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5月25日

街頭暗號表演(上)

我喜歡吃澀谷センター街的一家拉麵店「桂花」的拉麵,
每一兩個星期一次,沒有其他事做也要坐電車一站去澀谷。
那天也與經常一樣,從澀谷站ハチ公出口走出,哪個全開放式十字路口,
走進那條繁華而沒規沒矩的、有平緩蜿蜒的センター街道路。

走了一陣子,快到有桂花拉麵店的小巷入口的地點,我發現了前面上方有一則奇怪的廣告文:

安田は床がいい。

...這是甚麼?
我不由得停住,目瞪口呆地凝視一會那則廣告牌。

這則廣告以一兩個年輕人專心跳霹靂舞的照片為背景,
在角落小小有NIKE的「Just Do It」標誌,跟「東京」字眼組合著。
這個「東京」兩字字形如西洋人寫了那樣有點不常,但却算具有NIKE的風格。

這些還好,令我這麼迷惑的是,我根本不懂這个廣告句到底說甚麼。
「床」是地板,「いい」即指好的樣子,但「安田」呢...?

普通的日本人,一看到或聽到「安田」一詞,就想這應該指人姓吧。
好像地名也有一些安田,但哪一個都不有名。
應該也有一些公司、設施有安田一名,但這些大概可算是某位姓安田的人相關的。
有一幢相當有名的「安田」建設物,是東京大學的安田講堂,
據說這是一個實業家安田善次郎給這所大學贈與資金建造的。
但這安田講堂是東京大學的附属設施,不會給街頭舞蹈愛好者提供練習、表演場所。

我想也不想通,沒辦法還先要去桂花吃拉麵,走到店門就發現了這條小巷兩側墻壁
竟貼有兩張NIKE廣告牌。
一張的圖片是一個年輕人夾著滑板站立,直視這邊而說:

追い出されたら、別の場所行きます。
[被趕走也要去別的地方再做]

對面的墻壁有兩個女生在外頭練習著舞蹈,說:

腕が太くなってもいい。
[我不管我的脖子會有點粗]

ははあ。
我明白起來了,這套系列廣告的標語方針應該是,
盡量逼真描述圖片主角的年輕人的自言自語或心情話。
我回頭看最初看到的那張牌子而想,如果那個男生或他的一個朋友叫安田的話,
這則句子也不是無法理解的。

這下子我對此這樣做了解釋:
「最近街頭跳舞人當中有一個名人叫做安田,而他(她)善於head spin等地板上表演。」

我就暫且下了結論安心吃了午飯,
但其實心裡還含糊有一種未解決的氣氛。
因為,安田指人名的話,「床がいい」這個說法稍微不標準,說「安田は床がうまい」最好。
這事回公司,做工作也一直放不下,索性網上查「安田 床」這些詞,結果讓我茅塞頓開了。

這個「安田」原來指位於新宿的「損保ジャパン本社ビル(損保日本總公司大樓)」。
那麼說來---我就想起來,
損保JAPAN這家財產保險公司由安田火災海上保險日產火災海上保險這兩家合併而成,
這幢大樓也以前叫做「安田海上火災本社ビル」,簡稱「安田ビル」
這個名稱雖說已經被一般人忘掉了,但不知為何在那些特定的年輕人之間還通用,
結果成為一種暗號了。

無論如何,據說那幢安田大樓地皮内的空間非常適合於做霹靂舞等舞蹈的練習,
應該具有易滑等某種特點吧,
所以對東京年輕舞迷們來說,「安田的地板非常好」就是一個常識。

我不太熟悉外國語言的事情,但也想一般可以說,
語言在一定的情況下就很容易帶有一種暗號的性質。
當兩個人進行對話時,他們越親密他們交換的語言越多省略,多用不一般的詞語;
反過來也對,語言從無關人來看越從略難懂,越代表當事人之間的親密度。
這一事往往在「年輕人用詞不行」這種文脈上被提起,
但其實並不只是年輕人的事情。
比如說某些專業的同行們,尤其是在同一家公司,相近的部門裡從事的人之間,
時常交換著連語法都幾乎壞了的片斷對話。
我們廣告人有很多機會跟陌生業界人士商量事情,
當著手一個新的項目時,最初要做的是記住他們的用詞。
(但我們廣告業界的特別用詞更臭名遠場XD)

所以也可以說,如果是一則針對一些限定族群的廣告,
從一般人來看越難懂,卻是越能籠絡目的對象的心。
大概,上面NIKE廣告的哪一句話,也能讓某个族群的年輕人立即感到:啊,這句是對我說的!

但我同時要說,我從來沒有看到如此難懂的暗號廣告句在這個大眾往來的大澀谷街頭坦然掛著。
尤其這「安田〜」一句幾乎是難懂到破規矩的!
(當然寫廣告句沒有必須易懂的規矩,但我們做文案的還用一下心,在不專門媒體登載的廣告就要用比較一般的說法來寫,
即使要用一些專門性用詞,就在廣告版面某處加補充說明)


我對此想了一會,想到一個解釋。
這則廣告的制作人心裡有個假设:
那種東京街路上玩滑板練舞蹈的年輕人
互相具有相當堅固的伙伴意識并對自己的行動感到強烈驕傲;
再說,他們雖是沒有太多錢隨意花,
但不惜會做很多努力來保持依靠自己身體建立了的街頭運動文化。
---立於這個假說上特意做了這些不一般的廣告表現。

從他們(廣告制作者和其目的對象的年輕人們)來看,
我這樣邊看「安田地板好」一句邊歪頭揣摩著的人必定是一個開心得嘻嘻暗笑的對象。

さて、這次話題不是就此告終,
反而可以說,上面事情都是開場白。

我吃完拉麵後為了回公司往澀谷站走的途中,又看到幾張NIKE廣告牌,
令我驚訝的是,這些之中竟根本沒有同一的照片或廣告句。
「那麼這應該是,把澀谷街頭作為一個舞台的規模相當大的推銷活動吧...」
我這樣想就更有興趣了,但很遺憾那時因沒有太多時間匆忙回公司,
改天要再去确认确认了。

幾天後再來到澀谷的我,
首先站在ハチ公前十字路口前面,為了發現這套系列廣告的起跑線,小心地慢慢環視了四周。
但...

不會吧?
在センター街上面以及其他一些地方就應該仍有掛著相當數的NIKE廣告牌,
卻是從這個地點---來到澀谷的人多半會當作出發點的、
即使不想看甚麼也有無數廣告闖進你的視野問問候的這個地點來看,
無論尋找多少次,
連一張NIKE都 看 不 出 來。

我想起來了,
那張「安田」牌子縱橫各有三四米,不算小到令人忽略的,
但那張大牌,等我在那條緩和轉彎的センター街走到一半,才有發現了。
再说其後看到的兩張廣告,如果我不是要去桂花拉麵店拐進那條細路的話,也可能無法看見了。

嘿...這一定是故意做的!
我有點興奮起來了。

(待續)


讓地球浮在家裡←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街頭暗號表演(中)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