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07/28/2017

人間有味


〈浣溪紗〉
元豐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從泗州劉倩叔遊南山
細雨斜風作曉寒,淡煙疏柳媚晴灘,入淮清洛漸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盞,蓼茸蒿筍試春盤,人間有味是清歡。
 
宋神宗元豐七年(1084)蘇軾先因「烏臺詩案」入獄百餘日,後貶至黃州(今湖北黃岡),復召入汝州(今河南汝縣)。在赴汝州任團練使途中,經過泗州(今安徽泗縣),與好友劉倩叔同遊南山之後,所做抒懷佳作。
 
當時蘇軾將及半百,人生幾多翻騰,讓他有遍嘗百味之感,而在微寒之際行走於山徑的蘇軾,似是放下功名的追逐,遂能緩步體會初寒時的景致,更望著來春時可以品茶與享用鮮蔬之事。說來在這樣的困頓中,如果無法坦然的面對,那也就成不了東坡先生了!
 
前數日,大暑,和同學一同到陽明山的坪頂古圳健步。昨晚則一同夜騎台北。兩日氣溫大不同,只是在林間古道行進時,山風徐徐,水聲潺潺,涼意足以消暑,忘了外頭炎日正烈。而騎在河濱自行車道上,也有涼風從河上襲來,一樣沁涼。清風拂面,塵勞諸事,一拋腦後。
 
行進與車騎,總會開啓許多的話題,只是話語都是隨性漫開,沒有編排亦無需設計,閒聊瞎扯沒有壓力,突然而生,嘎然而止,不過是常見的狀況。即便話語之間存有著偌大的空間,也沒有需要急切補入,短歇靜默就如同是樂曲中必然的休止符,用來舒緩與再起,一樣在整首曲中擔任著重要角色。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年歲相近,感覺上我們一群都是東坡:已經可以彎下身去看看道邊的新抽的綠芽,傾聽山間的聲響;可以在吃豆花時覺察黃豆的飽足,在綠豆湯裡感受到蒸煮的用心。在夏夜的時光,開始期待圍著爐火吃酸菜白肉鍋的季節到來。
 
清歡,我想,便是淡中有味吧。

關鍵字: 感受 樂曲 季節 話題

溫泉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