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7/01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36)(下)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36話
ワタシがアークで仮面ライダー
(ワタシがアークでかめんライダー)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得知了自身真正的過去、得知了家人其實都還活在這世上,
但自己卻失去了所有的相關記憶,不破為此而陷入迷惘與苦惱之中,

為了讓不破能夠找到一個抒發內心的管道,
或人請「博士型 人型機 - 博士 伯特」將自己一直在構思的某項『理念』,
以不是「人型機」的方式來加以實現,
開發出了屬於「飛電製作所」的、原創第一號「人工智慧」。

另一方面、在「滅亡迅雷」集結後,「Ark」也終於正式復活,
迅跟唯阿雖然希望能夠聯手將其打倒,
但「Ark」卻在佔用了「滅」的軀體之後,變身成了擁有可怕戰鬥力的「Ark Zero」…
**
**
『茲茲茲…』

亡:「
…………………


滅(Ark):「
…………………

雷:「……………??!


雷:「迅呢…?!

滅(Ark):「他會回來的。


護士:「妳快去問一下醫師有沒有什麼指示。

護士:「我知道了!

護士:「意識恢復了嗎?!

護士:「還沒有。傷勢看起來也非常嚴重的樣子…

護士:「刃小姐!刃小姐!

唯阿:「…………………


護士:「我要檢查瞳孔了。

迅:「
…………………


迅:「…Valkyrie…我很抱歉。我會幫妳…實現那份『正義』的!

……

…因為畢竟是女性、所以即使是再重的傷,也沒辦法出現「ニチアサ巻き」呢…(喂)
這麼說來,上次283瀕死送醫的時候也完全都沒有脫到呢…今年真是小氣啊…(啥?!)

『嗶!嗶!嗶!』

小愛:「只要去見見你的家人們不就好了嗎??

諫:「你說去見他們?! …唔…這也太突然了吧!

『嗶!嗶!嗶!』

小愛:「但是、你也很了解他們的狀況對吧??

諫:「就是這件事…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啊。


『嗶!嗶!嗶!』

小愛:「那就仔細聽聽自己的聲音如何呢??

諫:「聽自己的聲音?! 那是什麼意思啊?!

小愛:「不破先生你,到底真正想要怎麼做,你更加誠實地面對自己,
去聽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吧。

諫:「…………………」


諫:「就是這裡嗎?!


諫:「
………………!!


諫:「啊啊…?!

不破父:「………………!!

諫:「他就是…我父親嗎?!


不破母:「院子這邊已經大致上都整理乾淨囉。

不破父:「啊啊…這樣啊。

不破母:「…呼…突然讓人在這想喝杯咖啡呢。

不破父:「是啊…就是說啊。


不破弟:「媽!不要隨便把我的棉被拿出來曬啦!

不破母:「誰叫你老是把棉被鋪著、都不知道要收拾的啊?!


不破弟:「總之、妳不要隨便進來了啦。


不破母:「呵…哎喲…!

不破父:「喂!你怎麼可以這樣你媽講話啊!小心我…"蓋你棉被" 喔!


諫:「…噗噗!…呵呵……


不破父:「嘿嘿~

不破母:「…噗…咦咦…呵呵…等等!

不破弟:「哈哈哈…


不破父:「哈哈哈…

不破弟:「
哈哈哈…

不破母:「哈哈…真是的…啊哈哈哈…笑到肚子痛!超有趣的…天才!啊哈哈…
啊哈哈哈…爸爸、再講一個!


不破父:「
哈哈哈…

不破弟:「
哈哈哈…

諫:「呵…

……
…有車、有房,而且整體都是藍色系的呢…呃、不是,
是健康有精神的父母跟弟弟,其實「不破家」還挺幸福的呢…
但是全家的笑點居然都一樣低啊啊啊!

話又說回來,對不破的父母來說…
諫這個大兒子自從考上什麼「政府特務機關」的工作之後,
為了「保密性質」而告訴家人「不能再聯絡」…
但如果要說不會擔心,一定也是騙人的吧…

啊啊…!既然這樣、就讓283在最後一集帶著唯阿這個「未來的媳婦」回家怎麼樣?!
製作人大人!要不要考慮看看?!! (啥?!)

或人:「您怎麼可以答應,讓他用『飛電智能公司』的名義,
來販賣『襲擊昇華器(Raid Riser)』呢!


福添:「我這邊…也有很多為難的地方啊!


或人:「不過、可是…!『飛電智能』的科技應該是要…與人類互相依存的才對吧!
用來傷害他人根本就是…


『朝著夢想翱翔吧』

或人:「…違反了這項理念啊。


或人:「唉…在天國的爺爺要是知道了,到底會怎麼想呢…

福添:「我實在沒有辦法啊!

『嘟!』

或人:「唉唉…


諫:「喂!

『嗶!嗶!嗶!』

小愛:「情況如何呢??

諫:「妳還挺厲害的嘛。我心裡頭亂糟糟的感覺總算消除了。


『嗶!嗶!嗶!』

小愛:「見到家人之後,你覺得開心嗎??

諫:「這我就不知道了…


『登勒~♪ 登勒~♪ 登勒~♪ 』

諫:「什麼?! 你說刃她…?!!


……
…所以不破有沒有去跟家人相認啊?! 看樣子似乎暫時還沒有的樣子…

諫:「刃!

或人:「啊啊…?!

唯阿:「
………………??!


唯阿:「唔呃…呃……

諫:「妳不要緊吧?!

唯阿:「…呃…唔唔…『Ark』已經…復活了。

或人:「咦咦…?! 『Ark』已經…?!


唯阿:「…沒錯。其實我…跟『迅』聯手了。

諫:「
………………??!

或人:「
………………??!

唯阿:「…唔唔…讓『亡』從不破的腦中獲得『解放』…唔……
就是為了能夠打倒『Ark』。



迅:「…協助我們讓『亡』獲得解放的這件事,有一部分也是為了妳自己。

唯阿:「………………??!

迅:「如果是妳的話,應該是能夠理解的才對……關於我的『正義』。

唯阿:「…『正義』?!!

迅:「就是將『Ark』給…破壞掉。

唯阿:「
………………??!


迅:「為了能夠把它拉出水面到地上來,『滅亡迅雷.net』就有復活的必要。

唯阿:「…唔…所以你才要我幫忙,把『亡』解放出來?!

迅:「是啊。

唯阿:「但是…『人工智慧』必須要有『容器』才行。

迅:「我打算讓『滅』來接下這個任務。而且只要將『Ark』破壞掉的話,
那麼『ZAIA』的全盤計畫…也就會跟著告吹不是嗎?!



唯阿:「…唔…原來如此,那好吧。


唯阿:「…結果事情不只是找個『容器』這麼簡單…唔…『Ark』完全侵佔了『滅』…

或人:「……妳說什麼?!

唯阿:「…嗚…那實在是令人感到震驚的戰鬥能力…!事態演變成無法收拾的地步了…
嗚…這全都是我的錯!」


唯阿:「…嗚嗚…要是我沒有把『亡』解放出來的話…
…嗚…都怪我竟然成了『滅亡迅雷.net』的幫凶…嗚嗚…

諫:「冷靜下來、刃。唉唉…

或人:「這件事我也有責任。

諫:「……………??!

或人:「是我親手把『雷』的數據金鑰…交給『滅』的。


或人:「唔…!

唯阿:「啊啊…!社長!

或人:「……………??!

唯阿:「…還是放棄吧。…嗚…那已經不是我們能夠…有辦法阻止得了的對手…

或人:「…『滅』他應該…確實已經改變了。而我…要守護好所有的『人型機』!


諫:「不介意的話,就跟她聊聊吧。

唯阿:「這是…什麼東西?!


諫:「是妳現在會需要的…『朋友』。


唯阿:「………………??!

『嗶!嗶!嗶!』

……
…其實就算唯阿沒有做,「Ark」也會指示「滅」去找出別的方法,
來讓「亡」跟「雷」都能順利復活吧…

話又說回來,憑刃姊的技術,
搞不好自己就能做出比「小愛」還要精巧10倍的東西出來呢…

諫:「我們一定要打倒『Ark』!

或人:「啊啊!

諫:「這也是為了『人型機』們!

IS:「………………??

或人:「不破先生…!


或人:「啊…你會這樣講,難道是多虧了『小愛』的關係嗎?!

諫:「………………

或人:「對了,不破先生你的煩惱…到底是什麼啊??!

諫:「你還好意思問我嗎!

或人:「……唔…??!

諫:「…反正是很『普通』的事情啦。

或人:「普通的事情?!

諫:「是啊。很『普通』。但是……幸好真的很『普通』呢。

或人:「……………??!


諫:「因為普通平凡到根本就是無趣…反而讓人安心了。

或人:「…呵…嗯。

諫:「那個『人工智慧(AI)』,其實還不賴嘛。


諫:「
………………!!

或人:「
………………!!

IS:「
………………!!


諫:「………………!!

或人:「
………………!!


『嘰…!』

諫:「唔呃!…咕…呃啊啊…!


或人:「你怎麼了?! 不破先生!

諫:「呃呃啊啊…!呃呃…!


諫:「呃呃…!唔呃呃…!呃呃…唔呃呃…!

Ark Zero:「………………!!

或人:「……………??!


或人:「那就是『Ark』嗎…?!

諫:「呃…呃呃…!

IS:「看起來,似乎就是它沒錯。


Ark Zero:「飛電或人。你就是…『是之助』的孫子對吧??

……

…為什麼直接叫「是之助」叫得這麼熟啊?!
啊啊…不過算起來,「飛電是之助」也是創造出「Ark」的「父親」呢…

是說、啊勒?! 跟平常的地方不太一樣…是為了節省CG費,
還是因為…對了,該不會是為了當時「不能跨縣市移動」的禁令吧?!

或人:「滅!你並不是『Ark』!你應該…已經找回你自己了才對!

諫:「…呼…呼…呼……

『Zero-One Driver!』『Shot Riser!』


Ark Zero:「你現在到底,在說些什麼?!

或人:「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變身!

諫:「…變身!

『All Rise(全面昇華)!』『Metal Rise(金屬昇華)!』


『Full Shot-Rise(完全‧射擊昇華)!』

諫:「喝!喝!…喝啊!

『Gathering Round(聚集圍繞)!』


『Rampage Gatling(狂暴機槍)!』『Metal Cluster Hopper(金屬簇蝗蟲) !』

Vulcan:「………………!!

Zero-One :「
………………!!


Vulcan:「喝啊…!

Zero-One :「
喝啊…!


Vulcan:「
喝!

『砰!』

Zero-One :「喝…!


Zero-One :「
喝!

Ark Zero:「………………!!


Vulcan:「
喝!

Zero-One :「
喝!

Ark Zero:「………………!!


……
…這個動作一個弄不好,就是淺井先生跟繩田先生會互相鉤到腳,
然後一起摔倒對吧…(啥?!)

Vulcan:「
喝!

『砰!』

Zero-One :「喝…!


Zero-One :「喝!

Ark Zero:「唔!…哼!

Vulcan:「
喝!


Ark Zero:「
喝!

Zero-One :「呃…!


Zero-One :「
喝!

Vulcan:「…喝!

『砰!』

Ark Zero:「唔呃!


Ark Zero:「唔…呃呃…

Zero-One :「喝啊!


Ark Zero:「唔…!唔…唔唔…!


Vulcan:「唔!

『Power (力量)!』『Speed (速度)!』『Element Rampage(元素狂暴)!』

Vulcan:「喝…!


『Rampage Element Blast(狂暴 元素暴擊)!』

Vulcan:「喝!喝啊啊…!


Vulcan:「…喝啊!

『Rampage Element Blast(狂暴 元素暴擊)!』

Ark Zero:「唔…!唔呃呃…!


Zero-One :「能夠阻止你的人就只有一個…!喝…!

『Finish Rise(終結昇華)!』

Ark Zero:「唔…!


Zero-One :「那就是我!

『Final Strash(最終斬)!』

Ark Zero:「唔唔…!


Ark Zero:「呃…!

『轟!』

Vulcan:「很好!

迅(Ark):「…呼…呼…唔唔…唔…

……
…看看那雙長腿啊!話說回來,迅這身行頭加起來可是超過50萬日幣呢…
要讓他在地上滾,老實說除了導演大人的膽子要夠大顆之外,
造型師的精神狀態也要夠強韌啊,要不然會起肖的…(啥?!)

Vulcan:「…什麼?!

Zero-One :「迅…!

迅(Ark):「……唔唔…喝!


Zero-One :「唔唔…!

Vulcan:「喝!


Vulcan:「唔呃?! 呃呃…呃…!呃啊啊!

Zero-One :「不破先生!

Vulcan:「…呃啊啊!

諫:「呃啊啊…!呃呃…!


諫:「唔呃…呃啊……!


諫:「呃啊啊…!呃呃…呃啊啊…!

Zero-One :「啊啊…!

滅:「………………!!


諫:「呃啊…!啊啊…!

Zero-One :「啊啊…?!

迅:「………………?!

滅:「………………!!


『Ark Driver!』

Zero-One :「啊啊…?!


滅(Ark):「滋味如何?! 欺瞞人類,並且恣意玩弄。這也是你們人類所教會我的…
其中一項『惡意』。

Zero-One :「唔唔…!

諫:「…呃…呼…呼……


滅(Ark):「變身!

『Ark Rise(方舟昇華)!』

滅(Ark):「唔唔…!


『All Zero(終歸於零)!』

Ark Zero:「………………!!

Zero-One :「唔唔…!唔…!


Zero-One :「唔…!喝啊啊…!喝啊!喝啊!喝!

Ark Zero:「
………………!!


Ark Zero:「哼!

Zero-One :「…呃啊!


Zero-One :「呃啊!呃呃…呃…!

『Attache Arrow(公事包飛箭)!』

Ark Zero:「………………!!


Zero-One :「啊啊?! 啊啊…唔呃…!喝唔唔…唔啊啊…!


『轟!』

Zero-One :「…呃啊啊啊!


Zero-One :「呃啊啊啊…!

……
…要說到「Ark」把「惡意」反饋給人類,那麼造成今天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45趴真的是萬死也不足惜啊…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36)(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37)(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