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你好,歡迎參觀我的部落格!魔女18官方網站!
2011/02/16

深夜在醫院遇上一個讓我憐愛的小護士(10)

嗯。我注意到蘇瞳一點沒有猶豫,上前兩步就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呵呵,想都沒想就上了我的賊船了,不,應該是賊車。

繼續閱讀
2011/02/16

深夜在醫院遇上一個讓我憐愛的小護士(9)

剛才那啃嘴的事被蘇瞳發現了,弄得樂樂也不好意思再和蘇瞳碰話了。樂樂用眼神告訴我,她要先撤,三十六計,走為上。我用眼神告訴她,我開車送你。她又給了我一腳說,不是都離婚了嗎,你還在外人面前裝什麼灰太狼啊?我打車走。
繼續閱讀
2011/02/16

深夜在醫院遇上一個讓我憐愛的小護士(8)

那個小護士就是蘇瞳。
  我不要臉?我正想反駁,是你先要啃我的呀,怎麼這事你立牌坊讓我當婊子啊。又一聽說,夜裡值班的那個小護士過來了。我趕緊擦擦嘴巴,大輻度地轉了轉頭,激動地問,她在哪?

繼續閱讀
2011/02/16

深夜在醫院遇上一個讓我憐愛的小護士(7)

我和樂樂去了民政局,要求離婚,並且拒絕調解,我們堅決的態度很快就贏得了勝利。
揣起離婚證,真有一種脫胎換骨重新做人的感覺,不過這話沒敢對樂樂說。

繼續閱讀
2011/02/16

深夜在醫院遇上一個讓我憐愛的小護士(6)

你和他分手?為什麼呀?蘇瞳十分驚訝,差點把手中的空輸液瓶也扔到了地上。
樂樂撒謊撒的像真事似的說,不為什麼,時間長了日子平淡了唄!離了說不定還能換個好男人!
樂樂這話說的,當時要不是蘇瞳在場,我肯定要削她,那我離了還能換個小姑娘呢,別的不換,就想換眼前的這個,氣死你丫的。想到這我就笑著說,嗯。她想換個老男人,我想換個小姑娘。
樂樂狠狠地掐了我一下,有你這麼說話的嗎?

繼續閱讀
2011/02/16

深夜在醫院遇上一個讓我憐愛的小護士(5)

昨天傍晚我和樂樂簡單商議了一下,就達成了統一意見(假離婚比真離婚要好統一的多):自明天離婚起,房子歸我(是我要求的,還是自己家舒服啊),車歸我(男人嘛,車就是小老婆,沒了樂樂,也不能打光棍啊),存摺歸她(密碼在我手裡),她先去單位那個好姐妹家湊和著,反正那家有一套房子還閒著,離樂樂單位還近(離我家遠,偷偷樂一個),週六週日偷偷回來做愛(樂樂想分房子想得發瘋也沒忘了這個)。
繼續閱讀
2011/02/16

深夜在醫院遇上一個讓我憐愛的小護士(4)

那你意思就是說你是唄!她眼裡放光,嘴上帶笑,她用手比劃著說,我看過你的照片呢,在你的貼子上。所以今天一眼就把你認出來了,嘿嘿!
  哦,原來是這樣。我先是鬆了一口氣。

繼續閱讀
2011/02/16

深夜在醫院遇上一個讓我憐愛的小護士(3)

她白白的小脖子就裸露在我的眼前,說實話,我還從來沒有如此近距離地欣賞一個除了媳婦以外的女孩。可惜的是我看到的只是脖子的後面,但是你應該能從脖子的後面想像出她的脖子的前面,脖子的側面,脖子的下面。別忘了,脖子的下面就是那兩隻現在隨著她的走動而微微同步蠕動的軟咪咪啊!
繼續閱讀
2011/02/16

深夜在醫院遇上一個讓我憐愛的小護士(2)

 小姐,三十七床的水呢?
她掃視了整個值班室,眨了眨眼說,這裡哪有小姐啊?
我馬上意識到自己用語不當,馬上改口說,對不起,我是來找護士給三十七床吊水的。
我嘴裡說著眼睛卻跟著她雪白的脖子轉來轉去,她簡直就是一白頸小天鵝,當時我就有了一種想去摸摸她那小脖子的衝動,可是我沒敢。
尼姑屁股摸不得,護士脖子就能摸的得麼?

繼續閱讀
2011/02/16

深夜在醫院遇上一個讓我憐愛的小護士(1)

   本人簡介:1980年生,屬貓,身高173,體重60,學曆本科,專業該死的中文,典型的悶騷男人,外悶內騷。結婚前一直以處級男生的形象苟活於世,結婚後始終以第一職業為本分,做一天二爺日一天/B,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苦中娶樂(注:我老婆叫樂樂),忙中偷腥,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不吸毒,不找小姐,如果還不偷情的話,應該算是個好男人了!可惜的是,我偷情!對了,還偷菜。
我最信奉的至理名言是:沒有睡不了的女人,只有不會睡的男人。 

繼續閱讀
2010/12/15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二十)

趙蔚突然要請我吃飯,理由是在我的教育下,她終於學會瞭如何刪除那兩個臨時文件。
繼續閱讀
2010/12/15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十九)

 我嚇了一跳。
早在計劃實施前,我已經將門反鎖了,而且據我所知,房間裡就老闆一個人及文秘有鑰匙。如果這兩把鑰匙開門的話,肯定會發現我把門進行了反鎖,如果這樣的話,一切都完了。

繼續閱讀
2010/12/15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十八)

看到我的表情,她得意地笑,說:“我來捉姦,看是不是你和某個小賤人會有最後一夜的狂歡。”
   我苦笑:“怎麼會呢?

繼續閱讀
2010/12/15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十七)

兩天之後,電子隱型開關正式到貨,此時,我只有一天的時間對它進行改裝。

繼續閱讀
2010/12/15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十六)

在我計劃裡,有一項對老闆屋裡網線的改造工作,其實網線是無辜的,我要把他們重新剪開,然後從另一個接口接出去,整個工程時間約為半個小時
繼續閱讀
2010/12/15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十五)

視頻的開始,是我轉身離去的鏡頭,然後就是一片黑暗,緊接著,燈光唰地亮起。雖然我知道這不是接連發生的事情,可是還是如看電影一樣快樂。
繼續閱讀
2010/12/15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十四)

OA軟件終於花了五元錢正式購買到位。我興奮地做了兩頁可行性計劃書。

繼續閱讀
2010/12/15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十三)

攝像頭拿回來時,我興奮了好幾天。這東西外面實在小巧,一枚小釦子一樣,屁股上卻連著一個小黑塊,馬一成告訴我,那是發射器,上面還帶著一枚精巧的麥克風。

繼續閱讀
2010/12/15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十二)

女友的婚禮很隆重,看得出來,那個面貌忠厚的青年是她一生的好伴侶,他肯定不會在乎她挖鼻孔的模樣。新人倒酒時,我接過酒杯,一飲而盡,然後直勾勾地看著新娘子說:“今天你可真漂亮。”
繼續閱讀
2010/12/15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十一)

這個想法,讓我準備奮勇殺敵的小弟弟,瞬間沒了戰鬥力。
那夜,我在她面前成了丟人的男人。

繼續閱讀
2010/12/15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十)

週一一上班,接到一條好友短信,這個月要舉行婚禮,望我能準時參加。
繼續閱讀
2010/11/24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九)


馬一成是我大學同學,死黨,上下舖在不同搖晃的頻率中過了四年時光,彼此甚至知道對方自慰時間的長短,無話不談,畢業之後也機緣巧合,被老天安排在了一個城市裡面。他做電子產品,我的電腦就是他裝的。

繼續閱讀
2010/11/24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八)

老闆電腦裡那些視頻和沒看到的照片,開始折磨我的神經,讓我夜夜勃起。我想像如他那樣胖而笨拙的身體,會在蘇嫣身上有什麼樣的動作?於是,所有A片裡的動作在我腦海裡一一演練。

繼續閱讀
2010/11/24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七)


老闆的電話短而精,他在商海裡是運籌帷幄級的人物,四十五歲的男人,周身上下都散發著電腦白痴的光芒。
   他轉過身問我:“什麼原因?”

繼續閱讀
2010/11/24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六)


他意味深長:“咱們的系統管理小朱自己開公司了,你說,咱們是不是與他們合作?收費也不高,但總是一筆額外開支。”

繼續閱讀
2010/11/24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五)


我的思想裡,一直有種根深蒂固的想法,但凡是非工作之外的東西,某些人便會做得很精,這好像是一個奇怪的定律,因趣而精,因精而得。

繼續閱讀
2010/11/24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四)


我隱約聽到,蘇嫣小聲說了句:“壞人。”
一個女人這樣說你,好像只有一種可能,她沒把你當外人。我又開始自作多情的分析,那台電腦於她而言只是個跳板,可是她撒嬌給我要顯卡時樣子又是為了什麼?哦,莫非,我也是她一見鍾情的陽光?
內刊辦公區有些簡陋,以蘇嫣的身份,應該有個獨立辦公室,可是沒有,她坐在我的斜後方,於是,我自做多情地想,這個位置,就是她故意挑的,因為可以看到我英俊的側臉。

繼續閱讀
2010/11/24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三)


我被從從業務部拿下,去企業內刊做策劃編輯。誰都知道那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地方,做得好了,別人最多說,嗯,還不錯。做不好了萬一哪個地方出現了失誤,公司的上層還有管理部門,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繼續閱讀
2010/11/24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二)

我曾經在夜裡做過一個夢,夢見我佔據了業務部經理的肥差。醒來後,對清晨的鬧鐘恨之入骨。我知道這是一個肥差,公司佔據了中國東南方向的大部分業務,出差,回扣等等等等,在這個半國企的單位裡面,就像養一個貼子那樣,漸漸養肥——但也無可否認,一部分人也因為其它的肥貼而成了太監。
繼續閱讀
2010/11/24

我在老闆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

我一直固執地認為,蘇嫣來的那一天,天空是晴朗的。
後來同事告訴我,其實那天是陰天,雨將落未落,我才明白,原來是蘇嫣給我帶來的陽光。
突如其來的喜歡一個陌生女人,就像是陽光從雲層裡唰地透出來一樣溫暖。

繼續閱讀
1 2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