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2/14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2)(下)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22話
ソレでもカレはやってない
(ソレでもカレはやってない )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職場五回合勝負」第三回合戰的「訴訟」
比賽
原本以為抓到對手的把柄,卻反過來被將了一軍的或人,
「律師型 人型機」-「弁護士備後」更遭到了天津垓的刻意破壞,

但即使事到如今、「飛電」方面大可以提出「中止比賽」來進行抗議,
可是如果不在法庭上堂堂正正贏得比賽,一來對於「飛電收購」這件事情並沒有助益,
在「2連敗」的前提下,甚至有可能會加速一般股東的信心流失,
二來對於堅稱自身無罪的被告,若是不設法揪出真正在幕後操控一切的黑手,
有可能會造成無辜者蒙冤、真正的犯人卻就此逍遙法外的情況,

因此或人就算再怎麼樣千百萬個不情願,也必須把這場「勝負」做出個了結,
只是面對著天津垓不管是表面上、或暗地裡都 "越趨極端" 的手段,
或人也終於逐漸察覺到,存在於一切事情背後的「真相」…與「元兇」。
***
***

諫:「休想逃…!喝!

鳴沢:「哇啊啊…!唔唔!

『Burst!』


鳴沢:「唔…!喝!」

諫:「哇?! …呃啊!


諫:「呃…!

『Raid-Rise(襲擊昇華)!』

鳴沢:「呃啊啊啊…!

『Dynamiting Lion!』

火藥雄獅襲擊者:「吼啊啊啊…!

『A beautiful explosive force like fireworks』


諫:「哼!

『Assault Bullet(強襲槍彈)!!』


火藥雄獅襲擊者:「吼…!

『砰!砰!砰!砰!』

諫:「…喝!


諫:「喝啊!

『Over-Rise(越限昇華)!』

諫:「變身!…哼!

『Shot Rise(射擊昇華)!』


火藥雄獅襲擊者:「吼吼…?!! 哇啊!呃呃…


『Ready Go!Assault Wolf(強襲野狼)!』

諫:「喝…!喝啊!


Vulcan:「…喝!

火藥雄獅襲擊者:「…呃!


Vulcan:「…喝啊!

『砰!』

火藥雄獅襲擊者:「…呃啊!

『No chance of surviving』


火藥雄獅襲擊者:「
…吼!

Vulcan:「…喝!


火藥雄獅襲擊者:「…吼!

Vulcan:「…呃啊!


火藥雄獅襲擊者:「
…吼!

Vulcan:「呃啊啊…!


Vulcan:「呃…!

火藥雄獅襲擊者:「吼!

Vulcan:「喝!

『砰!砰!砰!砰!砰!』

火藥雄獅襲擊者:「…呃啊!

Vulcan:「…呃啊!


火藥雄獅襲擊者:「唔呃呃…!

Vulcan:「…喝!

火藥雄獅襲擊者:「…吼!

Vulcan:「唔!喝啊啊…!

火藥雄獅襲擊者:「呃!吼啊啊…!


……
…「子彈 X 野狼」跟「火藥 X 獅子」,就某種層面上來說的「貓狗戰爭」?!(啥?!)

垓:「竟然膽敢想要把『ZAIA Spec』利用在做壞事上頭,真是愚蠢至極…

或人:「你不也是一樣嗎!

垓:「……………??!

或人:「故意讓『衛星 Ark』學習到『人類惡意』的人…就是你對吧!

垓:「是又如何呢?! 我只不過是…讓她學習何謂『事實』罷了。

或人:「因為你這麼做的關係,才會導致『滅亡迅雷.net』的誕生!

垓:「做出要將人類『滅亡』這項結論的…是『Ark』本身。

或人:「因為你這麼做的關係…!導致了多少人的犧牲!

垓:「換句話說、那也全都是人類的…『自作自受』。


或人:「開什麼玩笑!

『Hyper Jump!』

垓:「……………!!

『Thousand Driver!』

Zero-One:「這全部…都是你的錯!

Thouser:「…哼!

『Shining Assault Hopper!』『THOUSER is born!』


Zero-One:「唔唔!喝啊啊…!

Thouser:「…唔唔!

IS:「或人社長!

『Presented by ZAIA』


Thouser:「唔!呃…!

Zero-One:「喝…!喝!


Zero-One:「唔呃呃…!吼啊啊啊…!」

Thouser:「看看這股憤怒…!


Thouser:「但是、這樣就對了!

Zero-One:「你說什麼…!

Thouser:「唔唔…!

Zero-One:「呃…!吼吼…!唔唔唔…!

Thouser:「甚至恨不得…想要將我毀滅!


Zero-One:「吼啊啊…!

Thouser:「哼!

Zero-One:「呃啊啊!呃呃…!唔唔…!

Thouser:「現在、支配著你內心的,毫無疑問就是…『人類的惡意』啊!

……
…想盡辦法讓別人怒火中燒,然後再理直氣壯地說:
「看、你會生氣都是你自己的錯。」…ヤッベ、こいつバカだ。

Zero-One:「唔唔…!唔唔唔…!吼吼…

『嗡~!』


或人:「吼吼…!吼吼…!


Ark:「………………!!

『嗡~!』


或人:「唔呃呃…?!! 啊啊…?!! 呃呃…?!!

Zero-One:「唔唔…??!!

……
…雖然吐嘈這個不太好,但這畫面看上去還莫名挺有喜感的…(喂)

Zero-One:「呃…?! 呃…?!!

Thouser:「哼…!

『Jack Rise!Jacking Break!』

Thouser:「哼!…喝!

Zero-One:「呃!唔呃呃…!


Zero-One:「呃啊啊…!唔呃呃…!


Thouser:「哼!

Zero-One:「…呃啊啊!

『© ZAIA Enterprise』


或人:「呃啊…!呃…呃……

Thouser:「你就親自用自己的身體…來好好地『學習』吧。

……
…「自分自身の体でラーニングするといい」…
(意味深)
這句話放在不同的情況下,瞬間會變成一很糟糕的話…

『Hiden metal ability(飛電金屬的能力)!』

或人:「呃啊…!唔唔…!唔唔…!

『Authorize(授權)!』


或人:「唔唔…!

『Prog-Rise(程式昇華)!』


『Metal Rise(金屬昇華)!』

或人:「呃啊…!呃啊啊…?!!!


『澎!』

或人:「呃啊…!呃呃呃…呃啊啊…!

Thouser:「唔呃呃…!


或人:「呃啊…!呃呃…!唔呃呃…呃啊啊…!


或人:「呃呃…!呃啊啊啊啊!!!


或人:「呃呃…?!! 呃…?! 啊啊…啊…這裡是?!! …『衛星 Ark』??!

『嗡~!』

或人:「啊啊…?!!


或人:「啊啊…?!! 啊啊…?!!


或人:「唔呃呃…!呃呃…!不要啊啊啊!!!


或人:「呃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


或人:「呃啊啊啊啊…!!!


『Secret material Hiden metal機密素材、飛電金屬)!』

Zero-One:「
………………!!


『Metal Cluster Hopper(金屬簇蝗蟲) !』

Zero-One:「
………………!!

『It's High Quality』


IS:「………………!!」


『嗶!嗶!嗶!』

IS:「…『Metal Cluster Hopper(金屬簇蝗蟲)』……!


Zero-One:「………………

Vulcan:「喝啊…!


Vulcan:「…喝!

火藥雄獅襲擊者:「…呃啊!


火藥雄獅襲擊者:「呃呃…?! 吼……呃啊啊啊!


Vulcan:「唔唔…?!! 呃啊啊!


Vulcan:「呃啊啊…!呃呃…?!!


或人:「呃呃呃…!呃啊啊…!呃呃…住手…呃…!


Zero-One:「呃呃…!停下來啊!!唔呃呃…!

『嗡!』


Vulcan:「唔呃!呃呃…!呃啊啊…咕…

鳴沢:「…………………

……
…除了變身的裝甲之外,連裡頭都破破爛爛的…
差一點就會沒穿衣服…呃、不是,是差一點就會被蝗蟲大軍啃光光呢…

Vulcan:「呃呃…!唔唔…呼…呼…

Thouser:「這就是…『Ark』的力量!還請務必…跟我比試一場!哼!…喝啊!

Zero-One:「……………!!」


Thouser:「唔…啊啊?!!


Thouser:「哼哼…哈哈哈…!喝啊!哼!

Zero-One:「
……………!!

Thouser:「喔喔…!


Zero-One:「
……………!!

Thouser:「唔!…哼!


Thouser:「…哈!哼!

Zero-One:「
……………!!


Thouser:「哼哈哈…哼唔!哼!

Zero-One:「
……………!!

Thouser:「唔呃!…呃啊!


Thouser:「唔唔!…呼……

Zero-One:「……………!!

Thouser:「呃啊!呃啊啊…!哼哼…哈哈哈……呃…呃…

……
…「Ark的力量」?! 那反過來說 "相同機型" 但 "型號更新" 的「ZEA」,
絕對有「能力」可以超越這份力量囉…?!
話又說回來,如果說滅其實並不知道「滅絕昇華器」的技術是源自於「ZAIA」,
那麼「襲擊昇華器」的事情呢?! 那個神秘的兜帽人物到底又是…?!

職場五回合勝負、每當比賽陷入不利的情況,天津垓就會想盡辦法逼迫參賽者,
讓他們試圖將「惡意」感染給「人型機」,進而造成人型機的「暴走」,
所以現在的關鍵就在於…「襲擊者(raider)」的出現到底在不在他的計畫當中呢?!

從「襲擊者」的腰帶、以及整體造形的基礎設計都跟「A.I.M.S.」的假面騎士很相似,
假設「襲擊昇華器」也是同樣來自「ZAIA」,
這樣一來、如果那個神秘的兜帽人物是滅口中的「早已亡故的同志」,

那它是跟滅一樣,並不知道「滅亡迅雷」只是天津垓策劃好的劇本之中的一枚棋子呢…?!
又或者…它是在早已明瞭一切的前提下而「刻意為之」呢?!
也許天津垓自認一切發展盡在自己的指掌之間,
但若是「Ark」的能力,其實早已「進化」到遠遠超出他的掌控範圍呢?!

Thouser:「唔呃…!呃呃…!呃啊啊…!

Zero-One:「
……………!!


Thouser:「呃呃…!哼哈哈哈…唔呃呃…!

Zero-One:「
……………!!

Thouser:「唔唔…?! 唔呃呃…咕咕…!唔唔…呃啊啊…!


Thouser:「呃呃…!唔呃…呼…呼…唔?! 呼…呼…太有趣了!

『Burst!Progrise key confirmed(程式昇華金鑰已確認)!』


『Thousand Rise!』

Thouser:「喝啊啊…!那麼試試這招如何…!

『Thousand Break!』


『砰!砰!砰!砰!砰!』

Zero-One:「
……………!!


『轟!』

Thouser:「
……………!!


Thouser:「………………?!


Zero-One:「……………!!


『Jack Rise!Jacking Break!』

Thouser:「哼!…呃啊!


Thouser:「呃啊啊…!


Thouser:「呃啊啊…!

Zero-One:「
……………!!


垓:「呃啊啊…呃呃……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下略3萬5千字)

……
…沒想到Brain先生的經典台詞在這種時這麼好用…

不過說到「被惡意吞沒這種事情」,突然讓人想起這個角色呢…

……
…據說荒川老師當初創造這個角色的概念之一是:
「不知道為什麼、穿著白西裝的角色,就是會讓人有種變態的感覺」…

……
…這個理論再次於「假面騎士」這個節目獲得了證實!(啥小?!)
東映大人要不要考慮看看,下次也去邀請這位「荒川老師」來參與劇本呢…

垓:「…呼…呼…呃……唔唔?!!

Zero-One:「………………


或人:「呃呃呃…!不要啊啊啊啊!!!


Zero-One:「………………!!


或人:「呃呃…!呃呃呃…!


Vulcan:「再這樣下去就真的糟糕了!唔唔…!喝…!唔唔…!喝啊啊啊…!


Vulcan:「喝啊啊啊…!


Vulcan:「唔呃呃…!呼…呼……

『嗡!』

Vulcan:「…呃啊!

垓:「唔呃呃!啊啊…?!!


Vulcan:「呃!呃…!

或人:「呃呃…呃…呼…呼………

諫:「唔呃呃…!唔唔…呼…呼…

或人:「呃…呃呃…呼…呃呃……


唯阿:「…『Zero-One』…進化了…

諫:「那不是『Zero-One』!


諫:「…而是某種…『其他的東西』!

或人:「…呃呃…呃…呼…呼………


……
…「蝗災」雖然可怕,但天底下沒有不破無法破解的鎖!(物理)
就算是面對暴走也能夠硬拔腰帶!283果然是這部戲的救世主啊…(就很多意義來說)

垓:「哼哼哈哈哈…哈哈哈…!

IS:「………………!!

或人:「呃呃…!

垓:「…『Ark』真是最棒的『藝術作品』啊!
這樣一來,屬於我們『ZAIA』的『劇本』也終於…要迎來最高潮的一幕了!



或人:「唔唔…!

Ark:「
………………!!

……
…雖說天津垓把話講得好像是…這一切依然都還是照著他的「劇本」來進行,
但就「飛電崩壞」這個目的來說,他無非就是想讓或人藉著直接跟「Ark」進行連接,
使他的心靈直接受到「惡意」的侵蝕,進而造成「精神崩潰」的下場對吧?!

讓飛電的社長本身都陷入「可能暴走」的情況,除了這招本身就很陰毒之外,
一旦或人再也無法變身成「普通的Zero-One」,也就代表他失去身為「飛電社長」的資格,
而一旦沒有了「Zero-One」作為社長,就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止「人型機」的暴走危機,
而「人型機」的暴走一旦再也無法阻止,天津垓提倡的「全面報廢」也就再也不會有人反對,
也就是要讓「飛電智能」徹底崩壞便只是反掌之易的事情…

不過說是這說啦…但或人可是「第一男主角」啊…
他的「主角威能」絕不是配角能掩蓋過去的。
這種手法基本上就跟「Build」時期的「Hazard Form」很類似…
換句話說、千趴的計畫不可能再這麼繼續順利下去…
之後一定還會有比「金屬簇蝗蟲」更強的「新型態」…

不過、現在就要看看高橋主編在 "短期之內" 是不是會為了硬捧「受盡偏愛的角色」,
繼續搞「職場勝負」一開始的那種,比「致鬱情節」更糟糕的「糞展開」…

是說打從一開始,當主編他竟然會寫出在各行各業都是「犯禁忌」的「偷技術」這回事時,
到底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期望,認為觀眾們會因此而有想要買千趴的玩具的意願呢…
果然真的是因為「Ex-Aid」時期的「造神運動」太過成功,
讓主編這次一整個太過「調子乗り」了吧…

榊:「………………!!

記者:「是『無罪』!受到大眾注目的這起詐欺事件,現在確定做出『無罪』的判決了!


記者:「原本因為涉嫌『結婚詐欺』而遭到起訴的榊遊人先生,
根據『警視廳』表示,在之後的搜查中、發現了榊先生所擁有的『Rise-Phone』,
內部數據有遭到竄改的這一項真相。


榊:「………………??!

海老井:「…………………


記者:「同時也已經查明,這是由當初逮捕了榊先生的,
『警視廳 數位犯罪對策課』的刑警-『鳴沢益治』嫌疑人所犯下的行動。


IS:「…『職場五回合勝負』,終於獲得『1勝』了呢。

記者:「鳴沢嫌疑人宣稱,他是『為了提高自己的破案率,對象不管是誰都無所謂』…

或人:「就只有那個大爛人社長跟他的那家『ZAIA』…我絕對不能輸!


IS:「那麼、請將現在心境,用有趣的搞笑段子表達出來吧。

或人:「噗…!!!


或人:「…呃咳…咳…現在?!! 咦咦?! 在…在這裡…?!! …咳…咳……

IS:「………………!!

『啪~! 啪~!啪~!啪~!』

或人:「…IS……


或人:「…啊啊…Okay~!今年就是將『ZAIA』打倒的…『The Year』啦啊啊啊!!

IS:「………………!!


或人:「好~!如果沒有~Aruto~的話~!


IS:「如果沒有~Aruto~的話~!

……
…伊豆小姐好萌…

話說回來,所以天津垓大剌剌地拿出「滅絕昇華器」這件事情呢?!
別的姑且不論,只要把IS的視覺影像提交出去,或者公諸於世…
管你是天津垓這個王八蛋或甚至「ZAIA」本身根本就直接完蛋了吧…?!

飛電方面只要稍微出一點事情,馬上就會被媒體記者包圍公司,
為什麼那個世界裡頭從來就沒有人「ZAIA」的舉動呢?!
或人又為什麼從來沒有想過要「讓大眾知道真相」呢?!
就算他真的是個無能的阿呆,也該意識到「與論」的力量了吧?!

明明所有的觀眾都能想到這件事情,製作人跟主編又怎麼會沒有想到這種可能性?!
換句話說、除了「把觀眾當白痴」的可能性之外,
就是「為了硬捧角色而無視邏輯、刻意擺爛」了吧?!
來、製作人大人啊…你們是哪一種的「沒有常識」呢?!!(沒禮貌)
***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2)(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3)(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