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年4月8日

根比べ?

羅馬教皇若望・保祿(約翰・保羅)二世逝世了。
他就任的時候我還是一個中學生,
當時我對"羅馬教皇"這一頭銜只有一個歷史用詞之類的感覺。
但之後,我通過很多新聞報導得知了他許多的活躍、
還有他對世界擁有不小的影響力,受到不少感動了。

好像他的行動能力到最近並不衰減,
但這幾年間他得到不少的重病,
最近看來小小的動作也好像非常吃力,我就感到目不認睹。
他的逝世的確是遺憾的事情,但另一方面可說他好容易被解除了長年的痛苦。
我要祈他的冥福吧。

他最初的訃聞,我在家跟老婆一起看著電視新聞時就看到了。
播音員告知他甚麼時候由於甚麼原因而死去了、享年八十四歲等基本消息之後,
就觸及了他後任教皇的選出方法。
 「新しい法王は、コンクラーベという会議を経て選出されます」
 (繼任教皇是通過一項叫做CONCLAVE的會議來選出的)


「こんくらべ?」(kon-kurabe?)
我和老婆不由得面面相覷,而笑起來了。

我想,當時看著這則新聞的幾乎所有日本人一定現出了相似的反應。
我要加以一些解釋吧。
日語こんくらべ(根比べ)這一詞即指,
有兩個人(或者更多人)圍繞某個問題相對立,雙方都不肯讓步,
加上互相意氣用事起來,一直對峙進入持久戰的狀態。

一個好例子是夫妻吵架。
儘管吵架的開端僅是雙方已經記不了那樣的小事,
事情越吵越變得複雜麻煩,雙方都心理留下惡感過整一天。
如果哪一方說出對不起的話事情就會完了,
但雙方都覺得"對方道歉我也才會..."而頑固地不敢說話。
豈止如此,沉默的晚飯吃完後,如果妻子連おやすみ(晚安)一聲都不說就匆忙去臥室的話,
丈夫不免發個怒,不由得自言自語:
「こうなりゃ根比べだ」
(好,那麼我們來做一個根比べ吧!)

還要舉個例子,管教孩子的一個場面。
當你帶孩子去百貨商店買東西,途中偶爾路過玩具專櫃,
孩子在那兒竟碰到他"一生的伴侶",就停住一步都不肯走了。
這個"伴侶"並不算是貴到你根本買不起,但你按照過去的經驗明明知道,
其實他並不會終生照顧它,至多也會顧到三天就會玩膩了。
另一方面,你感到有點麻煩好好講道理使他斷掉買那個玩具的念頭。
“我要它!”“不買!”“我要它!”“不買!”
...局勢會進入一場根比べ了。

你會覺得我提到的例子規模太小(笑)。
但我說,總之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往往會造成根比べ了。

把話題拉到那天的新聞報導吧。
播音員其次開始對那個CONCLAVE的方法加以解釋:
 羅馬教皇廳在會籍的樞幾主教當中不到80歲的人(現在有117名)作為選舉人,
 他們全部關在西斯汀禮拜堂的某一房間裡,來投票選舉。
 該會議必需繼續到有一名候選人得到選票的三分之二而定為後任教皇,
 否則"無論花多少時間不會結束或停止",
 那些紅衣主教們也"不准走出那個房間一步"。


當我們日本人聽到這些解釋,
雖然對那些主教先生們感到有點抱歉,但不得不再次失笑。
因為這一連串的過程正也讓我們聯想到,非常道地的所謂根比べ的情況。

但聽說,現在的樞機主教都是由那位在位期間長到27年的若望・保祿二世所任命的,
或許他們倒少有對立,會比較順利地選定下一任教皇。
不過,無論實際的CONCLAVE如何進行,
限於日本人腦袋中已經完成了一個CONCLAVE想像圖:
主教們的意見完全分成兩派,各派坐在一張大桌子的每一側,好多小時互相繼續盯視。

可以說是,兩個語言相逢之際會產生的偶然之趣。

妄言暫放一邊,
在這樣緊張的世道下,教皇的作用才會更加重要。
但願下一任教皇應該具有凌駕於上一任的高尚人格和行動能力。


方言輸入系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是誰使我這樣拘泥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