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1/16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8)(上)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18話

コレがワタシのいける華
(コレがワタシのいけるはな)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旁白:「由於事關『飛電智能公司』的存亡,
或人慨然接受了由『ZAIA』所提出的『職場勝負挑戰』。
但是,就在第一回合戰的『插花比賽』的最後關頭,『花店經營型 人型機-一輪咲世』
卻因為不明原因而發生了暴走。


旁白:「就在大感困惑的或人面前,『ZAIA』的社長-天津垓,
變身成為『假面騎士 Thouser』,不但力壓『Zero-One』,咲世也遭到了破壞。

『Jacking Break!© ZAIA Enterprise』

爪蝠 方舟魔人機:「…呃啊啊啊!

……
…所以說把別人家的科技偷過來掛上自己公司的商標這部份…真的沒問題嗎?!
東映大人本身明明就是一家小氣到連Youtube也封鎖海外觀看的摳門…
呃、不是,是嚴謹的公司,但天津垓身為「假面騎士」這個熱門IP接下來要強力推銷的角色,
說穿了卻是個 "寡廉鮮恥" 的傢伙…難道大森P又是想要趁機來暗中諷刺什麼嗎…?!
咦?! 為什麼要說 "又" 呢?!

『嗶嗶嗶嗶…!』

一輪咲世:「…………………


或人:「數據的修復情況…怎麼樣了?!

IS:「是的。因為沒有遭受到如同『滅亡迅雷.net』那樣的 "強制入侵",
所以 "備份資料" 也就沒有因此遭到破壞而丟失。


或人:「太好了…這樣一來,或許能夠明白發生暴走的原因了。


『嘟!』『嗶!嗶!嗶!』

IS:「數據的復原動作,已經完成了。

一輪咲世:「……………!!


『嗶!嗶!嗶!』

一輪咲世:「
……………!!

IS:「看起來, "一輪咲世" 的程式,是由於某種不明原因,而遭到了竄改與覆寫。

或人:「咦…?!


或人:「…唔…IS、妳去調查看看有沒有其他『人型機』,也發生了類似的異變。

IS:「我明白了。

或人:「拜託妳了。

一輪咲世:「或人社長,我…

或人:「…『插花』比賽,可惜輸掉了呢。

一輪咲世:「不,我並沒有輸。而是我被那個人…給欺騙了。

或人:「咦?! 到底是怎麼回事?!

……
…等一下,所以之前那些「覺醒」的人型機們,
之後的「二號機」沒有辦法繼承「記憶」的原因,
是因為他們的「記憶體」根本沒有留下「備份」的關係?!

但「Ark」進行的「遠端入侵」,跟「滅亡迅雷」所做的「物理入侵」,
這其中的差別又是在哪裡啊?! 既然「衛星 ZEA」上頭會有「備份資料」,
那跟人型機是不是遭受到「強制性物理入侵」有什麼關聯??!

若是以一般的「電腦」來做比喻,
「滅亡迅雷」做法是、把有病毒的「隨身碟」插進電腦來作「駭入」,
而「Ark」則是利用「強制下載」的方式,來進行「程式竄改」…

可是、不管是哪種方式,那也完全跟負責管理資料的「雲端伺服器」沒有關係啊?!
製作人大人,這部戲對於「高科技」的定義到底是…?!!
就算是「空想科技」也不能「過度無視世界觀」或是「隨便吃書」啊…

雖說、咲世本身當時確實是覺醒了「惡意」,才會讓「Ark」有機可趁…
要說跟之前的例子並不相同,也確實是不太一樣的啦…
因為「情況」有差別,所以導致「解決方案」不同,倒也不是真的說不過去…
只不過、該怎麼說…總覺得有種「硬來」的感覺?! 像是為了劇情需要才又追加的設定…

這樣說起來,所以這次請到的那位「科技顧問」到底是負責什麼範圍的工作…??!

雖然官方之前有放出過一篇那位 "專家先生" 的專訪,
他不是說自己主要負責的,並不是在於糾正劇情的「合理性」,
而是關於高科技部份的「正確性」對吧?!
那像這種因為「劇情上的需要」而導致「科技方面」有「設定上的疑點」…又要怎麼說呢??

垓:「關於被偷走的『程式昇華金鑰』,有什麼新的消息嗎?!

唯阿:「還沒有。雖然已經盡全力去找了,但是…


垓:「難得我本來還想以一場漂亮的勝利來錦上添花的呢…

『叮叮~♪ 叮叮~♪ 叮叮~♪』

垓:「………………??!


IS:「這是來自咲世的『視覺數據』的影像。

立花:「真是太美麗了~!最後只要…再加上這一枝花的話,就能夠達到完美了。

一輪咲世:「是這樣子的嗎?? 非常謝謝您的指導。


或人:「您在背地裡假裝是在給予建議,實際上卻是故意對咲世的作品動了手腳,
等到要評定勝負的時候,卻又簡簡單單地就立刻翻臉不認人了。


立花:「因為這一支花,讓整個作品都成了 "白費功夫" 呢!


或人:「您真的以為不會被拆穿嗎?!

立花:「…………………

或人:「咲世她可是堂堂正正地在比賽,而您卻…

立花:「…也沒什麼好追究的吧!反正人類跟『人型機』進行 "比賽" 這種事情…
說到底也只不過是一場遊戲罷了!


或人:「………………!!


垓:「當然要追究了!

立花:「………………!!

或人:「……………??!

垓:「依照這件事情所可能造成的後果與影響來看,您這樣的行為實在是讓人無法原諒!


立花:「老實說…我太過小看『人型機』了。

或人:「……………??!

垓:「
……………??!


一輪咲世:「嗯~

立花:「
……………??!


『嗶嗶嗶!』

立花:「…(從花朵的種類選定,到整體的擺放配置,全部都計算得很完美…!)…


IS:「您是意識到自己有輸掉比賽的可能性,所以才會對一輪咲世的作品,
動了不必要的手腳吧。


立花:「…………………

垓:「像您這樣的作弊行為,已經傷害到了『ZAIA Spec』的商品形象,
如果本公司要為此提起訴訟的話,您的『華道家』生命…可就到此為止了。


立花:「怎麼這樣…!

垓:「如果您不希望事態演變成這樣的話,那就再進行一次比賽吧。


……
…這麼說來、「人腦」跟「電腦」最大的不同之處,
就是至今連科學也無法完全解明的…「情感」這一部份對吧?!

立花因為「智慧輔助裝置」讓大腦的思考變得太過 "全面性",導致出現了「邪念」,
要從這個角度來說、人型機在覺醒了「情感」之後,
會有想要「消滅人類」的意志,也只能夠說完全是在 "情理之中" 吧?!

或人:「沒想到您意外地…還挺講道理的嘛。

垓:「所謂『企業形象』這種東西…其實是非常 "脆弱" ,又 "不堪一擊" 的。
導致了如今『飛電』的形象完全跌落至谷底的您…相信一定是深深瞭解吧?!


或人:「…唔…我才想問呢,您不是說過非常景仰我爺爺的嗎?!

垓:「是啊,曾經是。


或人:「既然這樣、您應該是非常能夠理解…『人型機』的優點到底在哪裡才對啊?!

IS:「我深表同感。畢竟我們『人型機』,原本就是多虧了『飛電是之助』,
所以才能夠得以被創造出來的。



垓:「他的才華確實是非常了不起,但卻搞錯了…發揮的方式。

或人:「……………??!

垓:「我們並不需要學習如何去與『人工智慧』共存,而是應該要為了促成『人類的進化』,
而徹底地來利用這項技術才對。



垓:「我以前…曾經向他提出過這樣的建言,但卻完全沒有獲得採納。

或人:「您跟我爺爺……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啊?!

垓:「12年前,我們曾經一起參與過…同一個『聯合研究計畫』。

或人:「咦?! 這是12年前的照片…?!


或人:「咦咦?! 外表根本完全都沒有變嘛!

垓:「…………………


『嗶!嗶!』

IS:「………………??

或人:「天津社長、請問您現在到底幾歲了啊…?!


垓:「…"永遠的24歲" 。

或人:「………………!!

IS:「…………………


或人:「你真正的職業是 "偶像" 還什麼的嗎…

『嗶!嗶!』

IS:「天津 垓社長。45歲。

垓:「………………!!


……
…「45歲」?!! 原來是個美魔男嗎?!!

或人:「咦?! 咦…?!

垓:「唉唉…果然沒有什麼是比 "年輕" …還更加 "罪惡" 的了。
淺薄無知的智慧,欠缺品性的態度,甚至連肌膚的質感…



垓:「…從頭到腳到讓人感到不愉快。

IS:「那位社長先生,剛剛所講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或人:「…唔……

……
…簡單來說,就是人家明明不想承認實際年齡,但卻又被無情地戳破
所以在不爽啦…
畢竟自稱「永遠的24歲」,其實是個「45歲」的大叔…
這下除了 "千啪男" 之外,又多了一個能夠讓廣大網友們玩弄的梗了…(啥?!)

不過話說回來,以這個時代來說、就算還沒有辦法達到真正的「長生不老」,
但只要注重保養,想要讓外表長期保持年輕,卻也不是什麼完全辦不到的事情,
更何況 "天生麗質" 到彷彿時光從來都不曾在他們臉上停留的人,也確實是存在的…

別的不說,光是歷代出演過東映特攝的演員們裡頭,這種人就比比皆是啊…
去年「ZI-O」的時候,回來客串演出「矢車想」的德山先生,
「Build」時、演出「猿渡一海」的武田先生,「KIVA」男主角「紅 渡」的瀨戶先生…等等,

所以這裡的天津垓就算年紀已經40有5,但外貌還是很年輕,
倒也不是什麼真的值得大驚小怪的事情就是了…
但如果要照他本身的說法,他本身似乎並不太喜歡「年輕」這回事?!

等等、難道說…他剛剛雖然好像把年輕人講得好像一無是處,
但實際上是在炫耀自己不但有一張 "不會老的帥臉",同時又具有"成熟大人的思維"的意思嗎…

唔唔…原來如此,不過唯一可惜的大概就是,他小時候在數學這方面可能沒有學好…
要不然也不會完全搞錯「百分比」跟「千分比」,這種連小學六年級生都懂的概念了…

立花:「…呼…呼………


立花:「…哇啊啊!…呼…呼…我必須…我無論如何都必須要贏才行啊…!


唯阿:「不破…

諫:「…………………


唯阿:「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諫:「…『滅』那混帳已經重新啟動,完全復活過來了。

唯阿:「……………!!

諫:「妳將他修復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依據妳的回答,或許我必須得要…當場將妳逮捕。

唯阿:「你還是一點都沒變,做事依然這麼 "單細胞" 啊。

諫:「
……………!!

唯阿:「你為什麼…會懷疑我?!

諫:「妳之前…曾經這樣對我說過吧。


唯阿:「或許我…將來有一天會背叛你也不一定。…如果你我之間必須要戰鬥的那一天,
真的到來了的話…

諫:「到那個時候…!


諫:「我會贏的。


唯阿:「你的意思是…今天就是 "那一天" 嗎?!

諫:「決定權…是在妳的手上!


唯阿:「唉…不管待在身邊,還是離得遠遠的。你總是一個…這麼愛給人惹麻煩的傢伙啊,

『Shot-Riser!』

諫:「………………!!

『Bullet!』


唯阿:「
………………!!

『Dash!』


『Authorize(授權)!』『Authorize(授權)!』

諫:「變身!

唯阿:「
變身!

『Shot-Rise(射擊昇華)!』『Shot-Rise(射擊昇華)!』

諫:「…喝!

……
…唔嗯?! 是說刃姐那句話聽起來為什麼像是在告白啊?!
不過話說回來,當她問「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時,
如果不破回答「是專程來見妳的」,不知道會不會讓唯阿頓時一整個內心小鹿亂撞呢…(啥?!)

『Shooting Wolf(射擊野狼)~!』『Rushing Cheetah(奔馳獵豹)~!』

Vulcan:「…喝!

『砰!砰!砰!』

Valkyrie:「…唔!


Vulcan:「唔…!喝!

Valkyrie:「…喝!


Valkyrie:「喝!…呃啊!

Vulcan:「
喝!…呃啊!


Valkyrie:「呃啊…!哼!

Vulcan:「呃…!啊?!…啊啊?!  喝!

『砰!』

Valkyrie:「………………!!


『砰!』

Vulcan:「…呃啊!


Vulcan:「啊…?! 喝!

『砰!』

Valkyrie:「………………!!


Vulcan:「唔唔…!

Valkyrie:「…喝!

『砰!』

Vulcan:「…唔呃!


Valkyrie:「唔…!喝啊!

『砰!砰!』

Vulcan:「唔唔!…呃啊!


Vulcan:「唔…!!

『砰!』

Valkyrie:「…呃!


Valkyrie:「唔…!哼!

『砰!砰!砰!』


Vulcan:「


『噹!噹!噹!』


Vulcan:「…喝啊!

Valkyrie:「…呃啊!


Valkyrie:「呃…!

Vulcan:「…喝!

『砰!』


Valkyrie:「呃!啊啊…!唔唔…

Vulcan:「…呼……是我贏了!


……
…這麼說來、姑且先不論是不是天津垓下令的,
從唯阿的反應來看,她會將滅修復…或許還有其他目的?!

她在回到「ZAIA」之前,曾經說過可以把滅交給不破來「任憑處置」,
但現在又抱怨不破依舊是用「單細胞」的思考方式、認定她修復滅的行為是
別有居心
這就表示,唯阿將滅修復的這件事對於不破,或甚至整個「A.I.M.S.」而言
很可能都是 "有所利益" 的,只是不破並沒有看出唯阿的用心…
而唯阿不能把話講明,自然是為了不想讓自家老闆知道…

那麼有沒有這種可能呢?! 比如說,雖然唯阿原本並不知道天津垓就是讓「Ark」產生暴走,
並導致「滅亡迅雷」崛起,算起來其實是引發「破曉事件」的真兇,
但她早就猜到這整件事情的背後,其實有「更大的幕後黑手」存在,
將滅修復就是為了不讓 "線索" 就此斷絕,留下一個讓不破
能夠去查出 "真相" 的機會…

畢竟從各方面的表現看起來,
其實唯阿的本性並不壞,
只是這樣一來的問題是,她明知天津垓是把自己跟其他人都當成「棋子」,
又是導致「破曉事件」的元兇,為什麼還要繼續聽命於她呢?!
以她的才能,想要繼續留在「A.I.M.S.」,或甚至到「飛電」任職都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吧?!

她會對天津垓如此 "死忠" 的原因到底是…?!

『嘰~!』

Vulcan:「…啊啊?!


Vulcan:「哇啊…!唔唔?! 啊?! …『ZAIA』的社長!

垓:「請問你這是…想對我最重要的部下幹什麼?!

Vulcan:「這個女人已經涉嫌違反了『人工智慧特別法』!


垓:「沒有確切證據就請你不要信口開河!任何會傷害到『ZAIA』形象的行為,
我是絕對都…不會允許的!


『Thousand Driver!』

Vulcan:「啊啊…?!

唯阿:「唔…


垓:「……………!!

『滅絕!Evolution(進化)!』

Vulcan:「啊…?!


『Break Horn!』

垓:「變身!

『Perfect Rise(完美昇華)!』

Vulcan:「哇啊!呃…!


『When the five horns cross! The golden soldier THOUSER is born!』

垓:「……………!!


『Presented by ZAIA』

Vulcan:「啊啊?! 原來你也能變身嗎…!」

Thouser:「…『假面騎士-Thouser』。我的強大可是…『規格外』的!

Vulcan:「唔唔…!

『砰!』

Thouser:「哼!


Vulcan:「啊?! …喝!

Thouser:「
……………!!


Thouser:「…哼!

Vulcan:「唔呃?!  …呃啊!


Vulcan:「呃…!喝!

Thouser:「
……………!!

Vulcan:「…呃!


Thouser:「
……………!!

Vulcan:「…呃啊!


Vulcan:「呃…啊啊?!

Thouser:「
……………!!

Vulcan:「呃啊啊…!

『Jack Rise!』


Vulcan:「唔呃…!

Thouser:「……………!!


Vulcan:「…呃呃……你對我做了什麼…?!

Thouser:「我已經將『野狼』的科技情報…拷貝完成了。」

『Jacking Break!』


Vulcan:「…哼!

Thouser:「……………!!

『Jacking Break!© ZAIA Enterprise』

Vulcan:「…呃啊啊!

……
…唔嗯?! 可是真要說的話,「射擊野狼」原本不是來自「ZAIA」的東西嗎?!
等等、依照這種說法…難道天津垓他們手上所有關於「程式金鑰」的科技…
其實全都是靠這種手法所偷回來的嗎?!

喂、喂…製作人大人,把這種角色擺在 "官方主打角色" 的位置真的沒問題嗎?!
這已經不是天賦異稟到看一眼就能 "偷學" 的程度,而是直接大剌剌地 "搶劫" 了啊…

諫:「呃…唔呃…!呃…呃…既然這樣…那我也用不著跟你客氣了!喝…!唔唔…喝!

『Assault Bullet(強襲槍彈)!!』


『Over-Rise(越限昇華)!』

諫:「變身!

『Shot Rise(射擊昇華)!』

諫:「…喝!

『Ready Go!Assault Wolf(強襲野狼)!』

Thouser:「唔…!

……
…這麼說來、個人之前一直把「オーバーライズ(Over-Rise)」給翻錯了呢…
啊哈哈哈…不好意思。

Vulcan:「…喝啊!

『砰!砰!砰!』

Thouser:「
……………!!


Vulcan:「喝!喝!喝啊…!

Thouser:「
……………!!


Vulcan:「…喝啊!

Thouser:「
……………!!


Vulcan:「喝!喝!…喝!…喝啊!

Thouser:「……………!!


Vulcan:「喝啊…!哼!

『砰!砰!砰!』

Thouser:「
……………!!


Vulcan:「唔唔!…呼……咦?!

Thouser:「哼…!


Vulcan:「唔呃…唔…!居然會…一點用也沒有…?!

Thouser:「我的強大…是你的『1000%』。

Vulcan:「唔…

Thouser:「…『規格』相差太多了。

『Thousand Destruction!』

Thouser:「…哼!

Vulcan:「…呃啊!


Thouser:「喝啊…!


Thouser:「……………!!

Vulcan:「…呃啊啊!


『Thousand Destruction!© ZAIA Enterprise』

Vulcan:「…呃啊啊啊!


唯阿:「啊啊…!


諫:「…呃…呃啊……

垓:「下次要想再亂咬人,記得可別找錯對象了。野狼…不,野狗小弟。

諫:「唔…!呃咕咕…!


諫:「呃…呃呃…!

垓:「唯阿,走吧。


唯阿:「…………………

諫:「呃呃……呼…呼…呃…!


……
…再次被當成「新角色的促銷祭品」而再次輸得一塌糊塗的大猩猩…
呃、不是…是從「野狼」被降格成「野狗」了…

話說回來,這位社長不是最注重「企業形象」嗎?!
那他剛剛的行為完全就是已經涉及「妨礙公務」,更是「傷害執法人員」的現行犯…
罵人是「野狗」也可能會有「侮辱」或「毀謗」的疑慮…

雖說打從12年前,他一手策劃讓「Ark」引發「破曉事件」的那時候開始,
就已經完全是個罪該萬死的傢伙了…

現在就要看製作人大人跟主編大人,這次會 "偏心" 這個角色到什麼程度了…
如果又要像當年「Ex-Aid」那樣,唔…老實說就個人而言,實在是敬謝不敏啊…

***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7)(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8)(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