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年3月2日

跳蚤緣分(下)

(請先看上篇

我每次當老婆參加フリマ擺攤子的時候,當然也幫了她忙,
來想起當時的情況一下吧。

如我在上篇寫過那樣,非專業フリマ的商品是,自家曾經用過的不用品。
再說這些是,由自己尋找,挑選,購買,愛用過的物品。
(雖然偶爾也有別人婚禮的贈品、利用郵購時白得的奉送品等,沒有太大留戀的東西)
連孩子衣服也是,曾經十分發揮自己美感,徹底考慮協調配合,到處搜尋挑選買來的。
(其中也包括不少在フリマ購買的,但那時的經過應該和上面所提的不太兩樣)

參加フリマ之際,舉辦單位為每個店主分配的,
只有一張參加證章以及會場內大約一米見方的區劃地面使用權利而已,
店頭裝潢(太誇張^_^;;)、商品陳列都是靠店主自己要做。
有些店主僅鋪一兩張塑料地蓆,之上擺開商品或裝上商品的紙板箱而將就過去,
也有人用一些漂亮的壓克力小櫃、籐筐等容器(都也是要賣的),把小東西陳列在那裡;
準備衣架和架子(是平常家用的)以便每件衣服防止弄髒並更容易相對比。
還有商品怎樣配置這一事也需要很多腦筋動,
比如說,銷路應該好的東西應擺在店頭最前面,其時色調配合也應該考慮的,
裡頭應有些見得有點昂貴的「形象商品(※)」,等等,

(※)是指為了代表店家形象,儘管不能期待銷路太好也要陳列的商品,
   在日本流通業界叫做「見せ筋商品」。對於上面說法受到網友丸さん的指教了。謝謝!


還有價目簽,只寫價格也不會顯眼(再說這些價格反正不會被遵守),
也可以添寫一兩則周到的廣告文XD,另外畫上可愛的彩色插圖也是個好辦法。

這些千方萬計都做好踴躍開張之後,如果有人來見到止步,
這個那個地進行評定,還挑選一兩個物品來買的話,
還有她偶爾正照自己曾經喜歡過那樣的衣服配合而買去的話,店主哪不會感到得意。
「我差點對客人說:您的眼力真高啊!^o^」
記得老婆在一次フリマ賣幾件衣服後,太高興似地給我透露過。

我於此想到,對於フリマ店主來說,客人不僅是付錢給自己的人,
而且無非是,自己曾經愛用過那些物品、享受過穿那些衣服等等這些感覺的理解者。
在這個觀點上來講,フリマ的攤子不僅僅是一個賺點錢的場合,
幾乎如同一項貫注自己很多感覺、思考、精力的裝置藝術。
(哇,又來了一個小題大做 XD)

我想,實際在日本大都市的フリマ店主(專業的古物商除外)當中,
幾乎沒有人認真想趁這個機會賺多錢來貼補生活。
如果有幾位自己感覺的理解者看上一些自己可愛的商品,今天擺攤的多半目的就會達成。 
加上,他們實際要買它們的話,賣多少錢都沒關係,店主已經得了充分收獲。

當然仍有參加フリマ的原本起因:要解決一些「可惜了得」的矛盾,
所以他們的滿意心情也包括
「家裡就少了一個廢品」、「我免得放棄它們,可以為別人供用了」這些開心。
但可能算是「有了理解我的感覺的人!」這一心理,還是最重要的吧。

再說,我透過一件事想到了,這一心理是無論多少年齡都會有的。

我居住的市區孩子人口比較多,
當然在フリマ也有看到很多兒童用品出賣,
我女兒的很多衣服、玩具也是經過フリマ到手的。
每當我們參加フリマ的時候,
在不太繁忙的時間給女兒幾百日圓零錢,
我們夫婦哪一方就帶她去其他攤子行列中逛一逛,讓她隨便挑選買玩具。
女兒就興高采烈晃來晃去東張西望地找下去,
不久會在一個攤子邂逅一個命運之人...不,命運之東西。
是甚麼東西?比如說,是
她喜歡看的那部幾年前非常紅過、最近又有播出的少女動畫片當中,
主角女孩每次使用來解決各種問題的魔法工具。

在這個攤子,當然會有一個比我們女兒大三、四歲的女孩,
她也會坐在攤子後邊幫著媽媽忙整理商品、數錢數、或者招徠客人。
當她看到我們女兒看上那個曾經是自己寶物的玩具而
目不轉睛盯它半天、又就像已經是自己所有的一樣拿到它揮一揮的時候,
可能會輕輕地走出來,開始懇切詳細地傳授正確用法給這個陌生後進。
其時,這兩個年差有異的女孩之間就發生一種剎那的同志之情。
小妹越喜歡這個新寶物,
大姐雖說有點感到寂寞,但其臉上還浮現越幸福的色彩。
眼轉看看大姐的母親,從她的神情只看到「這樣我家就少一個廢品了!」這個放心。
只在這個瞬間,彼此陌生女孩的情誼甚至會超越血緣之強。(又寫得太過分了 XXD)

實際上,在フリマ會場發生的人際關係畢竟是一時性的,幾乎不會持續到日後。
但我覺得,フリマ還是在日本都市上起相當重要作用的, 
因為可能有不少現代人透過這樣不密不濃的緣分還確認到自己跟社會一點點的關係。

今後天氣應該一天天暖和下來。
春天到孟夏是我家附近的那個公園有很多フリマ開的季節。
說不定,老婆等女兒的小學入學手續結束之後,
雖然在口頭上說「太忙,了不得」也總有些高興的樣子,
會開始分類不用品:也就是為フリマ的進貨活動。


跳蚤緣分(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關於東京一家中文書店的備忘錄(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