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1月11日

祓厄體驗記(下)

(請先看上篇

不久,神官先生親自來找我們了。
我們就跟著他走過剛才參拜的香錢箱旁邊,脫下鞋登上台階進去正殿裡(哇,這是第一次!)。
正殿裡有凳子橫排地擺成四、五列,我們三個人就坐在最前列。

看了我們坐好,神官就向前右方走,在那擺放著一個大鼓,他莊嚴地、慢悠悠地敲了幾下。
接著比較輕快地走到左邊,那兒有一張不大的桌子,
上面放有一把用紙做的巨大撣子一般的東西---這是一種祭神避邪幡,做「御幣(gohei)」。
他站住,向著御幣做一套這所神社所規定的禮拜動作:兩次鞠躬;兩次拍手;一次鞠躬。
之後開口說出「うやまってもうーす![鄙人敬仰地說!]」這句話,
接著用古色古香的措辭誦念一些嘟嘟囔囔的詞句。
說完了,就帶御幣到我們面前來,把它在我們頭上附近有勁地刷拉刷拉地搖晃,就像撣掉甚麼。

到此為止,女兒一直老老實實地保持沉默,但看神官這些樣子又閉不住口了。
(小聲)「喂,他在做甚麼呢?」
(我們也小聲)「...他拍打掉著一些淤在我們這邊的壞東西」


撣完後,神官就走到正殿的正中地方---是御神體(禮拜對象)的正對面,
在那兒設有一張桌子擺放供品,他在那止步面對御神體再次開始誦念甚麼。
這套句子包括我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

「他說甚麼?」
「他替我們祈求,今年我們都要躲避種種壞事情」
「為甚麼那兒有放著橘子和其他東西?」
「那些東西是供神樣的...哦,這話回頭再說!」


神官過來了,這次手拿一把配有多數可愛小鈴的金色工具,同樣在我們頭上搖晃幾下。
雖是小鈴,其響出的嘩啦嘩啦聲音卻是出乎意外地吵鬧。

「為甚麼他響出那樣的聲音?」
「據說壞的東西討厭鈴聲,所以這樣可以把它們趕出去」


神官似乎並不顧我們和女兒的小聲對話,閉著眼又誦念一些句子。
他說甚麼我仍然聽不太清楚,但這次近一點普通的說法,
僅僅有「這整個一年不要遭到災厄,不要患甚麼病....」等詞句聽得出來。

接下來,他叫我們站起來走到正面的桌子前面來,
遞給我一把做成特別形狀的紙製飾物,讓我把它放在桌子上,
之後如他剛才做的那樣禮拜:兩禮兩拍一禮。
之後他說「恭喜您!一切順利地做完了」
最後給我一個紙袋,說是裡面裝著神樣的贈品。

神官是一個應該達到六七十歲的人,但身子挺直,體格也還不錯,
雖是笑容滿面也十分威風,讓人覺得此人作為一個神官具有不少力量,
所以我想這次厄払い一定會有效果了。(也想這樣相信就是最重要)
老婆也見得十分滿意,因為她早就很想上那個正殿裡一看,
還有看到神官為我們這樣真誠地祈求。
女兒呢...今天的經驗和「上課」內容,日後會有多少留在心裡?

回家後女兒就催我給她打開紙袋看贈品。
贈品內容有,專為除厄的護符牌和護符小袋、一張表面畫有野豬的繪馬(ema,祈願牌)。
也有神酒小瓶。按照要回家時神官建議的,我們就此喝神酒一點(女兒只是學樣)。
還有,神官所謂「撤下的供品」的小盒。
小盒的內容...原來是一打stick suger(分裝在小紙管的咖啡白糖)。不知這有甚麼緣故-_-?

我們的厄払い體驗這樣就結束了,但女兒的探求還沒完。
看完全部贈品後就拿起祈願牌,
指指空白的裡面說「喂,這兒寫甚麼也可以嗎?」
「就應該寫一些除厄的願望...你有甚麼主意嗎?」
「我要畫KERORO」
「不行!」


祓厄體驗記(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只釣不餵商法(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