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2/06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1)(上)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21話
異議あり!ソノ裁判
(いぎあり!ソノさいばん)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記者:「開始拍了嗎…?! 終於、這場受到大眾矚目,前所未有的法庭訴訟馬上要開始了。


記者:「因為涉嫌騙取了婚約對象的金錢,而遭到以詐欺罪起訴的被告人-榊遊人、30歲。

榊:「…………………

海老井:「………………!!


記者:「以及,最受到大眾矚目與關心的是,對於檢察官方面在導入了,
藉由配戴『ZAIA Spec』、來獲得等同於『AI 思考能力』的這項輔助之後。


『嗡~!』

市森:「
………………!!


記者:「辯護律師一方、將由『人型機』來擔任替被告人進行辯護的工作。

弁護士備後:「………………!!


垓:「這場訴訟的結果到底會是 "有罪" 呢…還是 "無罪" 呢…

記者:「人類與『人型機』,究竟哪一方能夠在這場訴訟中勝出,
這場 "命運的法庭之爭" 即將拉開序幕。

……
…這個構圖是怎麼回事啊?!

『數日前』

垓:「…『職場五回合勝負』,第三回合戰是…『訴訟』對決。

或人:「咦…?! 訴訟?!!

唯阿:「我們『ZAIA』的代表,就是這位市森檢察官。

市森:「我一定會…證明被告的罪行,並且讓他被判 "有罪" 的。因為那就是…
身為 "檢察官" 的工作啊。

……
…因為「ZAIA Spec」的外型設計,導致連續數星期以來的「壞人」全都是「戴眼鏡的」,
這樣下去真的沒問題嗎?!  根本只會造成「刻板印象」吧?!

隨著「職場勝負」這個主題的評價不斷地下滑,大人的觀眾們姑且不論,
如果是平常需要配戴眼鏡的小朋友們,因此而感到心裡不舒服怎麼辦?!
身為一個「英雄節目」,難道竟是要強調這種「外貌方面」的偏差價值觀嗎?!

在討論「職場道德」 與「AI潮流」之間的關係性以前,
製作人大人啊…您是不是應該更注重這一部戲真正應該傳達出的,
也就是身為一個人應該有的「基本價值與道德觀」才對呢?!

垓:「所以這次,希望由你們那一方來負責準備『律師』的人選。

或人:「…律師?!!

IS:「負責替 "被告者" 進行辯解,提出主張來達到『減刑』,乃至於『獲判無罪』的情況,
就是『律師』的工作。


唯阿:「也就是說、要是判決『有罪』的話就是我方的勝利,
若是『無罪』、那就是你們勝出了。

IS:「或人社長,這場勝負就先決條件而言其實並不公平。
說到底,檢察官就是已經在確信對象 "有罪" 的前提下,
才會將整起事件進行 "起訴" 的動作。這對於我們這一方來說,風險實在太高了。
」 

或人:「不是、要在意應該是將這件事情拿出來討論以前的問題才對吧。

IS:「………………??

或人:「把可能會事關到他人一生的『法庭訴訟』,拿來當成比賽勝負的條件,
這也實在太過不應該了吧。


垓:「確實是有可能會關係到那個人的一生,畢竟被告可是一力主張自己其實是無罪的啊。

或人:「咦…?!

垓:「所以如果能夠藉由『人型機』的力量,來拯救那名被告的人生的話…
您會打算怎麼做呢?!

或人:「………………!!

……
…既然寫得出「不該把關係到他人一生的訴訟,拿來當成比賽」這種台詞,
至少證明主編還算是「有常識」的,那換個角度來說、有問題的是大森P囉…?!
可是根據訪談、其實高橋主編本身打從一開始,
似乎也對「職場勝負」這種主題感到 "躍躍欲試" 就是了…
據說就某方面而言,序盤的「滅亡迅雷篇」其實算是
"被提前結束" 了…(諸説あり)

製作人大人原本想藉著「不同職場」的題材,來讓不管是小孩或大人的觀眾們,
都能夠思考「這個世界正在面臨因 "人工智慧" 的進步所帶來的變化」這方面的相關問題,
因為這已經不是 "近未來" 的事情,而是全世界所有人都正身處於這樣的 "時代潮流" 裡頭,
而對於主編大人說,這種少見的主題自然是非常具有 "挑戰性" 的,
所以就「立意」來說、原本應該是非常良好的才對,至少本來應該會是這樣的…

但「職場5回合勝負」除了傳達製作人想要表達的「概念」之外,
另外一個最大的目的,當然就是推銷「ZAIA篇」必須要賣的玩具…
在配合高橋主編那種有時候會讓人 "不太敢恭維" 的寫作風格所創作出來的劇本之後…

一切就變成…為了強推「Thouser」的相關玩具以及硬捧「天津垓」這個角色,
不僅讓整個「職場勝負」題材陷入了完全的「套路化」,
明擺著有更好的解決方案,卻也只能夠完全區居於下風的「無能男主角」,
以及就算再怎麼樣卑鄙齷齪,也依然能夠連續 "開無雙" 的「受盡偏愛的角色」,
綜合之後就成了比「鬱展開」還要更糟糕的「糞劇情」…
就算原本的「立意」再好,也都成了白費功夫…

IS:「…『律師型 人型機』、弁護士備後 。在他的記憶體之中紀錄了,
所有的『法律條文』與『相關判例』,能夠在即刻之間就完成搜尋的動作。


事務所員工:「請用~

或人:「謝謝…

弁護士備後:「被告、榊遊人是 "無辜" 的。

或人:「…呃呵呵…啊…咦!? …為…為什麼你能夠說得這麼肯定呢?!

弁護士備後:「因為我判斷他,並沒有在 "說謊"。


榊:「我是無辜的…!我才沒有做出什麼『結婚詐欺』這種事情!

『嗶嗶嗶…!』

弁護士備後:「……………!!

IS:「在『備後』的機型裡頭,導入了能夠以高度準確率,
來研讀出對象有沒有在說謊的系統。


IS:「更何況、這次的事件,完全就是在『網際網路』上頭所發生的『詐欺犯罪』。
應該可以期待身為『人型機』的他,能夠有非常活躍的表現。


弁護士備後:「真正在說謊的犯人一定還躲藏在暗處,這次的訴訟、我一定會贏!

或人:「我明白了。拜託你了…備後~!

……
…關於「ビンゴ」這個名字,寫成英文也就是「Bingo」,一般大多會直接翻成「賓果」。
雖然個人在這部戲一開始的想法是,「人型機」的名字如果沒有設定漢字的話,
就採用「拼音」來作為翻譯上的通用原則,
不過後來發現、有些時候如果直接照著單字的意義來翻反而會更貼切一些,

而這次的「弁護士ビンゴ」雖然很明顯是想玩「Bingo」這個字的梗,
但人家畢竟是律師,需要尋求法律協助的人如果看到「賓果」這種名字究竟會怎麼想…
所以這裡就使用同音的相對應漢字、寫成「備(ビン)後(ゴ)」,

實際上「備後」在日文裡頭也是真正存在的名字,唸法也一樣是「ビンゴ」,
一般都是當成「姓氏」比較多。

『開頭陳述』

審判長:「被告、請回到你的座位。

榊:「………………

審判長:「檢察官、請開始陳述。


市森:「被告人於上個月,向交往還不到一個月的交往對象、海老井千春小姐進行了求婚。

海老井:「
………………


榊:「妳願不願意…跟我結婚呢?

海老井:「我願意!

榊:「好耶~!!


『嗡~!嗡~!嗡~!』

海老井:「………………??!


『嗶~』

海老井:「咦…?!

『抱歉!因為要預訂結婚會場的關係,希望妳能夠立刻把作為結婚基金的300萬,
匯到我指定的戶頭來!』


市森:「…在那之後、他透過手機的簡訊、要求千春小姐
將作為結婚基金的『300萬圓』進行了匯款。

海老井:「麻煩妳了…

銀行人員 人型機:「馬上為您處理。

市森:「但她匯款過去的…卻是屬於 "詐騙集團" 所持有的戶頭。


市森:「這件事情還是在警察方面的搜查之下,她才終於發覺的。

鳴沢:「麻煩請讓我們,請教您幾個問題好嗎?!

海老井:「……咦?!


榊:「所以說、我沒有傳什麼要妳匯錢的簡訊啦!

海老井:「我手上可是確實有證據的。再說了、這個…!是你的SNS(社群網路)沒錯吧?!

榊:「……………??!

海老井:「…『簡單幾句話就從女人那裡拿到了300萬,太輕鬆囉~』…這句話,
根本完全就是在講我對吧?!


榊:「那不是我…。我才沒有在網路上發過這種文章!


海老井:「……既然你無論如何,都還是不肯承認的話…

榊:「……………??!

警察:「……………!!

鳴沢:「我是來自『警視廳』的鳴沢。麻煩請你…跟我們來一趟好嗎?!


市森:「被告從很久以前開始,就一直有金錢財務方面的困擾。

榊:「……………!!

市森:「所以這一次、他完全就是以『騙取金錢』為目的,
才會刻意接近身為受害者的海老井千春小姐。



榊:「我並沒有…做出那種事。

市森:「
……………!!


市森:「我的陳述到此結束。

或人:「一切就看你的了,備後…!

審判長:「那麼、辯護律師,請開始陳述。

弁護士備後:「作為整起事件的問題關鍵…不管是那一封『簡訊』,
亦或是『SNS』上頭的文章投稿。這一切其實還有…第三者『冒用身份』的可能性。


唯阿:「…『冒用身份』?!


弁護士備後:「也就是說、他的個人帳戶很有可能是遭到了某人的不當竊用。
要說原因的話,就是當千春小姐收到那一封要求她進行匯款的『詐欺簡訊』時,
那個時刻的當下、被告其實正在觀賞搞笑藝人的現場演出。


『嗶!』

榊:「哈哈哈…!

觀眾:「
哈哈哈…!


腹筋崩壞太郎:「腹筋 Power~!

『碰~!』


榊:「我接到 "腹肌" 了~!

觀眾:「唔喔喔喔~!恭喜你~!

榊:「謝謝大家~!謝謝大家~!唔喔喔喔~好耶~~!

觀眾:「好好喔~

榊:「唔喔喔~!我接到了~!

弁護士備後:「以上就是來自於、當時『搞笑藝人型 人型機』的視覺數據影像。
誠如各位所看到的,這段時間之內、被告完全沒有使用行動電話。



弁護士備後:「我現在要向庭上,提出這項物品來作為證物…

……
…因為沒有必要請
原本的演員,所以只有「腹肌」重新登場的「腹筋崩壞太郎」…
當初一個只是為了成為「第一號怪人」的客演角色,結果卻受到廣大的迴響,
製作人曾經表示那真的是
一次「讓人相當高興的誤算」,
那麼看到如今「職場勝負」這個主題面臨了「近乎一面倒的負面評價」,
不知道對大森P而言,這樣的 "失算" 又是什麼樣的 "滋味" 呢…

市森:「我反對!那種證物根本不足以採信!

弁護士備後:「……………??


市森:「審判長,在被告的行動電話裡,確實還留存著曾經發送過那一封簡訊的紀錄。

弁護士備後:「所以我才說…!就連那份紀錄也很有可能是某人所刻意進行的 "冒用行為" 。


弁護士備後:「這整起事件、是『網際網路』本身遭到有心人士的惡用,
是單單只有透過 "網路" 就完成了籌劃與執行…


榊:「……………!!

海老井:「
……………!!

弁護士備後:「…一項非常可怕的犯罪!


市森:「
……………!!


弁護士備後:「…備後(Bingo)!
主張被告人確實是清白無辜的!

唯阿:「唔…

垓:「哼…

或人:「很好…!


……
…也就是說、被告雖然有「不在場證明」,
但在他的手機裡頭確確實實是有著簡訊的「發送紀錄」…

那麼問題在於…如果榊遊人的個人帳號被盜用,
為什麼那封簡訊會知道千春存了300萬要當結婚基金呢?!
以「亂槍打鳥」來說、準確度也太高了一點…

而且盜用帳號的人,事後為什麼還要刻意在SNS上頭,
留下那種彷彿根本就是等著要人來揭穿的「無常識發言」呢?!

唔…雖然實際上這種 "得了便宜還賣乖" 的 "白痴" 也不是沒有啦,
但如果榊遊人真的是一開始就以「騙錢」為目的,
拿到錢之後大可以斷絕聯絡又或者遠走高飛,為什麼還要答應千春約出來見面的請求?!

千春一開始接到簡訊之後沒有立刻打電話詢問、毫不猶豫地就進行匯款,
就算是被愛情給沖昏頭,但以他們交往「還不到一個月」來說,
這樣的舉動到底是表示了千春她本身的「警戒心」實在太低,
又或者…是不是在 "其他方面" 也有問題呢?!

比如說…如果這從頭到尾的是一場 "被設計好的局" 呢?!

榊遊人聽到檢察官說出他是為了錢才接近千春時,有明顯地感到愧疚,
或許他一開始會向千春求婚,確實是包含了這一份私心,
但說到底…會不會是千春自己透露出她有300萬的存款呢?!

如果千春是受到某人的指示,找上了有財務困擾的榊遊人,
並設法在短期內讓他進行求婚,然後才由幕後主使者進行 "盜帳號" 的動作,
以便演出這一場「結婚詐欺」的戲碼…

唯阿聽到備後說出了「冒用身份」這句話的時候,顯得相當地意外不是嗎?!
因為手法實在太過粗糙,疑點也太過明顯,
所以如果這一切的假設成立,那麼「幕後主謀」最有可能的當然就是…
挑選了這次「比賽主題」的天津垓這個混帳王八蛋…

而能夠明白一個人有沒有「一屁股債」這種事情,
也就是能夠掌握到「一般民眾的個人資料」的,或許也表示了還有其他「幕後黑手」的存在…

IS:「如果開庭審判只會進行一次的話,或許剛剛的情況,
備後就已經打贏這場官司了也不一定呢。

弁護士備後:「那自然是不可以這麼做的。

IS:「………………??

弁護士備後:「既然是事關到『受害者』與『被告者』雙方的人生,
那麼在所有人都能夠認同以前,法庭就得要有繼續進行審理的必要啊。



或人:「哎呀~~時代已經進步到能用 "數" 位科技~~來進行 "訴" 訟了呢~!
好~!如果沒有~Aruto~的話~!


IS:「或人社長,出狀況了。

或人:「咦咦?! 妳是指我的搞笑嗎?!


男性:「哇啊啊…怪物啊!

或人:「啊啊?! …啊??!

火藥雄獅 襲擊者:「………………!!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

或人:「…呃!

弁護士備後:「…呃!

IS:「
………………!!


或人:「
呃…備後!唔唔…!你這傢伙…是什麼人?!

火藥雄獅 襲擊者:「唔…!

或人:「為什麼要攻擊備後?!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

或人:「呃呃…!唔唔!

『嗶嗶…!嘰…嘰…!』

弁護士備後:「為什麼…會有人非得要在法庭以外的地方引起紛爭呢?!
我的 "戰場" 是在法庭之上才對啊!呼…呼…!呃呃…!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唔唔…!

或人:「啊啊?! …IS!

IS:「……………??!

或人:「唔唔…唔…!快帶備後離開!

弁護士備後:「呃…呼…呼呼……

IS:「請往這邊進行避難。


或人:「唔呃…!

『Hyper Jump!』『Over-Rise(越限昇華)!』

或人:「變身!

『Prog-Rise(程式昇華)!』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


Zero-One:「喝…!

火藥雄獅 襲擊者:「…呃!

『Shining Assault Hopper(閃耀突擊蝗蟲)!』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

Zero-One:「…喝!

火藥雄獅 襲擊者:「…呃!

『No chance of surviving this Shot!』


火藥雄獅 襲擊者:「哼…!

Zero-One:「站住!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

『Axe Rise!』

Zero-One:「喝…!喝!

火藥雄獅 襲擊者:「哼!


Zero-One:「喝…!唔唔!

火藥雄獅 襲擊者:「唔唔…!

Zero-One:「你到底是誰?!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吼…!

Zero-One:「唔呃…?! 好大的力氣…!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啊!

Zero-One:「哇啊!痛痛痛啊啊…!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吼啊!

Zero-One:「…呃啊!


Zero-One:「唔呃…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吼


Zero-One:「喝!唔唔…!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吼…!吼!

Zero-One:「哇啊…!


『Ready Go!Assault Wolf(強襲野狼)!』

Vulcan:「喝…!


Vulcan:「…喝啊!


Zero-One:「唔呃…!

Vulcan:「
…!

『No chance of surviving!』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

Zero-One:「唔唔…喝!


Vulcan:「唔唔!

『Gun Rise!』

Vulcan:「喝…!喝啊!


『砰轟!』

火藥雄獅 襲擊者:「…呃啊!

Zero-One:「…啊啊?!!


火藥雄獅 襲擊者:「呃呃……唔?!!

Zero-One:「啊?! …『A.I.M.S.』!


火藥雄獅 襲擊者:「唔唔…!

Zero-One:「喝…!唔唔!

火藥雄獅 襲擊者:「呃…?!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

Zero-One:「…喝!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

Zero-One:「…呃啊!

Vulcan:「…喝!

『砰轟!』

火藥雄獅 襲擊者:「…呃啊!


火藥雄獅 襲擊者:「呃吼吼…!

『砰!砰!砰!砰!砰!』

Vulcan:「唔呃?! …呃啊啊!


Zero-One:「呃…!喝啊啊…喝!

火藥雄獅 襲擊者:「…呃!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吼!

Zero-One:「喝!…唔唔!

Vulcan:「喝啊啊…!


Vulcan:「…喝啊!

『砰轟!』

火藥雄獅 襲擊者:「…呃啊!


火藥雄獅 襲擊者:「呃啊啊…唔唔!

『Dynamaiting Bolide!』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吼啊啊啊…!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啊啊!

『砰!砰!砰!砰!砰!』


Zero-One:「唔呃呃…!呃啊!呃呃…!

Vulcan:「…呃啊啊!…呃呃!


火藥雄獅 襲擊者:「……………!!


火藥雄獅 襲擊者:「吼…!

Zero-One:「啊啊…?!

Vulcan:「啊啊…?!


Zero-One:「唔嗯…?!!


『轟隆!』

火藥雄獅 襲擊者:「哼…!哼!


Zero-One:「呃啊啊…!呃咳咳…呃…

Vulcan:「呃咳咳…呃呃……

Zero-One:「啊勒…?!!

火藥雄獅 襲擊者:「哼哼哈哈哈…!

Zero-One:「啊啊?! …別跑!


Zero-One:「唔唔…!啊…?! 啊勒?! 咦咦…?! 唔嗯…??!

或人:「………………!!

……
…這麼說來、在「職場勝負」決定要使用「法庭訴訟」這份題材的消息一出來之後,
日本方面似乎就有不少熟悉法律的觀眾們立刻就聯想到,
是不是要在名為「Zero-One」的節目裡,討論關於「律師01問題(弁護士ゼロワン問題)」…

在日本各地、依照「地方法院」以及「家庭法院」的管轄區域來劃分,
總共可以將日本全國區分成「203個區域」,
而所謂「弁護士ゼロワン問題」、或稱為「弁護士過疎(べんごしかそもんだい)」,
用最簡單的話來解釋,就是在日本的某些地區,存在著「律師人數過少」的問題。

在203個區域之中,「律師」、也就是「法律專門人士」的分佈情況有著非常明顯的差距,
根據於2003年的統計數字、當時在203個區域裡頭,
有超過60個區域以上只有1名律師、或甚至沒有律師的存在,
這些地方就被統稱為「弁護士ゼロワン地域(律師01地區)」。

這樣的情況在90年代末期就開始受到了重視,並成為了日本法界亟欲解決的情況,
雖然在2011年12月時,號稱「ゼロワン地域」的最後一塊拼圖,
也就是「北海道紋別市」也終於設立了「法律事務所」,讓所謂的「01地區」正式宣告消滅,
但這樣的情況在後來的時間裡頭,也還是不斷地反覆地發生,

即使「日本律師聯合會(日本弁護士連合会)」、俗稱「日弁連」,
已經努力地設法想藉由「公設事務所(こうせつじむしょ)」之類的方案來解決這樣的情況,
可是實際上「法律資源的分佈不均」直至現今依然是非常明顯的問題,

根據2018年3月份時的統計與調查,全日本雖然已經沒有「0律師地區」,
但至少還有一個地區以上是「只有1名律師」的,
而且也不能保證之後還會不會再次出現「0律師地區」的情況。

追根究底、就算是「專業人士」,但「律師」也依然還是一份需要賺錢餬口的「職業」,
很多律師不願意前往偏鄉求職,或是很多偏遠城鄉根本沒有「法律事務所」願意去開業,
主要原因其實還是來自於「利潤不足」的問題,

因此相對於同樣在2000年之後,
一樣開始獲得重視的「弁護士過剰問題(べんごしかじょうもんだい)」,
也就是通過了「司法考試」並取得資格」,卻沒有 "工作" 的「準律師」變得過多,
形成了「供需過剩」與供需不均」這兩種問題同時存在的一種矛盾情況

根據2012年的統計,像這樣的「無職弁護士」約佔了全日本整體律師人數的將近「26%」,
也就是將近三成的人,即使拼命通過了艱難的司法試驗,卻也根本沒有實際進行就職,

用白話一點方式來說,在大城市雖然「案子」多,但同行的競爭者也多,
因此形成「僧多粥少」的情況以說是必然的,
但如果是前往
居民原本就相當稀少的偏遠地區,人口少同時也代表了「工作機會少」,
則成為了另一種形式的「粥少」的情況,

以剛剛提到的「北海道紋別市」為例,
根據一位曾經在當地的「公設事務所」服務了數年的律師表示,
「紋別市」屬於「旭川地方裁判所(地方法院)」所管轄的4個區域之一,
而從「旭川市」到「紋別市」的距離相差了140公里以上,

早在「鐵路廢止」之後,想要從紋別前往旭川就只能靠搭乘長途巴士或自行開車,
如果是夏天時還沒有什麼大問題,但一到冬天、因為天候而導致巴士停開是常有的事情,
但若要在暴風雪之中自行開車前往,每次要出勤或上法院出庭就幾乎
相當於在玩命…

在某些地方非常缺乏律師的同時,有些律師卻是根本無處可去,
要如何才能完善地解決這種「失衡」的問題,就是日本律師業界接下來要審慎處理的情況。

總而言之、繞了一大圈,根據官方表示…
這次在名為「Zero-One」的節目裡頭會有「律師」這種職業登場,
實際上跟「弁護士ゼロワン問題」並沒有任何關聯性,純粹就是巧合罷了。

畢竟大森P其實原本是想藉著「AI機器人擔任律師」的題材,
來向觀眾傳達「AI研究」底下的「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這項研究主題的一項分支,
也就是「深度學習(Deep Learing)」的概念…

但說到底,那種概念又豈是觀眾們在看過短短幾行文字或是1、2集戲劇就能理解的呢…

丟出一項「自己根本也還搞不清楚」的東西,然後希望看到的人能夠來理解,
這樣跟對著一名剛開始學英文的小孩,突然丟給他一大本原文的莎士比亞全集,
並且要求他 "讀完之後寫出心得" 有什麼兩樣?!  根本就是胡來…
在想要討論「深度的概念」之前,更應該讓觀眾先理解
這部戲想要表達什麼」才對吧?!

個人是不懂大森P當初到底是用什麼樣的心態,
來希望觀眾們能夠理解到「AI主題」的什麼,但可以肯定的一件事就是…
他實在是把一切都想得太美好了」。

**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9)(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21)(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