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年2月27日

跳蚤緣分(上)

我已經把人生一半時間花在東京生活了。
那個期間搬過六次家後來到現在這個市區落了戶。
在每個地方居住的期間是,一年半、一年半、五年、四年、五年、一年,還有現在的房子。
回憶起來,覺得多麼瞬息萬變。

我又不是特別喜歡搬家的。
只是因為,我在東京活每幾年,就在身邊情況有不少變化,
而這些變化往往會引起必要換住址或生活空間。
也想,日本很多的離鄉進城、還沒有長期定住地方的年輕人應該也有很流浪的居住經歷。
進一步說,
這樣很流浪的生活是,由於各種各類物品的串來串去才可以繼續下去的。

剛剛開始在都市單身生活的人,首先需要湊齊不少適合新生活的家具,
當生活節奏穩定下來後,他們可能看出一些在都市才能享受的愛好。
就了職就會需要更筆挺的衣服,開始了得薪水就會想要把生活水平提高一些,
有了對象就會收到他(她)的影響,在讀書家具的嗜好也要發生一些變化。
結婚前後就會發生,哪方原有的家具為新生活比較適合這一問題,而展開一些淘汰競爭,
也有不少的一對兒索性要新購全套家具和生活工具來進入新生活。
之後生了孩子的話,生活情況的變化不說幾年,就是只過一年半年都會有,
直到孩子充分成長,離開父母的庇護。
還有,在上面全個過程裡,所謂流行、技術革新這些東西不斷刺激我們尋找新物品的心理。
對於一直住在都市人的情況我不太熟悉,但達到十八、九歲以後應該還差不多吧。

所以,儘管是並沒有浪費或搬家癖性的人,
如果不是特意要繼續還保生活的話,
還是過每幾年就一定會重新需要的物品,同時也出來一些已經不需要的物品:
衣服、書本、AV機器、裝飾品、在一個時期迷住的搜集品、以及生活多個方面的小東西,
這些物品都無非是自己人生的一部分,但今後不可能有再次使用的機會。
很多人會很想把它們儘量留在手邊,
但有多少人在自家具有充分寬闊的地方可以安放它們,永遠藏而不用?
再愛惜東西的人也一定會不得不哭著放棄這些可愛的物品們,而其次數決不會止於兩三次。

哎,可惜了得!

是吧?其實好像大家都這樣想。
以這種情況為背景,在都市一直發展起來的是,
由一般人在休日一天開張的跳蚤市場[flea market:フリーマーケット]、
日文略稱フリマ。
(各位讀者太辛苦了,你終於讀到這次主題了XD)

這個活動大多是由廢品再利用中心或有關還保的市民團體主辦,招募店主的。
你在休日逛到大車站附近的公園或較寬的廣場、超市的屋頂、一些神社院內等地方的話,
可能會容易看到フリマ。
在比較人多、有名的地方,幾乎每個週末由幾個團體輪流舉辦。

參加フリマ當店主的,多數是那些「可惜了得」意識高的主婦們。
也有不少學生和二十幾歲的一般人。女人還比較多。
有些會場也許可專業的古物商擺攤子。

順便附加說,也有只向專業人許開張的真正蚤市,
其中不少的市場相當馳名,甚至成為一個觀光名所。
在這種地方就可見使人懷念的、珍貴的、有黴味的古董品擺滿,
令人感到誤入昭和時代的氣氛。

有些跑題了,歸到正題。
非專業的攤子卻不太有「市場」的色彩。
商品是,自家已經不用的種種物品。
價格有是有標,但幾乎不固定的。
雖然在原本是六七千日圓的衣服標上三五百等價格,
但店主大概還沒有按照公表價格賣的念頭。
客戶常說「這個可以便宜一點嗎?」,
店主也會輕易地回答說:「哦,兩個賣兩百也可以啊」等等。
有不少客人還會要求極端降價:
把一個賣一百的東西兩三個拿起說「這些一共買五十好嗎?」
...おいおい。
但竟然連這種要求也往往會得到承認的。

但如果是三位數以上的價格,這種討價還價算是還合理的,
甚至也有人竟要把賣五十日圓的東西壓到三十、把三十的壓到一十。
(雖然還是沒有人要求免費賣XD)
有趣的是,大多店主對這些過於吝嗇的要求也不會太討厭,把商品滿不在乎地交給對方。

我老婆不少次也參加フリマ做買賣,有時只花一百日圓就得到女兒的毛衣,
也有時反而出賣一些不太受到女兒寵愛的小玩具卻只賺到二十。
フリマ通常被視為節省生活的象徵,實際上擺一天攤就會得到幾千日圓的收入,
但考慮到擺攤之前的多個事情和成本(包括一千日圓左右的出攤費在內),
並不可說為生活經濟上收獲非常大。

我寫了「經濟上」,那麼有其他方面的收獲的嗎?

有。不論把五百的東西只賣一百、五十的壓到三十,還會有一種收獲。
這到底是甚麼?

(待續)


觀察雜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跳蚤緣分(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