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2/06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1)(下)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21話
異議あり!ソノ裁判
(いぎあり!ソノさいばん)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職場勝負」的第三回合,「ZAIA」方面提出了以「法庭訴訟」來作為比賽的主題,
讓「人類檢察官」與「
律師型 人型機」針對某起「結婚詐欺案件」,
以被告人最終會被判決「有罪」或
「無罪」的方式來一較高下。

雖然或人認為利用可能會影響到他人一生的法庭訴訟,來進行比賽並不是一件恰當的事情,
但案件本身的疑點
重重以及被告一力主張自身的清白,
讓或人毅然在先決條件相當不利的前提下,依然答應了這場勝負…

而就在第一次的法庭交鋒,明顯是由飛電所派出的「律師型 人型機」取得上風之後,
果不其然、又再次出現了由人類變身而成的「襲擊者」
打算從中破壞一切…
***
***
諫:「唉唉…結果只差一點,還是讓它給逃了嗎。

或人:「不過、這個東西…

諫:「是那隻臭獅子掉的嗎?! 只要調查一下那個東西的話,就能知道犯人是誰了吧?!

IS:「上頭有『資訊安全鎖』鎖住,所以是不可能的。

諫:「哼!…用力地把它打開不就得了嘛!

IS:「用蠻力是打不開的。


IS:「請問您是…『大猩猩』嗎??


諫:「啥啥啥…?!!!

『Punching Kong~♪』

或人:「算了啦、算了啦、算了啦…!

諫:「啥啥啥…?!! 吼…吼…吼啊啊…!

IS:「請問您是…『大猩猩』嗎??

『…『大猩猩』嗎?? …『大猩猩』嗎??』

或人:「…唔哇啊啊…嗚…IS…唔嗚嗚…!


諫:「唔唔…!

或人:「…哇啊?! …呼呼…呼……

諫:「吼…吼……

『嗶!嗶!』

IS:「………………??


諫:「唔…總之!我把這個拿去給我認識的刑警、讓他調查看看…

或人:「…東西可以給你!但是作為交換…我也有想要查證的事情。

諫:「啥…??!

……
…「嘲諷技能 等級MAX」的最佳實用範例。(喂)
比起無能的第一男主角,283簡直就是這部戲的「救世主」啊…(就很多方面的意義來說)
這禮拜光是能看到這個就讓人覺得心情好了很多…

話說回來,隨著「職場5回合勝負」進入第三回、也就是「第5個禮拜」,
不管是高橋主編也好、或是大森P也好,甚至東映大人本身…
到底有沒有注意到,前半期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高評價,正在 "雪崩式" 的下滑呢…
 
不過說是這麼說、以「拍攝進度」來說、21集播出的當下,
實際上應該已經是拍攝到接近第30集左右的進度,
所以說製作人如果真的打算用整部戲「檔期的5分之1」,
專捧一個 "受盡觀眾討厭的角色" ,搞一長串很明顯 "會導致觀眾遠離" 的無聊劇情,
事實上現在就算所有人再怎麼樣地吵翻天也已經「於事無補」…
因為沒有那個時間也沒有那種預算,所以「重拍」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如果是「腰斬」或者「斷尾」還比較有可能就是。

垓:「這是『ZAIA Spec』的替換品。

市森:「感謝您的協助。


垓:「…"一個不小心就弄丟了",這實在是讓人很困擾呢,畢竟那可是貴重的商品啊。

市森:「呵、因為我這邊剛好也有 "進退兩難" 的…苦衷啊。

唯阿:「根據來自『A.I.M.S.』方面的報告,那架『律師型 人型機』…
似乎遭受了到不明人士的襲擊。


市森:「………………

唯阿:「難道是這次的訴訟案,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隱情嗎?!


垓:「市森檢察官,以您身為 "專業人士" 來說,看法又是如何呢?!

市森:「被告人是『有罪』的這項事實,並不會有任何改變。
只要檢察官一旦確定要進行 "起訴" ,那麼對象就『99.9%』…會是『有罪』的。


垓:「僅僅只有『99.9%』而已嗎?!至少也要有…『999%』才行啊。

市森:「………………??!

垓:「畢竟這可是關係到您…身為『檢察官』的『威信』問題不是嗎?!

市森:「哈哈哈…!其實我只不過是想要試試看,『ZAIA Spec』的性能到什麼程度而已。
既然您覺得無法信任我,那麼我現在就主動退出這場比賽也無所謂…


唯阿:「……………!!

垓:「您當然是沒有必要這麼做了。我會很期待…看見檢察官您的表現的。

市森:「………………

……
…果然不愧是身經百戰的檢察官,講話遠比千啪男這個烏龜王八蛋還要有 "常識" 多了…
而且面對 "出言不遜的挑臖" ,也能立刻將自身的立場轉為 "不落下風" …

是說等等、唯阿剛剛講了什麼…?! 「來自A.I.M.S.的報告」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已經調職回到原公司的她,「A.I.M.S.」方面為什麼還會向她報告那邊的一舉一動?!!

唔…不過真要講的話,「A.I.M.S.」的科技基本上全部都是來自「ZAIA」,
會有其他類似跟唯阿一樣的 "配遣人員" 倒也不足為奇,
而且以唯阿之前的行事風格來說,不管是用了 "收買" 或者其他手段,
安插幾個「負責通風報信」的間諜在那裡,就更是絕對非常有可能的事情…

諫:「滅…!你有訪客。

滅:「這還真是讓人意外啊。

或人:「我會來是有幾件事想要問你。直到現在、『人型機』也還是會持續發生暴走,
……難道那不是因為你在背後搞 "系統入侵" 的嗎?!


滅:「………………

或人:「……………??!


滅:「這一切都是必然會發生的。

諫:「……………??!

滅:「人類才是最應該 "被滅絕" 的物種…


滅:「就是人類本身…讓我等學習到這項事實的。

或人:「………啊啊?!!


一輪咲世:「充滿著『惡意』的人類就該…滅絕殆盡。


住田微笑:「…把充滿惡意的人類,全都滅絕殆盡!…


或人:「難道說…?!

諫:「……………??!

IS:「跟『職場勝負』有關的『人型機』之所以會發生暴走,
都是在遭受到人類,以『惡意』來對待的時候。



滅:「沒錯。那些傢伙的『暴走』,全都是出自於…『自身的意志』。
由於『網際網路』的發達,人類將自身『惡意』感染擴散的速度…也隨之加快了。


或人:「……啊啊…啊…!

諫:「……………!!

滅:「從人類到人類。甚至於…從人類到『人型機』…


或人:「咦…?! …啊啊…啊……唔唔!

IS:「……………??

諫:「…嘖!


滅:「………
………

……
…既然說到「惡意會感染」這件事,但說也奇怪的是、身為「製作人」的大森P這一次…
為什麼會顯得完全沒有站在「觀眾的立場」來思考呢?!
以一部「英雄劇」來說,不會有人想看到「主角」連續超過1個月都是輸得一敗塗地吧?!
觀眾們感受到來自於製作單位的「惡意」,可是滿到都快溢出來了呢…(啥?!)

不過這方面可能是因為當年高橋主編在「Ex-Aid」時期的成功,
以及後來「Build」在經歷中期「戰爭篇」的低潮,後來依然取得高度的評價,
所以讓大森P這次顯得有點……「太過樂觀」了吧。

或人:「…(那些『人型機』們…大家都是因為遵照著自身的意志所以才會暴走)…

『喀咚~』

或人:「…唔呃…呃……

諫:「還真是一點都不像你呢。

或人:「………………??!


諫:「如果讓我來對『人型機』下達判決的話…

『啵~!』

諫:「…雖然『人型機』曾經差一點要了我的命。


諫:「…但也曾經救了我一命。


諫:「所以要說『有罪』跟『無罪』…

或人:「……………??!

諫:「…算 "各佔一半" 吧。


諫:「既然這樣、那就只能讓『人型機』更加地 "學習",讓它們變得更加…
…"聰明伶俐" 才行了吧?!  這難道不正是你們這家公司的……


或人:「………………??!

諫:「…『工作』嗎?!

或人:「
……………!!


或人:「呵…

『熱甜湯』


或人:「呵…哈哈……是啊、說的也是。


『登勒~勒~登~♪ 登勒~勒~登~♪』

諫:「…知道了。


『嗶!』

諫:「關於『ZAIA Spec』的事情,似乎已經查出些什麼了。

IS:「………………

或人:「……………!!


……
…等等、所以剛剛那是…「お仕事(おしごと)」跟「お汁粉(おしるこ)」的諧音梗?!!

『數位犯罪對策課』


警察 人型機:「
……………!!

……
…一整排機器女警!要說壯觀也還真的挺壯觀的就是了…

鳴沢:「讓各位久等了。關於各位交給我們的『ZAIA Spec』,我們已經進行過調查了。

諫:「啊?! 我明明是拜託了其他的刑警來幫忙才對吧?!

鳴沢:「由於這次情況跟平常有所不同,所以就換成我來負責了。

或人:「請問您這是…什麼意思呢?!

鳴沢:「目前飛電先生您也正有所參與的那起訴訟案,其實當初對那名被告進行逮捕的人…
…就是我。

或人:「…咦?!


『嗶!嗶!嗶!』

IS:「警視廳 數位犯罪對策課,鳴沢益冶 先生。

或人:「……………??!

諫:「
……………??!

IS:「擁有著值得誇耀的優秀破案率,是一位 "精英刑警" 呢。


鳴沢:「真不愧是『人型機』,反應還真是快速呢。

諫:「…所以、
使用這個『ZAIA Spec』的人到底是誰?!

鳴沢:「這個嘛、說出來或許會非常讓人難以置信…就是『市森直人』檢察官。


或人:「為什麼他會…?!

鳴沢:「或許是因為太過在意於不想要輸掉這場訴訟,所以才會動手…
襲擊了那架『律師人型機』也不一定吧。


諫:「……………!!

或人:「
……………!!

……
…一般來說、這種 "直觀性的劇情" 都是為了隱瞞躲在暗處的真正幕後黑手對吧…

不過話說回來,一切真正「惡之源頭」…也就是天津垓這個烏龜王八蛋其實就明擺在那裡,
但偏偏只有身處 "上帝視角" 的觀眾們能理解,
男主角只能無能地一次又一次重複著被玩弄的過程…

這跟當年「Ex-Aid」的時候,檀氏父子在中期也是完全把主角群玩弄在鼓掌之間的發展,
要說相似也真的是沒什麼不同…但當時的觀眾們就像著了魔似的,
彷彿完全不會去介意 "劇情" 跟 "節奏感" 的好壞,讓「造神運動」算是非常的成功,

但事過境遷、這次的「ZAIA篇」觀眾顯然不願意再買帳了…

這部份會差別這麼明顯,其實某方面來說、或許也能夠說是因為…
初期「滅亡迅雷篇」在角色塑造上非常成功的緣故吧?!
除了作為中間劇情「小Boss」的「暗殺小弟」之外,
就連僅僅只有出場一集的「雷」,觀眾們希望他能夠復活的呼聲也從來沒有少過…

可是以目前進入「ZAIA篇」已經超過1個月以上來說,
製作人一直很想藉著這部戲來傳達出什麼「能夠讓觀眾們深思的理念」,
而主編很明顯地就是想要再來一次、有如當年盛況一般的「造神運動」,
但是讓「ZAIA」"單方面無雙"  5星期之後,
除了讓觀眾們更加對於男主角或人的 "無能" 感到「厭惡感」之外,
對於「天津垓」這個角色,恨不得他 "乾脆死一死別再出現" 的觀眾更是大有人在…
老實說、個人也是其中之一。
 
跟幾乎只有 "負面評價" 的「ZAIA篇」比起來,一開始的「滅亡迅雷篇」簡直是有趣了10倍吧…
可惜當初刃姐的人氣已經營造起來了,結果現在得陪著天津這角色一起被帶賽…

接下來就要看製作人大人跟主編大人,是要繼續這一場「已經失敗的造神運動」,
又或者是要乾脆「順應民意」呢…

垓:「您說有話要講…請問是什麼事呢?!

或人:「這次的訴訟,我懷疑你們那邊有 "違規" 的行為!

唯阿:「違規…?! 這話怎麼說?!

或人:「備後他…曾經遭受到不明人士的襲擊。而這個…就是掉落在現場的,
原本屬於市森檢察官的『ZAIA Spec』。


唯阿:「你說什麼?!!


弁護士備後:「檢察官與律師的『戰場』,應該是在『法庭』之上。
想要在除此以外的場所互相爭鬥,難道不算是違反規則嗎?!


市森:「請你們不要用那種莫名其妙的論點,就想故意來找碴。

弁護士備後:「這次的事件,幕後肯定有一個是在說謊的 "真正犯人"。
難道那不就是您嗎?!


市森:「我並沒有說謊。那是不知道被誰給偷走了的。

『嗶嗶嗶…!』

弁護士備後:「……………!!


或人:「為什麼你到了這種時候還要說謊啊…!

弁護士備後:「…或人社長。

或人:「嗯…?!

弁護士備後:「這個人…並沒有說謊。

或人:「咦咦?! ……動手襲擊備後的人,真的不是你嗎?!

市森:「就已經說過不是我了。

或人:「你說什麼…?!


……
…這麼說來、用機器判讀一個人有沒有「說謊」的這種技術,
其實現在不光是警察,甚至已經是
確實應用在很多方面了對吧?!

而這種判讀的基礎,無非就是透過觀察對象的「生理反應」,
像是脈博、血壓,體溫,聲調或甚至瞳孔的放大程度都能夠成為 "依據" ,

不過相對地,雖然一個人的生理現象有時可能是 "不自覺" 的,
但這種技術其實也並不是「百發百中」的,
認為自己根本沒有在說謊的人,或是說了謊也沒有任何罪惡感的人,
甚至於已經習慣說謊的人…等等,
即便是有「龐大的數據」來作為依歸,這樣的技術也是有可能會出錯的。

以這裡的情況來說,市森身為一個 "久征沙場" 的檢察官,
能夠做到即便是撒了瞞天大謊也有辦法絲毫面不改色,
甚至能夠足以躲過機器的檢測,其實一點都不會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垓:「這很明顯,已經是屬於『名譽毀損』了呢。

或人:「啊啊…唔…

弁護士備後:「我只是,根據各種可能的情況來做出判斷…

垓:「太危險了。會自己做出『判斷』的AI…就應該要徹底地報廢掉!

弁護士備後:「…您現在這是…叫我『去死』的意思嗎?! ……呃…!

『嗶嗶…!嘰嘰嘰…!』

Ark:「……………!!

『嗡~!』


垓:「任意惡用『網際網路』所進行的犯罪是非常可怕的。
這架『人型機』曾經這麼說過對吧。

『嘰嘰…滋滋…!嘰嘰嘰…!」

弁護士備後:「…我……呃…呃…!

或人:「啊?!備後!振作一點!

垓:「在如今這個『網路社會』…!

『嘰嘰…滋滋…!嗶嗶…!嘰嘰嘰…!」

弁護士備後:「……呃…呃…!

垓:「…只要透過一點簡單的謊言,或是進行數據上的竄改,
『機械』就可能成為令人恐懼的道具。這點、『人型機』也是一樣的。


或人:「有錯的並不是『人型機』!是因為人類的『惡意』所以才…

垓:「這架『人型機』的『備份數據』已經保存好了嗎?!

或人:「什麼…?!

垓:「我在問…這架『人型機』的『備份數據』,是不是已經保存好了?!

IS:「……是的。


垓:「既然這樣就沒問題了…!

或人:「…唔呃!


或人:「呃呃…呃……!

弁護士備後:「呃…呃呃…!

垓:「………………!!

IS:「您為什麼,會有那個東西?!


垓:「就讓我幫你…透過"親身體驗",來進行一次『學習』吧。

或人:「啊啊…?!

弁護士備後:「呃呃…!呃啊啊啊!!!

『滅絕 Rise(昇華)!』


『卷貝!』

或人:「備後!!…呃…呃咳咳…呃咳…

弁護士備後:「呃啊啊啊!!!呃呃…呃…呃……!

垓:「僅僅只是 "小小的謊言" 或 "數據的竄改",才是真正最為 "可怕" 的事情。

弁護士備後:「呃啊啊…啊啊……吼啊啊啊…!!


卷貝 魔人機:「吼吼…!吼啊啊…!將人類…滅絕殆盡!

唯阿:「請立刻進行避難!

市森:「好的!


垓:「果然『人型機』全都是『瑕疵品』!…只能夠進行『報廢』!

『Thousand Driver!』

或人:「唔…!我不會讓你這麼做的!唔唔…!

卷貝 魔人機:「吼…!

垓:「唔…!

或人:「哇啊!

垓:「…哼!

卷貝 魔人機:「…呃啊!


『滅絕!Evolution(進化)!』『Break Horn!』

垓:「變身!

『Perfect Rise(完美昇華)!』


『When the five horns cross! The golden soldier THOUSER is born!』

卷貝 魔人機:「吼…!

Thousand:「…哼!

卷貝 魔人機:「…呃啊!


『Zero-One Driver!』『Jump!』

或人:「呃…!變身!


『Presented by ZAIA』

卷貝 魔人機:「呃啊…!吼啊啊…!吼!

Thouser:「
………………!!


Thouser:「…哼!

卷貝 魔人機:「…呃啊!


卷貝 魔人機:「吼…!

Thouser:「
………………!!


Thouser:「
…哼!

卷貝 魔人機:「
…呃啊!


Thouser:「…喝!

卷貝 魔人機:「
…呃啊!


Thouser:「…喝啊!

卷貝 魔人機:「…呃啊啊!


『Rising Hopper!』

Zero-One:「喝啊…!

Thouser:「
………………!!


Zero-One:「唔!…喝!

Thouser:「………………!!


卷貝 魔人機:「吼啊啊…!吼!吼啊!

Zero-One:「備後!…呃啊!唔呃呃!…啊啊?!


卷貝 魔人機:「吼啊…!

Zero-One:「喝!唔唔…快住手啊、備後!

卷貝 魔人機:「唔呃呃…吼…吼吼……!


Thouser:「…哼!

Zero-One:「…呃啊!


Thouser:「…喝!

卷貝 魔人機:「…呃啊!


卷貝 魔人機:「呃呃!吼…!

Thouser:「
…喝!

Zero-One:「唔唔…!

『Fire!』


『Prog-Rise(程式昇華)!』『Flaming Tiger~!』

Zero-One:「
…喝!

Thouser:「…呃!


Zero-One:「喝!…唔…喝啊啊!

卷貝 魔人機:「呃啊?! 呃啊啊!…呃啊!


Thouser:「哼…!哼!

Zero-One:「啊啊?! 喝……呃啊!呃呃…呃……

『Jack Rise!』


Thouser:「…哼!

Zero-One:「…呃啊!


『Jacking Break!』

Thouser:「…喝啊!

卷貝 魔人機:「…呃啊啊啊!

『Jacking Break!© ZAIA Enterprise』


Zero-One:「啊啊…!備後!唔呃呃…!呃…呃…你竟敢…把備後…唔唔…

Thouser:「…『人型機』終究只不過是『道具』罷了。而道具的『生殺大權』…
…不就是掌握在『人類』的手上嗎?!



Zero-One:「啥啥…??! 唔唔…!喝啊啊…唔唔!

『Hyper Jump!』

Zero-One:「喝啊啊…!喝啊!

『Over-Rise(越限昇華)!』

Zero-One:「喝啊…!喝!

『Prog-Rise(程式昇華)!』『Warning! Warning! This is not a test!」


『Hybrid Rise(混合昇華)!』『Shining Assault Hopper(閃耀突擊蝗蟲)!』

Zero-One:「喝啊啊啊…!喝啊!

Thouser:「唔?! …唔呃!


『No chance of surviving this Shot!』

Zero-One:「…喝啊!

Thouser:「…哼!


Thouser:「…喝啊!

Zero-One:「…喝啊!…唔唔唔!


Zero-One:「…喝!

Thouser:「…哼!


Zero-One:「唔!…喝!

Thouser:「…呃!


Zero-One:「
…喝!

Thouser:「……………!!


Thouser:「
…哼!

Zero-One:「…呃啊!


Thouser:「
…喝!

Zero-One:「
…喝!


Zero-One:「喝!唔唔…!

Thouser:「看來您還真是一點長進也沒有呢…!


Thouser:「哼!

Zero-One:「呃啊!唔呃呃…!

Thouser:「無法抑制住自己的情感並任其暴走…


Thouser:「哼!…喝啊!

Zero-One:「…呃啊啊!


Zero-One:「呃呃…呃啊……

Thouser:「就跟那些全該被『報廢』的『人型機』沒有兩樣!

Zero-One:「唔呃…?! 呃…呃呃…唔唔…呼…呼…唔唔……!

『嗡…!』


……
…說別人可能涉及「名譽毀損罪(毀謗罪)」,
那天津動手揍了或人難道就不是「暴行罪(傷害罪)」的現行犯?!!
要偏愛一個角色也不是這樣玩的…「只准州官放火」嗎?!!
這集請來的「法律顧問」看到這種橋段會怎麼說呢?!
說到底、沒有「常識」的到底是製作人還是主編…

天津拿出「滅絕昇華器」的這件事,完全就可以直接叫不破把他逮捕了吧…??!
而且不是說「物理入侵」的話,「備份資料」會無法修復嗎?! 那再來的劇情要怎麼演下去?!
現在就要看製作人跟主編是不是打算 "把所有觀眾都當成白痴" ,
下禮拜直接當成沒有這件事情…

假面騎士的粉絲一直以來似乎都顯得很好唬弄…呃、不是,是大家都對這個品牌非常 "有愛",
因此不管劇情再爛、任何週邊也都一樣能夠賣得嚇嚇叫,
所以像最近這陣子、這樣子「近乎一面倒的負面反應」…
想必完全是在製作人大人的意料之外吧…
 
不過呢、短短五集的時間,就能夠讓幾乎所有的觀眾都對這部戲「產生厭惡的情感」,
天津垓這角色作為「惡意散撥的源頭」,以及「仇恨吸引機」的工作,
就某個角度來說,很真是相當地成功…觀眾們真的都很想暴走了。
 
這禮拜的預告裡頭,天津這傢伙的最後一句…「這樣一來、Zero-One就完蛋了。」
說得真是一點也沒錯啊…再這樣下去,「假面騎士 Zero-One」這部戲就真的準備完蛋了…
B社大人快點介入啊!就算是ZAIA也贏不過偉大的贊助商的!(無誤)

***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1)(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2)(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