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2月19日

故事格差(下)

(請先看上篇

我手頭的日漢詞典裡,「格差(かくさ、kakusa)」的譯詞就寫有「差別;差距」。
這些詞在中國的「现代汉语词典」裡就寫著,
「差別」指「形式或內容上的不同」;「差距」指「事物之間的差別程度」。
但我想,「格差」一詞另外也含有一種語感。
我要注視,「格」一字。

日文的「格」字的含義就有身分;級別;級別;等級,等等,
我想,這些意思在中文的「格」字裡不是主要的。
再說,現代日文有
「格上(kaku ue)」、「格下(kaku shita)」、「格が違う(kaku ga chigau)」、「別格(bekkaku)」等套話,
這些都包括一種「尊貴/卑賤」的感覺。
中文的「格」詞彙裡,「人格」、「風格」、「昇格(降格)」等詞可能有些相似意思。

下次來看看其字義源頭,同樣是我手頭的漢和字典裡,
「格」字原本指著「把進行中的人腳堵住的硬棍子」。
自此就有「堵得停下事情進行」的原義,還發展到「給事情加以限制或規定」的意思。
我猜想,自從這個字義而來,在中文裡「格子」、「規格」等意思主要地發展出來,
而在日文裡透過「註定的處境」的解釋也演變出來「階層、貴賤之別」的意思。

我覺得,現在日本政治、經濟界多用的「格差社会」這一詞
只要表示日本國民之間的經濟力差距增大的現狀就行,
但這「格」字裡隱藏的這種觀點可能做起一些煽動作用。
普通日本人看到「格差」字眼時,不管是下意識地也會聯想到一種不能用數值估計的優劣感覺。
當然我們基本上明明知道,「格」這種東西不一定具有甚麼實體或合理性,
但也在很多機會還不得不意識到它。
為甚麼?我想是因為,「格」就內含著吸引人心的「故事」之類。

我來舉些簡單例子:
「某個著名人物出生的/住過的/訪問過的地方、還是用著的東西」
「某個歷史人物的親屬、或是跟他交流過的人」
「某某年獻給皇室的點心」(我想不出太好的例子^_^;;)
帶有如此「故事」的人物、物品、地方等等,跟沒有甚麼「故事」的相比起來,
往往令人感到是除了能力、品質之外還具有一種難以具體形容的魅力。
在廣告工作上時時從事的品牌化(branding)作業
也就無非是讓商品有各式各樣的「故事」,培養一種「格」的行為。

總之,在上篇談到的懸崖犬和常敗賽馬跟其他無名狗馬不一樣的只有,有否「故事」這一點。
牠們因為偶爾也具有了一部「讓人感動了」的「故事」,就成為一種「格上」的存在了。
也可以說,牠們被卷入到人類創造的「故事格差」。

這些「故事」,不僅是供人評價外界,當然也可以給自己附上。
不管獲得多大利益或多高能力,只有很少人才以此感到充分的滿足。
為了得到充分的滿足,大多人就根據自己具有的有利情況創造(或仿造、捏造XD)一個故事說:
自己是這麼幸福的、出色的、被愛的(甚至是不幸的!)等等。
這一原創故事,如果也獲得到世人廣泛支持的話,原創人也就會獲得「格上」的地位。

如果是這樣,人人都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永遠不會停止創造各式各樣的「故事」。
最近日本有一部分人(尤其是政治人)太輕易的說出「沒有格差的社會」這句話,
但如果「格差」的實質是「故事」的差距,哪有辦法讓它消失於地上?

那麼,「格下」的人永遠會屬於戰敗組? 我想,不一定是。
世間有看到一些人即使不見得與別人有差別,自己卻有相當大的滿足或優越感。
他們多半應該是具有某些支撐他思想的「故事」吧。
說起來,現代社會跟前時代「身分制社會」的一個差別就是,誰都隨便可以有自己特有的故事。
如果每個人根據自己的價值感創造一個「格上」故事來武裝的話,
或許戰勝組、戰敗組都可能沒有關係了。
上面是一種極端的說法,
但也有可能,在某種社會結構、在某種生活想法上會實現,沒有錢也並不用感到委屈的社會。

可是。
人這個生物,一旦相信自己是「格上」,
就很難免想,自己的下邊必須永遠有「格下」存在。
就算經濟格差可以克服了,隨後來的可能是,
具有不同「故事」的人來劇烈展開競爭的「心理戰社會」。

…はっ。(←忽然想到的擬態詞)
可能世上已有這種社會的小種子,現在隨處天天展開的「いじめ(欺負)」現象不就是嗎?



「上出来」上出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呼喚句煩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