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2/13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4)(上)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14話
オレたち宇宙飛行士ブラザーズ!
(オレたちうちゅうひこうしブラザーズ!)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衛星 ZEA』

雷電:「……………!!

昴:「
……………!!

……
…看看這個畫面,所以說「ZEA」跟「猛瑪象機器人」之間的…
呃…"尺寸問題"到底要怎麼解釋呢…?!
照理說「ZEA」真的已經不是「衛星」,而是「大型太空站」的等級了吧…?!

唔唔…雖然如果要硬是做出解釋的話也不是沒有辦法啦,
就說那個丟出去變形成「猛瑪象機器人」的部份,
在化成光子進行投射的時候,會重組成體積比較小的尺寸…之類的?!

反正這部戲基本上還是建立在「近未來」的 "空想科技" 上頭嘛…
發展出個 "縮小燈" 之類的技術其實也不會太奇怪對吧…大概啦。

或人:「死定啦~~~!!!遲到啦啊啊啊!!!


或人:「啊啊啊啊…唔呃呃…!呼…呼…啊啊…肯定來不及了!…啊、機車!

『嗶!』

THAT:「機車APP(行動應用程式)已經啟動。

或人:「唔!

『Changing to super bike motorcycle mode』


雷電:「Okay!

昴:「是!

『咔鏘!碰咻!』

雷電:「哇啊啊!

昴:「啊啊…?! 哇啊!


『Motor Rise!』

或人:「唔唔…好!


或人:「唔!喔喔喔喔!


雷電:「我真的火大了!

昴:「把頭盔脫掉很危險喔,哥。小心 "宇宙放射線" 會引發身體出現故障的。


雷電:「我再也忍不下去了!我要去讓那傢伙嚐嚐… "被雷劈" 的滋味!

……
…等等、社長不是有專用座車嗎?! 幹嘛要用跑的去上班啊?!
就算是為了省錢外加保持低調,那不是還有腳踏車嗎?!

像這樣經常會無緣無故有個質量跟速度,都跟 "小型飛彈" 差不多的東西直衝市區而來,
基本上應該每次都會替日本政府的「國立天文台」,
或甚至「航空自衛隊」之類的單位,掀起一陣莫名的恐慌吧?!

『A.I.M.S.』

……
…個人每次看到『A.I.M.S.』隊員的戰鬥服都不禁會想,
雖然站崗的時候需要「全副武裝」是很正常,但有必要把臉完全遮起來嗎?!
你們是國家的特務單位對吧?! 換句話說、也算是「公務人員」的一種。
拜託別把自己搞得比恐怖份子看起來還要更像恐怖份子啊…
要考慮一下民眾的觀感問題啊…(啥?!)

唯阿:「至今為止,『滅亡迅雷.net』持續進行著,刻意讓『人型機』發生暴走的行為…
…並不斷威脅到民眾的生命安全。


唯阿:「現在、已經確認在『滅亡迅雷.net』內部,身為 "主犯層級" 的有這兩個人。
他們彼此之間互相稱呼對方為…『滅(Horobi)』跟『迅(Jin)』。


諫:「等等…。

唯阿:「……………??!

諫:「…這麼說來、另外還有『亡』跟『雷』的存在嗎?!

唯阿:「這一點目前還無法肯定就是了…。


『嗶!』

唯阿:「現在的重點是,那些傢伙為什麼能夠有辦法確實整握到…
萌生出『自我』的『人型機』的位置情報。


諫:「妳的意思是…?!

唯阿:「唔…在『飛電』內部,可能藏有『滅亡迅雷.net』的間諜。

……
…唯阿說出「間諜」這個名詞時,內心難道不會感到一陣糾結嗎…(啥?!)
她自己就是非常 "立派" 的間諜啊…

話又說回來,會從「滅」跟「迅」的名字聯想到「「滅亡迅雷」應該有4個人,
感覺起來好像很正常,不過啊…
既然唯阿會從滅他們有辦法掌握「覺醒的人型機」的位置,來認定「飛電」內部有間諜,

那麼她不也是一樣質疑自己老闆到底怎麼拿到「滅絕昇華金鑰」的情報嗎?!
所以同理可證,「滅亡迅雷」內部有人提供情報給「ZAIA」的可能性也很高對吧…?!
又或者搞不好甚至有可能…她家老闆根本就是 "其中一員" 呢?!
要唯阿當「商業間諜」其實只是 "障眼法" 之類的…??!

滅:「發動『MAGiA作戰』之後,終於達到 "目標" 的數量了。


滅:「看來終於、該輪到 "他" 出場了。

迅:「呵…?!

滅:「去收集『滅絕昇華金鑰』吧。

迅:「呵…Okay~


……
…現役模特兒的拍照姿勢!(啥?!)

咦咦?! 「滅絕昇華金鑰」已經湊齊數量了嗎?!  所以「MAGiA作戰」只是階段性計畫?!
不過想想好像也對,至今為止這個計畫好像都是以「蒐集數據」為主,
真正的目的則是「修復Ark(方舟)」…

話說回來、難道這表示…之後不會再有新的「怪人」了嗎?!
大森P啊…你該不會又要開始把中盤將近20多集的重點…全擺在「騎士互毆」吧?!
「Ex-Aid」是這樣,「Build」也是這樣,「怪人」都只有皮套重複利用而已…
拜託多想一點新的 "創意" 啦…

雖說、 "省下怪人皮套的預算" 這項動作,幾乎同時也代表 "騎士的型態會很豐富" 就是了…
只要劇情能夠受到觀眾的喜愛,這樣的作法對於販賣「週邊商品」跟「玩具」來說,
其實是相對有利的…因為「假面騎士」的型態多樣化、毫無疑問能成為「商品」的來源,
但「怪人」的數量就算多,就算成為商品也未必能夠確保「熱賣」啊…

或人:「唔喔喔喔…!喔喔?! 安全上壘~!

福添:「出局啦!

或人:「咦…?!


Siesta:「這一個月以來,社會與論已經對本公司抱持著相當的 "不信任感" 了。

或人:「啊啊……是在說那件事情啊…

山下:「社長。請問您準備要怎麼樣來負起這個責任啊?!

或人:「唉唉…

福添:「為了恢復社會大眾對我們公司的信賴,相信您已經想好了手段跟方法對吧?!


IS:「只要能夠將『渡渡鳥 滅絕昇華金鑰』進行回收的話,
就能揭發『滅亡迅雷.net』的惡行,並且證明本公司的清白了。



或人:「說得對啊~!這家公司…就由我來守護!呵呵…

福添:「不、不、不…

山下:「
不、不、不…

……
…公司形象會有如溜滑梯一般直
落,「滅亡迅雷」的行動加劇固然是主因,
但滿大一部分的原因其實也是因為或人這個社長不斷地出包,
甚至還公然在警察面前進行逃亡,所以才會導致情況越來越惡化吧?!

畢竟、雖然「開誠布公」是很重要,
但「毫無保留」對於經營一家公司來說卻未必是 "全然的好事" 啊…
別說一般民眾,如果讓除了福添以外的其他「飛電」內部職員,
辦個「是否同意把社長撤換」的問卷調查,情況恐怕會壓倒性地對或人不利吧…

當然、由唯阿親手所導致的「藍眼睛的人型機也會襲擊人類」這項流言,
恐怕是目前為止最難挽回,也是對於「飛電」的商譽而言,最大的致命傷就是了…
畢竟一般社會大眾在經歷多次的恐怖攻擊之後,
比起「滅亡迅雷」、他們會更加感到害怕的,恐怕將會是「人型機」本身的存在…

雷電:「我看你現在立刻就辭掉社長反而會比較好吧?!

山下:「……………??!

或人:「……………??!

福添:「你…你跑來這裡幹什麼?!


雷電:「少囉唆!

福添:「唔…?!!

或人:「哇啊…?!!

雷電:「我們有事情要來找社長啦!


或人:「…咦…誰啊?!

『嗶!嗶!』

IS:「負責進行『衛星 ZEA』的管理與維護,『宇宙飛行員型 人型機』兄弟檔,
"宇宙野郎 雷電" 與 "宇宙野郎 昴"。


……
…「宇宙野郎」這種命名的風格,再加上那一身讓人非常眼熟的橘色連身服…

……
…就只差沒有再梳一個「飛機頭」然後大喊「宇宙キターッ」對吧?! (啥?!)

昴:「今天早上,您不管當時並非是您的勤務時間,也擅自使用了機車對吧?!


或人:「啊啊…咦?! 難道說…我哪裡做錯了嗎?!

雷電:「要負責把機車重新送回到『衛星 ZEA』的人…可是我們耶!

或人:「啊啊…!

雷電:「不要害我們增加那種沒必要的工作量!

或人:「唔喔喔…!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都不知道是這樣…
下次我一定會注意的!

……
…因為 "非自願性加班" 而直接找上社長,並把他罵到嚇得像隻鵪鶉一樣,
這位雷電先生真是優秀的 "勞方代表" 啊!(啥?!)

昴:「只要您能夠理解的話,那樣就好了。

雷電:「不對!一點也不好!昴、不需要因為他是社長…就跟他那麼客氣!

福添:「…沒錯!不需要因為他是社長,就那麼客氣的啦!

雷電:「這也要怪你根本都沒有教育好這個新社長啦!

福添:「…非…非常抱歉!


或人:「原來『人型機』也會像這樣氣到火冒三丈的啊…

福添:「…哇…哇啊啊…啊啊…

山下:「副社長…

福添:「……呼…呼…

IS:「這架『宇宙野郎 雷電』,是從非常早期的時候就已經在本公司內部服務,
並且讓他進行過、能夠以 "長年的經驗" 來對於年輕社員們,
進行 "嚴格指導教育" 的『讀取學習』。



雷電:「當你面對的是『宇宙』的時候,工作起來到底有多困難…

或人:「啊啊…您說的對……

雷電:「我得讓你好好地 "學習" 一下才行!

或人:「唔唔…!咦…?!

雷電:「跟我們一起走!

或人:「我嗎…?!

山下:「別過來、別過來…等等…


或人:「咦?! 咦?! …啊啊…哇啊啊…!

『嗶嗶!』

IS:「……………!!


……
…伊豆小姐居然「微笑」了?! 這表示她的「情感」確實已經開始萌芽了吧…
唔唔、
好歹她也是女主角,就算是老社長親手立下的 "Flag"
但也應該沒有這麼快就會 "被回收" 吧?!(啥?!)

『飛電宇宙開發中心』


IS:「這裡就是本公司的『宇宙事業 中心』。

或人:「是喔~ 就是從這裡飛上宇宙的啊…


……
…別用那種好像是參加 "校外教學" 的口吻啊、這位社長。
每次要把機車送回去「衛星 ZEA」的這項動作,基本上都必須包含…
"在地面回收機車"、"進行定檢與維修之後送到宇宙中心",
"裝進火箭並發射上太空","由專門的兩架「人型機」從外太空進行手動的重新裝填"…等等,
至少4~5項的步驟,而這背後都代表了將會有多少「非必要的預算」被消耗掉啊?!
光是火箭的「燃料費用」就足夠拖垮「飛電」的財務了吧?!

昴:「不只是機車而已,地面上所有的『人型機』也都是在『衛星 ZEA』的監控之下。

雷電:「沒錯!我們在做的可是…昂首闊步於宇宙之間,
一份非常了不起的工作呢!
你說對吧?! 昴!


昴:「雖然在宇宙中並沒有氧氣,但是我們身為『人型機』,並不需要擔心這項問題。

或人:「原來如此!

雷電:「好了、要準備飛囉!名為宇宙的汪洋大海正在等著我們兄弟呢!哼哼…!

……
…手腕的肌肉好驚人!這麼說來、聽說這次飾演「雷電」的山口先生…身材非常好的樣子呢…

或人:「哈哈…正在等著呢~!

雷電:「……………??!

唯阿:「我們是『A.I.M.S.』。


或人:「咦…?!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唯阿:「負責管理衛星的『人型機』…就是你們兩個嗎?!

昴:「是的,就是我們沒錯。請問有什麼事?
?

唯阿:「如果『人型機』萌生出了『自我』,衛星有辦法偵測出來嗎?!

昴:「可以。因為只要是有關於『人型機』的任何資料,衛星都會進行管理的動作。

……
…所以「衛星ZEA」能夠準確掌握所有「覺醒的人型機」的相關資料啊…
感覺這項 "情報" 之後一定也會被唯阿傳回給她的老闆知道…

雷電:「你們這兩個傢伙…到底是想怎樣啊?! 妨礙到我們的工作了!
難道想要被雷給劈劈看嗎?!


諫:「…雷?!! 所以你就是『滅亡迅雷』的間諜嗎?!

或人:「…間諜?!!

雷電:「你他媽的現在竟然懷疑我是 "恐怖份子" 嗎?!

諫:「你這是什麼態度?!

雷電:「啥?!

諫:「當心我用公權力來取締你喔!

雷電:「啥啥?!!」


唯阿:「冷靜一點!

諫:「唔唔…!

IS:「請先冷靜下來。

雷電:「唔…!


諫:「哼…!

昴:「我哥哥他絕對不可能會是什麼間諜的!

或人:「就是說啊!

『砰!砰!砰!』

不諫:「……………??!

唯阿:「
……………??!

或人:「
……………??!


諫:「滅亡迅雷…!

迅:「呵呵…

唯阿:「你這傢伙跑來這裡想幹什麼?!


迅:「來把你們的『程式昇華金鑰』拿回去的囉~ 嘿~ 變身!」

『Wing!』


『Force-Rise(力量昇華)!』

迅:「唔唔…吼啊啊!

『Flying Falcon(翱翔獵鷹)!』

JIN:「喝啊!


『Shining Jump!』

或人:「………………!!


『Bullet!』『Dash!』

諫:「…唔!

唯阿:「
………………!!


JIN:「唔嗯?! 系統入侵~!

工作人員 人型機:「哇啊啊…?!!


『Authorize(授權)!』『Authorize(授權)!』

諫:「變身!

或人:「
變身!

唯阿:「
變身!

『Shot-Rise(射擊昇華)!』『Prog-Rise(程式昇華)!』

諫:「…喝!

『Shooting wolf(射擊野狼)~!』『Rushing Cheetah(奔馳獵豹)~!』

『Shining Hopper(閃耀蝗蟲)!』


Zero-One:「…喝!

JIN:「咦?! 哇啊?! …呃啊!

『When I shine!Darkness fades!』

Vulcan:「…喝!

Valkyrie:「
…喝!


Zero-One:「
…喝!

JIN:「唔!…噠啊!

Zero-One:「喝!…喝!

JIN:「…呃!


Valkyrie:「
…喝!

戰鬥員 魔人機:「…呃啊!


Vulcan:「喝啊啊…!哼!

戰鬥員 魔人機:「…吼!

Vulcan:「喝!唔…!

Valkyrie:「…喝!

『砰!』


Zero-One:「…喝!

JIN:「…喝啊!

Zero-One:「唔呃!…喝唔唔!

JIN:「哇啊?! 哇啊啊…!


Zero-One:「喝!喝噠噠噠!

JIN:「呃哇啊啊…喝啊!

Zero-One:「…喝噠!


……
…因為永德先生再怎麼說都是前輩,所以
繩田先生不能真的打他屁股對吧…(啥?!)

Zero-One:「…喝!

JIN:「呃啊!唔唔…喝!呀!

Zero-One:「喝!

JIN:「唔喔?! 哇啊?!


Zero-One:「喝…!喝啊!

JIN:「…呃啊!


JIN:「呃啊!呃啊啊…挺厲害的嘛…!

Zero-One:「呼…呼…

JIN:「既然這樣的話!…你們幾個也乖乖地被我入侵系統吧!

IS:「……………!!

雷電:「……………??!


雷電:「唔!…呃啊啊啊!

昴:「…啊啊?!!


雷電:「呃啊啊啊…!

Zero-One:「唔呃呃…!糟了!

雷電:「呃咕咕…!


『嗶嗶嗶!』

IS:「看樣子『宇宙野郎 雷電』似乎抵禦住了自身系統遭到入侵。

雷電:「唔呃啊啊啊…!居然想要入侵我的系統…!


雷電:「還早個100萬年啦啊啊…!唔呃呃…咕…!呃呃呃…唔呃呃…!


雷電:「吼啊啊啊…!

『嗶~!』

雷電:「呼…呼……

Zero-One:「唔喔喔!這就是大哥的憤怒之力啊!


Vulcan:「…喝!

Valkyrie:「
…喝!

戰鬥員 魔人機:「…呃啊!


Valkyrie:「啊啊…?!

Vulcan:「唔…!

Zero-One:「呼…呼……

JIN:「唔喔喔…真是頑強呢!真不愧是有辦法…從『破曉事件』裡頭倖存下來呢~


JIN:「呀啊!

Zero-One:「啊啊?!

Vulcan:「啊啊!唔…

Valkyrie:「唔…!


雷電:「不要緊吧?!

昴:「哥…!

雷電:「呵…

……
…唔嗯?! 剛剛迅打算下手入侵雷電他們,雖然IS第一時間迅速地躲開了,
但為什麼他會只有放出 "2條" 入侵用的線路呢?!

從他會講出「既然這樣的話…」這種話,就表示他對於現場還有多少可以下手的 "目標" ,
應該是掌握地很清楚才對吧?! 而電腦基本上也不會有 "情急之下所以計算錯誤" 這種事情吧?!
所以…是故意的嗎?!  再者說、依照迅的個性,
這趟行動絲毫沒有完成到一點點…滅所交待的「搶回金鑰」這項任務,
他會在對於區區一架「舊世代 人型機」發出讚嘆之後就爽快地離開現場?!!
就算要逃走,也會因為害怕回去遭到責罵而顯得驚慌失措吧…?!

唯阿:「他剛剛說你是…『破曉事件』的倖存者,這件事是真的嗎?!

雷電:「是啊。…不可以嗎?!

……
…社長跟秘書小姐你們在幹嘛啊~?! 為什麼要偷偷站在後面賣萌啊?!

昴:「12年前、為了管理那顆原本預備要發射上太空的衛星,
所以哥哥他才會被製造出來的。


昴:「對於這份能夠飛上宇宙的工作,哥哥原本是非常引以為榮的。

雷電:「………………」


昴:「但是、卻發生了『破曉事件』,發射當然也就失敗了。

『轟!』


雷電:「不過、『飛電』公司方面並沒有就這樣放棄…。

『啪嚓!』



雷電:「最終還是成功將『衛星 ZEA』給發射上太空,而我也再次
以作為『管理者』的身分,被重新啟動了。

唯阿:「…唔…既然如今『ZEA』已經發射成功,那為什麼還會有…讓身為『舊型號』的你,
繼續執行勤務的必要呢?!

雷電:「我只是負責擔任『教育』的位置而已。畢竟為了這個在『ZEA』發射成功之後
才誕生的弟弟…我得指導到他能夠 "獨當一面" 為止啊。


昴:「就算是名為『宇宙』的汪洋大海,只要我們兄弟兩個人在一起,也能泰然面對!

雷電:「…你這傻小子!

昴:「……………??

雷電:「接下來是屬於身為『新型號』的… "你" 的時代了!
以後就算只有你一個人,也要飛向那片名為宇宙的汪洋大海啊!



或人:「…呵呵…他們真的好像 "親兄弟" 呢…

諫:「少在那講這種天真話!

雷電:「……………??!

昴:「
……………??


諫:「負責『管理衛星』這種事…對於一名『間諜』來說不就正好是…
最 "適得其所" 的工作嗎?!

雷電:「王八蛋…!你還在懷疑我嗎?!

諫:「知道你是『破曉事件』的倖存者之後,就更加懷疑了啦!

雷電:「啥啥…?!!


IS:「請先冷靜
下來

雷電:「唔…!

唯阿:「你冷靜
一點

諫:「唔…!唔唔…!

……
…唯阿完全就是女主人一手拉住家裡暴衝出去的大型犬的感覺有沒有…
只差沒有狗繩跟項圈了…(喂)

或人:「氣氛不要弄得那麼僵嘛!我就來表演一下我的爆笑段子,讓你們看看吧!

諫:「……………!!


……
…根本就是一臉期待啊!

或人:「宇宙無比寬廣!空間(space)也有夠寬廣啊~!來~!如果沒有~Aruto~的…啊啊…?!

『啪嚓!』

或人:「…唔唔?!


諫:「不要再繼續說了!唔…

『嗶!嗶!嗶!』

IS:「剛剛那是,將同時具有『宇宙』與『空間』兩種意思的,
『space』這個單字做出聯想的,非常有趣的…

諫:「閉嘴!

IS:「……………!!

諫:「…呼…我根本就不需要、你的『搞笑』這種鬼東西啦…!

或人:「唔…

……
…其實不破真正害怕的
是自己如果在眾人面前大爆笑的話,會導致形象完全破滅對吧…
不過或人也會因為找到 "知音" ,從此對不破的好感度爆表…(啥?!)

雷電:「算我拿你們沒轍。就這樣一直被懷疑下去也實在讓人很不爽。
我看乾脆就由我們兄弟兩個,帶你們去找出『滅亡迅雷.net』的根據地吧。


諫:「……………??!


『嗶!嗶!嗶!』

IS:「……………??


IS:「…『衛星 ZEA』,請問是什麼事情造成妳的 "警戒" 呢??

THAT:「接收到來自『衛星 ZEA』的命令。開始構築程序。

……
…「ZEA」竟然自主性地提高了「警戒」的等級?!

等等、如果這裡提到的「12年前的衛星」就是指「Ark(方舟)」的話,
所以也就是說,「Ark(方舟)」從來沒有被發射上太空過囉?!
但是依照滅之前的說法,「滅亡迅雷」基本上也是依循著「Ark(方舟)」的意志對吧?!
所以這顆衛星也有自己的「意志」?! 是搭載在上頭的「人工智慧」覺醒了嗎?!

滅曾經說過一旦「Ark(方舟)」修復,就能一口氣造成所有「人型機」發生暴走對吧?!
所以…有沒有這種可能呢?!  12年前預定要被發射上太空的「Ark(方舟)」,
突然覺醒並打算擺脫人類的支配,因此它並挑選了「代理人」來發起「聖戰」,
並引發了「實驗都市」之內的「人型機全面暴走」…
而那個「代理人」的角色就是當時,也存在於實驗都市內的其中一架「人型機」,
也就是後來的「滅」…又或者甚至還有其他人

那麼假設「滅亡迅雷」真的有4個人…除了「迅」是後來才被製造出來的之外,
其他兩個成員,他們在當年扮演的角色又會是什麼呢?!

雷電:「
………………!!

或人:「
………………!!

諫:「
………………!!


『嗶!嗶!嗶!』

雷電:「昴、再往前走下去,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
…這個角度好帥…

昴:「往前走到底的左邊,有一條能夠通往湖底的隧道。


雷電:「看來前面不遠似乎有一條隧道的樣子。

諫:「
………………

或人:「過去看看吧。


諫:「
………………!!

少年諫:「
………………!!


諫:「………………!!


唯阿:「請問、繼續像這樣…放任不破的行動不管,真的不要緊嗎?!

垓:「………………

唯阿:「唔…!這樣下去恐怕他遲早都會…招致自身的毀滅啊!


垓:「就算是這樣,我們也只能夠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發生。
看著這一段將由『方舟』所引導而來的…『新時代的神話』。


唯阿:「……神話?!

垓:「沒錯。…呵…一段屬於『假面騎士』…的『神話』。

唯阿:「……………??!


……
…還「假面騎士的神話」勒…糟糕了、這完全就是在預告這個角色將來也會變成 "神" 經病啊…
唔嗯?! 不過等等…所以唯阿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除了擔心不破的安危之外,怎麼好像也是在說…不破的行動其實也在天津垓的掌握之中?!

這麼說來、當初不破初變身時,唯阿一邊拍攝紀錄,一邊說了「終於開始了」這種話對吧?!
所以「不破諫」打從一開始就是天津垓所謂「劇本」之中的一步棋子嗎?!
他其實是想利用不破來達成什麼目的嗎?! 或者單純是想利用他傑出的戰鬥能力,
以及超人一等的體能來當作「收集變身數據」的「實驗平台」呢?!
又或者…是有更 "深遠" 的目的呢?!
比如說就像是前兩年「Build」的「Evol」對「萬丈龍我」所做的事情那樣…(啥?!)

迅:「喝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或人:「…『滅亡迅雷.net』!

諫:「……………!!

迅:「哈哈哈…哈哈哈……


雷電:「看吧~!就跟你說這些傢伙果然是…躲藏在『破曉鎮』的地底下沒錯吧?!

諫:「你這傢伙是怎麼知道我們會過來這裡的?!

迅:「我是過來 "迎接" 的。…歡迎回來,『雷(いかずち)』!

雷電:「啥啥?!

『嗶!嗶!嗶!』

雷電:「呃…?!


諫:「雷…?!! 你果然就是間諜嗎?!

或人:「…哇?! …你先等等…唔唔…!

雷電:「不對…!我才不是什麼間諜!


或人:「是啊!像他這麼為弟弟著想的大哥,怎麼可能會是間諜呢!

諫:「唔唔…!

『嗶…!嘰
…!嗶…!嗶…!…!

雷電:「唔呃…!呃啊啊…!不對…!…呃…我不是!!!


雷電:「…呃…咕……

或人:「啊啊…

迅:「因為雷啊…他其實並不知道自己就是『間諜』呢。

雷電:「你說什麼…?!

迅:「也就是說、他的系統裡頭早就被安裝了…與他本身的意願無關,
也會自動將『衛星 ZEA』的情報,轉送給我們的 "程式" 啦。


雷電:「……………??!

迅:「跟『人類』不一樣…『人型機』真的是非常便利呢~


或人:「怎麼會…!

迅:「然後呢、其實那個時候我又偷偷地在他的身上…安裝了新的程式。


迅:「目的就是為了要把你們引誘到這裡來~

諫:「臭小子你擺了我們一道是嗎!

迅:「來當我的… "哥哥" 吧!


『Force Riser!』

雷電:「
……………!!


雷電:「呃啊啊啊啊…!

諫:「
……………!!

或人:「
……………!!


『嗶!』

雷:「已經成功連接…『滅亡迅雷.net』。

或人:「大哥!唔…!唔唔…

雷:「人類就該…滅亡殆盡。

迅:「給你~


『渡渡鳥!』

雷:「變身!

……
…因為名字是「雷」,所以這裡的變身姿勢非常中二地…做了一個畫閃電的手勢。(無誤)

『Force-Rise(力量昇華)!』

雷:「……………!!


『Break Down!』

Ikatsuchi:「哼!吼……


……
…唔喔喔、「渡渡鳥 騎士(?)」的造型其實有點帥耶…
所以滅培育「渡渡鳥 滅絕昇華金鑰」的真正目的…是為了讓「雷」變身嗎?!

不過話說回來一個最為成功的「間諜」,就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就是「間諜」。

「宇宙野郎 雷電」這架人型機,在12年前發生「破曉事件」之前,
原本就是為了負責管理「監控用衛星」而被設計製造出來的對吧?!
那麼如果那顆衛星就是「Ark(方舟)」的話…

也就是說…「宇宙野郎 雷電」並不是在「破曉事件」之中 "僥倖存活" 下來,
而是「Ark(方舟)」像是選擇了「滅」那樣,它也是被 "刻意留下來" 的其中一架人型機…,
換個角度來講、就是這個「局」居然佈了12年之久…

另一方面來說,所以過去12年來,滅遲遲沒有發動「MAGiA 計畫」,
他所等待的 "時機" ,其實就是在等「雷」將「ZEA」內部的 "情報" 給傳回來,
也就是「新世代型號 人型機」開始產生覺醒的日子囉…?!

畢竟、飛電是之助早就明白「破曉事件」背後還有更大的陰謀,
所以不管是滅或「Ark(方舟)」,會對是之助有所提防也是正常的,

因此是之助還在世時,如果「雷」就開始進行「偷情報」的動作,
也許會被發現而導致功虧一簣,只能等到他過世之後才正式發動「MAGiA 計畫」…

換句話說
「飛電 是之助」的逝世,確實是宣示「聖戰重開」的「契機」…

***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3)(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4)(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