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年4月20日

「認真」無常

有兩個初中學生站在似乎是一座校舍屋頂的地方上。
站在前面的一個,神情帶著某種擺架子的樣子,遙望著遠方,
向後邊站的一看就是他的嘍囉般的小夥子(他肩上斜挎著幾個學生包)吹個大話說:

「俺が本気出したらさ、人生なんか余裕だし」
(如果我一認真起來,整個人生就能過得綽綽有餘!)

然後鏡頭一轉到一家超商裡頭,那兒站著兩個男人。

「...って言ってましたよね、アキラ先輩」
(你曾經這樣說過吧?AKIRA學長!)

這樣說的是一個穿西裝的顯得懦弱的年輕男人,
被呼喚的AKIRA學長穿便服,正在站在書架前拿一本成年雜誌窺視裡面。
他的下面有一條字幕表示「AKIRA:26歲,freeter(自由打工者)」,
這兩個人就是開頭兩個小孩子幾十年後的樣子。

服裝表示,嘍囉小伙子現在是一家企業的上班族。
AKIRA學長受到出其不意的招呼有所驚慌失措,匆忙地藏著雜誌結結巴巴地說:

「オッオレ、まだ本気出してねーし」
(我,我還沒有認真!)

畫面特寫AKIRA的臉之後就靜止,上面出現他的心裡話:

俺、いつ、
本気出すんだ?

(我什麼時候才會認真起來?)
---函授教育U-CAN廣告(2010年1月〜)



值得關注的是,這則廣告片就代表著一個想法:
「身為freeter的人不是認真做事,大概不會認真地考慮人生」。

如今,我們很難以反駁這個想法。
因為現在日本很難想像,一直作為一個freeter來繼續提高自己的技能和身分的人生。

可是,不久前日本的確有過一個時代,讓很多人用一種憧憬的目光來關注freeter這個工作方式。
當時,好多項打工的收入足夠維持不錯的生活,
讓不少人想「與其在一家企業的約束之下走在被別人註定的人生道路,
還不如與很多企業打交道,經歷多種工作來提高自己」,
又有不少人把打工作為一個為了繼續追求人生夢想的一時性謀生手段。
再說,也有不少局外人對這樣的生活方式有不錯的感情,
甚至也有人很認真地提起「專業freeter」這樣的想法。

也就是說,當時freeter可以當做一個很認真的選擇,
實際上,不少人可以想像到,
不久後就會出現具有高的職業技能、賺到比上班族還高的錢、有自立精神也有見識的高等freeter階層。

但,這樣的階層直到現在沒有出現,就時代進入了下個層面。

現在日本,儘管有很多人因為當不到正式職員、或者失去了從來的職業,無奈依靠打工生活,
好像幾乎沒有人以「向前走」的精神積極選擇自由打工者的身分。
同時很多人心裡有所想著:
「freeter不是無能就是不認真,希望當正式職員(或維持正式職員的身分)拼命努力才好」。

曾經,在蘇聯消滅的那個時代,有一個說法流行:「社會主義這個壯大的實驗就是失敗了」,
依此邏輯,日本社會想著:「freeter這個人生實驗就是失敗了」。

但,如果當時社會更「認真」地接受這種新的工作方式,
在意識上和制度上有一點關懷,比如把工資、福利等條件提高到正式職員一樣的水平,
說不定freeter也可以發展到一個值得認真考慮的人生選項。
因為他們究竟只有自己一身才可以依靠,
就這樣一直磨鍊自己下去的話,可能成長到一個自立能力很高的人。

無論如何,現代是對freeter非常嚴厲的時代,
不只是經濟情況,連社會的目光都迫使他們感到抬不起頭來。
儘管他們其實現在也承擔著日本經濟不小部分,
但對一受到負面評價就會很容易受到一齊攻擊,這就是使日本社會有所難以生活的一個因素。


神樣和看不見的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購物和正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