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年4月29日

【誠品】麴町的換裝童雕

(發表於2013年09月誠品站「駐站作家」欄目)

東京「皇居」西側有一條馬路,從半藏門往西方延展。這條路叫麴町大街,在江戶時代是一條店家鱗次櫛比的繁華街道。可是如今以各種商務大廈居多,只在一些地方散落著向上班族、居民的餐館和小商店,作為景點沒有太大魅力。恐怕遊客不會特意走到這些地方吧。
 


可是,以一個街道觀察者的觀點來看,有一個相當有趣的東西。

地下鐵「麴町」站的一個出口附近,有一個模仿小孩子的銅像。它穿著棒球帽,雙手拿著一根釣竿站立,表情稍帶得意的樣子。這個銅像名叫「夏天的回憶」,是一個藝術家為這個街道而創造的。

有趣的是,它一直穿著量身訂製的布製衣服。這些衣服會隨著季節變化而更換:夏天,它會穿著短袖襯衫和短褲,很熱的時期就會換成幼兒肚兜。在冬天,它會穿抓毛絨的棉坎肩,更冷時就會是羽絨服和圍巾。另外,在街道的祭慶時期,就會出現「法被(happi)」,是日本傳統的祭典服。



據悉,這個銅像於1992年被設置,不知什麼時候有人開始給他穿上衣服了,現在這個街道商工會的單位輪番負責給他製作衣服。做得尤其出色的是消防 服,是這個街道的消防站委託附近一所女子大學的「縫紉」社團做的,其材料、結構都很精巧,在網上也得到了小名聲。看來,這個街道的人賦予它的關照可非同一 般。



我查了一些資料才得知,在那些衣服底下的銅像,其實一絲不掛。說不定有些人(包括我在內)納悶地想著:「他既然戴著帽子,帶著釣魚工具,怎麼不穿衣服?」但這個問題暫且擱置,無論如何,裸體可是這個作品的本來面目。但我自從幾年前首次看到那個銅像以來,根本不曾看過他「本來」的樣子,每次都穿著衣服。所以我從來沒有想過:他其實什麼都沒穿。

在東京另有一個類似例子:在JR濱松町站的月台上有一個尿尿小童銅像,它與那個麴町的小孩一樣,經常穿著符合季節的衣服。聽說,它開始穿衣的契機是二十年前,在某個寒冷的冬天裡,有一個人給它戴上了毛帽。現在當地有一個手工藝社團為它做衣,每月幫它換穿。



如果你喜歡外國旅行,就可能聯想到比利時布魯塞爾的「Manneken Pis」。它是一座落於市中心步行區噴水池的尿尿小童銅像,大約500年前落成的。據說,它在18世紀被一個法國士兵任意地拿走了,引起了當地市民向法國激烈抗議。當時的法國國王路易十五對此誠摯道歉,幫銅像穿上了豪華衣服歸還原地。在此之後,這個小童銅像名聲傳到國外,許多國家紛紛致贈衣服。現在它時常穿著多姿多彩的歷史、民俗裝,偶爾也會穿穿熱門的足球隊服等等,讓遊客賞心悅目。

我可以寫到這裡為止,末尾加上「對可愛事物的感情,不問民族」的結論,就此擱筆。可是我感覺到,布魯塞爾和東京的例子之間仍有微妙的意識差異。因為我查一下就得知,布魯塞爾的「Manneken Pis」只在某些紀念日子才會穿上衣,有時候什麼都不穿(它穿衣的時間多以一天為單位)。而東京的兩個銅像,如上面所述,都一直穿著衣服。

因為我沒有親眼看過Manneken Pis,不能加以詳細的解釋。但其經歷讓我感到,當地人對它的關懷就代表他們對自己土地的歷史、文化抱有的敬意和驕傲,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把這個銅像作為一個「小孩」對待。

東京看待銅像的事情好像不一樣。日本人時常由於某些理由,認為無生物擁有靈魂,將其看做「準」人類。這個心理會在生活隨處呈現,例如把寵物叫做「這個孩子」;把自己喜歡的動畫角色看做「我的老婆」;也在熱門漫畫人物死去後,舉辦實體葬禮,等等。

再說,這種心理往往會被「可愛」、「可憐」這些感情啟動。麴町和濱松町的它們得到衣服的理由也是因為「可愛的小孩沒有衣服,太可憐了!」。如果今後這些換裝活動停止了,時常看到它們的人就必定會產生一種不穩定的感覺。甚至可能有人啟動簽名運動向相關單位要求,給「他」們衣服。

「可憐」的理由不只是沒有衣服。濱松町的尿尿小童座落於人很少的月台盡頭,冬天顯得既寒冷又寂寞。而麴町它的「可憐」程度還要厲害。其實在那條路另外還有5個孩子銅像,而它們都穿著衣服。看了這些銅像,難怪有人會想:「為什麼只有他不穿衣服,這太不公平了!」



我想,這些想法,真像日本人啊。

關鍵字: 10 32 34 38 46 47 48

【誠品】趕走人的公共藝術←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誠品】黑髮熱潮和自行性同儕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