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1/05

冬日的風依舊冷得刺骨

走在冷清的校園,冬日的風依舊冷得刺骨,飄零的落葉親暱的襲面而來,然後,由寒風帶著旋轉而下,獵獵而舞。這般熱情卻是如此的刺眼。此時,沒有人會願意冒著寒風獨自漫步,寥寥無幾的身影也只是大聲的朗讀單詞,泛著悲傷的眸在這樣的景很是顯眼。

這是一個已經過了悲傷的季節,寒鴉秋雁也已劃空而過,玎婼脕還有哪般理由為這淒景悲傷南方溫鬱的日光斜照在這斑駁的牆,冬日是一個既寒冷又溫暖的季節,一個充滿了愛的季節,一個容不得人產生悲傷的季節。雪的聖潔,日的溫暖,友的問候,甚至連萬惡的寒風都成為戀人們浪漫的調劑。

兩次難以忘懷的故事讓我有著太多的感性許久未有的聯繫,每一次寥寥結束的話語,幾聲問候後便是永恆的沉默。一直在找一個話題,一個可以與你有共語的話題,一個可以聊及一生的共語。在你心裡無垠的疆土,我只是一隻殘缺了的螞蟻,如何奔跑也只是在一個極小的範圍,很遙遠的距離,怎樣努力都走不進你的圈子。然而,這未了的情愫如同瘋長的子葫蘆一樣,綿延在心間的河,斷絕成一道堤。而這道的堤壩阻隔了無數道想要前往各方湧出的愛。如同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我已被定格在這個鴻溝的一岸,彼岸的風景只能遙望。所以只得埋頭前行。

我想要一雙翅膀,然後越過鴻溝,上天卻給了我折翼的天使。於是,我只能築成瞭望夫石下永恆的靈魂記得從你的話語學到了許多的真理,“活在當下”便是其中之一。我未曾理解過,我駐足得太久,你的畫面已經鑲邊在那一個我抬頭便看得見青??空。活在當下,是嗎?

曾在大一時,因為戀愛的盛行,也隨波逐流,我欣賞喜歡創作的女生,覺得創作的女生身上流入出一種難以拒絕的氣質,高貴而典雅,清純而唯美。一個眼睛如你且喜歡創作的人讓我瘋狂的追了一個月,然而每次在閒餘之下,都感到一種沉重的負罪感,沉重得胸悶,我在害怕。世界上最糟糕的一種感覺是,你無法愛上別人。只因你依然留戀那個你內心深處的人,每一次想要要新的開始都會跳出來阻礙,而總無法拒絕。

要多少斑駁,青苔才會入牆。不是付出了就有收穫,世界許多事實無法用規律來定住,我們相距太遠。時間無涯,當趁青春正好,去做許多該做的事,莫過停留在一個港灣太久,總以好的心態如是的想。

聽著《莫失莫忘》這首憂傷的旋律,開著單曲循環,一遍一遍的聽。我想回到過去,想回到仙俠的世界,仗劍而歌,我想如仙俠世界的主人公一般,御劍江湖。然後,你的一切從此與我無關,我只是仙俠界的一個紅塵過客,你是神界的九天仙女,沒有任何交集。我只願做一顆貝殼,佇立於海岸的邊緣,當海浪打過,我便隨海浪漂泊。我願為一支蒲公英的葉,當風吹過,我便與風而行,遊戲人間。

只是,太多的感慨終究也只是感慨,當下才是永恆的話語前幾日,一個老友問我,為何這學期以來未曾寫過有關愛情的文章。我笑而語,“是麼?那該寫了”。一個朋友的文章裡總是關於愛情,詩歌如是,散文如是,小說亦如是。我很佩服也羨慕他,可以大膽的表露出自己深深的愛慕,大膽的去述說思念。於是,許久未有關於愛情的創作讓我以為我已經忘卻或是放下了,我以為我可以做到在沒有愛情的世界里長存。

前幾天,與一個網站的編輯聊天,當中他提到,讓我在我寫的小說裡一定要有愛情,不能是太監之作。我問:“寫單相思的可不可以?”頓時把他嚇住了,他抓狂的說不可以。我也很是抓狂,創作來源於生活,有些細節不是能憑空想像的,讓我如何去寫?

於是,那沉澱了已久的思潮又開始活躍起來,我以為我已經活得很瀟灑,一切都化作煙雲,早已不復存在,那絕美的容顏已被撕裂成塵埃,無踪無跡。看著飄散的落葉,我捻下一片,聞著未散的香,然後撕為數片,撒開,葉依舊在我的周圍散著。

原來我一直沒有忘卻的我不知道是否還存在,我也不知道是否還要持續。最淒涼最弄人的不是你知道失去所愛的那一刻,而是還在徘徊,卻未知道已經失去。

曾在一篇文章裡看到一些關於愛情的經典句子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而你卻不知道我愛你;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思念,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思念,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對愛你的人掘了一條無法逾越的鴻溝 accc2 jobbb


教你輕鬆對抗男士暗沉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上班族路上常見的不良習慣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