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2月13日

故事格差(上)

我不知道在外國是否有同樣的動向,
目前日本的電視節目當中,有比較多的動物相關節目。
除了「ポチたま」「どうぶつ(動物)奇想天外」這些之外,
也有不少每週節目把動物生態作為主要題目,
在換季時的節目轉換期,也就有些長到2小時的專集節目。
也在新聞節目,動物消息佔有一定的地位,
當報完一些嚴肅的案情之後,就會有一些可愛動物的消息,
有不少觀眾就喜愛跟別人談到這些動物的話題。

※「ポチ(Pochi)」、「たま(Tama)」是日本家狗、家貓的典型愛稱。
但這些就像「太郎」、「花子」等人名一樣,當今實際適用的例子很少。


上月底,有兩件關於動物的消息相繼在很多新聞媒體提到了。

(1)
去年11月,有一條狗作為在德島縣發生一件事的主角,引起世人關注。
那條狗,首先被發現陷在一座小山懸崖腰的塌落防止水泥牆的一個凹處,這兒地上高約為70m。
誰都不知道牠怎麼陷到如此地方,但反正牠無法自力爬上下擺脫困境,
只好不知所措地吠叫著待在那兒。
當地消防站救援隊接受通報出動,展開好多次救援作戰,
但狗卻極為害怕,很難進入他們伸出的救助網,
直到六天後由十七名隊員合力之下驅動起重車,展開幾張安全網在凹處下面後把牠趕落,
總算搶救出來。
這則「懸崖犬」始末都透過電視播放,讓全國好觀眾捏一把汗得注視,最後拍手稱快。

一月底播放的是其事後談:
事後一直保護留置那條狗的德島縣動物愛護管理中心
於1月28日為其保護下野狗和無主狗舉行了找養主會,
事先就有超過一百名人提出要收養「懸崖犬」,其中有11名人實際來會場,
透過抽籤就決定了一個獨居老女人當養主。

(2)
有一匹賽馬,因不勝反倒獲得大聲望。
這匹馬叫「ハルウララ(Haru urara、春天麗日)」,是在高知縣地方賽馬出場的。
牠在1998年初次登台後連戰連敗,但其「每次不嬴也拼命賽跑」的樣子引起不少同情,
同情不知何時就變成人氣,使得為牠的聲援歌曲和書籍等有關商品陸續出售,
甚至有些人把牠的馬票看做一種交通安全的護身符※而積極購買。
 ※因為「猜中」馬票用日文就說「当る(ataru)」,這個詞也意味著(被)撞上的意思,
因此不猜中(当らない)的馬票可以有不被車子撞上(車に当らない)的意思。

這些與眾不同的ハルウララ熱潮竟是非常有助於經營賽馬場。

但牠直到最後也沒得到一勝就引退了,總計成績為0勝113負。
牠的第二人生,不,第二馬生作為一匹動物輔助療法的專用馬,
現在在千葉縣一所騎馬場接受專門訓練。

這兩個消息都有圓滿的結局,而且從此看出來一種溫暖的人情,
算是一種理想的動物新聞。
可是,基於下面事實或知識看起來,兩個事情會帶有另種色彩。

(1′)
那屆找養主會的當天,也有好多條狗展覽,其中一條相貌、毛色很像「懸崖犬」,
並牠是在「懸崖犬」出現的時候在附近捕獲的,所以被視為懸崖犬的姐姐或妹妹,
但沒有人希望收養牠。
聽說不少地方政府時而舉辦這種找養主會,每次有很多野狗和無主狗展出,
但如果找不到新養主的話,牠們要接受一種「處理」:藥死。

(2′)
一般來說,引退後賽馬的末路並不像這匹馬那樣悠然自得,
如果是成績優異的馬,就會有作為種馬或馬術比賽的專用馬的需求,
但很多平庸的馬也就要接受一種「處理」,成為人或寵物的食肉。

總而言之,一些引人注目的圓滿結局就隱藏著無數「不圓滿」結局。

上面提到的兩個主角動物,跟其他多數同類相比起來,
除了「引起世人注目」這個事實之外,都也應該沒有特別的優點。
「懸崖犬」原本是普通的野狗,聽說對人也不太馴熟;
甚至對「ハルウララ」來說,能力並不如其他賽馬,但就是這一事反倒保證了牠安穩的後半生。
如果牠再有能力一點,比如說,如果牠在113戰之中有3、4勝的話,
世人很可能對牠不屑一顧,早就把牠送到處理場。
如果牠只得一勝,且在告別賽贏了的話,可能被稱為「完美收場」而開拓幸存之路。
但首戰一勝其他不行的話,就是最完蛋了。

這畢竟是禽獸之類的事情,還可以說一說「牠們太好了,不過其他狗馬有點可憐了」而罷。
但我聽到這些話題是就聯想了,目前日本很可見的「格差」這一詞。
牠們都被一些與自己原有的素質、實力無關的因素支配自己生死命運。
人間所謂的「格差社會」,也不是與牠們的情況還有一些共同點嗎?

所以,下面我要談一談日文「格差」一詞,但文章已經長了,下一次再說。
事先說一點吧,我對這個問題想要提的一個關鍵詞是,也在標題寫了的「故事」。



白費於免費←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說是能力就是能力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