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06/16/2017

兒子的畢業典禮

時間很可怕,才說進國小充滿期待,這次已經是參加國中的畢業典禮了。說它如梭,恐怕是太空梭,要不然怎麼會在一瞬間就把幾段時空串了起來。

為一個學生家長,一位離開國中歲月已久的中年男子,望著台上輪番頒獎的儀式,不禁追想自己國中畢業典禮時在想著什麼?國中時期又有哪些事情值得記憶?

國中時,住家搬到仁武,可還是在前鎮上學。國一讀前鎮國中,後來被分到新學校,改念興仁國中,一開始還沒校舍,一年級總共十班就在前鎮國中裡頭的一棟教室上課,國二才搬到新學校去。新學校連圍牆都沒有,意味著就算翹課也沒牆可以爬,想到這裡就覺得有點好玩。感覺上,新學校的教學方式是在進行某種教學方法的轉變,嘗試用比較人性的方法來對待正值青春期的學生。當時其他學校還是男女分班,我們學校採用男女合班;在大家還有罰跪著鞭的時候,我們接受愛的教育。很和善的老師,不知道時間珍重的學生,大家是一起在新環境渡過國中歲月。

跨區讀書最辛苦的人不是我,是家父。每天早上騎著摩托車載我去上學。從仁武到前鎮,無論天晴天雨,不管酷暑寒冬,如果有全勤獎應該是頒給他的。三年的時間,坐在摩托車的後座看著他的背影,想要打混都會覺得不好意思。放學後就得從學校走到前鎮站坐公車到市政府站,再轉搭28路公車往楠梓,高楠公路下車後走近半小時到家,這一返家時間約莫二個半小時,要做的作業多半在這段時間中完成,其餘等車、搭車、走路,就是看書或是自己在跟自己說話。如果現在可以長時間獨處與靜默,我想應該是這時養成的習慣。

國中畢業前夕,在教室溫書準備參加聯考,樓上教室叫囂聲響,又是桌椅搬搬撞撞。同學說這樣吵鬧要怎麼好,大家相顧看看,自己想說平時還有跟他們打過球,覺得應該上樓說說。於是循著聲響,隻身前去理論,可惜年少力盛,有理難通,反倒被學弟以為我是倚老賣老,要畢業離開校門的人還來說嘴,於是七八個人圍了上來,揮拳對打換來一陣痛毆,臉上幾番受擊,一拳正中眼睛,立馬黑青了一隻眼。回家也不好意思跟父母說是打架,只得趁著夜色昏暗之時,趕緊躲進房間。ˊ壞就壞在畢業典禮得領獎,還得致謝詞,這一眼貓熊樣實在難堪,只好找個黑框眼鏡戴著,遮掩一下。典禮當天要出門,不知原因的母親見我戴著眼鏡,一直叨念著:怎麼一下子就近視,以後得一直帶眼鏡嗎?

我忘了後來是怎麼跟她解釋我戴著眼鏡的緣故,只是自己畢業典禮的印象,就這黑眼最深刻了。


關鍵字: 家長 理論 遮掩 市政

首頁│ 下一篇→江湖夜雨十年燈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