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年3月15日

對於一個假想人物的回憶

這次來談一個舊故事,
是很久以前,我剛剛開始在廣告公司工作時的事情。
當時我從事制作一部商品目錄,有一天被設計師吩咐校對「寫植」文字原稿。

「寫植」...嗯嗯,不曉得目前有多少人知道它,是至少在日本已經是幾乎滅絕的技術,
還是要加以一些解釋吧。
寫植是「寫真植字」的略稱,據查,中文應該叫做「照相排版」、「照相打字」吧。
在平面設計工作開始依靠個人電腦進行以前,
製作印刷原版時首先用一張厚紙,其上面編排文字、圖形並圖片邊線等等
來作成「印刷版下」(camera-ready copy:我查不到中文用詞)
其中文字部分都是使用「寫植」而做的。

製作寫植原稿的程序是:我們用手謄清或用打字機做文字原稿,遞給照相排版業者,
業者運用專用機器以及自己手腕把那些文字行列印到相紙。
印完的寫植原稿經過我們的校對作業後,就被版面設計師貼在那張「版下」上。
(哎,用外語解釋專業事情多麼難@_@ 應該有很多錯誤,有待於大家指出)

順便來說,熟練的寫植業者算是一種文字編排技術方面的藝術家。
日文擁有ひらがな、カタカナ、漢字這三種不同形狀的文字,
因此外表見得非常複雜、不定形並欠缺勻整。
但他們驅使感覺發揮才幹,
巧妙地掌握每個文字形狀上的特點,細致調整間隔和位置,創造頗為洗練和諧的美術因素。
「有本事的寫植業者,連你們不值一提的廣告文都變成富有創意的!」
老手廣告人時而開玩笑地說這句話來稱讚他們的本事(同時貶斥我們的笨拙T_T)。
我就職後過不久,電腦排版就開始迅猛普及起來,
但當初我們看印刷機吐出來的文字原稿就覺得排版水平太差,也悄悄貶斥它。

離題太多了,歸到正題。
我那時接到的那張寫植原稿是目錄的價格表示部分,
開始校對就發現,原稿隨處有同樣的「錯誤」。比如說:

250ml[裝在250ml的罐子]

又需要一些說明了。
日本在二戰結束後就施行漢字改革,
廢止使用許多形狀複雜的漢字,用其略字、另用的別字或新定的簡單字形來替代它們。
現在日本「罐」一字不通用,而用「缶」一字來表示罐的意思。
我猜測,在現代中文這個「缶」字不太一般。據「教育部國語詞典」所寫,
「缶」字指 「盛酒漿的瓦器」、「古代一種瓦製的敲擊樂器」等意思,
可以說是一種考古學術語吧。
反而在日本,是「罐」一字已經被攆到過去遺物的位置。

可是,那時我寫字台上攤開的那張相紙上,卻有兩三十個「過去遺物」整齊編排。
我不知他們為甚麼弄了這樣古怪的錯誤,也在每一個「罐」字畫上圈子,
旁邊一一寫下「缶」字後送回寫植店了。

第二天,我校對了訂正後的原稿,想不到其他文字都改好但只有那些「罐」們依舊未改。

我有點怒上心頭,想「他們多麼潦草了!」,
之後忽然想起,學生時愛讀過漢字詞典的部分內容:「缶」一詞原本有兩種字形。
同時我想到中國台灣等地方都仍使用「罐」字。
我當時沒有學習中文,但學生時代有兩次訪問過中國,稍有知道這種事情。

那麼,或許是---我想像起來。
那家寫植店雇傭一些華人,偶爾擔當排我們這張原稿,
以為這些「缶」字是錯的或是省略的,特意改成「正式」的字形?
記得,天天訪問我們公司的許多夥伴公司人當中,好像有講不太地道日語的人...
如果是這樣,那位可能是正在學習日文的留學生,雖說語言知識還不夠,
但對工作非常認真,也誠心誠意從事我們委託的這個作業。
這樣想來,身為初出茅廬的我對這位打工人甚至抱了一些親切感。
(其實還有一個問題:他們的工頭怎麼忽略了他的錯誤 -_-;)

可是從委託者的觀點來看,錯誤只不過是錯誤,並且兩次弄了同一的錯誤。
那個設計師當然發脾氣,給我吩咐說:「你要好好責備他們,好嗎!」
我總覺得不肯毫不留情地罵他們,試著給他解釋我想像的那些事情。
他怎樣反應我不記得,也許哼了一聲,反正對我的想法根本沒有表示興趣。
的確對他目前的作業來說,我的想像沒甚麼用。

以上是我對一位華人的回憶,但他的名字容貌我都不認識,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實際存在的。

日文版:內容有點差別,但大致一樣)


是誰使我這樣拘泥小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上出来」上出來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