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2/14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2)(上)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22話
ソレでもカレはやってない
(ソレでもカレはやってない )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旁白:「由於事關『飛電智能公司』的存亡,
只能夠毅然地接受與『ZAIA』之間,進行『職場五回合勝負』的或人。
在面臨到『2連敗』、已經無後路可退的情況下所展開的『法庭訴訟對決』。


旁白:「雖然『律師人型機』的『備後』指責檢察官方面,可能出現了違規的不公正行為,
但最後卻是由於『ZAIA』社長、天津垓的關係,而使得它遭到了破壞。
究竟或人他們能不能夠證明被告的清白,並且贏得這場勝負呢?!


Zero-One:「…喝!

Thouser:「…哼!


Zero-One:「喝啊啊…!

Thouser:「哼唔唔…!喝啊!

Zero-One:「…呃啊!


Zero-One:「呃唔唔…!…呃…呼…我不准你再…對任何『人型機』動手!


Zero-One:「喝啊啊!!!

Thouser:「…哼!


Zero-One:「唔唔…!

Thouser:「喝!唔…!


Zero-One:「喝啊啊…!喝啊!

Thouser:「唔呃呃…!


Zero-One:「…喝啊!

Thouser:「…呃啊!


Zero-One:「…呼呼…呼呼…呼…

Thouser:「唔呃…呼…呼……


Zero-One:「唔唔!給我站起來!唔唔…

Thouser:「………………!!

Zero-One:「呃啊啊?!! 呃…


Zero-One:「呃呃…呃啊啊…

『Jack Rise!』

Thouser:「能夠對我指手畫腳的權限…


Zero-One:「唔呃啊啊…呃啊啊…唔呃…呃…

Thouser:「…憑你還不配有!哼!

Zero-One:「…呃啊啊!


Zero-One:「呃啊啊…!唔呃…呃呃…呃…

Thouser:「最強『Zero-one』的技術,我就收下了。

Zero-One:「…唔呃呃……唔唔唔!!!


Zero-One:「…唔呃……唔唔…唔唔!

Thouser:「…『Zero-one』跟『Thouser』,真正強大的到底是哪一方…來決勝負吧!

『Jacking Break!』


Thouser:「喝啊!

Zero-One:「喝!


Zero-One:「喝啊啊…!喝!

Thouser:「哼!

『© ZAIA Enterprise』


Zero-One:「…喝!

Thouser:「…哼!


Thouser:「
…哼!

Zero-One:「…呃啊!


Zero-One:「呃…!

Thouser:「哼!…喝啊!

Zero-One:「…呃啊!


Thouser:「…哼!

Zero-One:「……………!!


Thouser:「唔…?!

Zero-One:「喝!

Thouser:「唔呃呃…!


Thouser:「唔唔…!


Thouser:「哼!…喝!


Zero-One:「喝!

Thouser:「……………!!


Thouser:「哼!

Zero-One:「…呃啊!


Zero-One:「
……………!!

Thouser:「唔…?!


Zero-One:「…喝啊!

Thouser:「唔呃…!


Thouser:「哼!


Zero-One:「唔唔!


Zero-One:「喝啊…!

Thouser:「哼唔…!


Zero-One:「唔呃呃…!呃啊!

Thouser:「唔呃啊啊…!


Zero-One:「呃啊…唔唔!喝!

『Gun Rise!Zero-One Authorize!』


Thouser:「唔…!哼!

『Jack Rise!Jacking Break!』


Zero-One:「喝啊啊…!喝啊!


Thouser:「唔唔…!哼!


『Zero-One Dust!』『Jacking Break!』

Zero-One:「喝啊!喝啊啊…!

Thouser:「……………!!


『轟隆!』

垓:「看樣子這一切…果然是只有在法庭之上才能夠真正做出個了結呢。

或人:「……………!!

垓:「只要這場訴訟一旦做出『有罪』的判決,那麼『ZAIA』就是『3勝』。
距離將『飛電』完全收購、把所有『人型機』…全面報廢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或人:「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
…是說打從一開始,當主編跟製作人都打算要中期開始就全力地來推銷「Thouser」,
但結果他們為這個角色所設定的「最強能力」,
卻是在各行各業都完全是「犯禁忌」的「偷技術」這回事時…
他們到底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期望,
認為觀眾們會因此而有想要花錢購買千趴的相關玩具的意願呢…

雖說這個年頭、即便是「惡角」的週邊也是有「市場」啦…
但大森P不是一直都想藉著「AI主題」,來探討一些「足以讓人深省」的內容嗎?!
那麼在如今這個全世界都對於「數位安全」與「資訊保密」相當重視的時代,
為什麼要花大幅的篇章,來強推一個基本上就是「跟主題背道而馳」的角色呢?!

把別人的技術拷貝之後、掛上自家的商標就說是自己的東西,
外加各式各樣的「明著搞蠻橫、暗地耍陰招」的爛人舉動…
為什麼製作人會期望觀眾們…能對這種角色有所「共鳴」呢?!  那份 "出發點" 是什麼?!

當初「Build」的「戰爭篇」也是花了幾星期來搞「三都代表戰」,
結果那段時期除了同樣落個 "評價微妙到不行" 的下場之外,
原本在賜死「北都三羽烏」之後、想要改推「風雷兄弟」,
不但費盡心思來鋪設「難波孤兒」的梗,
為了製造話題性,甚至找來渡邊先生跟高岩先生的兒子們扮演小時候的鷲尾兄弟,

但到了整部戲的最後,卻是重情重義的「三羽烏」獲得了廣大迴響…
而「風雷兄弟」直到退場都還是一點人氣也沒有…

至於、這次「Thouser」的部份,姑且不論高橋主編跟武藤主編究竟孰優孰劣的問題,
同一個製作人所採用的 "相似橋段",除了變本加厲打算要搞「5回合」、也就是整整10個星期,
更讓男主角連續將近2個月的時間都只能輸得淒淒慘慘,
還要外加表現得像是個智能低落、窩囊至極的草包…

這樣的結果就是、讓幾乎所有的觀眾們…
都同時對「天津垓」跟「飛電或人」這兩個角色開始感到了反感…

到底是製作人大人真的認定假面騎士的粉絲都太好唬弄,
反正無論怎麼亂搞都會賺錢,所以乾脆就無限制地想要來挑戰觀眾們的忍耐極限?!!
又或者…果然真的是因為「Ex-Aid」時期的「造神運動」太過成功,
讓主編這次一整個太過「調子乗り」了吧…

唯阿:「請問真的要實行嗎…?!

垓:「這是為了製造出能夠徹底封鎖住『Zero-One』的…『禁忌的程式昇華金鑰』。


唯阿:「可是、只要在成功將『飛電』收購下來之後,
飛電或人也就會失去身為『Zero-One』的權限。
事到如今還製造出新的『程式昇華金鑰』是否會太過沒有意義…

垓:「飛電是之助為了對抗『Ark』所孕育而生的科技』…那就是『Zero-One』。
千萬可不要…小看了。



唯阿:「……是。


『嗡~!』

Ark:「……………!!

垓:「這樣一來、『Zero-One』也就…到此為止了。

……
…是啊、關於你這個混帳王八蛋的這種「糞展開」再繼續下去,
「假面騎士 Zero-One」這部戲就真的要完蛋了…

是說、居然跑到「破曉鎮」來直接借用「Ark」了?!!
說也奇怪的是,唯阿還在「A.I.M.S.」的時候,雖然私底下的 "小動作"不斷,
但從她會願意挺身替學生擋下攻擊,「滅亡迅雷」大舉進攻時也會指示要 "優先拯救民眾",
而且當她知道包括自己在內、所有人都只是「飛電崩壞」這份劇本裡頭的「一枚棋子」時,
還相當地難掩激動不是嗎?! 這表示她的內心至少…應該還是具有「善性」的。

那麼如今、眼睜睜地看著天津這個混帳爛人做那些噁心的事情,卻又絲毫沒有任何不滿?!
如果僅僅只是「為了五斗米折腰」,憑唯阿的才華跟本事,別說「A.I.M.S.」會很樂意…
就算她開口要求「飛電」方面拿出雙倍薪水來聘請她,
應該不只或人這個社長會立刻答應、就連IS的電腦都會判定是「物超所值」吧?!
這份看似完全不合理的「愚忠」究竟是…?!

唔…不過這種情況來說、如果放在不同類型的戲劇裡頭,就會有很多的「可能性」呢…

如果是狗血一點的「午間連續劇」或「深夜檔」,
一個本性善良的女性,會心甘情願待在一個壞事做盡的爛男人身邊,
原因通常只會有一個…那就是「愛到卡慘死」。
不過這部戲畢竟是「兒童節目」,所以會發生這種事情的機率非常小…

如果是黃金時段一點的「9點檔」、或者是清流一點的「晨間劇」,
那唯阿就有可能是…呃…比如說是類似被「恩情」之類的「人情壓力」所束縛,
像是唯阿的父親曾經受過「ZAIA」極大的幫助,所以女兒是為了替爸爸報恩…之類的,
又或者…其實是反過來的情況?! 像是唯阿為了「報仇」而刻意進入「ZAIA」…之類的。

那以一部必須要兼顧到「玩具推銷」,
既是「兒童節目」又同時是「晨間時段」的「特攝英雄劇」來說呢…?!
比較有可能的當然就是…「編劇其實根本沒想這麼多」對吧?!

既然「ZAIA篇」的評價已經接近差到不能再差,那再來就是要看刃姐這個人氣角色,
是否能夠不要被千趴這個烏龜王八蛋給拖累,變成「小物臭角色」底下的「小嘍囉」…
序盤時、「諫 X 唯阿」的配對可是很有人氣的說…
非常懂得「運用時勢」的大森P啊…這麼好的機會可別白白浪費掉啊…
犧牲一個 "反正已經被大多數觀眾徹底嫌棄" 的角色,
來交換第二男主角跟第二女主角的人氣與買氣,這可是比「等價交換」還要划算的事情…

這麼說來、唯阿一直以來的角色形象都是帶有「間諜」的感覺對吧?!
那假設這樣如何呢?!  比如說…表面上他是天津垓派進「A.I.M.S.」的間諜,
實際上她其實是日本政府派進「ZAIA」進行搜查的「特務」…
目的是調查「破曉事件」事件的真正原因跟真兇…
必須等到證據蒐集齊全才能夠一舉將「ZAIA JAPAN」擊倒…有點像是「黑寡婦」之類的?!!

製作人大人、要不要考慮看看呢?!  讓刃姐維持「女英雄」的形象,
對這部戲的利益絕對是大於,只是讓她成為千趴那個爛人底下的一顆棋子啊…

『證人詰問』

海老井:「我就一直覺得很奇怪……


海老井:「我們只不過交往了1個月,他竟然就向我求婚…
但是、那個時候…我實在完全沒有想到這竟然會是一場『結婚詐欺』…!



海老井:「我無法原諒他。

市森:「但是被告人主張、在您收到那封…要求您進行匯款的『詐欺簡訊』的時刻當下,
他正在觀賞搞笑藝人的現場演出。


海老井:「簡訊也有 "預約發送" 這種方式不是嗎?!

市森:「也就是他為了逃避罪責,甚至還刻意偽造了『不在場證明』…
如果這一切屬實,那麼他這個人就確實是不值得饒恕。您此刻…就是這麼認為的。


海老井:「您說的沒有錯。


市森:「我的詢問到此結束。

審判長:「辯護律師,請開始『反詰問』。

弁護士備後:「………我沒有其他問題了。


IS:「如果繼續像這樣,無法提出『決定性證據』的話,那麼這場訴訟就會是我方敗訴了。

或人:「…唔…情況不妙啊。備後、你確實相信被告他是無辜的對吧?!

弁護士備後:「是的。從『聲紋波形』與『表情變化』來進行辨識的結果,
我判斷他確實是並沒有在說謊。



或人:「明天這場訴訟就要結束了。這次的事件、我認為一定會有什麼…
是只有身為『人型機』的你、所能夠辦得到的。所以你一定要加油喔!


弁護士備後:「是的!

或人:「很好!呵呵…


垓:「現在更重要的是…

或人:「………………??!

垓:「…您應該盡早做好賣掉公司的覺悟,反而才是 "最為明智" 的吧?!

或人:「那種事情…你想都不用想!

垓:「原來如此。既然這樣那我勸您就必須要有,比將公司賣掉…還要更大的『覺悟』了。
因為你從『飛電是之助』手裡繼承到的並不是一家『公司』…而是一份『罪惡』啊。


或人:「…罪惡?!!


垓:「至今為止、『人型機』已經造成了無數的傷亡與損害。
甚至是在『滅亡迅雷.net』遭到撲滅之後…也是同樣的。


或人:「………………!!

垓:「所有由『人型機』所犯下的『罪惡』,就全部由身為社長的您來背負。

或人:「真正『罪惡』的人…到底會是誰呢!

垓:「哼…


……
…換句話說、假設海老井所說的一切完全都事實,
那麼反過來講、她這個人本身其實 "很有問題" 吧?!

既然覺得對方只有交往1個月就求婚是一件奇怪的事情,那為什麼要答應?!
就算真的「被愛情沖昏頭」,在接到要求匯款的簡訊之後,
也在完全沒有進行確認的情形之下就二話不說直接把錢送了出去,
以現在這個時代而言,該說她是「天真善良」…還是要說她根本就「蠢得可以」呢?!

雖說她如今是站在身為「被害者」的立場,所以自然可以表現地 "義正嚴詞" ,
但若僅僅只是一句「當時並沒有察覺」…
難道她本身不也應該多少負一點『道義上的責任』嗎?!

所以說、像這種需要法官「自由心證」的部份、才是「AI機器人擔任律師」,
以及「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這項主題,原本應該要探討的方向與內容才對吧?!
也就是大森P在這部以「AI』為主題的戲劇裡頭,希望能夠喚起觀眾們注意到的部份。

中盤開始的「職場5回合勝負」、「插花」原本是想探討「機器人是否懂得何謂『美』」,
「房仲」是想探討「機器人能否理解什麼是『家』的定義」,
其實就原本的「立意」來說都是非常良好的,
劇本如果能夠處理得妥善的話,搞不好甚至還能夠有不輸「教育節目」的成果,

但結果、將近2個月以來所有的 "焦點" 全部都被天津垓這天殺的混蛋給模糊掉了,
觀眾們真正感受到的,只有來自製作單位滿滿的「惡意」…
當然、如果「職場勝負」ˊ這個主題
其實只是想要傳達「惡意會感染」這件事,那就能夠算是 "非常成功" 了…

諫:「喂!你到底是想要跟滅問些什麼啊?!

或人:「唔…我也許已經搞清楚、至今為止害『人型機』不斷發生暴走,
這一切事情的『元兇』到底是誰了。



諫:「這句話的意思
難道…?!!

IS:「就是刻意讓『滅亡迅雷.net』,學習到『人類惡意』的幕後黑手。


或人:「滅…!你們用來讓『人型機』發生暴走的那種武器,到底是在哪裡…
又是怎麼製造出來的?!


滅:「……武器?!

IS:「………………!!

『嗶!』


滅:「原來是指『滅絕昇華器』啊。

IS:「…『滅絕昇華器』??

滅:「一切皆是由『Ark』所創造出來的。為的是將『人型機』進行『兵器化』,
使你們人類徹底地滅亡。


或人:「…『Ark』??!


IS:「那麼為什麼、『ZAIA』的社長手中,也同樣持有『滅絕昇華器』呢??

滅:「… …不可能會有這種事情。難道說、是『ZAIA』…!
唔呃呃…!唔唔…呃呃…!吼啊啊啊…!



滅:「吼啊啊…!唔唔…!吼吼…呃啊啊…!

或人:「……………??!

諫:「
……………??!

滅:「…唔唔…呃呃!…唔唔……愚蠢又可恨的人類!


滅:「……膽敢利用『Ark』的行為絕對不可饒恕!!!

諫:「繼續刺激他會有危險的!


滅:「呃呃…呃呃…!吼啊啊啊…!


諫:「喂、你剛剛那些問題,到底是怎麼回事?!

或人:「我這邊還有一些想要查證清楚的事情。


或人:「有關找出襲擊了備後的那傢伙的事情,能不能麻煩你
去幫忙備後呢?!

諫:「你現在是要我跟『人型機』聯手嗎?!

或人:「搜查出真相也是『A.I.M.S.』的工作不是嗎?!

諫:「唔唔…!

或人:「再說、這也關係到能不能證明被告的清白無辜啊。

諫:「唉唉……嘖!

……
…算起來、這是滅這個角色從登場到現在,「情感展現」最為激烈的一次呢…
不過這也就是說、甚至就連身為『滅亡迅雷的司令塔』的「滅」,
本身也不知道「Ark」之所以想要毀滅人類的 "真正源由" 囉…?!

畢竟對於「人工智慧』來說,計算出「人類才是最應該滅絕的物種」的這種結果
原本應該是一件『最為合乎邏輯與計算』的事情,
滅知道是人類讓它們學會這項事實,但他不知道也從沒想到的是…
這份「無可動搖的合理性」,其實也是源自於「人為刻意的惡念」…

『嗶!嗶!嗶!』


唯阿:「………………!!


『論告‧求刑』

市森:「被告人、到目前為止,曾經向多位交往過的對象借取金錢,才能夠勉強度日。
因此有許多的證據都足以證明,他這次也是以『金錢』為目的,刻意地來接近千春小姐。


『嗶!嗶!嗶!』

弁護士備後:「………………??

諫:「備後、我會負責抓到那隻臭獅子的尾巴,在那之前你要想辦法爭取時間。

市森:「審判長,我認為務必要讓他受到應有的刑罰。


諫:「刃。我有事情要問妳。

唯阿:「不好意思、我正在趕時間。

諫:「市森檢察官的『ZAIA Spec』…確實是被人給偷走的嗎?!

唯阿:「唉唉…是啊。第一次『公開審理』結束之後,在這所法院的休息室裡頭被偷的。


諫:「那麼…那個 "犯人" 才是那隻臭獅子了。


……
法院又不是什麼人來人往的菜市場,何況以現在到處都有監視器的情況來說,
到法院偷東西會不會未免太蠢了一點啊?!
只要過濾當天所有曾經出入過的人,馬上就能鎖定嫌疑犯了吧…

或人:「…………………

IS:「
…………………


或人:「…『ZEA』,請告訴我。『Ark』到底…是指什麼?!

『嗶!嗶!嗶嗶嗶…!』

IS:「已經接收到來自『ZEA』的搜尋結果。
所謂『Ark』就是指,在12年前、為了『人型機 運用實驗都市計畫』,
而預定要進行發射的,『通訊衛星』的稱呼名稱。


IS:「當時、參與了這顆衛星相關開發的,是本公司與…『ZAIA』。


或人:「而那個時候『ZAIA』方面的『企劃負責人(Project Manager)』是…


警衛:「您是說可疑的人物嗎?!

諫:「進行第一次『公開審理』那天,沒有什麼不尋常的傢伙來過嗎?!

警衛:「這麼說來、倒有1個人…是在那一場『結婚詐欺訴訟』的審理,
差不多剛好要結束的那時候…



『最終辯論』

弁護士備後:「被告他…曾經親口向我證實,他在與千春小姐相遇之後,
整個『人生觀』與『價值觀』都已經產生了改變。


榊:「咦…?!

弁護士備後:「咦?!  啊啊…比方說,像是金錢所無法取代的…『愛情』之類。

榊:「咦…?!  對啊…。

海老井:「………………??!

榊:「因為我明白了什麼是真正的『愛』,所以才會打算要一輩子在身邊支持她的。
所以、我不可能做出詐欺這種事…


市森:「我反對!現在這是屬於…『誘導訊問』。

審判長:「反對有效。辯護律師、請改變你的發問方式。

弁護士備後:「我明白了。那麼、我換問其他的問題。


弁護士備後:「請問你,確實是有…要與千春小姐結婚的打算嗎?!

唯阿:「看來勝負已經確定了呢。

垓:「妳辛苦了。


諫:「為了搜查過程的『可視化』,請讓我進行攝影。

鳴沢:「我明白。大家都是 "同行" 嘛。

諫:「是有關於上次那件訴訟案的事情,第一次『公開審理』結束的那個時間,
聽說您也前往了法院…



諫:「請問您…是為什麼到那裡去的?!

鳴沢:「………………!!


弁護士備後:「也就是說、他確實是以非常認真的心態,在與千春小姐交往的。

『嗶嗶嗶…!』

鳴沢:「我原本是打算去旁聽那場審理的。但結果卻因為碰上大塞車而遲到了呢。


『嗶!嗶!嗶!』

弁護士備後:「…Bingo!


弁護士備後:「不破先生!

諫:「Bingo(逮到了)…。

鳴沢:「啥…?!


……
…所以這兩集的劇情如果要講求「合理情合理」,
最大的前提之一、就是備後的「測謊機能」必須要「完全不會出錯」對吧?!

可是如果以這部戲的「AI主題」,
以及製作人原本想在這兩集裡頭所表達的「深層學習」概念來說,
人工智慧所做出的「判斷」,只是「可能性的最大值」對吧?!
「完全正確的判斷」基本上才是「不合理」的
吧?!

就像「Ark」因為學習了「人類的惡意」而認定「人類全都該死」,
但實際上、它並不懂得如何去分辨人與人之間還有「善惡」的差異,

換句話說,一切太過「順理成章」反而會讓劇情顯得有些…呃…該怎麼說…
該說是…「美中不足」的可惜感嗎?!(啥?!)

不過話又說回來,反正大森P原本想要藉著「職場勝負」這個橋段,
來探討「AI進入各類型職場」之後,所可能帶來各種面向的問題,
以及其他值得讓人去探討與深思的部份,
這些最為主要的「目的」,已經完全都因為天津垓這個角色而遭到「模糊焦點」了,

觀眾們現在根本不會去關心這部戲想傳達什麼「理念」或「概念」,
只會因為看節目看得很不開心,而逐漸想要遠離這部戲…

一場「造神運動」原本應該是要吸引到更多 "狂熱的支持者" ,
但如果以現階段的成果來看、主編這次所創造出來的恐怕不只是個 "神" 經病,
而是一個將會對這整部戲本身…帶來敗亡的「破壞神」啊。

如果要再說得誇張一點、一旦讓觀眾們失去了對於「假面騎士」這個品牌的「信心」,
所影響到的層面可能就遠遠不只這樣了,隔壁戰隊棚的情況不就是個血淋淋的例子嗎…

審判長:「被告、最後還有什麼想要補充說明的嗎?!

榊:「已經…沒什麼要講的了。

市森:「…………………


弁護士備後:「唔…

『嗶!嗶!嗶!』

弁護士備後:「
……………??!


審判長:「我明白了。那麼關於本案的審理,到此全部…

弁護士備後:「審判長、請先稍等一下!

或人:「
……………??!

垓:「
……………??!

唯阿:「
……………??!


市森:「
……………??!

榊:「
……………??!

海老井:「……………??!


弁護士備後:「就在剛才、已經發現到全新的事實真相了!

或人:「備後…?!

弁護士備後:「這起案件其實有一個…『真正的犯人』!

榊:「…咦咦?!

記者:「真正的犯人…那是什麼意思啊?!

記者:「什麼?! 他在說什麼啊?!

民眾:「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審判長:「肅靜!辯護律師、審理已經全部結束了。

市森:「沒有錯!再說、你所謂『真正的犯人』…又在哪裡?!

弁護士備後:「那就是…

諫:「那就是…這個傢伙!

記者:「哇啊啊…?!!

民眾:「哇啊?! 咦咦?! 那誰啊?! 現在是怎樣啊?!

民眾:「咦咦?! 那誰啊?!

鳴沢:「呃…!


或人:「啊啊…?!!

垓:「
……………??!

唯阿:「啊啊…?!!

弁護士備後:
他就是當時逮捕了被告,隸屬『警視廳 數位犯罪對策課』的刑警。
如果是他的話,想要對從被告手裡扣押的『Rise-Phone』數據動手腳,
進行像這樣的 "偽造訊息",也是有辦法做得到的。


榊:「……………??!

海老井:「
……………??!

諫:「而證據就是,這些資料全都是在鳴沢的個人電腦裡頭所發現的。


弁護士備後:「被告他、確實是無辜的。

審判長:「辦護律師,請注意不要擅自做出這種未經同意的發言。
現在本庭下令,請辦護律師以及與其相關的所有人士,全部都立刻退出法庭。


市森:「不、審判長!這場審理…我認為應該要重新進行才對。

審判長:「……………??!

弁護士備後:「
……………??!

榊:「
……………??!


海老井:「
……………??!


垓:「喔…??

市森:「我差一點、就造成了一樁 "冤案" 呢。…哼。
你們的『人型機』……確實是非常優秀的。


或人:「市森先生…


……
…光憑這句話、「人型機」與「ZAIA Spec」之間的優劣就已經分明了呢…
不過同樣配戴這種能夠加速大腦思考的「智慧輔助裝置」,
市森檢察官就沒有如同之前的「立花」跟「新屋敷」那樣,
在面臨到壓力之後就會陷入有如「精神崩潰」的邊緣,

市森的態度雖然看似一直咄咄逼人,但那算是他身為「檢察官」的職責,
在知道自己可能冤枉了無辜之後,也願意立刻就放下身段,
這證明他自身堅持的「正義」,並沒有因為外力催化而產生「變質」…

所以這也就是說、使用者本身的「精神力」強弱,
以及內心是否帶有「惡意」與否,才是最大的「關鍵」…

或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仇恨,讓你要這樣陷害榊先生…?!

鳴沢:「其實…對象是誰都沒差。


鳴沢:「只要能夠提昇我的『破案率』的話…

或人:「所以你這是無差別地捏造冤罪,再藉由自己的手來進行逮捕的意思嗎?!


諫:「而且、這傢伙就是那隻臭獅子的真面目!


弁護士備後:「Bingo!他之所以會襲擊我、就是為了讓所有人,
將懷疑的眼光集中在市森檢察官身上。



鳴沢:「唔…!

諫:「…呃!


民眾:「哇啊啊…?!!

諫:「這傢伙…唔唔!


……
…從他們兩個滿臉都是傷來看,
也就是說、不破是在警局裡頭跟他打了一架並把他硬拖過來的…
故且不論鳴沢就是「真正的犯人」這件事,
當他們兩個起爭執時,警局的其他員警也一定會介入對吧?!

而不破可以在打完電話之後迅速制服鳴沢,
擺脫所有警察的糾纏、並且用最快的速度趕到法院,
這個辦事效率已經好到不是大猩猩的程度了…283、請問你是超人嗎?! (啥?!)
***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1)(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2)(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