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年12月30日

【誠品】趕走人的公共藝術

(發表於2013年07月誠品站「駐站作家」欄目)

鴿子這種鳥類,被視為和平象徵,有著善良的形象。有許多企業團體採用鴿子來設計標誌,平時在公園看到小孩追逐著鴿子玩樂,也令人覺得心情舒暢。

可是最近常聽到將鴿子視做一種「害鳥」的說法。


不少公寓居民訴苦著,他們房子的陽台飛來鴿子築巢,糞便撒在地板上,非常惱人。近年來還有專家指出,鴿子身上的細菌會危害人體健康,盡量不要讓孩子靠近牠。

日本一些公共場所也為鴿害問題所苦,例如車站月台上那種設在戶外、有防雨屋檐、其下面有橫梁的空間,就非常容易讓鴿子築巢。於是在那樣的地方,便常常看到橫梁上密密麻麻地插著10公分左右長度的「防鴿刺」。

hitoyoke_1 hitoyoke_2

我當然不願意頭上被天外飛來的鴿糞打中,但看到那些刺也不太開心。因為它直接了當地表現了現代人對異種的敵意。

不過,東京的一些公共場所,也常會見到功能類似於「防鴿刺」的設施,卻是針對人們的。

例如在新宿站西口。走出了地下檢票口後,通往東京都政府的地下道路旁,坐落著一些商務大廈的地下商店和餐館,形成了商店街。在那邊的一角,有兩、三十個近似某種現代雕塑一樣的物體。

hitoyoke_3

乍看之下,它們像一種圓柱凳子,但頂部設計的斜坡卻讓人無法坐下。說實話,這些「凳子」也具有防止人們坐下的目的。

在這些物體出現之前,此處有一些露宿者棲身。那恰好是日本泡沫經濟破裂了之後,開始長期不景氣的時期。他們拿來大型廢紙板箱,做出一個人可以躺的小空間,在裡頭睡覺。有些人還帶了一些日用品,把那只箱子當成房子使用。

後來他們被行政人員和警察趕走了,之後那些地方被簡易鋼牆圍起來,讓人無法進入了。等到圍牆被拆掉後,便設置了那些物體了。若只看其形狀和顏色,它們有點像是現代藝術之類的作品,讓乏味的地下街景增添一些色彩。但其實它們有更明顯的功能,就是防止那些露宿者回來停留。總之,其目的就等於上述的「防鴿刺」。

介紹另一個更露骨的例子。地方是京王井の頭線澀谷高架站下面。這裡有橫穿商店的小巷,在車站下面分成兩條岔路,形成了近似三角洲的小空間。我模糊地記得,這個地方曾經有過小灌木叢,時而看到一些露宿者或醉漢,躺在上面睡著了。

hitoyoke_4hitoyoke_5

那個地方也和新宿西口一樣,某天設置了鋼圍牆,進行某些工程後,就出現了凹凸不平的石製雕塑作品。聽說這些凹凸要表現出「要在澀谷掀動新流行波浪」的意志,但讓人可一眼看穿的是,這些「波浪」肯定也具有其他目的吧?聽說之後有些人還在其上墊了很多紙板,硬著頭皮做了床,於是相關單位後來還追加了無數拳頭般大小的鋒利零件。

以上是我親眼看到的例子。在許多人流大的公共場所,就有類似的公共藝術,據說有些人將此叫做「排除藝術」。

當然也有更為官僚作風的「防人」設備,像是在人行天橋樓梯下的空間,設置了鐵絲柵欄以免人進入;在公園長凳中間安裝了扶手,防止人躺下佔領等等,這些設備倒容易了解。但那些「排除藝術」,一邊高呼著美化市容、創造公共福利的口號,一邊卻非常冷淡地對待某些族群的人們,豈不是比「防鴿刺」更為虛偽嗎?

上述「作品」誕生至今,已經過了不少時間。我記得新宿的假凳子已經出現十五、六年,澀谷的波浪雕塑也至少存在了五、六年。現在在這些地點,很少看到露宿者,穿梭在東京街區的人們不斷地更替,應該有很多人不明瞭這些「作品」的來源,甚至毫不關心,因為它們「在自己來到此處的時候,已經存在了」。

新宿的作品已經開始生鏽,幾年後就可能被拆掉。但只要東京有露宿者的一天,這個空間就不會恢復成原本的空地,大概仍會被面目一新、功能依舊的新「藝術」取代,而且它的表現手法,恐怕會更洗練、巧妙地掩蓋其本來的目的吧。

 


【誠品】怪怪中文大增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誠品】麴町的換裝童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