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5/28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PS-02)(下)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プレジデント・スペシャルPART.02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面對疑似失去所有與「Zero-One」相關數據資料的IS,
或人只好開始一一講述至今為止的戰鬥經歷,
但這名IS不但沒有失去任何一點關於「滅亡迅雷」與「ZAIA」的記憶,
甚至還說自己在「閃耀突擊蝗蟲」之後的資料也並沒有丟失,

為了讓IS能盡早恢復正常,或人只好繼續陪著她回憶起「職場5回合勝負」的種種,
以及為了協助「Zero-One」能夠擺脫誕生自「惡意」的「金屬簇蝗蟲」的控制,
她與「人型機」們是如何以「羈絆」與「善意」來拯救自己的事情,

只是隨著一件件過往回顧下來,
或人開始發現這名「IS」對於「惡意」的體會,似乎遠遠更多於「善意」…
***
***
安生:「有關倍受大眾矚目的『人型機 自治都市』計畫草案,
就在剛才、正式發表了『住民投票』的開票結果。



安生:「這次的總投票率是『65%』,以『贊成 3%』對上『反對 62%』的數字差距,
這項『人型機 自治都市』相關的計畫草案,遭到了當地居民們的否決。


天津:「終於『飛電』也將要成為我的囊中物了,就連『飛電』也將成為我的…
『道具』。

或人:「結果、『職場五回合勝負』我們還是輸掉了…。


福添:「你這次是真的…打算要離開公司嗎?!

或人:「以後公司…就要拜託兩位多費心了!

福添:「你接下來…打算要怎麼辦啊?!

或人:「我的『夢想』並沒有改變。就算如今『立場』已經改變了…
但我也只能…朝著夢想繼續翱翔下去!



或人:「…『飛電智能』遭到了『ZAIA』的收購,而我也決定離開公司。
先等等…IS、難道說妳反而比較理解…『惡意』是怎麼一回事嗎??!


IS(?):「是啊~ 關於這點,我可是知道地非~常~清楚。

或人:「妳說什麼…??!

IS(?):「你還真是夠蠢的了,因為太過於相信『人型機』,到頭來就連自己的公司…
也都被人搶走了不是嗎?!



或人:「妳到底…是誰?! 這絕對不是單純的『故障』吧。
因為就算再怎麼樣,IS也是絕對不可能會說出那種話的!


IS(?):「都到了這時候,才終於察覺了是嗎?! 我是…『Ark』的使者!

……
…結果當初導演臨時起意加進OP的畫面,用這種方式來得到了解釋,
雖然多少有點不合理的地方,但比起如果硬塞進本篇劇情裡頭,
利用「總集篇」來填上一個局面可能演變成「女主角黑化」的梗,
也算是打了一張還不錯的「安全牌」啦…

畢竟在歷經「職場5回合勝負」的可怕劇情,使得觀眾的評價變得非常浮動之後,
伊豆小姐要是真的「黑化」,對整部戲來說也未必會是一件好事…

甚至於換個角度想,既然這名「Ark的使者」並不是「IS」,
那就有非常正大光明的理由可以來推出公仔了!因為她們兩個是完全不同的角色嘛!
B社大人、不要放過這個好機會啊!(啥??)

Ark的使者:「你讓我有機會…能夠將所有關於『Zero-One』的戰鬥數據,
全都進行了『讀取學習』呢。


Zero-One:「…喝啊啊!

或人:「什麼…?!!  所以這一切都是『Ark』的詭計嗎?!!


或人:「啊啊…! 咦咦…?! 啊啊…啊…?!

Ark的使者:「我會將『Zero-One』的戰鬥數據,全部都交給『Ark』的。


或人:「那樣也無所謂!因為連『善意』到底是什麼都無法理解的妳,
是絕對無法『學習』到…真正最為重要的一件事情的!
那就是『人型機』…與人類之間的『羈絆』!


或人:「我一定會想辦法修好你的…


或人:「我已經決定要守護好『人型機』的『心靈』,和它們的『夢想』!
所以我才會重新…設立了『飛電製作所』!



或人:「喔!喔喔~~!哈哈哈…謝啦~!


或人:「嗯~ 現在這樣就叫做…從『零(Zero)』開始!踏出全~新~的第『一』步呢!哈哈…

IS:「剛剛那是、將『Zero-One』與,『零(Zero)』和『一』做出聯想的,
一個小巧精緻的笑話吧。


或人:「我絕對…不會放棄任何一架『人型機』!


或人:「隨心所欲地去操控著『人心』,讓所有人都只會依照著你自己的想法來行動…
你真的覺得這樣就好了嗎?!…呼…呼…『心靈』不是屬於任何人的東西!
不管是『人類』也好、或者甚至是『人型機』!那都應該是…屬於他們自己本身的才對!



Thouser:「…喝啊!

或人:「我就是…『Zero-One』啊!

『Jump!』


或人:「唔唔喝啊啊啊…!

『轟!』


戰鬥 襲擊者:「呃!呃呃…

迅:「…啊啊?!


Thouser:「哼…

『飛躍而上的Rise!Rising Hopper!』

Zero-One:「…唔唔…呼……

『A jump to the sky turns to a Rider Kick!』


Thouser:「怎麼可能?!

Zero-One:「…呼…能夠阻止你的人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我!


或人:「我已經下定決心,自己要以身為『Zero-One』的身份重新開始,
並且與所有『人型機』們一起,朝著『夢想』展翅翱翔了!


Zero-One:「…喝!

Thouser:「呃…!


Zero-One:「喝!…喝啊!

Thouser:「…呃啊啊!


Thouser:「那種無聊的夢想、就讓我來將它徹底粉碎!喝啊!

Zero-One:「唔呃…!喝!


Thouser:「喝啊!

『澎!』

Zero-One:「唔呃…?!!


Thouser:「…啊啊?!

戰鬥 襲擊者:「
…啊啊?!

戰鬥 襲擊者:「
…啊啊?!

『澎!』

Thouser:「…唔呃呃!

戰鬥 襲擊者:「唔呃!…呃啊!

戰鬥 襲擊者:「
唔呃!…呃啊!


Zero-One:「啊啊…!啊啊…

JIN:「……………!!

Thouser:「唔唔…!迅!


JIN:「Zero-one…!多虧了你,又讓我『學習』到了一次呢。
那就是讓為了『人型機』到達『奇異點』,必須要有的力量,到底是什麼了。


Zero-One:「啊啊?! 咦…?!


其雄:「或人…!朝著夢想…翱翔吧…!


JIN:「為了你所說的『夢想』,而替朋友們的未來拼盡全力…看樣子似乎也不是一件壞事。

Zero-One:「迅…!


或人:「就這樣、『人型機』們也能夠,開始追尋自己的『夢想』了!

Zero-One:「…喝!

Thouser:「…唔呃呃!

JIN:「
…喝!


Zero-One:「喝…!

JIN:「
喝…!


Thouser:「
…喝!

Zero-One:「
…喝!

JIN:「
…喝!


或人:「不管是『迅』…

Zero-One:「…喝!

Thouser:「…唔呃!


或人:「…或甚至是『亡』,都順利將『夢想』的意義傳達給它們知道了!

Vulcan:「喝啊!…喝!

Thouser:「……………!!

Vulcan:「我也聽到了!『亡』的聲音…!

亡:「喝…!喝啊啊…!

Vulcan:「我們才不是…!


亡:「…你的『道具』!


Valkyrie:「喝!


Valkyrie:「喝啊…!


Valkyrie:「…喝啊啊!


Thouser:「啊啊?!  喝!…喝啊!

Valkyrie:「…喝啊啊!


Valkyrie:「…喝啊啊!

Thouser:「唔呃呃…!呃呃…!

Valkyrie:「唔…!你不知道嗎?! 人的『意念』是可以超越『科技』的!聽說是這樣呢!

Vulcan:「啊啊…!


Valkyrie:「將『ZAIA』…徹底擊潰!

Thouser:「呃呃…?!


Valkyrie:「喝啊!

『砰!』

Thouser:「…呃啊啊啊!


『Thunder!Lightning Blast Fever!』

Thouser:「…呃啊啊啊!

或人:「而『人型機』的『夢想』也能夠傳達給人類明白,所以這次換我們人類…
也能因此有所改變了!


或人:「我們
一起同心協力…!

Thouser:「…喝!

Horobi:「喝!…哼!

Thouser:「呃呃…!


Horobi:「喝!

Thouser:「喝!唔呃!唔喝啊啊…!

Horobi:「唔唔…!


或人:「…擊潰天津垓的『惡意』!

Horobi:「哼!…喝!

Thouser:「…呃啊!


Horobi:「喝啊!

Thouser:「…呃啊!


Thouser:「呃呃…!呃…!

Horobi:「…『ZAIA』啊!…在這裡…滅亡吧!

『嗡!』


『Sting Utopia!』

Horobi:「哼!

Thouser:「呃啊啊…!唔呃…呃呃…!


Horobi:「………………!!

Thouser:「呃啊啊…!呃啊…!


Horobi:「喝啊啊…!


Horobi:「喝啊!


『塵芥滅殲!』

Thouser:「…呃啊啊啊!


『Sting Utopia!』


Horobi:「哼…

『轟!』


天津:「…呃…呼…呼……別以為我會就這樣放過你!…呼…呼…飛電或人!!!


天津:「呃…呃……亡!…再來的你已經…沒有任何立足之地了!呼…呼…


天津:「…唔…呃呃…呃…不可能…這1000%是不可能的
…呃呃…呼…呼…不可原諒…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
…好驚人的表情!

Zero-One:「喝啊…!

Thouser:「呃唔唔…!

『Metal Rising Impact!』


Thouser:「呃啊啊啊…!

『轟!』

Zero-One:「…呼…呼……


滅:「看來你確實…跟其他的人類不太一樣呢。

或人:「因為我的『夢想』,是打造一個『人類』跟『人型機』,
能夠一起共同歡笑的世界啊!

滅:「哼…有那麼簡單嗎…?!


亡:「…………………

滅:「…(飛電或人,或許他真的會是…能夠改變『人型機』未來的男人)…


……
…後半段根本就是45趴的「断末魔」集錦?! 嗯?! 「断末魔」這個詞用在這裡好像有點不太對…
算了,總之因為那兩個月糞劇情的反動,果然那傢伙不管跪地幾次都看不膩呢…

或人:「我相信、能夠與『滅』相互理解的日子,總有一天絕對會到來的!

『茲茲…!嗶…!嗶…!嗶…!』

Ark:「事情真的能夠…如你所願嗎?!


或人:「什麼?! 你是誰?!

Ark:「如今『滅亡迅雷.net』的數據資料已經齊聚了。你就好好地期待…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吧。

或人:「……『Ark』…?!

Ark:「哈哈哈哈…!

或人:「別走!


迅:「這樣一來、『滅亡迅雷』就完全復活了呢!

亡:「………………!!


滅:「能看到你再次甦醒,真是令人欣慰呢。…雷!

雷:「一切都將遵照…『Ark』的意志!


……
…居然是「速水獎」先生的聲音啊!唔喔喔喔~~!
所以相較於「ZEA」智慧語音是女性,「Ark」則是男性?!

或人:「啊啊…?! …啊啊…發生……什麼事了…?!!

IS:「或人社長。

或人:「…IS!啊啊…這次是真的『IS』了對吧!太好了…原來妳平安無事。

IS:「請問是否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或人:「沒事,沒什麼。總而言之、我的『夢想』就是…守護好大家的『笑容』!

IS:「是的。而我的『夢想』,就是盡全力支援或人社長您的那份『夢想』。

或人:「只要我們同心協力的話,那種困難的事情也好!這種困難的事情也罷!
任何多麼苦難的困難事也都一定能夠超越!


IS:「現在這是、將代名詞『這種苦難的』與『困難』做出聯想的笑話呢。

或人:「果然、還是要這樣才對~!好~!如果沒有Aruto~~的話!

IS:「好~!如果沒有Aruto~~的話!


……
…這麼說來、幾乎跟劇中所有角色都結下了樑子,將「仇恨值」拉得跟天一樣高的45趴,
在連續吞下敗仗、並於每個人的面前都發出「敗家犬的叫囂」之後,
現在還剩下一個最大的  "冤親債主"  還正式沒有向他討債對吧?!
那就是已經正式甦醒的「Ark」…

請問個人可以期待
到時速水先生用那他充滿磁性的聲音,
對45趴說出:「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產生了一切都在你掌控之中的錯覺呢??」
…之類的台詞嗎?!(啥??)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PS-02)(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35.5)(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