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5/28

​讀懂它內心的釋然與坦蕩

讀懂它內心的釋然與坦蕩

那年,那日,那書桌,落上了一層歲月的塵埃;吹去浮塵,露出了舊日的劃痕。

——題記

記憶就是一枚時光沙漏,往事雖早已被烘乾在歲月的河床擱淺,但曾經的那些生動鮮活的瞬間,曾經經歷過的那些喜怒悲歡、聚散離合,卻在生命裡依然明豔動人,時光的塵埃也封不住它的流光溢彩。也許,隨著歲月的推移,它們會漸漸模糊、消失;也許,隨著時光的流轉,它們會越發清晰、熠熠閃光。

往事如一張張老照片,定格在歷史的某一瞬間,掛在漫漫人生的時光牆上,不經意就會勾起淺淺懷念和淡淡感傷。

五月的時光,走過了春的和煦與溫暖,款款步入夏微微的躁動與不安。如果春是一個單純明快的少女,那麼夏便是一個內斂而火熱的思婦。如此五月,是不是最適合掬一抔懷舊的情結?

辦公室同桌幸福地跟我抱怨,馬上要高中同學畢業二十周年聚會了,她作為籌備會成員,忙著聯絡,忙著應酬,忙著……總之,如陀螺一般忙地滴溜溜轉。

看著她疲憊而掩不住神采的雙眼,看著她有風霜走過卻依然活力無限的臉龐,總疑心,她的忙和累都是一種熱烈而矯情地賣弄。

若然,回味往日的年少不羈,憶起曾經的青澀情懷,怎會滔滔不絕、如數家珍?設計不遠的將來,對板上釘釘的聚會充滿憧憬和期待?

遠方的舊友,也發來資訊說,他要在暑假,糾集當地幾個同學,去“榨一榨”當年的大學同桌——一個在海南生根落戶的女生。還說幾個人一拍即和,群情雀躍。

看不到他的表情,卻能嗅到字裡行間的欣喜與激動,這哪是上一秒鐘還在為孩子高考而煎熬的父親?

當年你借我的半塊橡皮,不知被誰遺落在那個未知的角落?當年你的七彩嫁衣我未及參與,如今終於可以送來一句,遲到好久的“好久不見”!

只是,當歲月悄悄爬上我們的額頭和臉龐,它是否也窺視了,你我心中的淡淡地懷念和嚮往?只是不知,在那一句“別來無恙”的淺淺問候裡,摻雜著喜悅和激動的複雜之淚,會首先趟過誰那風起雲湧的胸膛,滑落誰那故作風輕雲淡的臉龐?

許是受了感染,落筆《好久不見》:

悄悄來到

居住過的城市

希望逢著

丁香般

憂傷而朦朧的綺麗

安慰別離經年地孤寂

只是

早已成了難及地奢侈

此番聒碎鄉心夢不遞

來路

越走越蒼茫

記憶

越回味越悽惶

初心

越撿拾越遺忘

只餘你我還恍在昨日

可惜驀然回首

一切都不是那時那樣

或許

真的早已是

好久不見

為何

燕子歸來換了彩花衣

為何

當年小樹杳無蹤跡

為何

光陰流轉蒼老了容顏

道一聲珍重

道一聲珍重

最後再道一聲珍重

也許我們

還要好久不見

也許我們

終究要用“好久不見”

描畫著

再見的朦朧輪廓

在夢裡

輕擁

我們曾經的溫暖

在日裡

歷數

我們曾經的夢幻

在彼此的年輪裡

寂寞書寫

那釋然而傷感地“好久不見”

深深地明白:時光永遠地一去不復返了,往事只能回味。

也了然人生不能時常回頭張望,或許帶來地常常是失望。或許當我們回過頭撿拾青春歲月的零星碎片時,常常陷落於已經荒廢的黑洞,不能自拔,越陷越深。

然而生活總是那麼匆忙。總是那麼一不小心,歲月都成了過往。就連今天和昨日,剛還在眼前晃蕩,瞬間它又匆匆流逝為永恆的歷史。或許人生就是由無數個過往的黑洞組成?洞口卻還偏生弄得鳥語花香、旖旎無限,誰越是緬懷迷戀,越是泥足深陷?

中午在家裡,忽然記起了大學時代,我們最喜歡吃的一道菜——燒茄子。炸的雙面焦黃的茄子爆炒或落湯裡,都那麼外焦裡嫩,綿軟幽香、入口即化。那口感,那香味,似就咀嚼在味蕾或彌漫鼻端。心動不如行動,一陣忙碌,如願以償。可是,卻無論如何也品不出當年的味道和感覺。疑惑中更多的是悵然和失落。

記起前幾天和學生討論過,人生有一個怪圈:人們總是沉湎和懷念過去,憧憬和期盼未來。很少有人認真審視和思考現在,為現在而心緒激昂、摩拳擦掌。

其實人生不管你向前邁了多少步,當你回過頭來的時候,你會驚異地發現,你站在了一個更高的起點上,而這個起點,便是由無數個現在變成的過往堆積而成。這就是燦爛多姿的人生。

過往因為逝去,因為不可追回,而在心中沉澱為青澀的味道,飄渺的記憶。不必憂傷,不必徘徊,不必遺忘,過往本來就是人生的一部分。人生蒼白平淡或繁華絢爛時,過往都是一味清涼薄荷,淺涼、微辣,不那麼美味,卻永遠魅力四射令人回味不盡!

人到中年,過往和未來或許過半,還會有更多的未來即將成為現在,最終滑落過往的深淵。人生路上,無可抑制地會懷念,無可替代地會走遠,無可彌補地會遺憾,就讓我們看著它們愈走愈遠,用一顆飽經凡塵風霜的初心,靜待往事如風。讓它吹起你的秀髮,掠過耳旁;讓它飄起你的衣袂,輕舞飛揚。

如果人生是一片海,那就讓一部分往事沉澱,化海灘上那一顆顆七彩的貝殼;再讓一部分往事隨記憶遠走,化海風去逍遙,流浪遠方。或者,用貝殼串一串清脆叮噹響的風鈴,聽它用生命在海風中搖曳精美樂章。如果有一天,你經過大海旁,駐足諦聽它淺淺的吟唱,可否讀懂它內心的釋然與坦蕩?


時間不止,故事依舊←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