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2/18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3)(下)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23話
キミの知能に恋してる!
(キミのちのうにこいしてる!)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在「結婚詐欺訴訟」的「無罪判決」出爐之後,
「飛電」方面好不容易才終於在「職場五回合勝負」中取得了「一勝」,

但在那之後,原本以為應該會順利與未婚夫和好的當事人、「海老井千春」
卻突然來到或人面前,希望他能夠幫忙尋找「新的結婚對象」…

只是透過「婚姻顧問型 人型機- 緣結速配」的搜尋之下,
跟千春最為速配的「另一半」竟然是…「天津 垓」。
***
***
諫:「天津垓…他利用『Ark』到底有什麼企圖,如果是你、應該會知道些什麼吧?!

滅:「那傢伙…太過小看『人型機』了。

諫:「………………??!


滅:「不久之後、他將徹底地體會到…『Ark』的力量。


……
…自打從滅重新啟動以來、不破每天都跑來找他聊天,
這兩個人會不會這樣聊啊聊的…最後聊出什麼「男人之間的友情」吧?!
唔唔…如果是這樣的話、好像也不錯?!!

只過了一集就恢復到原本的「冷酷」,如果「AI」也會自主學習並且進化,
那麼這就表示、滅已經再次學會掌控自身的「情感」…
又或者是、某種新的「情感」已經凌駕於發現自身遭受欺瞞的「憤怒」…

天津垓在「職場勝負」的比賽時,用盡方法給參賽者帶來「精神壓力」,
目的是為了讓他們將「惡意」感染給「人型機」,
那麼…「襲擊者」本身的出現到底在不在他的掌控之中呢?!

從「襲擊者」的整體造型來看,「襲擊昇華器」同樣出自於「ZAIA」的可能性很高,
甚至有可能就是當初滅他們入侵「A.I.M.S.」的「技術研究局」時,
在裡頭所看到的那些類似半成品的大量武裝,

但根據當時「插花比賽」的最後,天津說「有什麼東西開始蠢蠢欲動」,
並讓唯阿開始追查「程式昇華金鑰」的下落…
這表示「襲擊者」的出現,顯然並不在天津垓的「飛電崩壞」這份劇本之中對吧…?!

也就是說、那個神秘的「兜帽人物」將會是再來一切的關鍵囉?!

這麼說來…有沒有這種可能呢?! 如同當初「迅」到處尋找「覺醒的人型機」下手,
最大的「真正目的」其實是藉由「滅絕昇華金鑰」來「蒐集數據」,

那麼假設、這個神秘的兜帽人物正在進行的…也是類似的事情呢?!
只是對象跟目標從「人型機的情感」換成了「人類的感情」…

『滋滋滋…!』

緣結速配:「…………………


或人:「一旦變身、就會變得完全沒辦法控制。我就像是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
一個根本不是自己的『某個人』在不受控制的大鬧…


IS:「源自『衛星 Ark』的『惡意之力』並無法進行估算。果然還是、太危險了。
在找出適當的應對方法之前,請您暫時不要再進行變身。



或人:「可是…

『嘟~!』

緣結速配:「為了能夠與『惡意』對抗的『最佳配對(Best Match)』就是…

『啪~!』

或人:「唔喔喔…!

緣結速配:「…所謂的『善意』!


或人:「速配…!你已經不要緊了嗎?!

緣結速配:「呵呵…這都多虧了社長您。

IS:「…『惡意』與『善意』。既然這樣、就有必要先獲得構成『金屬簇蝗蟲 金鑰』的,
屬於『惡意』的原始數據資料,並加以進行分析才行。


或人:「原來如此…不過、數據資料是在『ZAIA』那邊吧?! 唔…到底該怎麼辦呢…

IS:「我去向『ZEA』進行詢問吧。

『嗶!嗶!嗶!』

IS:「………………??


IS:「在開始進行之前、似乎有客人前來,想要針對『緣結速配』進行『客訴』的樣子。

緣結速配:「……………??!

或人:「咦…?!!


……
…「飛電」的那台 "多功能3D列印機" ,
其實就是「Build」時期、「滿裝瓶製造機」的道具佈景下去修改的對吧?!
那個拉門打開的動作再配上一句「Best Match」…
只差一個會興奮到勃…呃、不是,是興奮到頭髮亂翹,
外加狂喜亂舞的天才物理學者了…(無誤)

或人:「請問這位先生您是…?!

二階堂:「……我是海老井千春從小到大的玩伴…我叫『二階堂輝男』!

或人:「啊啊~!您是海老井小姐的朋友…。


或人:「那麼、請問您…為什麼要客訴『速配』?!

二階堂:「拜託你們讓這傢伙離千春遠一點!這傢伙正在對千春 "洗腦" 啊!

緣結速配:「……………??!

或人:「啥咪…?!!!

IS:「請容我插嘴。但是『人型機』從來沒有具備那樣的機能。


二階堂:「千春她…就是自從遇見這傢伙以後,才開始變得很奇怪的!
千春她…這一個禮拜以來,每天都說要去跟這傢伙見面!


海老井:「阿輝~ 今天你剛好也能送我過來,真是『Best Match』~!


二階堂:「我說啊…

海老井:「嗯~?!

二階堂:「妳今天也還是要去跟那個『人型機』見面嗎?!

海老井:「都跟你說了…別叫人家『人型機』,是『速配先生』才對啦。


海老井:「哼…!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一直沒辦法趕快找到一個好對象呢…
倒不如說、這也是因為速配先生他這個人,實在是太棒了的關係啊~


二階堂:「
………………!!


海老井:「不但誠實、又值得信賴。有沒有能夠像是速配先生一樣棒的人呢…呵呵呵~


……
…「油漆(ペンキ)的二階堂」…啊勒?! 所以這是「油漆(ペンキ)」跟「企鵝(ペンギン)」的…
這真是再明顯不過的命名方式了呢…
而二階堂會穿黃色,該不會是因為小宮小姐的「戰隊梗」吧…

或人:「咦咦…?!

『嗶!嗶!嗶!』

緣結速配:「
………………!!

二階堂:「開口閉口就是速配、速配、速配、速配…!


二階堂:「千春的腦袋裡頭,現在就只想到這傢伙而已了啦!

緣結速配:「
………………!!

……
…體溫直接飆昇到「38.5度」?! 這根本要送醫院了吧?!

『嗶!嗶!嗶!』

緣結速配:「這完全就是您個人在無理取鬧。

二階堂:「你說什麼?!!

或人:「哇啊啊…?!! 請您冷靜一點!冷靜啊!請您冷靜一點!

二階堂:「…唔…別攔著我!…讓我揍他一拳!

或人:「不行!


二階堂:「…吼啊啊!!


或人:「…結果害人家一整個超火大的……你打算怎麼處理啊~速配?!!」

緣結速配:「那位二階堂先生,或許就是上次、襲擊我的『襲擊者』也不一定。


或人:「咦咦?!

緣結速配:「我平時能夠
針對前來諮詢的客戶們,
將他們的言行舉止與慣有的行動模式,整合成數據再進行輸入,
以便作為尋找『最佳配對(Best Match)』的參考。



緣結速配:「而結果、他們的動作完全互相『配對』上了。

或人:「居然會這樣…!但是、就算他真的是的話,又該怎麼做…

緣結速配:「我已經有一個,能夠確認他是否真的為『襲擊者』的方法。

或人:「是什麼…?!

緣結速配:「就是讓我與海老井小姐……


緣結速配:「…結婚!


或人:「啥啥…?!!


『嘟…!嗶!嗶!嗶!』

IS:「………………??!

……
…先等等、「慣用行為模式」的判定機能??!
「緣結速配」這個型號的人型機,真正的功能到底是「婚介」還是「刑事鑑定」啊?!

雖說有些人會因為受不了另一半的某些「特定動作」,
像是挖鼻孔、摳腳趾…等等,進而導致婚姻觸礁,這種案例也是屢見不鮮…
所以速配的機能裡頭會有「行為模式鑑定」倒也是合情合理…

是說、這麼重要的功能,上回的「律師人型機」反而沒有搭載呢…
那對於各類型的官司應該都會有很大的幫助吧?!!

海老井:「
………………!!


緣結速配:「
………………!!


或人:「呵呵…

二階堂:「………………!!

牧師(演二):「那麼、請兩位交換誓詞。


牧師(演二):「你、『速配』是否願意接受,站在你身旁的這位女性、『千春』,
成為你的妻子,並發誓無論健康的時候,無論生病的時候,
無論富有的時候,無論貧困的時候…


或人:「啊勒?! 那是『演員 人型機』的『松田演二』嘛!

IS:「為了表現出『臨場感』,所以請他來擔任『牧師』的角色了。

牧師(演二):「…都願意接納她身為你妻子的身份,永遠尊敬她、愛護她、關懷他嗎??

緣結速配:「是的、我發誓。


二階堂:「欸、等等!我說過是要拜託你們…讓他兩個離遠一點才對吧?!


或人:「咦咦…?! 唔呃…不是…

二階堂:「為什麼反而變成是在結婚啊!

或人:「…不是…這只是在進行『情境模擬』而已啦。
速配他…是想要讓您看看他認真工作的模樣,希望能化解您對他的誤解啊!


牧師(演二):「…你、『千春』是否願意接受,站在你身旁的這位男性、『速配』,
成為妳的丈夫,並發誓無論健康的時候,無論生病的時候,
無論富有的時候,無論貧困的時候…


二階堂:「咦咦?! 不對吧…!『婚姻諮詢』的顧問、沒有人在做這種事情的吧?!

或人:「算了、算了、算了…就廣~~~~義~上來說,這也是 "結婚" 諮詢啊!


牧師(演二):「…都願意接納他身為妳丈夫的身份,永遠尊敬她、愛護她、關懷他嗎??

海老井:「是的、我發誓。

二階堂:「
………………!!

牧師(演二):「那麼、請兩位進行『宣誓之吻』。

或人:「咦…咦咦?!! …有…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嗎?!


二階堂:「開什麼玩笑啊!

或人:「啊啊?! 啊啊…!二階堂先生!

二階堂:「…呼…呼…吼啊啊……!


海老井:「……嗯?! 速配、『宣誓之吻』呢?!

緣結速配:「這麼嘛…請原諒我實在不能這麼做。

海老井:「咦咦~~~?!


或人:「唉唉…呼…

緣結速配:「怎麼樣?! 有辦法想像得到,將來自己的結婚典禮,
要舉辦成什麼樣的感覺了嗎?!

海老井:「我現在能夠想像到的…已經只有跟速配你結婚的感覺了!

緣結速配:「……………??

海老井:「請你…真的跟我結婚吧!

或人:「咦咦咦咦咦咦…??!


緣結速配:「不可能的。『人型機』與人類是無法結婚的。

海老井:「如果是我跟速配的話,絕~對~是~『最佳配對(Best Match)』的啊!

緣結速配:「就算假設、我真的是『人類』的話…也完全不行呢。
根本是『最糟配對(Bad Match)』。


海老井:「…啊啊……??!


緣結速配:「像妳這種任性自私的人類,敬謝不敏。

或人:「…唉喲…唔…唔唔……

IS:「或許他這是,故意講出這些話的也不一定。

或人:「故意的…?!

IS:「為了讓海老井小姐能夠討厭他。


海老井:「拜託再把話…講得更坦白一點!我就是喜歡速配你的這種部份啊!


……
…等等、這位小姐…妳是不是有什麼奇怪的部份開始覺醒了啊喂!
原來如此、難怪速配會說她跟天津垓那傢伙很登對了…

緣結速配:「那麼、我就如妳所願,把想要講的話全部都講給妳聽吧。


IS:「難道說…!


緣結速配:「…IS小姐。

IS:「………………??

緣結速配:「能不能請妳教我,有什麼樣最差勁的詞彙,
能夠讓人類打從心底感到不愉快呢??



IS:「為什麼想要知道這些呢??

緣結速配:「因為這是 "必要" 的。

或人:「唉唉…


緣結速配:「妳這個…

IS:「不可以!

『嗶~~!!』


海老井:「
………………!!


或人:「
………………!!


緣結速配:「說到底、妳就是因為只知道依賴男人,才會像個笨蛋一樣被…

IS:「
………………!!


松田演二:「
………………!!


『嗶~~!!嗶~~!!嗶~~!!』

或人:「
………………!!

海老井:「
………………!!

IS:「
………………!!

松田演二:「
………………!!

緣結速配:「…現在還害我也被牽拖到。也實在太扯了吧!


緣結速配:「沒錯、像妳這種人就是…

『嗶~~!!』

緣結速配:「…了啦!


或人:「啊啊…唔呃呃…!這些差勁透頂又糟糕到不行的話…
他是從哪裡學來的啊…呼…呼…


IS:「實在非常抱歉。

或人:「………………??!

……
…眼神死掉了!不過換句話說、這些甚至需要「進行消音」的詞彙,
在IS的記憶體當中也有…

以現在這個時代來說、都會有人願意跟二次元人物,
甚至虛擬軟體人物進行「結婚」了,如果真的有擬真程度這麼完美的「機器人」,
會有人類因此陷入戀愛乃至於想要結婚,其實一點都不會讓人驚訝呢…

話又說回來,「飛電」提供「人型機 配遣服務」,
不知道有沒有提供像是…呃…「女僕」、「執事」或「個人管家」之類的呢?!

「人型機」本身具有意識,高等的「AI」想必也會拒絕購買者,
對他們有過多不必要的肢體接觸,

但如果是在不要造成「騷擾」的前提之下,只要「財力」允許…
想要訂購一大群「外觀好看的人型機」,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後宮」…
應該也不會違反「人工智慧特別法」對吧?!

海老井:「…嗚…就算我再怎麼差!…你也實在講得太過分了!速配你這個笨蛋!

緣結速配:「
………………!!


『嗶嗶嗶!!』

Ark:「
………………!!

『嗡!』


緣結速配:「
………………!!


緣結速配:「
………………!!

海老井:「呀啊啊…!


緣結速配:「充滿惡意的人類就該滅絕殆盡…!

或人:「難道說…!

緣結速配:「吼啊啊啊啊…!!


『胃育蛙!』

胃育蛙 方舟魔人機:「吼吼…!

海老井:「呀啊啊…不要…不要啊…!

或人:「唔…!

『Zero-One Driver!』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

或人:「……………??!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吼啊啊…!

或人:「咦?! 咦咦…?! 哇啊…?!

海老井:「呀啊…不要啊…呀啊啊…!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看招!你這臭傢伙!

胃育蛙 方舟魔人機:「吼…!

海老井:「呀啊…呀啊啊…!

或人:「唔唔…!


或人:「唔唔…!

『Hiden metal ability(飛電金屬的能力)!』

IS:「或人社長、不可以!

『Authorize(授權)!』

或人:「現在只有我能阻止他們了!…變身!

……
…企鵝戰青蛙?! 要說有看頭也確實是挺有看頭的…

風暴企鵝 襲擊者:「…呃啊啊!

胃育蛙 方舟魔人機:「…呃啊啊!


『Metal Cluster Hopper(金屬簇蝗蟲) !』

Zero-One:「
………………!!

胃育蛙 方舟魔人機:「…呃啊!


『It's High Quality』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

Zero-One:「
………………!!

風暴企鵝 襲擊者:「…呃啊啊!


松田演二:「哇啊…?!

海老井:「拜託、IS小姐!是怎樣啊?! …那個!根本是瑕疵品嘛!

松田演二:「千春小姐,請您先稍微冷靜下來。好嗎?! 好嗎?! 好了、好了、好了…

海老井:「關你屁事啊!


胃育蛙 方舟魔人機:「呃啊啊…!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

Zero-One:「
………………!!

風暴企鵝 襲擊者:「…呃啊啊!


胃育蛙 方舟魔人機:「吼…!

Zero-One:「
………………!!

胃育蛙 方舟魔人機:「…呃啊啊!


Zero-One:「
………………!!

胃育蛙 方舟魔人機:「…呃呱呱……!


或人:「…呃呃…唔…呃呃……


或人:「…停下來啊啊…『Ark』!!!

Zero-One:「
………………!!

胃育蛙 方舟魔人機:「…呃呱呱……呱呱…?!!


Zero-One:「
………………!!

胃育蛙 方舟魔人機:「…呃呱!


風暴企鵝 襲擊者:「呃…呃……!

Zero-One:「
………………!!

胃育蛙 方舟魔人機:「呃呱…呱…呱…

垓:「…『Ark』……讓我好好地見識一下、那股力量吧。

……
…那是防UV的遮陽傘呢…這傢伙都已經40開外、卻還是能常保年輕外貌倒也不是偶然的…

『Thousand Driver!』

松田演二:「……………??!

海老井:「…咦咦??!


『滅絕!Evolution(進化)!』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啊啊…!

Zero-One:「
………………!!


『Break Horn!』

垓:「變身!

『Perfect Rise(完美昇華)!』


『When the five horns cross! The golden soldier THOUSER is born!』

Zero-One:「
………………!!

風暴企鵝 襲擊者:「…呃啊!


Zero-One:「
………………


『Presented by ZAIA』

Thouser:「哼!…哼!

Zero-One:「
………………!!

Thouser:「唔呃…!

海老井:「咦咦??! 現在到底是怎樣啊?!


Zero-One:「
………………!!

Thouser:「唔呃啊啊…!哼哼…哈哈哈…喝啊!


Thouser:「哼!…喝!喝!

Zero-One:「
………………!!


Zero-One:「
………………!!

Thouser:「唔呃…!呃啊啊…!哼哈哈哈…


Zero-One:「
………………!!

Thouser:「唔呃呃…!呃啊…!呃呃…!


Thouser:「呃啊!呃呃…!


Zero-One:「
………………!!

『Metal Rising Impact!』


Zero-One:「
………………!!


Thouser:「哼…!

胃育蛙 方舟人型機:「吼啊啊…!


『Jack Rise!Jacking Break!』

胃育蛙 方舟人型機:「…呃呱啊啊啊!!!

Thouser:「唔呃呃…!

『Metal Rising Impact!』


『轟隆!』

風暴企鵝 襲擊者:「唔呃呃…!


……
…金屬蝗蟲組成分身的騎士踢?!! 等等、胃育蛙那是在挺身擋保護企鵝嗎?!

Thouser:「呃呃…呼…呼…呃……

風暴企鵝 襲擊者:「呃呃…呃…!

胃育蛙 方舟人型機:「呃呃…呃…!


二階堂:「呃…呃呃……呃呃…

海老井:「不會吧?! …啊…阿輝?!!

IS:「果然、是這樣子沒錯。

海老井:「為什麼?!!

二階堂:「…呃…千春…妳沒事吧?! 呃…

海老井:「阿輝…難道說、你是為了我…?!

二階堂:「唔喔喔…!


胃育蛙 方舟人型機:「…呃…呃…最佳配對(Best Match)…!


胃育蛙 方舟人型機:「呱呱…!

『轟!』

Thouser:「呃呃…!呃…


……
…唔嗯?! 所以也就是說…?! 速配非但是「自願被惡意感染」,
更在被「Ark」入侵之後,也依舊維持著「一定程度的自我」囉?!!

讓「人類」因為受到辱罵而產生「惡意」,再進而將這份惡意感染給自己,
但真正的目的是讓千春清醒、並認清「真正珍惜自己的人」就在身邊…

怎麼會突然有…這麼具有「人性」跟「偉大」的人型機啊?!!

Thouser:「…呼……哼…!喝啊!

Zero-One:「
………………!!


Thouser:「喝!


Thouser:「…哼!

Zero-One:「
………………!!

Thouser:「唔呃…?!!


Thouser:「喝啊…!

Zero-One:「
………………!!


Thouser:「呃呃…!

Zero-One:「………………!!

Thouser:「唔呃!呃啊啊…!


Thouser:「呃啊啊…!呼…呼…『蝗蟲』原本就是…一旦在聚集成大量的群體之後…
就會毀壞所有的農作物…到最後甚至會互相啃蝕同類的兇猛生物…



Thouser:「這就是『Zero-One』……真正的姿態嗎!


或人:「呃啊啊啊啊…!呃啊啊…!!


……
…先別管你說了什麼,那副雙膝落地的尊容真是好看啊…
**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3)(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4)(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