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05/04/2013

無意到有心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繪製《菜根譚》,一開始真是無意將之成為系列作品,只是桌頭上紙頭堆疊,且鋼筆正裝滿了墨水...

每天總會塗塗寫寫,漫無邊際的塗抹,多半沒有形象,也是司空見慣。無意描繪任何物件,讓筆在於紙面有急有緩的行走。這樣自在的行徑,卻在紙頭上留下若隱若顯的形象。恍惚間乍見有些姿態,總說不出應該會是甚麼,只好忙不迭的駛著墨水,讓筆尖續把這形象逐漸成就,小沙彌就這樣出現了。 

每位沙彌都該有其自身面貌。這念頭出現,也就會讓一張張的紙頭逐漸轉成關照世間的某些片段。累積越多也就越發有了規模。所謂規模,無非是下筆之時,形象不再恣意放肆,多少就會警慎些。當然,這種戒慎恐懼也不全然都是擔心筆下的線條有所疏漏,主要還是在思維的過程,對於此中的人物姿態多點關照而已。 

隨手畫像的素材,其實都是周圍再也平常不過的人。一來並不是常有比丘沙彌出現於身邊,儘管偶爾會遇見一兩位。再者,沙彌只是穿了僧衣的人,大半時間人才是要面對的問題。 

當數量漸多了之後,系列呈現乃至於出書的想法,也就因應而生,此刻無意正在轉型,筆下逐漸變為有心。 

說來,不求快的個性,在此時也表露無遺。那怕是一個假日會有閒時可以多畫個幾張,卻沒有這麼去做。自己給自己找了一個絕佳的託辭,說是一日一位,一日一偈,一旦能行百日,也就百佛福臻。且如是觀來,每日花點時間去觀照自身,似乎也像是一回戒律的奉行。這戒,所持不長,所求不高,只不過緩緩做來,居然會是一次深刻的歷練。大抵在他者之間的戒律明確,自我的要求相對就來的比外求的限制來的寬鬆。面對幾無圈桎的戒律,反倒像是踩在雲端,更要叫人戒慎恐懼。 

每天的諸多事件,在書齋案前靜坐時刻,就逐漸從筆尖轉成幾條簡單的線條,而成為一個個沙彌的諸多體態。人間的貪嗔癡慧,在翻閱菜根譚書頁之時,居然多能找到契合的醒句,隨著形象抄錄於一側,猶若沙彌心中的偈語,喚人清醒。 

將之成畫,出於有心,而配合時情,又是無意。有無之間幾多翻轉,我想,這大抵也是一種修持吧!


關鍵字: 雲端 清醒

維摩詰造像←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