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10月2日

呼喚句煩惱

原宿竹下街,雖然說是一個年輕人特區,
但實際上不光有時尚年輕人才走著街。
這個地區其實有許多企業辦公室,也走著一些上班族摸樣的中年人;
商店街背後就是住宅區,自然會有些穿得不像出門人的居民般的大媽大爺偶爾走出來;
附近又進行著不少建設工程,時時會看到一些膠皮底布襪和的建築人員喝灌装咖啡拉些話;
同時也有好像一部分缺德房地產商一樣穿得不太见得正经的人XD;
還有,我幾天前碰見的一個身份不明白的中年女人那樣的...

她年齡應該是50歲上下,
穿著一件黑色素地上有甚麼花花樣的連衣裙---一看起來就算是一個哪兒都有的普通歐巴桑吧。
就是她手提包上面突出的一把折疊傘與她的服裝太不合的淺藍色,像新買的,
加上,傘的塑料把手竟仿照很可愛的小狗角色,
可能是她剛剛在附近的女孩用品店買到的。

她在我前方隔7,8m的道路右側,向我這方面走著過來,
忽然好像看到對面的一家店有了些興趣,暫且停步後,為了斜穿路換個方向,正開始起步的。

那時不料到,那把卡哇咿迷你傘從手包脫出來,嗵地落在地上了。
歐巴桑卻對此根本沒有察覺,還走著。
周圍有很多人逛逛蕩蕩,但沒有人看著她那個方向,發現她剛才的疏忽。
哎呀呀,來原宿特意得到的小狗傘子,就要迷路啊!
唯一目睹人的我馬上要叫她提醒一下,但有一個事情讓我有點猶豫:

我想不出一個適當的呼喚句。

我不太有外語的知識,但還推測到英文大概就可以man、lady、madam等詞語,
中文也用小姐、大媽、同志、先生這些詞,
總之用一些指對方的身份或屬性的一般名字來呼喚就可以吧?

但日文的話,事情可不那麼簡單。

「おばさん[歐吧桑,大媽]」這一詞,如果你不是小孩的話,就會太不禮貌的;
「奥さん[okusan:太太]」這一詞有點太親切,對陌生人使用的話就會有售貨員攬客的語感,
她也一定會誤會我要賣她一些貨就不顧我加快腳步走過去,
再说不年轻的女人也可不一定是某人的太太XD;
半個多世紀前的話,就應該有紳士用「ご夫人(gohujin,夫人)」、
「そこの人(在那裡的您)」等文雅句子,但這些詞現今就是奇怪的;
「あなた(你)」這個最一般的代名詞也其實不是萬能的,
如果對方不是明確意識到你的存在的話,就不會想自己被招呼了的。

那麼,「こんにちは(你好)」一詞怎麼樣?
也不太適當。因為,當對著陌生人說「こんにちは」的時候,就需要一個條件:
雙方已經共有互相可以打招呼的一種親切空氣才行。
聽說,在日本很多的山岳觀光地(比如尾瀨[Oze]),
遊客走山路時都會向對面走過來的人說「こんにちは」來寒暄一番,
但這是因為這些地方由於某些理由確立了「游客應相互打招呼」這個不成文法。
另外,我們走在自家附近碰到鄰居人時也就會說「こんにちは」,
這也是以打招呼的形式來表明「我可是這個地域的一員」一事的。
硬是單方面說「こんにちは!」的話,也可能被誤會是為了生意說話的。

還可以的選項,大概有「失礼[禮]ですが」「すみません」之類吧。
我看,實際上有很多人用這詞來對付類似情況。
但是這本來是道歉詞,對陌生人說出的時候也含有「我要給你貼個麻煩,實在抱歉」的氣氛,
當對人問路的時候就最適當,但現在我要給別人告訴她落了東西,哪有要那樣低三下四的緣故呢?
那麼更消極一下,用「あの[那個...]」、「ちょっと[喂]」等嘆詞怎樣?
也還可以,但這些詞語感非常弱,這個鬧市人群中不會堅實地到達對方吧。

總之,哪一詞都不會完全合乎目的,加上沒有保證確實引上對方的注意,
反而動不動就會引起一個短暫也尷尬的局面。
我實在不想让對方不愉快,但現在還不如索性直截一下,趕快了事吧。
於是我採取的手段是,快走靠近她,交錯而過之際用手指輕輕戳一戳她的肩膀。

如願以償,她立即回頭看我,
但她露骨地浮出了一副極為不高興的神情----甚至表明了對我這個不識禮貌的陌生男人的敵意。
心情懦弱的我被她這個樣子有點壓倒了,但努力保持平靜,指著我前方落著的那把傘子,
盡量鎮靜口吻慢慢說:「あれ、落としましたよね?[那個,應該是您落了的吧?]」

她的目光順著我手指點點的方向,發現她剛才扔下的東西後她才明白了事情,
把嘴張了一開,不用聲音也說了「啊!」一詞,有點含糊地也慢慢開始點頭了。

我下次最理應採取的行動應該是,先發制人地去撿起傘子,迅速回來禮貌地遞給她。
但我的選擇並不如此,立刻把臉轉回,根本不理睬她其後的反應如何就開始向前走,
腳步踏到離傘子不隔5cm的地上,卻是不肯伸手撿起,大步離開現場了。

為甚麼我做了這麼乖僻的行動?
理由的一半當然是,對方的神情使我有點意氣用事,在心裡角落想:
她既然對我抱有那麼個惡感,我也没必要再為她服務呢?

另一半的理由有點難以說明,
我的思路是,她一旦對我的感情充分壞了,
我還跟著對她繼續親切做事的話,她馬上就要把自己感情矯正到正相反,
這不就會在她心裡再加上一層尷尬嗎?
反正我和她以後再也不會見面,
那麼我被她評為「一個無禮的原宿行人」也不會太糟糕,
還不要把她對我的印象變得太複雜,以便她儘快忘掉我吧。

不管怎樣,事後不太是滋味的。
但也有個收獲:經過這次事情,我對日語一個側面有所深思了。

現代日語竟不具備當要跟陌生人開始溝通時,很自然可以說出的呼喚套句---
這如今甚至可以算是日語欠缺之一,但這個欠缺也應該有一些背景而產生的,
我看這是因為原本日本社會很少有機會以個人身份對陌生人搭搭話?
可以想像,昔日一般人的生活只在居住地方周邊不太廣泛的一些範圍就會完成,
與外人說話的機會應該確實遠比現代要少,
即使有,看一看對方的服裝和動作就可以掌握到身份,隨之用可以判斷如何要呼喚才行。

但在這幾十年,日本人生活職業都多樣化,活動範圍也多擴大了,
有必要跟周邊的陌生人--甚至是身份不明的人--溝通思想的機會越來越多。
我們應該跟著這些變化趕快做出或確保適當的呼喚句,
但束手無策之間,一些有盼頭的呼喚詞都被生意人拿走了。

過去的事情沒法子,但我總覺得這個欠缺給現代日本人的溝通交流帶來的影響還不少,
如果今後也一直擱置不理這個情況的話,可能會引起種種不爽快的問題。
我盼望早點兒有更方便的呼喚詞出現普及,讓我們對陌生人的溝通順利些。


故事格差(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這是神么?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