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7月23日

無聊的興衰

好奇心のない男は、話がつまらない。
話がつまらない男は、食事がつまらない。
食事がつまらない男は、顔がつまらない。
顔がつまらない男は、一緒にいる女もつまらない。
一緒にいる女がつまらない男は、毎日がつまらない。
毎日がつまらない男は、たぶんこれからもつまらない。

[没有好奇心的男人,說話就無聊。
說話無聊的男人,用餐就無聊。
用餐無聊的男人,容貌就無聊。
容貌無聊的男人,同伴的女人就無聊。
帶無聊女人的男人,每天就無聊。
每天無聊的男人,大概今後都無聊。]
---Access Publishing公司"creative life magazine"「diaries」 2008年8月創刊號報紙廣告

從某個角度來看,日本這幾十年來的消費行動可以說
受著兩種心理的支撐,才一直發展起來了。
這兩種是:「面倒くさい[麻煩]」和「つまらない[無聊]」。


「面倒くさい[麻煩]」算是嫌惡費時和費事的心情,
對此建議高效率、省略勞力就好。
二十世紀後半的日本一直生產出來的很多家電品、車子和其他商品
都為的是化解消費者的「麻煩」煩惱。

那麼,「つまらない[無聊]」代表甚麼樣的心情呢?
基本上,人對有多次經驗過的事情、和有點超過自己理解能力的事情,
往往會感到「つまらない」。
這也算是嫌惡現狀的負面感情,但看起來不像那麼強烈。

可是我看,從上面廣告可感到某種相當大的焦慮。
據悉,這本雜誌的編輯概念是「人生是冒險」、「給每天帶來更多快樂」,
却是廣告文反而帶有一種要緊的感覺,好像拼命要逃跑「つまらない」一樣。

仔細一想,「つまらない」一詞的含義裡頭,可以看出兩種視點:
一是[感覺不到情趣],也就是描寫說話人自己的心情;
二是[評為沒有價值或魅力],也就是描寫說話人對別人(或者別人對說話人)的評價。

再說,在實際使用此詞的時候,這兩種含義不太分別。

我不否認,上面廣告文的每個「つまらない(無聊)」不是不能硬分到哪一種,比如說
「說話無聊」、「容貌無聊」大概屬於評價的問題;
「每天無聊」、「以後永遠也就會無聊」算是心情的問題;
「餐桌無聊」、「同伴的女人無聊」兩句就要看具體情況。

但實際上這些分類不會有意義,
把整个文章簡略地看下去,
所有的「つまらない」都可以看做評價的問題,也都可以看做心情的問題。
所以很可能,無意中看到上面廣告人的心裡就會留下
「無聊是沒有價值的事情」、「無聊的時間是沒有價值的時間」這樣的思路。
再說,這些「つまらない」一切沒有提示是誰認為無聊的,
所以很多讀者無法想好這些無聊是甚麼事,
只會模糊地抱有「世上好像有[無聊]這個壞事」這個感覺。
....

要提一個往事,日本1980年出台了一個歌手,叫佐野元春(Sano Motoharu)。
他好像在外國沒有太大名氣,但對當時過了青春的人來說,是一個印象極為深刻的歌手。
他早期發表的『ガラスのジェネレーション[玻璃世代]』這首歌曲,末尾有這樣一句話:

つまらない大人にはなりたくない So one more kiss to me
[可不想成為一個無聊的大人,So one more kiss to me]

此句現在看就不太怎麼樣,但好像,當時就給很多年輕人帶來不小衝擊。
這個「つまらない大人」一句也兼有
「生活過得無聊的大人」和「不像具有甚麼魅力的大人」的兩種含義。
再說,這兩個解釋在一句話之下融合起來,成立一種典型大人形象的表現。

我不知道作詞者的本意是甚麼樣的,
但總覺得,這一句好像是一句很適合地表現到以後一些時代的口號:

“無聊的生活就是沒有價值的生活,過如此生活的人就是沒有價值的人。
如果你不希望過這樣生活,就一定要反抗、打破、逃脫無聊!”

附加一說,這句也沒有弄明白,是誰感到無聊的。
....

無論如何,現在你要打破「つまらない(無聊)」了,但怎樣做?
如上面說過那樣,「つまらない」基本上是自己的心情,但也混有從別人的評價視點。
那麼只有自己感到打破つまらない了也不行,非得有別人也這樣認定不成。
也就是說,最好要做新奇一點、易懂一點的有趣事。

恰好,那個80年代以後日本社會進入上班族社會,人們的生活方式越來越統一化。
以大量生產為前提的產業技術和商品企畫陸續創造、推出了比從來新奇一點的事物和想法,
各種傳媒把它們變換到易懂的詞語和形象,接二連三地介紹給消費者。
而搶先得到、或認識到它們的消費者,就能夠一時也享受「打破了つまらない」的幸福。
這樣,「つまらない」這個模糊的負面心理乘著社會動向推動了各種流行。

但說實話,
我看這張廣告感到的反而是,這個「つまらない」的勢頭好像有所衰退起来。
用一句話說,我對此廣告文的印象是「信心越少,喊得越大」。
我覺得,這則廣告句除了要刺激消費者的慾望之外,
還要表現很多媒體和推銷商品方面人的某種焦慮。
對於這種焦慮,可以想出幾個背景,比如說,
現代人的生活方式再次趨於多樣化,結果渙散了「つまらない」的能量;
很多人們對「つまらない」不斷的逼迫已經感到疲纍了;
很多人經濟上要緊起來,顧不上「つまらない」這種事了;
還是,打破「つまらない」這種消費方式本身已經被厭煩了...
无論如何,越來越多的人對「つまらない」感到無所謂的話,
日本的經濟受到的影響就不會小吧。

但, 好像不必擔這種心。
因為這些年來,還有另一個消費心理以強烈的勢頭崛起來了。
這就是「恐い[害怕]」一詞。
一看電視,就沒完沒了地看到令人害怕的事情: 
害怕地球變暖、害怕新生病症、害怕人災事故、害怕將來生活風險....
如此淺顯易懂,威脅感強,而且適用範圍廣,真可說是一個「hyper」的關鍵詞,是不是?XD


數軸上的美意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雙重說服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