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5/21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PS-01)(上)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プレジデント・スペシャルPART.01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或人:「啊啊…?! 啊…啊啊…發生……什麼事了…?!!

IS(?):「或~人~社長~

『茲…嘟嘟…茲茲茲…』

或人:「……IS…??!


IS(?):「………………!!

或人:「咦咦…?!!


或人:「剛剛那是什麼?!

IS(?):「看起來~好像是發生 "故障" 囉~

『茲…嘟嘟…茲茲茲…』

IS(?):「…似乎是這樣子呢。

『茲…嘟嘟…茲茲茲…』

IS(?):「所有與『Zero-One』相關的數據全部都~ "完全消滅" 囉~
…目前的情況應該是如此。



或人:「咦?! 這下糟糕了!…『雷』的數據資料已經被搶走了,
所以現在、『滅亡迅雷』隨時都有可能會完全復活啊!


『茲…茲茲茲…』

IS(?):「事情才沒有那麼那麼簡單勒! ……的樣子。
就連『惡意的人工智慧』、也就是『Ark』本身,也可能會復活! …有可能會演變成這樣。


滅:「………………!!

亡:「
………………!!

迅:「
………………!!

雷:「
………………!!


IS(?):「所以你得要儘可能地,快一點將『Zero-One』至今為止的『戰鬥資料』,
讓我進行『讀取學習』才可以知不知道~ ……是也。


或人:「… "是也" ?!! 我明白了,就讓我把『Zero-One』至今為止的一切事蹟,
全部說出來…讓IS妳的 "視野" 變得開闊吧 "是也" ~! 來~!如果沒有Aruto…的話~!


……
…關於翻譯的部份,大家應該都有注意到的是,
伊豆小姐在這裡是將「敬語」跟「タメ口(平輩用語)」混合著使用,
有些時候甚至還對身為社長的或人用上了「命令形」…

但因為中文裡頭在這方面其實並沒有非常明顯的區分,
所以翻譯上、個人也只能夠盡量以用字遣詞來做到「口氣上」的不同,
總不能因為這樣、就突然讓她講話變成「白話文」跟「文言文」混雜對吧?!
個人也沒那個本事把日文的台詞翻譯成什麼「之乎者也」之類的就是了…

至於能不能夠有足夠貼近原文的感覺,
這部份只能夠說受限於站長個人的能力不足,實在是無可奈何了…

或人:「這裡就是,由我的爺爺一手建立起來的『AI科技企業』-
『飛電智能技術公司(Intelligence)』。



或人:「是一家專門開發與生產,能夠在各方面輔助人們各項工作的,
『人工智慧搭載 機器人』-『人型機(Huma-Gear)』的公司。


IS(?):「原來如此~ 而我就是『秘書型 人型機』啦, ……您的意思是這樣對吧。

或人:「就是這樣沒錯喔,但是、爺爺他…


主播 人型機:「關於『飛電智能技術公司』的創辦人、飛電是之助 董事長先生的告別式,
將在今天早上舉行…


『告別式預計將會有1000人悲傷地送他最後一程。』


IS(?):「…『飛電是之助』他過世了…原來如此,所以這就是一切事情的開端是嗎…

或人:「唔嗯?! 妳還記得爺爺的事情啊?! IS…

IS(?):「那還用問嗎~ ……您說的一點也沒錯。他可是讓我得以誕生的…『父親』啊!


是之助:「一起來、展翅翱翔吧!朝著夢想前進!

……
…如果「飛電是之助」算是IS的「父親」,
那麼也就是算起來、其實或人在輩分上得叫IS一聲姑姑呢…(啥?!)

或人:「原本身為超賣座搞笑藝人的我~

……
…居然趁著人家失憶的時候打算竄改事實了!

或人:「…因為爺爺留下的遺言,突然被要求得要前往公司一趟,
而那個時候出現在我面前的…就是妳喔,IS。


IS:「物體識別成功。飛電或人、22歲。

或人:「……………??!

IS:「現在、自稱是『爆笑的獨立搞笑藝人(ピン芸人)』,
以一名毫不賣座的搞笑藝人-『Aruto』的身份,進行演藝事業當中。


或人:「才不是『毫不賣座的搞笑藝人』!而是『爆笑的…』…

IS(?):「那種事情不重要啦~ 還不快點開始講『Zero-One』的事情!……請您開始吧。

或人:「唔呃呃…說的也是!

……
…所謂的「ピン芸人」、在日文裡頭指的是「沒有他人搭檔,單獨進行活動的搞笑藝人」,
這部份個人在原本第一集的翻譯裡頭其實是搞錯了的,在這裡進行改正。

或人:「爺爺他、為了事先替未來有一天
終將會發生的『人型機 暴走』情況做準備,
所以留下了『Zero-One 驅動器』跟『程式昇華金鑰』這兩項東西。



福添:「…『而擁有其使用權限的,只有身為本公司的社長一人』。
…『為此、我將在此任命第二代社長為…身為我孫子的飛電或人』……?!!!


或人:「我…???!


或人:「不過那個時候,因為我還沒有辦法真正地捨棄成為『搞笑藝人』的夢想…

IS(?):「也~就~是~說~ 以社長過世這件事情為契機~
『滅亡迅雷.net』也正式開始活動了對吧~ ……您的意思是這樣沒錯吧??


或人:「…IS?! 妳真的有在好好聽我講話嗎?!
是說、關於『滅亡迅雷.net』資料,也還保留著就對了…??


IS(?):「看~起~來~你好像說對了呢~! ……應該是這個樣子沒有錯。


滅:「…現在開始著手實行『魔人機(MAGiA) 作戰計畫』。

迅:「呵呵…那是什麼啊?! 要怎麼開始啊?!

滅:「要利用『人型機』的…『奇異點(Singularity)』。


滅:「現在…讓人類毀滅的時刻已經正式到來了!

……
…話說回來、身為「飛電家」唯一後嗣的或人,為什麼會沒有出席爺爺的葬禮,
以及身為一路走來都陪在飛電是之助身邊,
甚至明白「破曉事件」內情不單純的副社長福添,竟然會不知道老社長還有個孫子…
這兩個甚至足以動搖到基本世界觀的疑點,也已經完全不打算要進行解釋就對了…

雖然個人認為實情可能其實只是,
主編在一開始可能根本就沒有對這方面進行太過詳細的設定就是了…

「突如其來的孫子接掌了一家大型企業」,「不賣座的搞笑藝人變成了社長」…等等,
這種根本就跟「轉生異世界」的題材相差不遠,彷彿在中二輕小說才會冒出來的設定,
但為了營造這部戲一開場的「衝擊力道」,卻又不得不選擇比較「背離常理」的模式,
簡單來說,也就是為了營造「戲劇性」也只好犧牲掉絕大部分的「合理性」這回事了…

畢竟先讓觀眾們能夠記住這部戲在演什麼,才是開播初期的重點嘛…

IS(?):「…『滅亡迅雷.net』他們,利用『滅絕昇華器』的力量來讓『人型機』發生暴走,
並開始襲擊人類呢~ …情況就是這樣。


或人:「應該說…這部分妳記得的還真清楚呢、IS。


迅:「你已經是我的朋友了。去破壞掉這個地方吧。

腹筋崩壞太郎:「我的工作是…逗人類發笑…

觀眾:「咦咦?! 怎麼回事啊…?!

『嘰~滋滋滋!』

觀眾:「咦咦?! 好恐怖喔…!

腹筋崩壞太郎:「…是讓人類滅亡!

『Berotha(刺蛉)!』


或人:「居然讓爆笑程度只比我還差那麼一點點的『腹筋崩壞太郎』發生暴走
…真是不可原諒!

『滅絕 Rise!』

腹筋崩壞太郎:「吼吼吼啊啊啊…!

IS(?):「就是要在那些人類們感到開心的時候,發動襲擊才會有意義啊~!
這樣一來人類的『負面情感』…才會因此而轉變成『惡意』啊~!



或人:「咦…?!  IS…??!

IS(?):「啊、不是啦~ 是因此而產生改變。…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或人:「不對、才不是『語氣』這方面的問題啦!我總覺得…妳好像哪裡怪怪的耶?! IS…

根津:「啊…啊啊……我的遊樂園啊…

或人:「呃…呃……


根津:「大家都因為笑得很開心,而感到非常幸福的樣子呢。
建立一座像這樣充滿歡樂的遊樂園,正是我的夢想啊!


或人:「…呃……


或人:「對了、IS。我第一次變身成為『Zero-One』那時候的事情,
妳也全都不記得了嗎?!

IS(?):「…我的『記憶體』沒有那種東西~

或人:「就是IS妳,把『Zero-One驅動器』帶過來給我的喔。

刺蛉 魔人機:「吼…!

或人:「經理!喝啊…!

刺蛉 魔人機:「唔?! 吼…!

或人:「呃啊!呃啊……

IS:「或人少爺!


根津:「我的…夢想啊…

刺蛉 魔人機:「吼…!

根津:「呃啊!呃呃…呃呃…呃啊啊…

刺蛉 魔人機:「人類看見夢想實現的未來…已經不會到來了!哈哈哈…!

或人:「啊啊…!

刺蛉 魔人機:「哈哈哈…!

其雄:「………………!!


刺蛉 魔人機:「
哈哈哈…!

幼年或人:「
………………!!


刺蛉 魔人機:「
哈哈哈…!

根津:「呃呃…

或人:「不准笑…!

刺蛉 魔人機:「哈哈…唔…?!

或人:「像你這種什麼都不瞭解的傢伙…沒資格嘲笑別人的夢想!


或人:「那個時候、我回想起了,我的『夢想』就是…讓已經過世的『人型機 父親』,
能夠真正地打從心底笑出來!


幼年或人:「我絕對要讓爸爸你、真正的笑出來!啊噗噗~!

『轟隆!』

其雄:「或人…!


幼年或人:「啊啊…!爸爸…!

其雄:「…或人……朝著夢想…翱翔吧…!


幼年或人:「爸爸…!嗚嗚…欸…爸爸…!…嗚嗚…爸爸…!

……
…這種為了強調男主角「背負沈重過去」的場景,
就跟當年「OOO」的映司只要隨便在路邊看到蘿莉,
就會不斷地回想起那個被飛彈轟炸的小女孩一樣,
實在應該來數一數,看看誰被拖出來鞭屍的次數比較多啊…(喂)

刺蛉 魔人機:「我當然瞭解!

『嗶嗶!』

刺蛉 魔人機:「所謂『夢想』、就是表示將來的『目標』或者『希望』,
也就是表達自身想要達成的『願望』的一句話…


或人:「人們所懷抱的夢想啊…!才不是那種靠著『檢索』就能輕易讀懂,
那麼單純的東西啦!


或人:「欸!只要有那個『驅動器』的話…就能夠有辦法對付那傢伙對吧?!

IS:「是的。但這是只有成為本公司社長的人,才能夠擁有『權限』來進行使用…

或人:「別說那麼多!把東西給我!

IS:「僅遵您的吩咐,或人少爺。


或人:「…『讀取學習』、結束!

刺蛉 魔人機:「吼啊…!

或人:「……………!!

『Jump!』


或人:「
……………!!

『Authorize(授權)!』

ZEA:「
……………!!


刺蛉 魔人機:「吼啊…!

『鏘!』

或人:「
……………!!

刺蛉 魔人機:「啊啊?!!

根津:「啊啊…?!

或人:「因為守護人們的『夢想』與『笑容』、就是『飛電智能』的理念,
而我的『夢想』其實也是一樣的!我在那個時候才終於察覺到了這一點,
所以我…選擇成為了『假面騎士 Zero-One』!



或人:「變身!

『Prog-Rise(程式昇華)!』『飛躍而上的Rise!Rising Hopper!』


『A jump to the sky turns to a Rider-Kick!』

刺蛉 魔人機:「你是…什麼鬼東西?!!

Zero-One:「…『Zero-One』!那就是我的名字!


刺蛉 魔人機:「吼啊…!

Zero-One:「喲…!


Zero-One:「喝…!


Zero-One:「…喝!

IS(?):「原來如此啊~


IS(?):「有關『Zero-One』的『Rising Hopper(飛躍蝗蟲)』的資料,
已經完全讀取學習到囉~ ……多謝您的解說。


或人:「很好喔~IS!


或人:「一切都是從這裡開始的,我以身為『社長』的身份,
除了要親眼守護著『人型機』之外。

Zero-One:「…喝!

強齒袋鼠 魔人機:「吼…!

或人:「…更以作為『Zero-One』的身份,身體力行地保護著它們,
不受到『滅亡迅雷.net』的威脅!



Zero-One:「…喝!

強齒袋鼠 魔人機:「…呃啊啊!

或人:「就這樣經歷著…日復一日的戰鬥!


Zero-One:「喝…!

強齒袋鼠 魔人機:「…哇啊!


Zero-One:「…喝!

強齒袋鼠 魔人機:「…呃啊!

Zero-One:「…能夠阻止你的人就只有一個…嗚…那就是我!


……
…然後作法是把所有遭受到「系統入侵」的「人型機」全都打個稀巴爛,
這就是所謂的「殺生慈悲」嗎?! 還真是偉大呢…(遠目)

不對、大森P跟高橋主編當初肯定沒想那麼多吧…

因為同樣都是遭到「系統入侵」,或人對上那些無辜受到牽連,
被變成「戰鬥員 魔人機」的「人型機」們,下手就從來都沒有猶豫過呢…
啊啊、也對啦,畢竟是「雜魚無人權」對吧…(啥?!)

至於有些時候打到一半,會突然冒出來的超爛冷笑話跟戲謔態度就更是不在話下了…

Zero-One:「…那就是我!


Zero-One:「…喝啊!

新箭石 魔人機:「…呃啊!

……
…當時這集的客演主角
因為是「一貫握郎」的關係,所以被變成「魔人機」的那位,
同樣有到達「奇異點」的「理髮師型 人型機」,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相關消息了呢…

換句話說,只要是或人沒有親眼看見、或者親身經歷到的事情,
其實他根本就不關心「其他人型機」究竟是死是活對吧?!
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在「守護」他們勒…

『Prog-Rise(程式昇華)!』

Zero-One:「………………!!

『Fly to the Sky!Flying Falcon!』


『Spread your wings and prepare for a force!』

Zero-One:「飛起來了~!


爪蝠 魔人機:「吼…!

Zero-One:「喝!…喝!


IS(?):「或人社長~ 那些存在著許多不同種類的『程式昇華金鑰』,
到底都是些什麼玩意兒啊??! ……是否能夠讓我向您請教呢??


爪蝠 魔人機:「呃…!吼!

Zero-One:「唔…啊啊?! 唔唔…給我站住啊啊啊!


IS:「祝您飛行順利,社長。


或人:「只要使用這些『金鑰』的話,就能夠針對不同『魔人機』的特性,
來轉換成最為合適的戰鬥型態。這部份每次都是由IS妳,負責幫我進行準備的喔~



Zero-One:「……………!!

IS(?):「…我的『記憶體』沒有那種東西~


……
…硬要說的話,相較於「滅亡迅雷」的變身像是跟「Rider Model」融為一體,
「Zero-One」的變身根本就是在獵奇啊…

Zero-One:「哼嗯~~ 喝!…喝啊!

『轟~」

Vulcan:「唔唔…!

卷貝 魔人機:「…呃啊啊!呃啊啊!

Vulcan:「喔喔~烤熟它!


卷貝 魔人機:「呃啊啊…!

Vulcan:「烤熟一點~!烤熟一點~!


或人:「對付 "貝" 類的『魔人機』,就是讓它 "被" 火烤到受不了為止啦~!

IS(?):「現在這句是…什麼鬼??!


或人:「咦咦…?! 那是…一種叫做『雙關語(ダジャレ)』的、傳統形式的笑話藝術,
利用發音類似的字句來做出聯想,就是最有趣的部份~!


Zero-One:「喝!喝…!嘿咻!

卷貝 魔人機:「呃啊!呃!…呃啊!

『咔鏘!』

或人:「…是說、不要讓我來解釋這個啦!


Zero-One:「喝…!

『咻~噠!』

超一郎:「……………!!

IS:「………………

唯阿:「
……………!!


Zero-One:「…G-Pen、能夠阻止你的人…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我!

『咚!』


或人:「足以打倒『魔人機』的北極熊之力…簡直像 "魔" 法超 "人" 一樣~!

IS(?):「煩 "人" 又 "機" 車的…零分。

或人:「…IS
好…好冷酷喔…!


『Freezing Impact!』

Zero-One:「喝啊…!喝啊!

IS(?):「就像『冰凍巨熊(Freezing Bear)』那樣冷嗎~?!

或人:「…呃唔…這個還挺有趣的啦…

猛獁象 魔人機:「…呃啊啊啊!


『Prog-Rise(程式昇華)!』

或人:「藉著『猛瑪象』的力量~ "咆嗷" 地一聲~將敵人壓扁~!

IS(?):「…"咆嗷" 地一聲是用來指『大象』的叫聲,根本不能算是笑話段子。

Zero-One:「唔喔喔~好大喔!哈哈…!


或人:「等等…IS!不要隨便就拆掉我的笑話啦!妳要像平常的IS那樣、冷靜地進行解說啊~

IS(?):「那還真是歹勢囉~ ……請您諒解。


IS(?):「看來我果然是故障了呢~

Zero-One:「…『飛電』的機械是…為了人們而存在的!

『Breaking Impact!』


滅:「…Zere-one,看來你對我們而言果然是… "計算之外" 的存在!

IS(?):「…與『Breaking Mammoth(破壞猛瑪象)』相關的『Zero-One』資料,
讀取學習完畢~! ……謝謝您的解說。

……
…滅爸爸、砂川同學的眉毛一開始也有染成金色的呢…

其實從最初的幾集來看,或許製作人大人跟主編大人原本應該是沒有打算…
要將「人型機」放在「會過於被觀眾同情」的地位對吧?!
因為他們原本是用來擔任歷代當中「怪人」位置的腳色嘛

得要讓觀眾第一眼就能明白他們的「存在」就是為了被英雄踢爆的這項事實
所以「刺蛉 魔人機」才會冒出「人類已經看不見可以歡笑的未來」這種,
跟「腹筋崩壞太郎」的「本職」幾乎完全相反「邪惡感」滿點的一句話,

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原本的或人搞不好
或許也沒有要設定地那麼樣…呃…「濫情」。
所以劇情初期他在對上「魔人機」的時候,
才會沒有過多的猶豫,只差沒有展現出除之而後快的態度…

初期的那句「人型機是夢想中的機械」完全就是證明了
或人原本並沒有將「人型機」視同「能獨立思考」的個體
「人型機」的存在價值就只是為了成就「人類」的夢想而已

如果他真的打從一開始、就那麼重視「人型機」們的「自身感受」,
甚至將「人型機」看作有如家人血緣一般的存在
那麼即便IS告訴他被入侵了系統的「人型機」只能夠破壞掉,
他也應該會戰鬥地很痛苦才對…

因為初期的設定上「人型機」的「記憶」可是沒有辦法進行繼承的
所謂的「進行破壞」其實就等於是「殺死」的同義詞,
所以當「Zero-One」每打爆一架「魔人機」,不就也等於是或人親手葬送掉一名家人嗎??!
那麼或人早就應該會因為這樣而精神崩潰甚至發瘋了才對

而原本在初期看似並沒有刻意強調的這一部分
卻在「滅亡迅雷篇」結束,進入直腸…呃、不是,「職場5回合勝負」之後,
開始「過度且刻意地被放大」了…

綜合下來、或人對於「人型機」的「情感」被加強了…
而「人型機」在達到「奇異點」之前的「過於人性化的一面」也被調低修正了…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當然另一個主要原因,很明顯就是高橋主編為了硬捧45趴這個新角色,
所以只好把第一男主角「軟弱的一面」給大幅度增加…

用更加簡單一點的方式來說、就是為了顯得45趴這角色有多麼樣地「計謀深遠」,
只好把其他角色的智商都先對半砍再說,但結果卻是失敗中的失敗…

滅:「……………!!

迅:「呃啊!呃…呃……!

IS(?):「那個時候,『滅亡迅雷.net』也藉由『Force-Riser(力量昇華器)』,
來讓自己得以變身成『假面騎士』,並開始行動了~!



迅:「呃…呃……!

滅:「
……………!!


迅:「…已經與…『滅亡迅雷.net』…進行…連…線…!


『Wing!』

或人:「果然有哪裡怪怪的呢~!IS…妳真的是 "故障" 了嗎?!
雖說口氣是變得很差啦…但對於『滅亡迅雷.net』的相關資料,倒是記得一清二楚呢~」

迅:「…呃…呃…!變…身…!

『Force-Rise(力量昇華)!』


迅:「…呃啊啊…呃呃……吼啊啊啊!…吼啊啊!

『Flying Falcon!』


『Break Down!』

JIN:「吼啊啊…!喝…!喝!

Zero-One:「…呃啊啊!


Valkyrie:「…『滅亡迅雷』的人變身成為『假面騎士』了!我們同時進行攻擊來解決它!


或人:「因為…!當時『迅』會突然進行變身,這件事情就連『A.I.M.S.』那方面…
都完全沒有預料到才對啊?!


Valkyrie:「…喝啊!

Vulcan:「
…喝啊!

JIN:「唔…!喝!


Vulcan:「呃…!啊啊?!

Zero-One:「啊啊…!

JIN:「哈哈哈…!

IS(?):「那次是因為『滅』突然出手干預的關係啊~


IS(?):「…『滅』他是因為
,12年前誕生的那個混蛋『假面騎士』…由於這樣的緣故。
導致『衛星 Ark』墜落之後,『滅』才因此發生了改變,
決定要代替『Ark』來實行她的『意志』~


或人:「而他的目標就是…『消滅人類』對嗎?!

滅:「今天乃是…正式掀起『革命』之日!


滅:「未來在歷史上將會刻劃的是…我等『滅亡迅雷.net』的勝利!

Valkyrie:「那個是…!

Vulcan:「唔唔…!


『Force-Riser!』

滅:「……………!!

『Poison!』


滅:「變身!

JIN:「哇啊~~ 是蠍子耶!哈哈~~!

『Force-Rise(力量昇華)!』『Sting Scorpion(刺針毒蠍)~!』

JIN:「啊!刺下去了!


JIN:「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唔喔喔~!

『Break Down!』

JIN:「哇~!哈哈…好帥喔!呵呵…

Horobi:「……………!!


ulcan:「喝啊啊啊…!

Horobi:「哼!


Vulcan:「…喝啊!

Horobi:「……………!!

Vulcan:「唔呃!


Vulcan:「喝啊!呼…呼…

Valkyrie:「不破!冷靜下來!


『砰!』

Valkyrie:「唔呃!呃…!


JIN:「妳的對手…是我才對喔~!


『Sting Dystopia!』

Horobi:「………………!!


Vulcan:「呃呃…呃…!

Zero-One:「不要啊啊啊!

或人:「在『滅』那份強悍的力量面前,就連『假面騎士 Vulcan』也被打倒了…!

Horobi:「喝啊啊…!


Horobi:「喝!

Vulcan:「…唔呃!

『煉獄滅殲!』


Horobi:「哼…!

Vulcan:「唔呃呃…!呃呃…呃啊啊…!

『轟!』

Horobi:「……………!!

Vulcan:「唔呃呃…呃…

『Sting Dystopia!』

……
…其實個人還挺懷念這個時期,個性還是5歲兒童的「迅」呢…

IS(?):「而就在『不破諫』因為這場戰鬥受到了重傷,被送進醫院的那個時候~

或人:「…怎麼樣了??!

IS(?):「…『亡』的數據資料被移植進了『不破諫』的腦袋裡頭~!…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呢。


或人:「咦咦?! 為什麼妳會知道這種事情啊?!

諫:「…………………

……
…就某方面而言,把關於「亡」的伏筆安排成這樣…仔細想想其實並不是那麼恰當對吧?!

當時、所有的觀眾都因為「好棒棒醫生」成功抵擋了「系統入侵」,
被他那份堅守自身工作崗位強大毅力所感動,
這也讓不破因為「救命之恩」、而對於「人型機」的態度因此開始出現轉變,
也就是觀眾開始看見第二男主角的「精神層面」有所成長,

但事實卻是、45趴暗中下令將「亡」的意識移植進不破的腦袋,
這件事情其實連唯阿也不知道對吧?!
也就是說…「好棒棒醫生」很有可能根本不是「自己成功壓制住暴走」,
而是45趴在背後操控了一切…

就像觀眾們以為「宇宙野郎 雷電」能靠自身的精神力來抵擋「系統入侵」,
但其實一切都只是一場「早已設下的局」…

從「虛假的記憶」到「意識移植」…直到「亡」被正式解放之後,
又只用了「不破諫真正的人生其實平凡又無趣」這種可有可無的幾句話,
把關於不破這個角色的伏線完全收拾地一乾二淨…

換句話說,這樣的安排…讓30幾集下來,所有關於「不破諫」這個角色的「一切」,
就某個層面來說全都變成了「毫無意義」…

如果這項伏筆是打從一開始就決定好的,
包括中間浪費了2個多月來搞那種爛到有勝的直腸…呃、不是,「職場勝負」劇情,
一切的一切全都
是為了要推銷45趴這個角色…
那也就是說、當初大森P跟高橋主編到底是有多麼樣地
想要再來一次「造神運動」啊…??!

製作人大人啊…「挑戰觀眾的忍耐極限」這種事情真的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玩啊…
小心總有一天會玩火自焚啊…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35)(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PS-01)(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