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2月23日

【2535】「明日的神話」的裂縫

刊登在《2535》2009年2月号  (日文版)



uedada的東京微觀散步
「明日的神話」的裂縫

去年秋天,在京王澀谷站大廈「澀谷 MARK CITY」到JR站的通道上,出現了一幅巨大壁畫。這是日本著名畫家岡本太郎(1911-1996)的「明日的神話」。

岡本主要活躍於1960—80年代,至今仍有很多日本人熱烈地支持他。這幅岡本創作生涯中最大的作品,是在他最巔峰的1968年,前往墨西哥所創造的。「明日的神話」剛完成後不久去向就不明了,直到30多年後終於回到日本,現在終於在澀谷「永久」地展覽了。

我早就聽到這幅畫的事,剛公開後馬上就跑去看了。這裡一直有很多人潮, 但其中不少人還止步一下仰視觀覽,還會拿相機拍一拍。我為了更仔細地欣賞畫作,才靠近一下,就嚇一大跳─因為我發現作品上面有無數裂痕。

據悉,這幅畫完成後馬上被棄置不用,所以無法接受甚麼維護,直到被再次發現後,經過大規模的修復作業後才能展示。但很多損傷痕跡還明顯地留着,令人容易猜到,這幅作品曾分成好多個碎片。

讓著名的作品供萬人隨時欣賞,應該是一個好事。可是,這幅畫的展覽環境卻很不合一般的美術品常識。這條通道連接兩個車站,時常受到微細的震動;空間通到戶外,人潮又多,因此溫度、濕度都一直在變動;如此的環境下,也沒有玻璃罩子等保護措施,讓整個畫面就曝露在外面。其實,這是忠於岡本太郎說過的:「我的作品不應有甚麼覆蓋,就照原來的樣子展覽」這個想法而做的,但這個環境會給作品帶來破壞的影響可不算小。

不知有關當局打算,這個負了傷的巨大房客如何要「永久」地照顧下去?最標準的回答應該是「竭盡所能,維護本來的面目!」可是,花再多錢、再多努力也應該保留那未到「永久」之前,作品損傷累積到不堪展覽的可能性。這些裂痕讓我想到的是,藝術作品的前途也可以有一個讓它安穩「壽終正寢」的選項。

人們很常用「永恆」、「永遠」這些詞來形容藝術。誠然,世上有些作品早在幾個世紀前問世,而現在仍可以被欣賞,也許會活到下幾個世紀也說不定。但它們又不是當初就被註定要活到永遠的,而是由於很多外在的因素,碰巧幸存下來的。其背後必定還有無數具有同樣水準卻無法留傳下來的作品。而現代的我們往往會有「藝術應該要有永恆的生命」這個念頭,忽視作品的耐久性和人的感性變遷,任性地認為這些現在受歡迎的藝術品,一定要流傳到幾世代之後。對它們來說, 這真的算是「幸福」嗎?

我不知道有沒有更好的辦法,但至少,一個已經破損嚴重的作品還硬置於眾目之下,應該不是太理想的作法。那麼我想,除了永久公開展覽之外,能不能以一個大眾都能接受的方式,讓我們向作品表達衷心敬意後,讓它平靜地離開舞台呢?

但我們可能不用太操心,說不定這個「永久」的觀念本身,也許只是一時的流行罷了!●


首頁│ 下一篇→【2535】澀谷金王坂的「斑點」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