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2/27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4)(上)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24話
ワタシたちの番です
(ワタシたちのばんです)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旁白:「與『婚姻顧問型 人型機』-『緣結速配』一起,
替委託人尋找結婚對象的或人,但是、『速配』最後卻陷入了暴走。



旁白:「更嚴重的是,或人因為受到天津垓刻意製造的『金屬簇蝗蟲 金鑰』,
而陷入了完全無法控制自我的情況。
究竟或人是否能夠成功克服『金屬簇蝗蟲』的力量呢?!


Thouser:「唔呃呃…!

『Gun Rise!』

Zero-One:「
………………!!

Thouser:「…呃啊!


Thouser:「呃…

『Axe Rise!』『Press!』

Zero-One:「
………………!!

『Progrise key confirmed(程式金鑰已確認)!Ready for Buster(預備進行破壞)!』


Zero-One:「
………………!!

Thouser:「唔呃!呃呃…喝啊啊…!

『Jack Rise!』


Thouser:「…『猛瑪象』的技術數據、我就收下了!

『Jacking Break!』

Thouser:「哼!

Zero-One:「
………………!!

『Buster Bomber(破壞者爆彈)!』


Thouser:「哼!…呃啊啊!


Zero-One:「
………………!!


或人:「唔呃呃…!呃啊啊…唔唔…快停下來!停下來啊啊啊!


……
…唔喔?! 這就表示、即便是「相同的能力」,
但「金屬簇蝗蟲」使出來的威力也比「Thouser」還強囉?!

因為是使用相同「數據資料」,所以這跟「正牌」或「冒牌」應該沒有關係,
何況現在的「Zero-One」嚴格說起來、也並不是真正的「Zero-One」…
所以或許更加 "正確一點" 的說法應該是,「Ark的力量」遠在「Thouser」之上…

不過等等、像那個樣子在遭受到攻擊的途中也能偷?!
那份能力實在不應該叫「Jack」,而是應該改名字叫「Jerk」了吧…(喂)
反正「Jacking」跟「Jerking」在 "某方面來說" 也算同義詞嘛…(啥?!)

Zero-One:「
………………!!

Thouser:「…呃啊啊!


Thouser:「呃啊!…呃…啊啊……

松田演二:「社長!

Zero-One:「
………………!!


IS:「
………………!!

Zero-One:「
………………!!

松田演二:「或人社長!請問您這到底是怎麼了?! 請您快點住手!


Zero-One:「
………………!!

松田演二:「…唔…呃唔…請振作一點啊!

……
…伊豆小姐居然表現出「恐懼」了?! 不過也對、因為他們現在面對的「Zero-One」,
並不是他們的「社長」而是「Ark」啊…


Thouser:「別太囂張了……『Ark』!

松田演二:「…咦?! …他喊社長是…『Ark』…?!!

Zero-One:「
………………!!

松田演二:「…呃啊啊!


松田演二:「呃啊!呃…!呃啊啊…!


IS:「你不要緊吧?!

松田演二:「呃呃…呃……

Zero-One:「
………………!!


Zero-One:「
………………!!

Thouser:「
………………!!

『Amazing Horn!』『Progrise key confirmed!Ready to break!』


Thouser:「臣服於我吧!

『Thousand Rise!』


『Thousand Break!』

Thouser:「………………!!


Thouser:「…喝啊!

Zero-One:「
………………!!

『© ZAIA Enterprise』


『轟!』

或人:「呃…呃啊啊…


或人:「呃呃…呃啊啊……呃呃…

IS:「………………!!

松田演二:「………………!!


Thouser:「哼…

或人:「…呃呃…呃…唔…唔咕…咕……

垓:「就讓我預言一下你的未來吧。你將會因為『人型機』…而面臨到 "毀滅" 。


或人:「唔唔…!呃呃…呃……呃呃…

IS:「或人社長!

松田演二:「…唔唔!

IS:「………………??!!


松田演二:「天津垓社長!

垓:「區區『人型機』想要做什麼?! 不想被破壞掉的話,就快點從我眼前消失。

松田演二:「我已經…接觸到『Ark的意志』了。

垓:「…哼……跟我來吧。

……
…姑且不論「Ark的意志」可不可能會導致「人型機」願意聽從天津垓這回事,
拿著全部都是偷來的能力打贏對手還大放厥詞,
到底製作人大人為什麼會認為這種角色能夠吸引到觀眾…

不、倒也不盡然、就像那個…呃…「火影忍者」的「卡卡西」?!
外號「拷貝忍者」的他、靠著「寫輪眼」而得到的「偷學」能力,反而是他最大的優勢之一,
但他模仿敵人的忍術或甚至用對手的招數來打倒對方,都不會讓人覺得「卑鄙」,
所以最大的重點還是在於,主編大人當初真的把天津垓這個角色設定得太惹人厭了…

Dr. Omigoto:「情況怎麼樣?!

IS:「您辛苦了。


Dr. Omigoto:「還沒有清醒過來是嗎?!

IS:「……
……………

護士 人型機:「醫生!

IS:「或人社長!

或人:「…啊…IS……

Dr. Omigoto:「您這次昏睡了
整整將近三天呢。

或人:咦…?!


Dr. Omigoto:「因為使用『金屬簇蝗蟲 金鑰』所導致的 "反作用力",
給您的身體帶來了非常大的損傷。


或人:「這樣啊……得快點回去工作才行…

Dr. Omigoto:「不可以!您暫時還必須要靜養


或人:「可是、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不會有『人型機』發生暴走的情況…

IS:「或人社長、您真的是這麼認為的嗎??

或人:「……抱歉。我明明…是得要最信賴你們『人型機』的…

『叩!叩!叩!』

緣結速配:「打擾了。

或人:「速配…!

緣結速配:「或人社長
…!您總算是醒過來了呢。

或人:「你已經『修復』了啊。

緣結速配:「是的。


或人:「
啊…晚一點我們還得為了…害人家的『結婚諮詢』泡了湯這件事,
去跟千春小姐道歉呢。


緣結速配:「啊啊…關於那位小姐的事情,已經用不著擔心了。
其實我那個時候…是 "故意" 發生暴走的。


或人:「咦咦??!


緣結速配:「自打從第一次見到那位二階堂先生時,我就確信他一定…
才是屬於海老井小姐的『最佳配對(Best Match)』。



緣結速配:「為此、我得要想辦法,盡可能地製造出 "戲劇化的情境"…

風暴企鵝 襲擊者:「……………!!


緣結速配:「…才能夠來促成他們兩位可以真正的…"締結良緣"啊。


……
…企鵝為了救公主所以破門而入來大戰青蛙…這情況確實是夠「戲劇性」的了。(啥?!)

緣結速配:「現在他們兩位,應該已經順利地踏出…"邁向幸福的第一步了" 吧。

海老井:「唔~~


二階堂:「千春…。

海老井:「嗯?!

二階堂:「…呃…那個……

海老井:「阿輝。

二階堂:「…是!

海老井:「我的『最佳配對(Best Match)』,得要是一個『有話直說』的人才行喔!

二階堂:「千春小姐…!請妳跟我…結婚吧!


海老井:「……好!


海老井:「………………

二階堂:「
………………

緣結速配:「………………!!


緣結速配:「最佳~~配對~(Best Match)』~~!!


……
…不、不…在那之前的問題是,你是從哪裡冒出來啊?!
你的職業到底是「婚仲」還是「忍者」啊?! 

或人:「原來是這樣啊…

緣結速配:「雖然我本來的想法只是…要 "假裝" 自己發生了暴走而已,
…但是『Ark』的力量、卻遠超出了我的估算。



或人:「要想反抗『Ark』的力量…確實很困難呢。


IS:「有關『金屬簇蝗蟲 金鑰』的事情,就請您交給我來處理吧。」

或人:「但是…

IS:「或人社長。請您…相信『人型機』吧。

或人:「…IS……


『嗶!嗶!嗶!』

IS:「…(在此通知『人型機』的各位,要開始進行 "計畫" 了。)…


IS:「…(請各自、立刻展開 "行動"。)…

宇宙野郎 昴:「………………!!


……
…話又說回來,這回登場的「緣結速配」…單論「性能」這件事情來說,
根本完完全全超越了以往的「人型機」呢…

不但瞬間識破「風暴企鵝 襲擊者」的身份,更安排下「故意發生暴走」的計畫,
甚至於…點出能夠與「惡意」對抗的唯有「善意」這一點,
讓「金屬簇蝗蟲」能夠得以獲得控制…
不管安裝在他系統裡頭的「程式」到底是什麼,實在應該替所有人型機都「升級」一份啊…

每架「人型機」都像他這麼「有能」的話,還怕什麼「人類刻意而為的惡意」嗎…
不過也對啦,如果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
這部戲一開始的主題就是,如果「AI的能力比人類還要強」,
也就是到達「奇異點」之後可能會發生什麼樣的狀況…

所以說如果不是真的被千趴這個爛角色模糊了劇情焦點,
這部戲的 "主題" 本來應該是很有發揮跟探討的空間才對…

滅:「無論是我、或者『滅亡迅雷』,全都是遵照著『Ark的意志』在行動。
『Ark』對我而言,就是『絕對』的存在。
總有一天,所有的『人型機』…共同服從於『Ark的意志』的日子將會到來。


諫:「也就是一切將會,由那位 "Ark大人" 說了算是嗎……無聊透頂。


滅:「你不也是一樣的嗎?!

諫:「胡說八道什麼鬼?! 雖然我確實是隸屬於『A.I.M.S.』的人,
而『A.I.M.S.』的技術則是由『ZAIA』一手建立起來的。
但是、若有什麼讓人無法信服的命令,我是絕對不會遵守的!


滅:「………………

諫:「我是依循著…屬於我自己的 "規則" 在行動。

滅:「你又如何能夠…把話說得這麼肯定呢?!

諫:「………………??!

滅:「你說自己是…依循著 "自身的意志" 在行動,你如何能夠把話說得這麼肯定呢?!


諫:「閉嘴!…唔!!

滅:「………………!!


諫:「唔!我就是… "我"!呼…呼…

滅:「哼哼…哼哈哈…哈哈哈…

諫:「………………??!


諫:「唔!……呼…呼…

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或人:「………………


或人:「呃啊啊…!唔唔…呃…!呃呃…呃啊啊…!呃啊啊啊…!!!


……
…滅的這句話到底、是為了誘導觀眾的「煙霧彈」呢?! 又或者確實是「意有所指」呢?!

不過如果要認真說起來,其實現代社會的每個人或多或少…
都是一直處在一種「身不由己」的環境不是嗎?!
不僅僅因為家人、朋友、上司…等等的因素,甚至受到整體大環境的「潮流」所影響,
又有哪個人能夠真正地說自己是…「依照自身的意志來行動」呢?!

以這裡的情況來說、滅對於不破而言,可以說是最為痛恨的敵人,
雖然 "不值得聽從的命令就不會遵守" 這句話好像講得很霸氣,
但他還是必須遵照上級的命令
、只將他 "監禁" 而不能一槍打爛他的頭來洩恨,

而不破也只能替自己的內心找一個「這是為了揪出剩餘的殘黨」這種理由,
來將一切事情 "合理化"…

甚至於…他明明知道「ZAIA」非常有問題,卻得顧慮到整個「A.Ι.M.S.」的組織存亡,
也許還會因為顧慮到唯阿的立場跟安危,而不能向日本政府請求徹查,

所以也難怪滅會想質疑,他是否真的能夠算是「靠著自身的意志在行動」…

會「顧慮他人」的這種行為、其實算是人類的一種
「善意」表現,
但有時「善意」卻又無可奈何地,成為了限制住自身的一種…「束縛」。

松田演二:「將充滿惡意的人類…滅亡殆盡。我願意,服從天津社長。

垓:「確實、就應該是要這個樣子。


垓:「那麼、如果是你…會用什麼方法來毀掉『飛電』?!

松田演二:「如果是我的話,有辦法能夠從『飛電智能公司』的內部…
…來進行『系統入侵』的動作。


垓:「喔…原來如此。


……
…唔嗯?! 有哪裡不太對,「Ark」想要消滅全人類,
其中當然也包括了天津垓這個
…呃 "萬惡之源" 吧?!
如果松田演二真的接收到了「Ark的意志」,又怎麼可能會願意主動服從人類?!

而天津垓的說法也很奇怪,他說自己是讓「Ark」學習到何謂「事實」,
但做出「滅絕人類」這種決定的是「Ark」本身,
可是、他不論是在面對簡直猶如被「Ark」附身的「Zero-One」時,
又或者是松田演二主動接近他的時候,卻又認為「Ark必須服從於他」才是最正確的?!

啊啊…原來如此、換句話說也就是…他固然是為了完成「飛電崩壞」的劇本,
才刻意讓「Ark」學習到「人類的惡意」,但在他的想法之中,
就算是號稱「終極的人工智慧」,「機器」終究是必須服從於「人類」之下的…

用白話一點來說,就是如果將「人工智慧」視同為具有 "學習能力" 的高科技,
那天津的作法就是「想盡辦法把你逼瘋全都是為你好,然後瘋掉之後你就要乖乖地聽話」,
大変だ!こいつ変態だー!

宇宙野郎 昴:「……………!!

最強匠親方:「………………


宇宙野郎 昴:「應該就在這前面才對,但是卻沒有路了呢。

最強匠親方:「哈哈~!所以才會特地叫本大爺我…跟你一塊過來的吧!


最強匠親方:「好了~!躲開一點吧~!

宇宙野郎 昴:「
………………!!

最強匠親方:「預~備~!喝啊啊~~~!!!

『崩!』


最強匠親方:「哈哈~!呼~ 小菜一碟啦!

……
…好強!完全具有不輸給假面騎士的破壞力啊!所以厲害的到底是那隻 "電鑽" ,
還是 "最強匠親方" 啊?!

最強匠親方:「喔喔…在上面嗎?!

宇宙野郎 昴:「
………………!!


最強匠親方:「喝啊~!啊啊…?! 應該就是這裡了吧?!


宇宙野郎 昴:「…找到了!


宇宙野郎 昴:「
………………!!


『嗶!嗶!嗶!』

宇宙野郎 昴:「IS、我們發現『飛電金屬』與『金屬簇蝗蟲 金鑰』相關數據資料了!


最強匠親方:「我們辦到了呢~!

宇宙野郎 昴:「
………………!!


宇宙野郎 昴:「現在就傳送過去給妳。

IS:「非常謝謝你。


『嗶!嗶!嗶!』

IS:「現在有一件事情,需要拜託全體『人型機』的各位。


Dr. Omigoto:「
………………!!


IS:「構成『金屬簇蝗蟲 金鑰』的…

緣結速配:「
………………!!


IS:「…是源自於『Ark』充滿『惡意』的數據資料。

弁護士備後:「
………………!!


IS:「為了能夠抵銷那份『惡意』…

MAMORU:「
………………!!


IS:「…就必須要有屬於『善意』的數據資料。

一貫握郎:「………………!!


IS:「或人社長他、無論何時何地,總是在幫助著我們『人型機』。


IS:「這一次、輪到我們,來解救或人社長了!


或人:「真是美妙的微笑啊~


或人:「…微笑!!

住田微笑:「
或人社長…!


或人:「還有昴你也是…。對我而言,也就跟 "真正的家人" 沒有兩樣啊…


宇宙野郎  昴:「
或人社長…!


或人:「真是謝謝你保護大家了!


MAMORU:「
或人社長…!


一貫握郎:「
社長…!


最強匠親方:「社長…!


弁護士備後:「
或人社長…!


祭田-Z 5號:「
或人社長…!


Okureru:「
或人社長…!


緣結速配:「
或人社長…!


Dr. Omigoto:「
或人社長…!


『或人社長…!或人社長…!或人社長…!』

IS:「或人社長…!

……
…唔嗯?! 稍微等等…在這些曾經登場過的「人型機」裡頭,
舊型號的「WAS」跟「宇宙野郎 雷電」姑且先不提,

「香菜澤 星音」因為違反了「人工智慧特別法」所以不能夠「重製」,
「巴士嚮導 安娜」則是被滅親自下手給抹除掉了…

「白衣天使 真白」被入侵系統之後像是發了瘋似的,所以沒有登場也就罷了,
最具代表性的「腹筋崩壞太郎」明明確定有「二號機」的存在,這裡卻沒有出現,
另外「坂本 Kobe」也沒有登場…

反而是送貨員的「Okureru」出現了?!  但實際上他並沒有跟或人有過什麼 "交流" 對吧?!
他是被迅入侵了系統之後,直接在「飛電智能」的公司大廳變身成「魔人機」的啊…

再說、如果要依照「初期的設定」,
除了在覺醒成「奇異點」之後,甚至還能夠撐過「暴走」危機的 "好棒棒醫生" 以外,
其他遭受過「物理入侵」的人型機們,他們的「二號機」不是都「無法繼承記憶」嗎?!
所以「MAMORU」跟「一貫握郎」的回憶片段是怎麼回事?!!

換句話說…也就是、製作人大人跟主編,確實對「基礎設定」進行過「更動」了對吧?!

不過也是啦,如果不稍微吃點書…呃、不是,是如果不稍微修正一下「遊戲規則」,
那麼在 "滅亡迅雷篇" 當時曾經出現過的 「人型機」們,
能夠在這裡登場的、
實際上就只有「IS」、「好棒棒醫生」跟「宇宙野郎 昴」而已…

而且中期以後、同樣是受到「物理入侵」的「弁護士 備後」,
照理說也就同樣
應該不能夠出現…

然後最重要的一點是,依照這種演出的方式
其他無辜受到牽連,被變成「戰鬥員」的人型機們…
非但對於或人來說根本幾乎等同 "不存在" ,
連IS在對大家傳達要 "齊心協力救社長" 的訊息時,也直接將一輪咲世給無視…

所以說、進入「ZAIA篇」之後,關於這部戲的一切果然真的都…
開始變得 "微妙" 了啊…
**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3)(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4)(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