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01/27/2014

歲月靜好

靜安區,在上海。但是用「靜安」作為區名,是1945年的事,一說是因為當地有座古寺:靜安寺,取之成為區名,似乎有理。只是我想到的是張愛玲和胡蘭成的韻事,裏頭說的「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好似把這地方崁入其中,只不過他們倆的婚事在1944年8月。

千禧年後那個冬天,我到上海找朋友,老孔。

在電腦還在擔心會出現千禧蟲的時代,網路社群方興未艾,成為一個重度網路使用者,說來還是因為大學的工程背景。資訊的流通在無國境的網路世界裡,顯得容易進行,對於宅男而言,只需藉著螢幕出現的訊息,便讓人可以輕易找到共同的話語,說來還是輕鬆些。

老孔和我是在書法論壇上認識,他住上海,我在台北。兩人儘管不曾謀面,但談及一些書畫議題,卻覺得有種相識多年的默契,此外,隔著海峽,就算是有點緊張,也不用有多大擔心。論壇本來就像是的大澡堂,大凡話題相近,加上都對文藝有點喜愛,很多事情都能聊得起來的就容易聚在一起。於是乎在我有機會往上海走走之時,便順理成章地跟他聯繫,看看眼前的人物是否與網路上的認識相近。

我的行程訂的不算好,到上海的哪天是冬天並且和著冷意與微雨的時刻。從虹橋機場通過電話之後,就直接搭車到他上海的住所碰面,那時我拖著帶著風霜的行李箱,沒啥詩意。夜裡我和他以及祝琳仨人一起喝著蘆洲老窖,聊啊聊啊,溫暖的要命就是。

隔日天晴,我們起了個早,由他權充地陪,帶我逛上海的街道,晃過民國初年的十里洋場,穿過幾個弄堂後,轉進到一條靜謐處,然後跟我說:這就是張愛玲住過的地方。這靜安區的地名已經取的很雅致,故居的地點更是要人喜愛。這時我才想起這句: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胡蘭成和張愛玲的婚事,或許不見得是樁美事,但是這兩句話,昔時作為誓言的兩句話,卻成為現今一種期待。當時是在亂世,是因為時難,是因為這些挫折就擺在跟前,而現下呢?


世間如夢非實←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乾麵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