較小的印象;可以給外國人(應該指西方人吧)好印象;又可以討年長男人的歡心等等等。

當然,這些並不代表黑髮比棕色髪好,棕色髪鼎盛的時候應該有過很多媒體訴求其優點吧。據悉,幾年前有很多人相信,黑髮給人不善於反抗的形象,容易會成為性侵犯的對象,所以染棕色髪可以有效地防備色狼出手。我不知道上面那些說法有多少根據,但覺得多少有一些說服力。

就這樣,從流行談到社會動向也有不少興趣,但這不是此文的目的。說起來,我從來一直沒有關注過女人頭髮的顏色,大概不能加以妥當的解釋。

那麼,我現在為什麼特意提到黑髮熱潮一事?因為我關心到一部報導節目介紹的,一位女路人對黑髮熱潮的感想。

「なんだか、茶髪だといけない気がして…(我總覺得,現在棕色髪不行了…)」

她說的是「いけない(不行了)」,而不是「良くない(不好了)」或「イヤ(不喜歡了)」。「いけない」這個說法往往不指說話人的個人見解,而暗示上級人的吩咐或社會規範。

我們無法知道,在街上忽然受到採訪的她,到底思量到多少程度才說出了這句話。但還可以推測,她可能時常下意識地感覺到世間對她們施加的「黑髮才好」這樣的無言壓力。

很多人認為又論述,在日本社會這種壓力很強。又現在很多人認識到「同調圧力(同儕壓力)」這個名詞,時常用來提到這種心理狀態了。這一詞好像原本是社會學、心理學的名詞,但近年透過推特等SNS被很多人認識到,成為了一個日常詞彙。

可是我有所疑問,這種壓力真的像我們想的那樣既多又大嗎?

我也承認,日本社會隨處都會看見同儕壓力。比如說,不少公司職員對不加班早點回家的同事採取冷淡態度;朋友、夥伴之間不允許說出不一樣的意見、做出不一樣的行動。另外也有許多類似例子,總之日本人集體做事的時候很重視一體感,對異己份子不太寬容。

但對於外人的言行而言,大多數日本人就不太關心了。不管陌生人穿得不一致,或者做出有點離譜的行動,也沒有人會介意,更何況說表示意見了。

儘管如此,日本人相反地非常介意別人(包括陌生人在內)如何看待自己。換言之,他們過分意識到實際上並不存在的「別人的視線」,也就是說,在腦袋裡自行形成了對自己的同儕壓力。

我猜想,那位說了「棕色髪不行了」的女人也有同樣的心理。不是只有她,大概很多日本人都有這種自行性同儕壓力。如果我們可以告別這個心理,這個社會一定會變得容易、活躍一些啊!

…以上寫到的都是我看電視、上網後坐在桌前思考的事情。因工作出門之際,我順便觀察了一下街上有多少黑髮女人。

結果變成我有些搞不清楚了。因為棕色髪還不算少,還有日本人天生髮色烏黑的不算太多。總之,道地的「黑髮」並不算多。我不得不納悶了,那股「黑髮熱潮」真的那麼厲害嗎?起碼從我的印象來說,根本算不上「棕色髪不行了」的情況。

kurokami_2

那麼,那個接受電視採訪的女人到底憑什麼才想「不行」了?是「黑髮熱潮」這個名詞在心裡形成了某些幻想嗎?

 


【誠品】麴町的換裝童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誠品】東京JR中央線快速電車 七號車廂的奇蹟(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