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5/27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PS-02)(上)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プレジデント・スペシャルPART.02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或人:「說自己失去了『Zero-One』相關數據的IS,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也只好把『Zero-One』至今為止的戰鬥資料全部講述一遍,
好讓IS能夠進行『讀取學習』的動作,但是…



或人:「一下子IS又變得不見蹤影,自己好像還看到一道從來沒見過的黑色身影…

???:「………………!!

或人:「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啦…


或人:「唔呃呃…!呃啊…唔唔…呃呃…不要啊啊啊…!


或人:「呃…啊啊!啊勒?! 回來了…

『嘰…茲茲茲…』

IS(?):「到目前為止的『Zero-One』戰鬥數據,已經『讀取學習』完畢囉…
……完成了這樣的動作。



IS(?):「接下來,還不快點把『人型機』的事情也全部都講清楚…
……還要麻煩您了。


或人:「好!那麼、接下來我就把關於『人型機』的事情,從早上開始講、講過了中午,
講它個沒日 "沒" 夜 "的" ~!好~!如果 "沒" 有Aruto~~ "的" 話!


IS(?):「如果沒有Aruto~~的話!

……
…其實從或人的冷笑話台詞,意外地也能看出每個編劇之間的 "風格" 各自不同呢…
單純就「ダジャレ」的「sense」這件事情來說,
個人覺得筧老師似乎比高橋主編還要來得更加…呃…該怎麼形容才對…"高明" 的多嗎?!

至於中文能不能翻譯出貼近原文的意思,那就真的是因為站長個人的能力不足,
所以只能無可奈何地跟各位讀者說聲不好意思了…

或人:「如果要介紹關於『人型機』的事情,那無可避免地得要提到的一定就是,
『ZAIA』的天津社長為了想要收購『飛電智能』,而刻意安排的…『職場五回合勝負』。


天津:「站在本公司的立場,自然是希望銷售成績能夠達到『1000%』了。所以為此…

或人:「……………??!

天津:「…飛電『人型機』,與本公司所開發的『ZAIA Spec』,到底那一種產品比較優秀,
要不要來競爭看看呢?!


或人:「啥…?!


IS(?):「真是簡單明白的~有趣!……是~吧?!

或人:「簡單明白的有趣?! 才不勒、一點都不有趣好不好!
那傢伙全身上下唯一 "白" 的地方就只有衣服而已啦!


或人:「那要是…你們贏了的話呢?!

天津:「只是繼續進行 "收購" 的動作而已。我認為這對您而言…
應該不是什麼值得拒絕的壞提議才是。


或人:「…唔……我知道了。我接受你的挑戰!


……
…官方終於藉著「總集篇」承認了直腸…呃、不是,「職場勝負」其實一點都不有趣了…
當初製作人大人他們在討論這部份劇情的時候,大概也是萬萬沒有想到,
想要複製「Build」時期的手法,卻又因為 "一整個玩過頭" 而導致評價差勁成那樣吧…
幸好「滅亡迅雷篇」還算很成功,所以5月份的財報還是很好看就是了…

或人:「不過呢、我當時也受到了許多不同『人型機』們的幫助喔!

唯阿:「從現在開始,將要進行『職場勝負』的第一回合戰-"插花對決" 的比賽。


或人:「…『插花對決』是由『花店經營型 人型機- 一輪 咲世』,
來挑戰身為華道流派的宗家大師。



IS:「…『花店經營型 人型機- 一輪 咲世』。
目前是獲得許多花店業者們的喜愛、並受到使用的機型,
從鮮花的培育到販售,都能夠一手包辦。

或人:「是喔~~

一輪 咲世:「您請看。這孩子、馬上就會開花了呢。…加油喔。

或人:「呵…真的是一位個性好溫柔的『人型機』呢…


IS(?):「真不愧是天津垓,必須要由人類來進行評審的『插花』比賽,
很明顯當然是會對人類比較有利了……是也。


『嘰…茲茲茲…』

IS(?):「那傢伙根本就是將他心胸狹窄的一面展露無疑呢……似乎是這個樣子呢。

或人:「被妳這麼一說…好像是真的是這樣呢。
但話雖如此,『咲世』她還是很努力地針對『插花』這門藝術,進行『讀取學習』了喔。


一輪 咲世:「所謂的『插花』就是…

『嗶嗶嗶…!』

一輪 咲世:「…藉著將各種植物進行組合與排列方式的構成,並進行鑑賞的一門藝術。


一輪咲世:「您的作品真是既美麗,又充滿著優雅。

立花:「…呵…妳的作品也是非常的純潔動人。就像是,讓人能夠看出妳自身的內心一樣。

一輪咲世:「我的 "內心" …??


IS:「結果,『插花』比賽我們還是輸掉了呢。

或人:「嗯。不過…我覺得很開心呢。

『嗶!』

IS:「………………??

或人:「因為我明白了,『人型機』不是只會進行『學習』而已。
而是也擁有著從『內心』…來 "教導" 人們的能力。


立花:「………………!!

一輪咲世:「………………!!

或人:「雖然第一回合的比賽是輸給了『ZAIA』,
但卻是一場能讓人感受到『人型機』所擁有的 "可能性" 的好比賽呢!


……
…然後另外一個結論是、即使是擁有數百年歷史傳統的「華道」,
在關乎到「名望」與「地位」的「欲望」的面前,終究還是可能會變得醜陋無比…

大森P本身應該沒有意識到的是,
這個題材完全針對某些傳統藝術已經演變成過度重視「流派」與「招牌」,
這項所有人早就全都心照不宣的問題,藉著45趴這個角色狠狠地捅了一刀…

畢竟有些事情即便是事實,也未必就能由外人來宣之於口啊…

日本「華道藝術協會」如果真的要向東映提出抗議的話,
到底是該抗議身為國民英雄的「假面騎士」竟然會有可能醜化傳統藝術的疑慮,
又或者應該要針對這個節目表面上為「讚揚」,
背地裡的意含卻是比較接近「諷刺」的部份來表達不滿呢…(啥?!)

或人:「第二回合戰的『賣房子』對決,身為『住宅銷售型 人型機』-住田微笑,
可是大大地活躍了一番!



IS(?):「…住宅銷售?!  我能夠乾脆把話講得直接一點嗎?!

或人:「咦…?!

IS(?):「打從一開始就直接讓所有『假面騎士』進行變身,
然後彼此進行戰鬥來分出勝負不就好了……


『嘰…茲茲茲…』

IS(?):「…請問難道不是這樣嗎??

或人:「因為這是…!『公司』與『公司』之間進行的『職場勝負』啊!

……
…第二次的「官方吐嘈」。但是別忘了、當初「Build」的「三都代表戰」,
那可是「國家」對上「國家」啊,就「規模」而言可是要比「公司」來得大上許多呢…
而且「職場勝負」玩了整整10集也實在太誇張…

雖然真要講的話,當年那幾集「三都代表戰」的評價也一樣是微妙到不行就是了…
賜死「北都三羽烏」成了最糟糕的決定,想要改為硬推「風雷兄弟」結果也根本沒獲得人氣…

或人:「雖然『微笑』她在最後、是拿下了最為重要的一份契約,不過…

住田微笑:「啊啊…非常感謝您!

或人:「啊啊…非常感謝您!

IS:「………………!!


或人「…非常可惜的,這場勝負最後也是我們輸掉的二連敗。
突然之間、就陷入了窮途末路的…重大危機!


IS(?):「讓人完全『微笑』不出來的局面……就是這個樣子呢。

或人:「嗯…而且、從那個時候開始,『人型機』自主性地發生『暴走』的情況,
也開始變多了起來…


『嗡~!』

Ark:「………………!!


『嘰…!嗶嗶嗶…!』

住田微笑:「…(充滿惡意的人類,就該滅絕殆盡)…


新屋敷:「要不我也把你踢下水看看啊!喂…!

或人:「吵死了!你閉嘴!唔唔…!

住田微笑:「把人類…

或人:「咦咦…?!

住田微笑:「…全部消滅啊啊啊!


新箭石 方舟魔人機:「呃…嗚嗚…呃…吼…吼…!吼啊啊…!

新屋敷:「啊啊…哇…哇…哇啊啊…!啊啊…!

或人:「不可以、微笑!妳不是會做出這種事情的傢伙才對啊!

新箭石 方舟魔人機:「…嗚嗚…呃呃……呃…吼…吼…!

新屋敷:「…哇…哇…哇啊啊…!

天津:「所以我早就告訴過你了。『人型機』就應該要全面進行『報廢』的動作…
…而且越早越好!



IS(?):「因為那個時候『Ark』已經覺醒了…想也知道是當然的囉~

天津:「那是受到了…已經復活甦醒的『Ark』的影響。
在承受了來自於人類的『惡意』,並且達到了『負面的奇異點』之時,
『人型機』就會遭受到『Ark』…利用 "遠端連線" 的方式入侵,進而發生 "暴走"。


唯阿:「這一切也都是在…您為了促成『飛電崩壞』的 "劇本" 當中…


……
…然後因為那位被尊稱為「巨匠」的導演,
在星期天早上闔家觀賞的時段,利用「惡意霸凌」的手法,
向所有觀眾展現了何謂「人性的醜陋」,
導致這兩集也成了「ZAIA篇」之所以會「評價崩壞」的開端…

那位許久沒有回歸東映的 "巨匠" 曾經說,
他想要將那兩集拍成「讓不分年齡的所有觀眾都能在週日早上感到享受的內容」,
也就是說、當「住田微笑」跟「最強匠親方」在劇中受到那樣惡意對待,
他所期望的卻是…電視機前的孩子們能夠「開心享受這一切」??!

換句話說…真正應該讓人感到可怕的反而是,
那位 "巨匠" 到底是存了什麼居心…才會希望觀眾能夠「享受惡意」呢?!

雖說單純就那個時期的另外一個重點,也就是「把惡意傳播出去」這點來說…
要說成功也確實算是成功了,只是這份成果果對整個節目而言,
卻有可能會是帶來「毀滅性」的結果就是…

IS(?):「比起那些、更讓人感到不爽的是…天津垓居然利用『亡』,
來到處散佈『襲擊昇華器(Raid Riser)』的這件事!
居然在比賽的背後,讓那些人變成『襲擊者(Raider)』來跟『人型機』進行接觸…
…的這種情況。



IS(?):「實在是不可原諒!……是也。

或人:「這部份妳很明白嘛!

新屋敷:「…誰啊?! …你!

亡:「你的心靈…開始 "崩壞" 了呢。

或人:「還真的是對『Thouser』的事情都記得地特別清楚呢…

IS(?):「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利用『Ark』!

新屋敷:「……這是什麼…鬼東西啊?!


或人:「咦?! 不可原諒的是那個部份??! 不是指他恣意利用人類這件事情嗎?!

亡:「如果不想輸掉比賽…就使用這個吧。


IS(?):「這麼說來、直到現在或人社長你也根本都沒有察覺到……的樣子。
在那之後的那場法庭訴訟,暗中所發生的事情。


或人:「咦?! 妳是在說『律師型 人型機』,跟人類『檢察官』之間在法庭上互相較勁的,
第三回合戰-『訴訟對決』的事情嗎??



市森:「我反對!審判長,在被告的行動電話裡頭、確實還留存著,
曾經發送過那一封簡訊的紀錄。


弁護士備後:「所以我才說…!就連那份紀錄也很有可能是
某人所刻意進行的 "冒用行為" 。

市森:「………………??!

弁護士備後:「這整起事件、是『網際網路』本身遭到有心人士的惡用,
是單單只有透過 "網路" 就完成了籌劃與執行的…一項非常可怕的犯罪!



弁護士備後:「…備後(Bingo)!我主張被告人確實是清白無辜的!


或人:「藉著『弁護士 備後』的大活躍,我們好不容易才獲得一次勝利的,
這次比賽暗中…到底還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IS(?):「就是
『Thouser』利用了『Thousand Jacker』的能力,
開始針對『Zaero-One』的科技技術進行拷貝啦……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呢。


『Jack Rise!』


或人:「啊啊…就是『備後』遭到破壞的那個時候吧。

Thouser:「最強『Zero-one』的科技能力,我就收下了。

Zero-One:「…唔呃呃…呃……唔唔唔!!!

……

…所以說、就某層面的意義上來說,真的就算改成用「jerk」這個字也完全沒有違和對吧…

唯阿:「請問真的要實行嗎…?!

垓:「這是為了製造出能夠徹底封鎖住『Zero-One』的…『禁忌的程式昇華金鑰』。

IS(?):「利用『Ark』的力量,來進行擊潰『Zero-One』的作戰,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
…確實是這樣沒錯呢。



或人:「難道說、他是利用了…『Zero-One』跟『Ark』的力量,
來製造出『金屬簇蝗蟲 程式昇華金鑰(Metal Cluster Hopper Prog-Rise Key)』的?!


IS(?):「沒錯。正因如此、『Zero-One』第一次使用那枚金鑰來變身的時候,
才會落得那種下場……遭遇了出乎意料的情況呢。



Thouser:「你就親自用自己的身體…來好好地『學習』吧。

『Hiden metal ability(飛電金屬的能力)!』

或人:「呃啊…!唔唔…!唔唔…!

『Authorize(授權)!』


或人:「唔唔…!呃…唔唔…!

『Prog-Rise(程式昇華)!』『Metal Rise(金屬昇華)!』

或人:「呃啊…!呃呃…呃啊啊…?!!!

『澎!』

或人:「呃啊…!呃呃呃…呃啊啊…!

Thouser:「唔呃呃…!


或人:「呃啊…!呃呃…!唔呃呃…呃啊啊…!

Zero-One:「呃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


或人:「一旦使用充滿著『惡意』的『金屬簇蝗蟲 金鑰』,
我的身體就遭到『Ark』的束縛,並且完全失去了控制…。


……
…在那兩個多月之中
,評價最好的「相親回」居然完全沒有提到就這樣跳過了…
明明45趴被「緣結速配」給當眾 "洗臉" 的橋段,
才是最值得拿出來讓觀眾再笑一次的部份呢…(啥?!)

IS(?):「我反而才想要跟你問清楚呢……關於這件事情。


IS(?):「那個時候、『Zero-One』明明已經被完全『Ark』給吞噬…應該是這個樣子才對。
但是為什麼你,偏偏又有辦法復活過來?! …請問您能夠進行說明嗎??


『It's High Quality』

Zero-One:「………………!!


或人:「IS、這部份妳要牢牢地記在『記憶體』裡頭喔。因為就是妳…拯救了我啊!

Dr. Omigoto:「情況怎麼樣?!

IS:「您辛苦了。


……
…自從「亡」的伏筆被解開之後,「好棒棒醫生」這個角色給人的觀感就完全不一樣了呢…
實在是很難讓人覺得這樣的安排是一件好事呢…

IS:「現在有一件事情,需要拜託全體『人型機』的各位。」
構成『金屬簇蝗蟲 金鑰』的,是源自於『Ark』充滿『惡意』的數據資料。



IS:「為了能夠抵銷那份『惡意』,就必須要有屬於『善意』的數據資料。
或人社長他、無論何時何地,總是在幫助著我們『人型機』。


或人:「呃…呃呃……不要啊啊啊!呃啊啊…


IS:「這一次、輪到我們,來解救或人社長了!


或人:「真是美妙的微笑啊~


或人:「…微笑!!

住田微笑:「或人社長…!


或人:「還有昴你也是…。對我而言,也就跟 "真正的家人" 沒有兩樣啊…


宇宙野郎  昴:「或人社長…!


或人:「真是謝謝你保護大家了!


MAMORU:「或人社長…!


一貫握郎:「社長…!


最強匠親方:「社長…!


弁護士備後:「或人社長…!


祭田-Z 5號:「社長…!

Okureru:「或人社長…!

緣結速配:「或人社長…!

Dr. Omigoto:「或人社長…!

『或人社長…!或人社長…!或人社長…!』

IS:「或人社長…!


或人:「就是IS妳、把所有跟我接觸過的『人型機』們,
將它們的『意念』進行了『數據化』…

IS:「……………!!

『Secretary : IS』


宇宙野郎 昴:「
……………!!

『Astronaut:Uchuyaro Subaru』


最強匠親方:「
……………!!

『Carpenter:Saikyo Takumi Oyakata』


Dr. Omigoto:「
……………!!

『Doctor:Dr. Omigoto』


住田微笑:「
……………!!

『Realtor:Sumida Smile』


MAMORU:「
……………!!

『Security guard:MAMORU』


弁護士備後:「
……………!!

『Lawyer: Bengoshi Bingo』


一貫握郎:「
……………!!

『Sushi Chef:Ikkan Nigiro』


Okureru:「
……………!!

『Postman:Okureru 』


松田演二:「
……………!!

『Actor:Matsuda Enji 』


G-Pen:「
……………!!

『Cartoonist:G-Pen 』


祭田-Z 5號:「
……………!!

『Festival Entertainer:Matsurida Z 』


或人:「呃呃…唔……唔唔!…呼…呼……啊啊?!


或人:「就這樣才終於完成了,能夠與『Ark』的惡意加以
對抗的,
集合了『善意』的數據資料而成的終極武器!


『Changing to Lethal Weapon!Prog-Rise Hopper Blade!』


IS:「那就是、『Prog-Rise Hopper Blade(程式昇華 蝗蟲劍)』!
是由相信著或人社長的各位『人型機』們,他們『善意』的數據資料,所打造而成的。


Zero-One:「唔唔…呵…這是大家的…?! …謝謝你們!


Zero-One:「能夠阻止你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我!

IS:「………………!!

……
…所以說、有不少部份的設定其實在中期之後都變得挺「曖昧」的不是嗎?!
像是「IS」的資料到底能不能進行「備份」,
以及跟「飛電金屬」的相關由來部份在電視本篇裡頭也完全沒有提及過…

或人:「因為獲得了『Prog-Rise Hopper Blade(程式昇華 蝗蟲劍)』的力量,
我也終於能夠自由地控制『金屬簇蝗蟲(Metal Cluster Hopper)』了!


Zero-One:「喝!

Thouser:「…唔?!!


Zero-One:「…喝啊啊!

Thouser:「…呃啊啊!


IS(?):「…『善意』?! 我完全不能理解。

Zero-One:「…喝啊!

Thouser:「…唔呃啊啊!


或人:「如果是平常的妳,應該是能夠理解的才對啊…

Zero-One:「不過…!這是如果只靠我一個人的力量…所絕對辦不到的!

『Docking Rise(結合昇華)!』

或人:「聽好囉?! 只要人類跟『人型機』彼此攜手合作的話,
不管是遇上任何困難都能夠挺身面對!



Zero-One:「而是因為我相信著『人型機』…才能夠達成的!

『Ultimate Rise(終極昇華)!』


或人:「那種困難事也好!這種困難事也罷!任何多麼苦難的困難事也是!

Zero-One:「喝!喝啊啊…!

『Ultimate Strash(終極斬)!』

或人:「好~!如果沒有Aruto~~的話!


IS(?):「完全『零分』。

Zero-One:「…喝啊啊!

Thouser:「唔呃呃…!


Zero-One:「喝…!喝啊!

Thouser:「…呃啊啊!

或人:「…呃啊!好過份…我感覺自己的胸口被 "噗滋" 地捅了一刀啊!


Zero-One:「喝啊啊…!喝啊!

『Ultimate Strash(終極斬)!』

……
…老實說、那個「冷笑話」設定…有些時候會突然讓人有種「ウザい」的感覺呢…
雖說為了男主角添加「個人特色」,想必大森P也是想破腦袋了就是…
而且認真講起來,個人覺得「飛電或人」已經比上代的「常磐莊吾」要好上很多了…(認真)

或人:「…『職場5回合勝負』、第四回合戰的『消防員 對決』,
最後是超越了勝負的藩籬,由身為『ZAIA』代表的人類消防員,
與『人型機』的消防員一起,互相合作協力來拯救了許多人的性命喔!

穗村:「能夠同時保住自己一命的、才是一名合格的『消防員』!

119之助:「而『拯救生命』!就是我…身為『消防員』的『工作』!

穗村「………………!!

119之助:「唔唔…喝啊啊!唔唔…!


119之助:「請您繼續前進吧!

穗村:「………………!!

119之助:「別猶豫、快啊!!


穗村:「雖然一開始我也覺得它們不值得信任。可是、本身並沒有『生命』的『119之助』…
它卻真正地理解了、何謂『拯救生命』的意義!

或人:「………………!!


穗村:「唔…他毫無疑問地、是一名真正的『消防員』!

或人:「因為那位消防員先生最後認同了『人型機』的存在價值,
所以是由我們獲得了『逆轉勝利』!



或人:「怎麼樣?! 有稍微讓妳明白一點…所謂的『善意』到底是什麼了嗎??

IS(?):「不、事實上,真正已經『讀取學習』的事情,我早就已經『學習』完畢了~

或人:「嗯?! 這句話的意思是指…妳已經明白了嗎??!

唯阿:「社長、穗村隊長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

垓:「我並沒有問妳的意見!


或人:「在那之後,為了詢問大眾對於『人型機自治都市 計畫草案』贊成與否,
而決定要舉辦的『居民投票』。



或人:「如果是由『ZAIA』獲得過半的票數,那麼『飛電』的收購…
也將會因此成為定局。


由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所以說、這名貪贓枉法的議員…真的不用受到「報應」嗎?!
製作人大人…這是好孩子的「英雄節目」對吧?!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安生:「…分別由『贊成派』與『反對派』所進行的『街頭演說』,也馬上就要開始。

或人:「因此、最後的勝負比賽,也就決定是『演說對決』了。


或人:「那這下子『演說對決』要怎麼辦啊?!!

MC CHE.CK-IT-OUT:「YO~YO~YO~!社長!您說要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的YO~?!!

或人:「咦咦…?! 歹勢唷…你誰啊?!

MC CHE.CK-IT-OUT:「我就是~『MC CHE.CK-IT-OUT』!
是『饒舌歌手型 人型機』啦YO~!


MC CHE.CK-IT-OUT:「~『人類』與『人型機』是一生的好夥伴~!
現在就讓我~將這個理由~來好好地說明給你們聽啊~!

伴遊女郎 人型機:「………………!!

伴遊女郎 人型機:「………………!!


MC CHE.CK-IT-OUT:「~在生活上受到『人型機』支援的各位民眾們~!
只要~知道了這一點~明天起你的人生也會開始改變~!


IS(?):「關於這架『人型機』的事情,我倒是記得很清楚。

或人:「咦?! 這話怎麼說?!

MC CHE.CK-IT-OUT:「Foo~!C'mon! C'mon! Put your hands up!Yeah~!Yeah!

IS(?):「因為『饒舌對決』…非常容易凝聚起『惡意』啊~


或人:「說的沒錯,『MC CHE.CK-IT-OUT』也是因此而再也不願意相信人類,
甚至進而發生了暴走…


……
…算起來、如果要把在「職場5回合勝負」期間,登場過的「人型機」們做個綜合評比,
性能最優秀的反而是與比賽完全無關的「緣結速配」、其次應該就是「119之助」,

「弁護士 備後」分析能力雖然一流,但他在遇上「法庭之外」的狀況時,
卻顯得近乎完全沒有「應對能力」,
人家叫他「去死」、他就害怕到幾乎發生暴走,
完全沒有堂堂「大律師」的穩重,

「一輪咲世」雖然善良可親,但發現對手作弊的情事之後,
就氣憤到認為對手的作品看起來醜惡無比,這表示她太過容易受到外來的影響,

「住田微笑」雖然能夠真心為他人著想,
但在遇上對手以完全不合理的方式來搞破壞,甚至面對霸凌行為也絲毫不抵抗,
個性顯得太過軟弱了一點,明明機器人的身體能力應該遠在人類之上的…,

而各方面來說,都差勁到甚至會讓人認為…完全不應該再次重新進行生產的型號,
當然就是那架『饒舌歌手型 人型機』的『MC CHE.CK-IT-OUT』了…

當初官方居然在播出那種劇情之後,還開始販賣它的專屬週邊商品…
仔細想想、到底該說是「膽氣」真大,還是該說他們真的想把觀眾當成 "盤子" 呢…(喂)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PS-01)(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PS-02)(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