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1月9日

祓厄體驗記(上)

就如曾經寫過的,
我去年夏天患氣胸這個病症,經驗到許多不簡單的事情。
治好病出院,生活回到常態後我才想到:
我已達到所謂「厄年(yakudoshi)」這個年齡周邊了。
厄年是日本傳統風習中的想法,
在這些年齡時,遭到「厄(yaku、災厄)的可能性就會很高,生活每個方面需要好好攝生。
「厄」不只是患病,還包括意外事故和不幸事情,
無論男人或女人,一生中都有三次經驗到這個厄年。

我又不是囿於迷信的人,
但也想這種傳統想法大多會包括一些古人經驗釀成的合理根據。
想起來,上個一年除了我的氣胸之外,
還包括家人的事情的話,也有幾件不好事接連發生了。
這些也不能不算是一種「厄」。

既然我達到厄年,相應地碰到一些災厄,那就沒辦法了。
我下了個決心,還要暫時甘於依照舊俗,
跟家人一起去做一項傳統的厄年對策:去神社接受厄拂い(yakubarai)這一儀式。

如今,日本很多舊習已被廢除了,
但也有留下一些風習,比如說在正月的頭三天裡參拜神社的「初詣(hatsumoude)」,
仍然由很多人與很多工作單位實行。
我家也不例外,由於我老婆對民俗學有點興趣的緣故,
我們結婚以來幾乎每年都到附近神社去初詣初詣(笑)。
好事不宜遲啦,趁此順便要接受厄拂い吧。

到了神社,首先還應該做歷年的初詣:
參加正殿前面已經排成的隊等一會,輪到我們就向香錢箱扔零錢,
接下來拉拉面前有下垂的繩子搖響上方掛著的大鈴,合手拜一拜。
之後,正面進路旁邊的社務辦公室買護符牌、避邪箭、仿照今年干支(野豬)的陶製福鈴。
還讓女兒求個神籤,挖塞,今年抽中「大吉」了!

常例的初詣做到為止,其次就要做厄払い了。
但我們從未經驗過這一儀式,
於是向辦公室的老闆娘(笑-她大概是神社神官的太太吧)打聽一下,
她就說道:請給放在這兒的申請書填寫您大名地址出生年月日,交費等一等。
這所神社的厄払い費呢,花五千日圓以上就可。
她還說:請你們去那個火堆篝火旁邊再等候,不久我就會叫你們請來。
這一天很冷,我們就這樣做了。

這堆火並不是只為取暖的,其中熊熊燃著的是每個家用舊的避邪箭、護符、界繩等有關工具。
當然我們也帶來去年在自家房牆上掛過的東西,趁此放進火裡吧。
於此我女兒壓不住好奇心了,就開口提起問來。
「這些為甚麼要燒呢?」
「哦,這些東西啊,到現在為止一直庇護我們一家的。
 它們雖是在我們家的,本來就是從"神樣"(kami sama)借用的,用了就要燒,這樣還給神樣」
「燒了就會怎麼樣呢?」
「燒呢,就是等於東西變成一種最清潔的狀態。
 污垢當然會燒掉,不可視的細菌們也都會死掉。所以,火自古以來被視為屬於神樣的」
「喲,這兒也有燒著狗鈴呢!」
「這應該是去年的福鈴吧。」
「可燃的嗎?」
「不會燃吧,看,只是有點黑了而已」
「喂,鈴兒為甚麼有縫?」
「那個縫兒的邊,當鈴內藏的小石碰上鈴的外殼時最有顫動響起聲音,
 同時這些聲音從此到外響出」
「那個口袋燃的樣子,很有意思啦」
「嗯嗯嗯,大家不去掉塑料袋就放入火堆,這本來不太好…」
「為甚麼?」
「塑料呢,燃燒的時候就會發出一些有毒物質,你看,那個地方有冒起黑煙吧?」
「嗯」
「如果人吸入它的話,一點一點地積在體內,會損壞基因,導致…」

我的女兒已經七歲,就是對身邊所有東西有興趣的年齡了。
所以我們每次給她看新東西的時候,統統就是授課時間。
每次父母的知識和說明能力就面臨嚴格的考驗。XD

(女兒的提問沒完沒了,還寫不到厄払い本身的事情---待續)


致慰問←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祓厄體驗記(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