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4/29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33)(上)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33話
夢がソンナに大事なのか?
(ゆめがソンナにだいじなのか?)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或人:「不破先生,辛苦你了。

諫:「別會錯意了,我只是因為它是被『非法拋棄』的,所以才幫忙進行『回收』的。

或人:「嗯,不過我還是希望…能夠盡可能地將『人型機』們回收,並想辦法救助它們。


……
…283的意思是說、他並不是在救助「人型機」,
只是不想要看到路邊有被人「非法拋棄」的「人型機」…
果然「傲嬌」也是第二男主角必備的角色特質呢…(啥?!)

『嗶!嗶!嗶!』

IS:「………………!!


IS:「這一架是、能夠配合選手所設定的『目標』,
進行『1對1』的『指導訓練(coaching)』,『網球教練型 人型機』-『Love-Chan』。


或人:「…『Love-Chan』~ 呵…

『嗶!嗶!』

IS:「當時契約的『契約人』是,身為母親的『梅丘和子』女士。
而實際的『使用者』則是她的兒子,目前國中三年級的『圭太』同學。


……
…說到「ラブチャン」這個名字…不對、應該說因為這個角色身上相關的梗實在太多了,
所以得要一個一個解釋清楚才行…

雖然就算沒有特別解釋,對於觀看這部戲也沒有影響啦…
但站長這個人就是這種鑽牛角尖的個性嘛…
各位就當成是一點除了戲劇本身以外的「豆知識」來輕鬆看待就好…

首先是、這次飾演「Love-Chan」的「佳久 創(かく そう)」先生,
除了他本身也是職業橄欖球(Rugby)選手出身之外,
他的父親更是知名棒球選手的「郭源治」先生,

然後、名字的「ラブチャン」,劇中的拼寫是「Love-Chan」,
以中文來說、如果要直接從字面翻譯過來的話就會變成「小愛」,
然後叫得油膩一點就會變成「小愛愛」,呃、不是啦…

這裡的「Love(ラブ)」、其實指得並不是英文的「愛(love)」的意思,
是來自「網球」比賽在得分是「零分(zero)」時,會使用「love」這種說法。

而這裡的「love」是源自於法文的「L'œuf」這個字,
「œuf」在法文裡頭是「蛋」的意思,加上「定冠詞」的「le」之後,
「L'œuf」如果直接就字面來翻成英文的話、就是「The egg」的意思,

也因為唸起來的發音就跟英文的「love」幾乎一模一樣,
所以現在「網球的術語」裡頭,就直接用「love」這個字來代稱「零分」,
據說起源是因為蛋的形狀很像數字的「0」、所以才會使用「L'œuf」這個字。

再來是「チャン」、是來自於史上最有名的華裔網球選手之一,「張德培(Michael Chang)」,
雖然「張」的拼音一般會寫成「Chang」,但在日文裡頭也一樣是唸作「チャン」。

最後是那一身紅的打扮以及股「熱血過頭」的個性,
讓很多的日本網友馬上就會聯想到了「松岡修造」先生,

松岡先生現在除了是知名藝人的身份之外,
其實本身也曾經是成績相當優異的「網球選手」出身,
就連現在日本最知名網球選手之一的「錦織圭」選手,幼時都曾經接受過他的指導,
而上面提到的「張德培」先生,也從2014年開始正式成為錦織選手的教練,

對這部份有詳細興趣的人,只要用關鍵字去搜尋一下就能夠非常明白了…

簡單總結來說,「ラブチャン」這個角色不僅是集合了三大「網球」名將於一身,
更是融合職業「橄欖球」選手跟「棒球」選手基因的超級綜合體!
咦咦?! 怎麼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唔、算了。

或人:「………………!!

『Tennis Coach:Love-Chan』


『嗶嗶嗶…!』

Love-Chan:「圭太!再來、正手拍(fore)!

或人:「………………??!

IS:「…………………


Love-Chan:「…咦、啊勒?! …唔哇啊啊?!!

或人:「哇啊啊…等…等…等等……你沒事吧?!

Love-Chan:「啊啊…或人社長!


Love-Chan:「初次見面!

或人:「喔喔…?!  啊啊…

Love-Chan:「…這裡是?!

或人:「…『Love-Chan』、雖然跟你提這個有點不太好…

Love-Chan:「………………??!

或人:「但其實你、被人給『非法拋棄』了。

Love-Chan:「…『非法拋棄』?!!  啊啊…受到『網球』所眷愛的男人、『Love-Chan』!

或人:「唔喔喔…!


Love-Chan:「為什麼我竟然會遭遇到如此不公正(Unfair)的對待呢?!

或人:「不是啦…

Love-Chan:「難道說、是圭太他把我…?!! 不會、不可能的!
因為我的『夢想』是…讓圭太成為『職業網球選手』啊!


或人:「嗯…那真是一份了不起的『夢想』呢。

諫:「那麼是誰把它扔掉的呢…?!會是身為『契約人』的母親嗎?!

或人:「唔…真是個『謎』啊…!明明是『網球』~!卻網羅住了一大球的謎!

諫:「啊啊?! 唔…!


或人:「好~!如果沒有Aruto~~~的話!

Love-Chan:「喝!


或人:「哇啊啊!

IS:「………………!!

諫:「噗噗…!


或人:「…哇…??! …好險啊……

諫:「…呼…呼……

……
…漂亮的「反手截擊」!或人如果將來有一天終於發現283是自己失散多年的知音…
呃、不是,是自己的「隱藏版超級粉絲」的話,
到時真的應該特地為他舉辦一個3小時不中斷的VIP個人搞笑秀才對…

雖然不知道283要是連續承受這麼久的冷笑話攻擊,
會不會笑到全身痙攣得緊急送醫院就是了…(喂)

天津:「唯阿,這是妳最後的機會了。

唯阿:「最後…?!

天津:「膽敢違抗我的人,當然是不可能再給他們任何的『立足之地』了。
妳去把不破諫…除掉。


唯阿:「…啊啊?! 要把不破給…?!!

天津:「只要將他除掉之後,同樣的、『亡』也將會再無容身之處。
所以妳得要讓不破諫他…回到原本 "什麼都沒有" 的狀態。


唯阿:「請問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天津:「啊啊…我還沒有跟妳提過,關於不破的『過去』吧。

唯阿:「…不破的『過去』?!


……
…這麼說來、唯阿後面那架人型機的素體是「第三世代」對吧?!

在本篇當中有正式登場的「飛電其雄」、「滅」、「亡」,「雷」…等等,
那些配戴有大型耳部模組的「舊型」,是最早的「第一世代」,
也是「實驗都市 計畫」當時,飛電是之助在公開記者會上正式向大眾介紹的款式,
特徵是素體的臉部造型偏向「猿猴」的感覺,

而根據上次「博士伯特」的描述…4年前、當「衛星ZEA」正式發射成功,
也就是「飛電智能」重新正式開始「人型機派遣服務」的時候
市面上的「人型機」就已經全部都是現有的「第四世代」對吧?!

飛電是之助當時委託「Was」準備進入「長期休眠」時,
手邊正在製造的就已經是最新型「第四世代」的「IS」,
換句話說、在「破曉事件」發生之後,到「ZEA」開始正式運轉的這8年之間,
「第二世代」跟「第三世代」就連一架也沒有被保留下來…

明明只要條件允許、就連12年前的原始機體都能保留這麼多架下來,
「第二」跟「第三」世代,到底是有什麼樣的重大缺陷,
讓飛電是之助會將它們徹底回收到連一架都不剩呢…??

如果單純從「素體」的外型來看,可以很明顯看出「第一」跟「第四」世代非常偏向「人型」,
但「第二」跟「第三」世代、不僅體型稍微來得高大一些,
第一眼看上去、也更有一般印象中的「戰鬥機器人」的感覺對吧?!

那麼、有沒有這種可能呢?! 為了防止未來會再次發生悲劇而開始的「Zero-One計畫」,
也許飛電是之助原本有意思要將「人型機」開發成「戰鬥用」的?!

又或者…「第二」跟「第三」世代的外型之所以會有「兵器」的感覺,
是跟「ZAIA」進行共同研究時的產物?! 後來雙方因為理念不合而撕破臉,
飛電是之助於「破曉事件」之後再次進行獨立研發的「第四世代」,
反而是更接近原始「第一世代」的設計…

不過既然是之助已經不在人世,唯一瞭解內情的恐怕就只有45趴那個傢伙了吧…

Love-Chan:「要來囉!

……
…雖然「第一人稱視角」不是什麼罕見的手法,但把鏡頭放置在網球本身上頭還真是有趣…

諫:「是你把它扔掉的吧?!

圭太:「對、是我扔掉的…。

或人:「圭太同學…,這是為什麼呢?!

圭太:「…非常對不起。本來它的電源被強制關掉之後,我就把它給帶回家了,
但是…剛好那時後我的女朋友來家裡玩。


Love-Chan:「
……………!!


圭太:「她說看到我把『Love-Chan』擺在房間裡頭,感覺就跟恐怖片一樣很可怕…

或人:「………………??!

IS:「
………………??


IS:「…………………


圭太:「她還說、感覺眼神好像偶爾還會跟它對上的樣子…

IS:「………………??


Love-Chan:「
………………!!


IS:「………………!!


IS:「或許確實是會感到很可怕也不一定。但是、您只要進行『自主退貨』的話,
不就沒有這些問題了嗎??


圭太:「因為簽約的人是我媽媽,所以那種理由我實在沒辦法說出口…
不過、我很喜歡『Love-Chan』喔。也很尊敬身為『教練』的它!


Love-Chan:「喂、我說你!

或人:「………………??!

圭太:「………………??!


……
…自從到達「奇異點」之後,伊豆小姐的表情越來越豐富了呢…
所以剛剛這是IS在進行「想像」嗎?! 以「電腦」來說就是…呃…「情境模擬」?!
不過正常來說、這確實是「電腦」不會主動展現的行為呢…

Love-Chan:「我沒辦法從你的『回球』裡頭、感受到『愛』喔!

『咻~!』

學生:「哇啊!


Love-Chan:「你的『夢想』是什麼?! 像圭太他…就擁有著非常大的夢想喔!

圭太:「……………!!

Love-Chan:「圭太!過去的事情就把它給忘了吧,一起來進行『對打練習(rally)』吧!

圭太:「
…我知道了。來練習吧!
 

Love-Chan:「圭太、你在『反手拍(back-hand)』這方面比較弱。讓我們一起來克服吧!
『夢想
』就是…讓你有朝一日能夠登上『大滿貫(Grand Slam)』的賽事!

圭太:「嗯!

Love-Chan:「呵呵…!很好、走吧!

圭太:「嗯!

或人:「………………??!

……
…看似熱血的場景卻配上風格詭譎的BGM,外加男主角眉頭一皺,發覺案情並不單純…(啥?!)

這麼說來、所以圭太的母親特地訂購了一架「人型機」,來給兒子當貼身的私人教練?!
不過啊、看看那身肌肉…如果真的有人訂購「人型機」的目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話…
其實也不是那麼難以理解對吧…(啥?!)

想想也對啦,如果為了貼近「真實度」而把每架「人型機」都做得完全「貌不驚人」,
要想當成「商品」的話,恐怕光是想要進行推銷就會很困難吧…

唯阿:「不破的……『過去』…

少年諫:「哇啊啊…!


唯阿:「…唔唔……


圭太:「我希望能夠跟『Love-Chan』一起,好好地再努力一次試試看!

或人:「呵…嗯,那真是太好了。那麼再見了。

『嘰~!』

或人:「…『ZAIA』!


志田:「發現2架『人型機』,立刻進行『報廢處分』!

『Hard(堅硬)!』


或人:「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諫:「唔!喝啊…!

『Everybody Jump!』『Rampage Bullet(狂暴槍彈)!』


『Authorize(授權)!』

或人:「變身!

諫:「變身!

『Full Shot-Rise(完全‧射擊昇華)!』『Metal Rise(金屬昇華)!』

『Rampage Gatling(狂暴機槍)!』『Metal Cluster Hopper(金屬簇蝗蟲) !』

戰鬥 襲擊者:「…喝!

戰鬥 襲擊者:「
…喝!

『砰!砰!砰!砰!砰!』

Zero-One:「喝啊…!

Vulcan:「哼!

『砰!』

戰鬥 襲擊者:「…唔呃!


IS:「請往這邊進行避難!


Zero-One:「…喝!

Vulcan:「…喝!

戰鬥 襲擊者:「…呃啊!

唯阿:「
…………………


Vulcan:「…喝!

戰鬥 襲擊者:「
…呃啊!

唯阿:「…………………


『Hunt(狩獵)!』

唯阿:「實裝…。

『Raid-Rise(襲擊昇華)!』『Fighting Jackal(戰鬥胡狼)!』


……
…其實從刃姐開始變身成「胡狼襲擊者」時,
就有不少觀眾們認為這樣看上去簡直就像她在流淚一樣…

戰鬥 襲擊者:「
………………!!

『Invading Bolide』


Zero-One:「…喝!

戰鬥 襲擊者:「………………!!


……
…唔喔?! 發動必殺技的防禦力有這麼高?! 雖然人家主角只是普通的斬擊而已就是…

戰鬥 襲擊者:「…喝!

Zero-One:「
…喝!

Vulcan:「
…喝!

戰鬥 襲擊者:「…呃啊!


Vulcan:「啊啊…?!

戰鬥胡狼 襲擊者:「喝啊…!


戰鬥胡狼 襲擊者:「喝啊!…喝!喝啊!

Vulcan:「唔!…唔唔!

戰鬥胡狼 襲擊者:「喝!喝唔唔…!


Vulcan:「唔…!喝!

戰鬥胡狼 襲擊者:「唔唔…!唔!喝!


Vulcan:「喝!

戰鬥胡狼 襲擊者:「…喝!


戰鬥胡狼 襲擊者:「唔呃!呃啊…!呃呃…呼…呼……

Vulcan:「刃!快點清醒過來!

戰鬥胡狼 襲擊者:「…唔…不破…!


天津:「我還沒有跟妳提過,關於不破的『過去』吧。

Vulcan:「唔唔…!

戰鬥胡狼 襲擊者:「呼…呼…唔呃呃…!吼啊啊!吼啊!

Vulcan:「…唔呃!

戰鬥胡狼 襲擊者:「…嗚…嗚…不破!你根本就不應該…成為什麼『假面騎士』的!


戰鬥胡狼 襲擊者:「…唔嗚嗚…唔…吼啊啊!嗚嗚…

Vulcan:「…刃?!! 妳是怎麼回事啊?!


Vulcan:「…喂!

戰鬥胡狼 襲擊者:「唔呃!呃呃…這一切全都是我的錯!…嗚…嗚嗚…

Vulcan:「啥…?!

戰鬥胡狼 襲擊者:「這全都是我的錯!唔呃…呃呃…


戰鬥胡狼 襲擊者:「…嗚…嗚嗚…呃呃…呼…呼……吼啊啊…!


Zero-One:「唔!喝啊…!

『Finish Rise(終結昇華)!』


Zero-One:「…喝啊!

『Prog-Rising Strash(程式昇華斬)!』

戰鬥 襲擊者:「唔唔…喝啊啊!唔呃呃…!

戰鬥 襲擊者:「唔唔…喝啊啊!唔呃呃…!

『砰!砰!砰!砰!砰!』


戰鬥 襲擊者:「…呃啊啊!

戰鬥 襲擊者:「
…呃啊啊!

志田:「呃啊啊…!呃呃…

出川:「
呃啊啊…!呃呃…

Zero-One:「唔唔…


戰鬥胡狼 襲擊者:「唔唔…!喝…

Vulcan:「唔…!


戰鬥胡狼 襲擊者:「呼…呼…吼啊!唔唔…喝啊啊!

Vulcan:「………………!!


Vulcan:「喝!

『砰!』


戰鬥胡狼 襲擊者:「呃啊!呃呃…

唯阿:「呼…呼…呃呃……

Vulcan:「刃!妳到底要當『ZAIA』的道具到什麼時候?!


唯阿:「…嗚嗚…呃……

或人:「啊啊…??!


或人:「………………??!

諫:「刃的樣子有點奇怪。

……
…刻意瞄準腳,這也算283溫柔的一面吧…

唯阿:「啊啊…?! 發生了什麼事…?!


井東:「………………!!

永福:「………………!!

唯阿:「你們兩個是誰?!


『砰!』

唯阿:「………………??!

……
…啊勒?! 永德先生?!

『Hard(堅硬)!』

井東:「實裝!

永福:「實裝!

『Raid-Rise(襲擊昇華)!』『Invading Horseshoe Crab!』

唯阿:「………………!!


『砰!砰!』

戰鬥 襲擊者:「…呃啊!

戰鬥 襲擊者:「…呃啊!


Vulcan:「喝啊!

戰鬥 襲擊者:「唔唔…喝!

Vulcan:「唔!…喝!

唯阿:「………………??!


戰鬥 襲擊者:「…喝!

Vulcan:「喝!…唔!

『砰!砰!』

戰鬥 襲擊者:「…呃啊!

戰鬥 襲擊者:「…呃啊!


井東:「………………!!

永福:「………………!!

……
…喔喔、雖然一樣是雜魚,但這兩個就算打輸了也能很冷靜地撤退,
看上去就是經驗值比較高的感覺呢…

諫:「會什麼妳會被自己的部下攻擊?!

唯阿:「…………………

諫:「那和妳剛剛所說的那些話…有什麼關係嗎?!


戰鬥胡狼 襲擊者:「你根本就不應該…成為什麼『假面騎士』的!


……
…等等、所以身為隊長的唯阿竟然不認識這兩個人?!
從滿地的彈殼跟遺落的裝備來看,難道是這兩個叫「井東」跟「永福」的人…
下手把「志田」和「出川」給殺害掉了?! 然後他們甚至出手攻擊唯阿?!

這又是為什麼?! 啊啊…45趴說過這次是唯阿的「最後機會」了對吧…?!
所以難道說…?! 是45趴下令如果唯阿再次任務失敗的話,就乾脆動手連她也一起除掉…
堂堂的「內閣官房直屬特殊部隊」居然淪落到如斯程度啊…

諫:「放心吧!我從來就沒有對自己成為了『假面騎士』的這件事,感到後悔過。

唯阿:「唔…可是…

諫:「反正妳製作的這個『假面騎士』系統,根本到處都是缺陷。

唯阿:「………………??!


諫:「就算沒有『權限』,也能夠硬是把金鑰給撬開來使用。
就連這個『晶片』現在…根本就已經沒辦法再控制住我了。


唯阿:「不破…


諫:「因為現在的我…!抱持著一份想要『將ZAIA徹底擊潰』的強烈意念!

唯阿:「…………………

諫:「人的『意念』…是可以超越『科技』的!


唯阿:「…唉…就算你最後真的毀掉了『ZAIA』,但那又怎麼樣?! …在那之後呢?!

諫:「哼…『飛電』的社長之前也問過我同樣的問題。我後來想了很久,
現在終於明白了…自己的『夢想』到底是什麼。

唯阿:「…『夢想』?!

……
…不、不…整部戲看下來,可以用「物理蠻力」來突破「科技權限」的人,
好像也只有283你一個啊…

不過這麼說來,所以整個「Shot-Rise(射擊昇華)」系統,是唯阿製造出來的啊?!
雖然整體基礎應該也是來自於「飛電」方面、跟「Zero-One系統」的相關科技,
但能夠創造出一整套幾乎完全不同的系統出來,唯阿的才能跟本事其實也不是泛泛之輩啊…
早個10年出生的話,搞不好連飛電是之助都會想挖角她呢…

滅:「迅、為了讓『Ark』能夠昇起並降臨到這個地面上,就會需要『滅亡迅雷』的力量。

迅:「這我也知道。但是、就算把『Vulcan』抓回來,我們也不知道要怎麼樣…
才能夠把『亡』給解放出來的方法啊!要是不想辦法找出其他手段的話…

……
…所以幸好不是物理性地把「晶片」,從不破的大腦裡頭挖出來就好…

如果今天不破的意志力不夠堅強,讓「亡」直接取代他的身體或許是最快的方法,
但偏偏這頭大猩猩…呃、不是,這匹孤高的野狼根本是沒辦法馴服的,
那麼要想把「人工智慧」進行轉移的話,該怎麼做才對呢…?!
比如說、參考或人他們現在使用的「轉身」系統呢?!
只是「人腦」跟「電腦」畢竟完全不同,同樣的辦法在人類身上有沒有效果就不知道了…

唯阿:「……不破…你的那份『夢想』其實只不過是…


諫:「所有的『人型機』都絕對…不可饒恕!


Vulcan:「12年前…就是你們把我的人生毀得一塌糊塗!


少年諫:「哇啊啊啊…!


『嗶嗶嗶!嗶嗶嗶!』

天津:「唯阿,沒有遵守『社長命令』的話、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妳現在明白了嗎?!

唯阿:「……………!!

天津:「再來妳只要專心在『人型機』的『報廢處分』就好。不破諫…我會親自動手除掉!

唯阿:「………
………??!

……
…所以「A.I.M.S.」現在連動手殺人這種事情也會做啊?!
不過唯阿這個其他公司外派過來的「技術顧問」也就罷了,
這些隊員以前都算是不破的下屬對吧?! 就算現在是為了「變身」而被殖入了「晶片」,
但以不破當時的「人望」,難道就真的沒有幾個意志力比較堅強或比較重感情的人,
會不願意跟「前任上司」動武的嗎?!

也對啦、如果真的有這種人,那麼那些人在45趴眼中大概也會被歸類成是「頑劣份子」,
所以非但不會有可能獲得「變身」的機會,搞不好解職的解職、調任的調任…
「A.I.M.S.」內部本身或許…早就已經被「挑選乾淨」了。

Love-Chan:「來、反手拍!

圭太:「唔…!呼…呼……

Love-Chan:「來、正手拍!

圭太:「唔…!呼…呼……


Love-Chan:「來、反手拍!來、正手拍!

圭太:「呼…呼…呃…呃呃…!…呼…呼…這種練習到底有什麼意義啊?! …呼…呼…


圭太:「呼…呼…呃…呃呃…呼…呼…!

Love-Chan:「圭太?!  我這邊的『發球』…還沒有結束喔!


圭太:「…呼…呼…社長先生!

唯阿:「………………??!


圭太:「…果然還是拜託你…把『Love-Chan』收回去吧!…呼…呼……


Love-Chan:「圭太!你在體能方面『持久力』提昇了不少呢!

圭太:「…我不練了!……你放開我啦!


或人:「圭太同學…?!!

Love-Chan:「連整體『肌力』也增強了嘛…!

或人:「啊?! Love-Chan!等等、等等…

圭太:「就叫你別這樣了啦!

Love-Chan:「唔喔喔~


圭太:「我受夠了!那種熱血過頭的網球教練…我才不需要呢!

Love-Chan:「…不…不需要…?!!

或人:「所以果然是圭太同學你自己…主動把『Love-Chan』給扔掉的對吧?!

圭太:「是、你說的沒錯。其實我根本就沒想過…要當上什麼『職業選手』,
我只要能夠開心地打網球、那樣就夠了!


唯阿:「…………………


圭太:「所以從很久之前開始,我就一直覺得『Love-Chan』它…實在很礙事!

Love-Chan:「………………!!

『哐~』

或人:「………………??!

IS:「
………………!!

圭太:「但『Love-Chan』的熱情實在太過嚇人了…


或人:「難道說、就連女朋友覺得很可怕的這件事情也…?!

圭太:「對不起!那也是…騙你們的。…不對、應該說我現在根本就還沒有女朋友!

Love-Chan:「咦咦?! 我本來還因為圭太你交到了女朋友,而替你感到高興的說…

圭太:「因為我媽媽說把它擺在我房間裡頭的話,也許哪天它就會自己重新啟動了也不一定…
但我實在覺得很害怕…


或人:「你一直沒能跟你的母親,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吧。


Love-Chan:「唔…!就算你討厭我也沒關係!但是、圭太!你要繼續抱持著『夢想』啊!
只要抱持著『夢想』向前邁進的話,將來一定會有充滿歡笑的未來在等著你的!


唯阿:「唔唔…


圭太:「抱持著一份永遠不可能實現的『夢想』,又能夠怎麼樣啊?!
要我登上『大滿貫』的比賽,這種事情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吧!


Love-Chan:「不…『夢想』一定可以實現的!

諫:「你要帶著強烈的『意念』,相信自己的『夢想』啊!


唯阿:「…唔……『夢想』…??!

Vulcan:「在聽到妳親口說出自己真正的『夢想』之前…我是不認同妳的!

諫:「真希望能夠盡早到來就好了…聽到妳親口說出自己真正『夢想』的那一天。

唯阿:「…呼…呼…唔唔…!


唯阿:「你們這些人…!一直在那裡夢想、夢想、夢想、夢想的…吵死人了!

諫:「………………??!


圭太:「唔唔…!

Love-Chan:「圭太!

或人:「圭太同學…!

天津:「唯阿!

或人:「………………??!


唯阿:「………………!!

天津:「那架『人型機』已經逃走了喔。為什麼還不趕快去追?!

或人:「……『ZAIA』!


……
…真要說的話,以一個國中三年級的孩子來說,除非真的是對網球抱有超乎常人的熱情,
要不然整天面對一架外型是高大肌肉男,個性又熱血過頭的機器人教練…
圭太的精神沒有被逼迫到
乾脆趁它被強制關機時直接拿榔頭往它頭上敲下去就算很好了…(喂)

不過就某個角度來說,如果今天「Love-Chan」的外型再更加地「人如其名」一些,
也就是比如說…採用「可愛的女性」的話,圭太今天的反應或許就不會是那麼樣地嫌棄,
恐怕搞不好反而還會產生出禁忌的戀情呢…(啥?!)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32)(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33)(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