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3/26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8)(下)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28話
オレのラップが世界を変える!
(オレのラップがせかいを変かえる!)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就在「職場5回合勝負」終於來到最後的一回合,
日本政府方面也正式公開了「人型機 自治都市」的重建草案,

賭上「飛電」與「ZAIA」之間、這場「收購商戰」的勝負,
以及「實驗都市」的企劃草案能否順利繼續進行下去,
一切的決定將交由「破曉鎮」附近的當地居民們,進行「住民投票」來表決…
**
**
Vulcan:「…滅!

Thouser:「現身了是嗎?! 早已經落伍的…『瀕臨滅絕種』!

Horobi:「哼唔唔…!


Horobi:「喝!

Thouser:「…哼!


Horobi:「哼!

Thouser:「…喝!

Horobi:「
喝!

Thouser:「…喝啊!


Thouser:「…哼!

Horobi:「哼!

Thouser:「…!

Thouser:「
…哼!

Horobi:「
哼!

Thouser:「唔…?!


Horobi:「……………!!

Thouser:「…呃?!!


Horobi:「哼!

Thouser:「…呃啊!

Horobi:「喝!

Thouser:「唔呃呃…!


Thouser:「…我的動作居然被看穿了?!

Horobi:「能夠透過『讀取學習』來不斷變強,這就是『人工智慧』!

『Poison!』


『Progrise Key confirmed(程式金鑰已確認)! Ready to utilize(準備進行運用)!』

Horobi:「喝啊啊…!

『Sting Kaban Shoot(刺針公事包飛箭)!』

Horobi:「…喝!


Thouser:「唔…!


Horobi:「………………!!

Thouser:「啊啊?!! 唔呃…?!


『Sting Kaban Shoot(刺針公事包飛箭)!』

Horobi:「
………………!!

Thouser:「…呃啊啊!


Thouser:「唔呃呃…!呼…呼…

Vulcan:「呼…呼…?!!

Horobi:「………………


Thouser:「哼…!

天津:「真是諷刺啊。你居然會受到『滅亡迅雷.net』的保護。

諫:「呼…呼…為什麼你這傢伙會出手掩護我?! 呼…呼…

滅:「因為這是…『Ark』的意志。


諫:「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滅:「………………


諫:「唔呃…呃呃…!…呼…為什麼…『Ark』會對我…呼…


……
…滅爸爸好帥啊啊啊啊!高岩大叔好帥啊啊啊啊!
拜託直接萬箭齊發地把45趴那傢伙插成刺蝟啊!

唯阿:「請問您為什麼要將『晶片』的事情,坦白地對不破說呢?!


天津:「反正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是時候讓『野狗』成為…我們的『走狗』了。


……
…腦袋裡頭有「チップ」?! …有「chip」?! …腦袋裡頭有洋芋片?!!
名副其實的「potato head」啊!(啥小?!)

呃咳咳…原來如此、所以這就是刃姐即使受盡不公待遇,還是一點反抗意識都沒有,
也就是那份「愚忠」的真正理由…
唔唔…好吧、至少「身不由己」還算是一個比較能夠讓人接受的手法…

換句話說、那就表示如果刃姐想要真正獲得「自由」的話…
拜託誰都好、快點來解決掉45趴這傢伙吧!

由藤:「這份禮實在是…太貴重了呢。

後援會會長:「小小心意、不成敬意啦。畢竟要是『人型機』的價值被大眾所認同,
我們的『生意』可就會再也做不成了嘛!



由藤:「哈哈哈…!

後援會會長:「
哈哈哈…!

男性:「
哈哈哈…!

或人:「……………!!

後援會會長:「啊啊…?!!

由藤:「啊啊…?!!

或人:「真的是一群非常骯髒齷齪的人呢、『CHE.CK-IT-OUT』!


MC CHE.CK-IT-OUT:「我全都聽見囉~那些見不得人的密談~!
已經逮到證據了~快交出來吧~那盒 "貴森森的點心" ~!


由藤:「唔呃呃…!快點放手!

MC CHE.CK-IT-OUT:「唔唔…!


MC CHE.CK-IT-OUT:「喝啊!

由藤:「啊啊…!

……
…紅白饅頭底下藏著現金呢…該說真是「典型」的表現手法嗎?!

或人:「您根本就是跟『ZAIA』互相勾結,做出這種違法的勾當對吧!

由藤:「…由我們人類本身的力量,來構築一個新時代社會的最好機會,
大家說對不對啊!

MC CHE.CK-IT-OUT:「………………!!

『嗶!嗶!嗶!』

或人:「甚至還心思縝密地安排了『假觀眾』混在人群裡頭!


或人:「所謂的『政治家』,應該是努力讓我們的國家變得更加美好,
是一份非常了不起的工作才對啊!


由藤:「…………………


或人:「請問您、當初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會選擇成為『政治家』的啊?!

由藤:「就憑你這年輕人、到底又懂得什麼叫做『政治』了?!

或人:「到底誰才是『正確』的,就在明天的『公開辯論直播』上頭,來做個了結吧!

由藤:「
…………………

……
…這裡所謂的「サクラ」指的並不是「櫻花」,

其實正式的漢字寫作「偽客(サクラ)」,
現在泛指於各類型活動上,被刻意安排用來炒熱氣氛的「假客人」。

雖然真正的由來眾說紛紜,但據說這樣的稱呼起源自江戶時代,
原本是演出「歌舞伎」的劇場為了吸引更多客人,
以及提高 "特定演員" 的評價,而逐漸形成的一種「商業策略」,
後來這樣的手法也被許多的商人、用在提高自身店家的風評,

會以「櫻花(さくら)」來代稱的原因,
指的就是這些人的存在,只是為了營造出一種「短暫的繁榮景象」,
就像是會在短時間之內、盛開又凋零的櫻花一般,
因此才會以「サクラ」來做為稱呼這些人的「隱語」。

而「偽客(サクラ)」這樣的寫法,據說是在明治時代才開始廣泛被使用的。

主持人:「好了、終於要開始進行的這場『公開辯論直播』。
究竟當地居民們到時會做什麼樣的結論呢?!
那麼首先、就先請人型機 自治都市』的『贊成派』代表,開始發表意見吧!


MC CHE.CK-IT-OUT:「Hey!YO~YO~!大家仔細聽我說~!
現在我要揭發一個垃圾人類的真面目!那就是你!由藤政光!


由藤:「……………!!


『嗶!』

MC CHE.CK-IT-OUT:「收下來自市民的骯髒賄賂~把自己『政治家』生命抹上污點的結束!
像你這種人、現在就應該捲舖蓋走路!


觀眾:「咦?! 那是什麼啊?!

觀眾:「咦?! 不會吧?!


MC CHE.CK-IT-OUT:「…違反了法律就應該被立刻逮捕!

導播:「快過去現場!…這是怎麼回事啊?!

觀眾:「咦咦咦…?!


民眾:「開什麼玩笑啊!

民眾:「真的假的啊…?!


觀眾:「咦?! 咦咦…?!


由藤:「那種事情…我根本就不知情!那是偽造的影片!

MC CHE.CK-IT-OUT:「那種只會強辯的、政治家的『theory(論調)』!
沒人願意相信的、你腦袋裡的『memory(記憶)』!Foo~~~!哈哈~~怎麼樣啊?!


Siesta:「支持『CHE.CK-IT-OUT』的評論正在不斷地稱加當中。

山下:「唔喔喔~

福添:「好極了!這樣一來就贏定了!

山下:「是的~


由藤:「這根本就是抹黑!不過、幸好我有配戴了『ZAIA Spec』呢。

『嗶!』

由藤:「這是跟那份影片、在同一個時間,我的服務處的監視錄影機的畫面。
就誠如大家所看見的,我當時正在和服務處的同仁們開會呢!


或人:「……………!!


由藤:「所以這一切、根本就是你們製造了酷似我外表的『人型機』,
然後故意捏造出那種跟事實完全相反的影片對吧!


MC CHE.CK-IT-OUT:「我搞不懂現在你在講什麼鬼耶!Rival(競爭對手)!
你這種人連活著的價值都不配!爛透!


或人:「…啊?! CHE.CK-IT-OUT!冷靜一點、先照著原稿來…

MC CHE.CK-IT-OUT:「唔唔…!

或人:「啊?! 啊啊…等等…!


MC CHE.CK-IT-OUT:「唔唔…哼!我才不需要啦!那種爛原稿!

或人:「咦咦…?!

MC CHE.CK-IT-OUT:「從現在開始、我已經跟你們絕交~!
我的生存方式,就是我的自由!我要用自身的怒火來Diss(否定)敵人!


或人:「喂!

MC CHE.CK-IT-OUT:「…哼!

民眾:「喂喂…現在是怎樣啊?!

民眾:「用那種下流的手段…

MC CHE.CK-IT-OUT:「你們這些骯髒的人類通通滅亡吧!


MC CHE.CK-IT-OUT:「政治的工作、以後通通交給我們『人型機』來做!

男性:「果然這些『人型機』…!就應該要徹底廢除才對!

觀眾:「沒錯!

觀眾:「說的對!說的對!

觀眾:「快滾回去!

或人:「………………!!

山下:「總覺得…"風向" 好像變得不太對勁啊…!


MC CHE.CK-IT-OUT:「應該會被毀滅的、是你們人類啦!

觀眾:「哇啊啊…!


或人:「啊啊…?! 怎麼會這樣…

觀眾:「好恐怖…!

觀眾:「太可怕了吧…!

天津:「各位、還請儘管安心!這種時候、只要有本公司『ZAIA』所開發的
『襲擊昇華器』的話,區區的『人型機』根本就不足為懼!

唯阿:「……………!!

『Raid-Riser(襲擊昇華器)!』


或人:「啊啊…?!

唯阿:「將目標對象進行破壞!

『Hunt(狩獵)!』


唯阿:「實裝!

『Raid-Rise(襲擊昇華)!Fighting Jackal(戰鬥胡狼)!』


『Deciding the fate of a battle like a Valkyrie(如同女武神一般主宰戰場上的命運)!』

戰鬥胡狼 襲擊者:「哼…!

……
…刃姐由「假面騎士」變成「怪人」了…唉唉…

工作人員:「哇!好厲害…!

觀眾:「好厲害喔…!

觀眾:「咦?! 那是怎麼辦到的啊…?!


或人:「啊啊…?!

天津:「如果你真的痛恨人類的話,那就不要只是嘴巴上說說,
用實際行動來證明吧!



或人:「唔…!不要受他的挑撥啊!CHE.CK-IT-OUT!

MC CHE.CK-IT-OUT:「哼!

或人:「哇啊!呃…!

MC CHE.CK-IT-OUT:「就如你所願!

『滅絕 Rise!』


MC CHE.CK-IT-OUT:「吼啊啊啊!

主持人:「哇啊啊啊…!

評論家:「
哇啊啊啊…!

觀眾:「
哇啊啊啊…!

『渡渡鳥!』


渡渡鳥 魔人機:「哼!

或人:「啊啊…!


渡渡鳥 魔人機:「將人類…滅亡殆盡!吼啊…!

戰鬥胡狼 襲擊者:「喝!

渡渡鳥 魔人機:「唔呃呃…!


戰鬥胡狼 襲擊者:「哼!

渡渡鳥 魔人機:「
…呃啊!


渡渡鳥 魔人機:「吼啊啊…!吼!

戰鬥胡狼 襲擊者:「喝!…哼!

渡渡鳥 魔人機:「…呃啊!


戰鬥胡狼 襲擊者:「喝啊啊…!哼!

渡渡鳥 魔人機:「…吼!

戰鬥胡狼 襲擊者:「
哼!


或人:「我會負責把『CHE.CK-IT-OUT』修復的!

『Zero-One Drive!』

天津:「…『人型機』就應該徹底報廢才對!

『滅絕!Evolution(進化)!』

或人:「唔!…變身!

『Prog-Rise(程式昇華)!』『Metal Rise(金屬昇華)!』


『Break Horn!』

天津:「變身!

『Perfect Rise(完美昇華)!』

Thouser:「哼…

『When the five horns cross! The golden soldier THOUSER is born!』

由藤:「哇?! 哇?! 唔喔喔…!


『Presented by ZAIA』

戰鬥胡狼 襲擊者:「喝!

渡渡鳥 魔人機:「唔呃…!

Zero-One:「唔唔…!喝!

戰鬥胡狼 襲擊者:「……………!!


渡渡鳥 魔人機:「吼啊!

Zero-One:「唔唔…!

Thouser:「別礙事!

Zero-One:「啊?! 唔…!


戰鬥胡狼 襲擊者:「
哼!

渡渡鳥 魔人機:「…呃啊!


戰鬥胡狼 襲擊者:「喝!

渡渡鳥 魔人機:「
…呃啊!

Zero-One:「啊啊?! 唔…!


Zero-One:「唔唔…!

Thouser:「哼!

Zero-One:「啊啊?! 滾開!唔!

Thouser:「呃啊!…呃!


Zero-One:「喝…啊啊?!

Thouser:「唔唔…!大家都看清楚了嗎?! 無論遇上任何的危險,也都不會遭受到損壞!

Zero-One:「…啊啊?!


Thouser:「…哼!

Zero-One:「呃…?!

民眾:「唔喔喔…!

Zero-One:「咦…?! 啊啊…?!

Thouser:「哼…!讓開吧!

Zero-One:「啊啊…

Thouser:「這就是…!我們『ZAIA』的品質保證!

男性:「…『ZAIA』真是太棒了!

男性:「…『ZAIA』就是不一樣!


男性:「真不愧是『ZAIA』!

民眾:「唔喔喔…!

民眾:「真的好厲害喔…

民眾:「看來『ZAIA』真的比較棒呢……

Zero-One:「啊?! 啊啊…?!


Thouser:「哼…!

『Jack Rise!』『Jacking Break!』

民眾:「唔喔?! 喔喔…!


Thouser:「哼!

Zero-One:「啊啊?! 唔呃…!呃啊啊!

『ZAIA Enterprise!』


Zero-One:「唔呃呃…!唔唔…!

渡渡鳥 魔人機:「呃啊啊…!

Zero-One:「唔…?! 啊啊…!


渡渡鳥 魔人機:「呃呃…呃…

戰鬥胡狼 襲擊者:「………………!!

『Fighting Bolide!』


戰鬥胡狼 襲擊者:「喝…!

渡渡鳥 魔人機:「吼啊啊…!

戰鬥胡狼 襲擊者:「…喝!


渡渡鳥 魔人機:「呃啊啊…!

戰鬥胡狼 襲擊者:「喝啊…!


戰鬥胡狼 襲擊者:「喝啊!

渡渡鳥 魔人機:「…呃啊啊啊!

Zero-One:「…CHE.CK-IT-OUT!!!


Zero-One:「啊啊…啊啊……唔唔?!

由藤:「果然『人型機』這種東西,對我們的社會是不必要的!應該要從這個世上徹底消失!

女性:「沒錯!

男性:「
反對『人型機』!

Zero-One:「唔唔…!有錯並不是『CHE.CK-IT-OUT』!真正有錯的…是你們才對吧?!


Thouser:「哼哼…為了『人型機』的威脅之中保護我們自身的安全!
現在我們只好一同拿起『武器』,主動地來進行反抗了!


Zero-One:「唔唔…!

民眾:「沒錯!

民眾:「
沒錯!

男性:「反對『人型機』!

女性:「
反對『人型機』!

Thouser:「哼哼哼…

男性:「
我們才不需要『人型機』!

Zero-One:「咦…?!  啊啊……

男性:「
反對『人型機』!

男性:「我們才不需要『人型機』!

女性:「
反對『人型機』!

Zero-One:「唔…為什麼……


……
…唉唉…這種噁心的胸糞劇情到底還要持續多久啊…

不過話說回來,雖說「人型機」一旦擁有「自身意志」,
其實誰也不能夠保證他們一定會是「人類的好夥伴」,
但對方只是隨便兩三句話、就被逼到直接產生暴走?!!
這個「MC 照過來」的「脾氣」是有這麼那麼差嗎?!!

真要講的話,它的「性能」,跟之前出現過的其他「人型機」相比起來,
簡直就跟「劣等品」差不多嘛…

這也就更突顯之前的「緣結速配」的性能根本就是「超優」等級的,
先不管他的「程式」原本是設計來做「婚仲」的,
所有「飛電」的人型機、真的都應該全面升級一套那種系統才對啊…

不過話說回來、以「偽造」的監視器畫面,來反咬對方製造「偽證」,
更因為「人型機」跟「人類」實在太過相似,反而成了對手煽動與論的有利點…

所以就某方面來說,這也算是解釋了至今為止為什麼都沒有,
拿IS的「視覺數據」來當成「最直接」的證據…

不過呢、因為整體劇情的「表現手法」實在顯得太過弱智…呃、不是,
是顯得太過「不合情理」,所以才會導致讓觀眾們的怨氣越來越是累積…

製作人大人真的是把一切都「想像得太過美好」了,
然後主編大人真的認為同樣的「造神」手法,永遠都會是百試百中的「萬靈丹」…

諫:「呼…呼……不可能的!身為『人類』的我…怎麼可能會有被『入侵系統』這種事…


迅:「是我下的手喔。

諫:「……………??!


迅:「一切都是為了讓『滅』能夠
獲得解放。

諫:「…迅!


迅:「現在、還有另外一個…也必須得要獲得解放的『夥伴』呢。


迅:「………………!!

諫:「這是怎麼回事……


迅:「呵呵…

諫:「呼…呼…呼…唔呃…


天津:「…難道不是因為你、被『滅亡迅雷.net』那幫傢伙,入侵了『系統』所導致的嗎?!

諫:「…呼…呼…不對!不對…我沒有!!


諫:「…呼…呼…呃…呃…

迅:「………………


……
…這麼說來、所以當初那個「只剩腦部沒有進行檢查」的劇情真的是伏筆囉?!

唔嗯…不過等等、好像有哪裡不太對?! 如果不破真的成為了第二代的「亡」,
那同樣被裝了晶片的唯阿…她的「位置」要算是什麼?!  新的「雷」嗎?!

當初「滅亡迅雷」傾巢而出,以及「A.I.M.S.」發動「殲滅戰」時,
為什麼「Ark」沒有針對這一點做出「指示」?!!
以一個「已經進化的終極人工智慧」來說,不可能放任自己人來消滅自己吧?!

當然不排除是還有「刻意這麼做」的可能性啦…
但是「Ark」為什麼在這種時候才又要求滅得保護不破?!
如果是要把「同伴」找回來、照理說由「Ark」來直接進行「遠端入侵」,
或者乾脆叫滅將45趴徹底剷除反而才是最有效率的吧?!

再者說、如果不破也是他們的一員,為什麼迅當時在對他進行「系統入侵」之後,
事後又要讓他恢復成「人類的不破諫」呢?!

而且當初準備要讓「宇宙野郎雷電」覺醒成為「雷」的時候,迅是說了「歡迎回來」對吧?!
那麼為什麼在這裡他會用跟描述「滅」的情況一樣、也就是用了「解放」這種詞呢?!
這是不是表示…真正的「亡」,其實也只是跟之前的「滅」一樣,遭到了「囚禁」呢?!

而想要解放「亡」需要依靠不破的力量,或者甚至…「亡」根本就是在45趴的手上呢?!

前幾集的時候,當迅為了搶回「刺針毒蠍」的金鑰而把不破打倒時,
他問了不破金鑰是不是在「A.I.M.S.」的手上對吧?!
也就是說、如果不破真的是他們的「同伴」,
為什麼迅不直接用「操控」的方式來得到情報,或甚至「入侵」的方式讓他「回歸」就好呢?!

當時他所說的「也許意外地就近在身邊」,
但日文裡頭的「近くにいる(近在身邊)」這種形容方式,
其實跟「目の前にいる(近在眼前)」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差異對吧?!
所以他話中所指的,未必就是不破…

總之、不管怎麼樣,1~16集的「滅亡迅雷篇」、當時讓人有種「似乎結束得很倉促」,
也就是因為觀眾的接受度夠高,所以希望相關劇情能夠演長一點,
但17~29集的「ZAIA篇」、明明只有12集,卻讓人恨不得能夠早一點結束…
就連官方推特上頭也充滿了對於所謂「第二章」的不滿,
個人就不相信主編跟製作人完全就是瞎子,會沒有看到這些來自觀眾最直接的反映…
至少當初會說出「腹筋崩壞太郎的高人氣是個令人高興的誤算」這種話,
也就是非常能夠「掌握時勢」的大森P,絕對是有看見這些與自身息息相關的「評價」的…
 
這麼說來、前兩個禮拜官方替刃姐發慶生文的時候,提到2月3號當時是在拍攝第27話對吧…
雖說典型的「東映行程」來說相差6~8周、甚至10集的差距,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如果以2月3號來說,「職場勝負」的主題已經進行到「訴訟對決」了吧?!
 
那麼反過來說、實在會讓人懷疑…主編跟製作人莫非真的是仗著觀眾的錢太好騙,
所以就算當個「睜眼瞎子」也覺得無所謂囉…??!
 
唔唔…不過事情其實也沒那麼簡單就是了,
畢竟製作一檔節目、「事前準備」一定是要提前花上比拍攝還要更多出好幾倍的時間來準備,
尤其像是東映慣用的模式是,一季的檔期裡頭會同時有好幾個「攝影組」分頭進行,
所以「臨時改變劇情」這種「牽一髮動全身」的事情可是非常嚴重的禁忌…
 
不過說是這麼說啦…身為區區一介觀眾,
如果下一集作為「第二章結束」的轉折點,沒有辦法替觀眾帶來「一吐怨氣的清爽感」,
然後「第三章」要繼續讓45趴的胸糞劇情惡搞下去,
不光是刃姐、連283也同樣要因為「晶片」的關係而變成身不由己的「社畜」…
實在會讓人擔心這部戲接下來的未來到底會怎麼樣啊…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8)(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9)(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