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2/18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3)(上)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23話
キミの知能に恋してる!
(キミのちのうにこいしてる!)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Fang!』

或人:「唉唉…!唔…

『Fire!』『Blizzard!』

或人:「唔唔…!


或人:「唔唔…!

『Press!』

或人:「唔唔…!那這個呢…?!

『Hyper Jump!』


或人:「唉唉…不行。不管哪個都沒反應…唉…難道就只能用這個了嗎…


或人:「住手…!呃呃…住手…『Ark』!呃呃…!停下來啊啊啊…!!


或人:「唉唉…

IS:「不可以!社長現在非常繁忙…

海老井:「我這邊也是『緊急事態』啊!」

或人:「……………??!


或人:「哇啊?! 啊啊…咦??!

海老井:「或人社長!請幫我找到『結婚對象』吧!

或人:「啥咪…?!!!

海老井:「我…!不管怎~麼~~~樣、都還是想要結婚!


或人:「咦…?! 海老井小姐妳不是早就已經跟人…有了婚約嗎?!!

海老井:「那份婚約…唔!…已經取消了。


或人:「咦…?! 為什麼?! 你們兩位不是彼此相愛的嗎?!

海老井:「相愛當然是相愛了。只是…要『結婚』的話,總覺得好像又不太對。

或人:「啊啊啊…是這樣子…的嗎……

IS:「或許那是現在的或人社長,所不可能理解明白的,一種錯綜複雜的問題。

或人:「咦咦…?!


海老井:「我深深地、受到『律師人型機』的『備後』先生所感動。
所以呢~請問你們公司有沒有,能夠替人尋找適合『結婚對象』的優秀『人型機』呢?!!


或人:「…有沒有呢?!!

『嗶!』

IS:「有的。

或人:「真的有啊?!

『嗶嗶嗶嗶…!』

IS:「那就是『婚姻顧問型 人型機』-『緣結速配』。


……
…因為「愛情」而步入「婚姻」,卻使得「婚姻」成為「愛情」的終點,
「相愛」跟「結婚」並不同,這種話倒是經常在各種地方都聽得到呢…

英文裡頭有一句俗諺:「Don't marry the person you think you can live with,
marry the person who you cannot live without」
別跟一個你認為想要一起生活的人結婚,而是跟一個你覺得沒有對方就活不下去的人結婚。

以劇中海老井的例子來說,雖然「結婚詐欺」的事情最終是澄清了,
照理說、歷經「患難」之後,應該會讓她跟榊遊人之間更加珍惜這段感情,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在兩人定下婚約之前其實才交往了一個月,
所以他們彼此之間要說「不熟」的話,其實應該也還真的是挺「不熟」的…
像是榊遊人一直有非常嚴重的「財務問題」,
這種絕對會影響到兩人婚姻關係的一等一大事,海老井在事先就不知情對吧?!

經由那場「訴訟」、榊遊人在各方面簡直就像是被扒掉了一層皮,
海老井固然會因為誤會了他而有所感到「歉意」,
但同時也等於是完全「看清」這個人了,所以若是講到要跟這個男人「攜手過一輩子」…
除非她真的蠢到無藥可救…呃、不是,除非她善良到有如聖母一般才有可能吧。(啥?!)

IS:「…『緣結 速配』能夠在對客戶的『個人資料』進行分析之後


『嗶!嗶!嗶!』

海老井:「………………!!


IS:「…再從『交友配對網站』上頭所登錄的用戶之中,
篩選並配對出最適合作為『結婚對象』的另一半人選。


『嗶!嗶!嗶嗶嗶…!』

緣結速配:「
………………!!

或人:「好強…


……
…現實生活中其實也有類似的APP程式跟交友網站呢,不管是好的或是壞的…(啥?!)

 
或人:「現在這個時代連結婚對象都能夠靠『AI』來找啊…
話說回來、你們兩位為什麼會在這裡啊?!

山下:「………………!!

福添:「…視…視察啊!那還用得著問嗎?!


福添:「現在可是關乎我們『飛電』可能會被人收購的…重大時期啊!

Siesta:「副社長目前還是『單身』。

福添:「別說出來!

Siesta:「山下專務則是『離過一次婚』。

山下:「麥擱共啊!

速配田成子:「抱歉讓您久等了,福添先生。


速配田成子:「我是這次負責替您進行諮詢的『速配田 成子』。呼呵呵呵~~

福添:「
………………!!

速配田成子:「來,麻煩這邊請。呵呵呵~~

或人:「呃呵…祝您順利嘿~!

『嗶嗶嗶…!嗶!嗶!嗶!』

緣結速配:「…『讀取學習』已經結束了。


……
…關於「縁結びマッチ」這個名字,

其實「縁結び(えんむすび)」這個字在日文裡頭、原本就有代指「結婚」的意思,
而「マッチ」也就是英文的「match」、指得是火柴…呃、不對,
這裡是指「配對、相配」的意思。
所以「縁結びマッチ」如果要從「意義」上來翻,就是「結婚配對」。

如果要拿來作為「名字」的話、「マッチ」本身因為是外來語,原本是沒有相對應的漢字,
日本在「明治時代」開始於國內進行「火柴」的生產製造時,
當時是以「燐寸」這兩個字來表示。

所以個人原本也是有打算將「マッチ」直接寫成「燐寸」的,
雖然用來當成「名字」的話,「燐寸(マッチ)」好像挺有一股中二的帥氣感,
但一來意義不同,二來也完全不符合「婚姻顧問」這個職業給人的感覺,

畢竟結婚是一輩子的事情,但「火柴棒」則是點燃之後一下子就會燒完的,
看到「燐寸」這麼不吉利的名字誰還敢找他進行諮詢啊…
而且因為還有一位「マッチ田成子」的角色,
依照這個方式的話就會變成「燐寸田成子」了,實在怎麼看怎麼奇怪…

所以這裡使用「意譯」、然後再翻成的口語一點的「速配」,
不寫成「配對」是因為不管用來當成「名字」或「姓氏」,
「速配」這兩個字相對之下,看起來比較會有「日本人」的感覺…(個人的觀感問題)

海老井:「真的沒問題嗎?! 雖然我是真的非常地想要結婚,
但是自從遇到過『結婚詐欺』之後,我就覺得好像…變得不太敢隨便相信其他人了…

緣結速配:「原來如此。根據您剛才所提供的數據資料。
我發現海老井小姐您曾經登錄過18個『占卜APP(行動應用程式)』,
卻只有願意選擇 "說自己好話" 的占卜結果
來作參考的傾向。

海老井:「是啦…


……
…啊勒?! 所以謝絲妲小姐的戲份已經結束了?! 真是浪費演員啊…

 
緣結速配:「不願意正視現實,卻又容易受到甜言蜜語的誘惑。
所以、您才會受騙上當的不是嗎?!

海老井:「你什麼意思啊!講話太沒禮貌了吧?!

緣結速配:「所謂『婚活』…!並不是在追求什麼 "遙不可及的夢" ,
而是為了要能夠親手抓住 "現實的幸福" 才對!


海老井:「……………!!

緣結速配:「因為不想看見 "現實" 而主動將視線移開,
這樣您是無法
獲得幸福美滿的婚姻的喔!海老井小姐!

海老井:「…是!


緣結速配:「呵呵…


……
…馬場先生在2018年4月時、曾經因為不明原因,
而被經濟公司下達了「暫停演藝活動3個月」的處分,
之後雖然順利地重新復出,但整體給人的感覺確實是不太一樣了呢…

當時經濟公司方面公佈的理由是「信義誠実の原則に反する行為」,
但「違反誠實信義」這麼籠統的說法其實「可大可小」,
聽起來好像發生什麼大事、但處分卻只有停工3個月…

如果是做了什麼違法的事情,就算經濟公司不願意講,
也一定有八卦雜誌會因為「戰隊演出者」這個身份去挖新聞,所以這一點不太可能…

若是結婚生小孩了,正常來說「誠實地公開」才是維持藝人形象的好辦法,
公司下達停工處分反而不太合理…

那麼比較有可能的或許就只剩下…像是馬場先生違反了公司的「內部規定」,
比如說「跟粉絲談戀愛」或「未經許可的副業」之類…
這種只需要「重重舉起、輕輕放下」,就能達到「小懲大戒」效果的事情…

不過、一來馬場先生並不算真的什麼「當紅一線男星」,
二來人家既然不願意公開,就表示可能涉及什麼到「私人隱私」,
所以粉絲以及觀眾們除了猜測之外,也就無從去考證了…

緣結速配:「開始搜尋符合海老井小姐條件的男性。

『嗶嗶嗶…!』

海老井:「……………??!

緣結速配:「呵…找到了!屬於您的…『最佳配對(Best Match)』!


或人:「…『最佳配對(Best Match)』~~!

山下:「……………??!

福添:「咦?! 這麼快?!


……
…可惜導演在這裡沒有想辦法來一個「兔子 X 坦克」的梗…(啥?!)

「AI」所做出的「思考」與「判斷」,因為都是電腦所推演出來的「最佳答案」,
所以有些時候聽起來會變成是「完全沒有顧慮到他人心情」的「毒辣發言」,
這是『AI』的「優點」同時也是「缺點」,
就像大家現在有些時候會聽到Siri姊講出太過犀利的話一樣…
這麼說來、這好像也是製作人曾經希望觀眾能夠注意的部份…

速配田成子:「屬於福添先生您的『最佳配對(Best Match)』…

福添:「………………??!

速配田成子:「很可惜並沒有發現…。


……
…副社長啊啊啊啊!一個單身至今、一個離過一次婚,
老社長的「兒子」、不管是「人類」或「人型機」的「飛電其雄」都比父親更早過世…
這家公司是被下了什麼「坐上高位的人都會不幸」的「詛咒」嗎?!! (啥?!)

不過如果硬要說的話,「人類」創造「人類」這種事情…
其實就某方面的「宗教」或「倫理」而言,都是「最大禁忌」的…「罪惡」對吧?!
「人型機(Huma-Gear)」雖然是「機器人」而不是「人造人(android)」,
但如果要從 "特定的角度" 來說,
已經算是踩到某些人在「精神道德標準」這方面的「底線」了對吧?!

所以如果要說「飛電」真的遭受詛咒,或許也不是那麼值得驚訝的事情…(喂)

或人:「不知道來的會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


IS:「…『速配』的分析、雖然聽起來有些毒辣,但卻也是非常誠實地,
將自己的意見、直接了當地表達出來呢。


或人:「唔喔?! 來了呢…!


垓:「打擾了。

或人:「咦咦咦……???!!!

垓:「請問您跑來這種地方做什麼?! 明明『職場勝負』應該已經讓你們公司,
沒有後路可退了才對…



或人:「這句話我原封不動地還給你!我才想問你跑來這裡幹嘛勒!

垓:「哼…參加『婚活』啊。

或人:「啥啥…??!


……
…畢竟人家都那個年紀了嘛,會參加相親也算很正常…
這麼說起來、千趴跟福添其實算是同一個世代的人物呢…

所以說幹嘛搞那些骯髒手段啊?! 把他平時的保養秘訣寫成書,
或改行投資美容用品跟保健食品,絕對更能夠稱霸全世界的市場啊!(啥?!)

緣結速配:「天津垓先生,恭候您多時了。

或人:「咦咦…難道說、你也去找過『速配』進行婚姻諮詢嗎?!

垓:「您認為我有可能會去依賴『人型機』嗎?!  我只是在『交友配對網站』進行過登錄而已。
畢竟這種事情使用『AI』的話…會更有 "效率" 啊。


或人:「唔…總覺得、讓人不太能接受呢…海老井小姐!

海老井:「……………??!


或人:「如果妳覺得不願意的話,
請妳不用客氣要立刻就回絕掉喔!

海老井:「啊啊…完全、沒有問~題~

或人:「…啥……??!


緣結速配:「天津先生,麻煩請簡單介紹一下您的個人履歷。

垓:「哼…

唯阿:「畢業於美國『史丹佛大學』,並取得『MBA(工商管理碩士)』學位。
就學期間、進行了『Thousand Network 股份有限公司』的創業。
現在是『ZAIA Enterprise JAPAN』的社長。



唯阿:「站在公司員工的角度來看,他真的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社長。
能夠在天津社長的手底下工作,實在是讓人感到非常光榮。


或人:「怎麼聽起來、好像不是很情願啊?!


唯阿:「…唔!…唉唉……


……
…刃姐、Nice棒讀!(稱讚的意味)

是說、IS是機器人也就罷了,到底有誰會在去「相親」的時候,
竟然還帶著一個大美女一起出現的啊?! 這擺明了是想給對方難堪而已吧?!
千趴這傢伙的腦袋裡頭,真的完全是沒有「常識」這回事對吧…

 
垓:「然後就是、我這外表。是『永遠的24歲』…

IS:「實際上是『45歲』。

或人:「……………!!

垓:「
……………!!

海老井:「………………??!


垓:「咳咳…!是『永遠的24歲』。簡直就是『1000%』的完美條件,
請問您…是否為足以匹配這些條件的女性呢?!


或人:「聽起來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這算哪門子的『最佳配對(Best Match)』啊!

緣結速配:「他們確實是非常 "平衡又互補" 的兩位喔。


緣結速配:「天津先生他、是一位『過度自信』又『態度傲慢』的『自戀狂』。
無論心中有什麼話,也都會立刻一清二楚地說出來。


或人:「………………??!!

緣結速配:「因為這種對待他人過度挑剔的個性,使得能夠與他進行『配對』的對象,
簡直是絕望般的稀少。

唯阿:「…噗…呵呵……

垓:「你說什麼…?!!

緣結速配:「但是、如同奇蹟發生了一般,
他正好與要求對象必須要『有話直說』與『做人誠實』的海老井小姐,非常的『速配』。
天津先生,我認為您應該要為了今天的這份相遇,而心懷感激呢。


垓:「………………!!

唯阿:「…………………

……
…這種另類方式的「被人洗臉」,這次擔任編劇的高野老師…Good Job啊!

或人:「原來如此,『速配』他說的實在對極了呢~。


海老井:「速~配~


垓:「實在讓人不愉快。果然『人型機』…沒有必要存在。

或人:「……哼!

垓:「哼…!

唯阿:「那個是…!


……
…這麼說起來、高人一等的「學經歷」與「財力」外加那份「顏值」,
千趴這等看似「完美」的人物,但即使到了「年近半百」也還是沒有結婚的理由…
不、應該說…如果有誰能夠跟這種人結婚而沒發瘋,那才是奇蹟…(啥?!)

有沒有「有話直說(はっきり)」這一點姑且不論,
天津垓這個傢伙…能夠跟「誠實(正直)」扯得上邊嗎?!

嘛、也對啦,因為「有問題」的其實是他這個人本身的「整體個性」啊,
一份建立在「偏差又扭曲的價值觀」之上的「直接」與「誠實」…
比起一個「真小人」、像他這種「偽君子」反而要來得更加危險得多了…

但是反過來說、如果先假意嫁給他,
然後用「被他的爛人個性逼得精神耗弱」的理由上法院訴請離婚…
光是「贍養費」應該就能下半輩子不愁吃穿!(喂)

唔唔…不太對,依照千趴那種陰險個性,
他可能會想辦法做出、讓對方直接「自願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舉動…(夠了)

唯阿:「啊、請等一下!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

或人:「啊啊…?!!

海老井:「呀啊啊啊…!啊啊…!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吼…!

唯阿:「請您暫時迴避。

『Dash!』


『Authorize(授權)!』『Kamen Rider~!』

唯阿:「變身!

『Shot-Rise(射擊昇華)!』『Rushing Cheetah(奔馳獵豹)~!』


……
…刃姐這是睽違幾集的變身啊?!!

Valkyrie:「…喝!

風暴企鵝 襲擊者:「哇啊!


Valkyrie:「
…喝!

風暴企鵝 襲擊者:「…呃啊!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

Valkyrie:「
…喝!

風暴企鵝 襲擊者:「…呃!


風暴企鵝 襲擊者:「唔唔…!

Valkyrie:「喝!唔唔…!

風暴企鵝 襲擊者:「
吼…!

Valkyrie:「唔!…喝!


……
…攻擊方式居然是頭鎚,上次「雷」也很愛用這招…這是「鳥類」變身者的什麼共通點嗎?!

或人:「唔唔…!

IS:「您現在『變身』太危險了!

垓:「…………………

或人:「咕咕…!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

Valkyrie:「…喝!


Valkyrie:「
…喝!

風暴企鵝 襲擊者:「呃啊啊…好痛啊…!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啊啊…!

Valkyrie:「
…喝!


風暴企鵝 襲擊者:「
吼…!

Valkyrie:「…呃啊!


風暴企鵝 襲擊者:「
吼…!

或人:「危險!唔唔…!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滾開!!

或人:「哇啊!

風暴企鵝 襲擊者:「
吼…!

海老井:「啊啊…!啊啊…!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啊…!

海老井:「呀啊啊!!!

緣結速配:「呃呃…!

海老井:「不要啊啊!速配!!


或人:「呃…啊啊…?!!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

Valkyrie:「你的對手是我!

風暴企鵝 襲擊者:「…唔呃呃!


Valkyrie:「唔唔…!

或人:「IS、『速配』就拜託妳了!

IS:「或人社長!

海老井:「…啊啊…速配…欸……速配…嗚…速配!!


Valkyrie:「喝啊…!喝!

風暴企鵝 襲擊者:「…呃啊!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啊啊…!

Valkyrie:「唔唔…!


Valkyrie:「哼!

『砰!』

風暴企鵝 襲擊者:「…呃啊!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

Valkyrie:「…喝!

或人:「唔唔…!

『Hiden metal ability(飛電金屬的能力)!』『Authorize(授權)!』

或人:「變身!


『Prog-Rise(程式昇華)!』『Metal Rise(金屬昇華)!』

或人:「呃…!呃啊啊…!呃呃…!呃啊啊啊!


……
…不知道為什麼,那個無數小蝗蟲組合成大蝗蟲的部份看起來好帥…

『Secret material Hiden metal(機密素材、飛電金屬)!』

Zero-One:「…唔呃呃呃…呃啊啊啊啊!

或人:「呃呃…?!呃呃…!唔呃呃…!呃啊啊啊!


『Metal Cluster Hopper(金屬簇蝗蟲) !』

Valkyrie:「…喝!

風暴企鵝 襲擊者:「吼…!

Zero-One:「………………!!

『It's High Quality』

Valkyrie:「唔呃?! …呃啊!


Zero-One:「
………………!!

風暴企鵝 襲擊者:「呃呃…?! 呃啊!


Valkyrie:「唔唔…!唔呃…!呃啊!

風暴企鵝 襲擊者:「…呃啊啊!


Valkyrie:「唔唔…!

『Thunder!』


『Authorize(授權)!』『Kamen Rider~』

Valkyrie:「
………………!!

『Shot-Rise(射擊昇華)!』『Lightning Hornet(閃電黃蜂)~♪』』


Valkyrie:「喝…!喝!

Zero-One:「
………………!!


Zero-One:「
………………!!

Valkyrie:「唔呃!…呃呃!


Zero-One:「
………………!!

風暴企鵝 襲擊者:「呃呃…?! …呼…呼…唔呃呃…


Zero-One:「
………………!!

Valkyrie:「呃啊!…唔呃!

『砰!』


Valkyrie:「呃呃…??!

Vulcan:「
………………!!

……
…這麼說來、在各類型的作品之中,一般說到「昆蟲」的話,
大多會有「以數量取勝」這種印象對吧?!
而在現實中、以「嚴謹的群體生活」而聞名,也就是所謂的「社會性昆蟲」,
不外乎就是「螞蟻」、「白蟻」跟「胡蜂」、「蜜蜂」了對吧?!

同時、相對於毫無「秩序」可言,完全就是以「數量暴力」來將一切啃噬殆盡的「蝗災」,
具有「統御性」的蟻群或蜂群,牠們所能做到的事情都絕對,遠比只是「破壞」要來得多了…

換句話說,唯阿的「閃電黃蜂」就某方面的意義上來說,
或許應該會是「金屬簇蝗蟲」的剋星才對…?!

不過一來、或人是第一男主角,「蝗蟲」又是「假面騎士」系列的「精神象徵」,
二來在「男性沙文主義」依舊濃厚的前提下,即使是號稱「史上首位常規女性騎士」,
但「女性三號騎士」的地位自然是依然微妙…

當然、還有一個最大的前提是,得先不管所謂的「基礎數值」這種玩意兒的設定啦…
也就是「蜂群」必須跟「蝗群」的數量得要 "對等" 才行…(CG預算的意味)

Vulcan:「…呼…呼…你在搞什麼…


Zero-One:「
………………!!

『Axe Rise!』


……
…喔喔…那個憤怒的超重低音…好帥…看到唯阿被欺負、不破果然會生氣的呢…

Vulcan:「快清醒過來!…唔!

『砰!』

Zero-One:「
………………!!


Zero-One:「
………………!!

Vulcan:「唔呃!


Vulcan:「…唔!

『砰!』

Zero-One:「
………………!!


Zero-One:「
………………!!

Vulcan:「…呃啊!


Vulcan:「呃…!

Zero-One:「
………………!!

Vulcan:「…呃啊!


Vulcan:「唔!很痛耶…!!!

『Gun Rise!』


……
…用膝蓋!喔喔…這個帥…

Vulcan:「哼!…喝啊!

Zero-One:「
………………!!


Vulcan:「
………………!!

『Power!』


Vulcan:「…哼!

『Progrise key confirmed(程式金鑰已確認)!Ready for Buster(預備進行破壞)!』

Vulcan:「喝啊!…唔呃…唔喝啊啊!

『Buster Dust!』

Vulcan:「唔呃…呃呃…咕…

Zero-One:「
………………!!


『轟!』

Zero-One:「
………………!!

Valkyrie:「啊啊?! …喝!


Valkyrie:「唔唔…!


Valkyrie:「呃呃…呃…!呼…呼…

或人:「
………………


或人:「呃…?! …呼…呼……

諫:「…呼…呼……

唯阿:「
………………


諫:「臭小子!

或人:「唔呃…啊啊…?!

諫:「連『敵人』跟『同伴』都不懂得區分了嗎!…呼…呼……

或人:「對不起…我真的…沒辦法……


諫:「唔唔…!呼…呼…

唯阿:「
………………


垓:「實在是讓人見識到非常有趣的東西了呢。

唯阿:「………………??!

垓:「真讓人期待下次呢。

或人:「站住…!你到底對我的『驅動器』做了什麼?!!


……
…原來拔掉鑰匙卡就能強迫解除變身啊…那如果用煞車壞掉的車子來比喻,
上次283的方法就是直接把方向盤給整個拆掉囉…?!(啥?!)
**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2)(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3)(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