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2/05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3)(上)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13話
ワタシの仕事は社長秘書
(ワタシのしごとはしゃちょうひしょ)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旁白:「由『人型機』所引發的『殺人未遂事件』,為了化解或人的危機,
自稱是『IS』的哥哥的…『名偵探 人型機』-『WAS』登場。



旁白:「藉由他的調查,雖然順利解開一部分的真相,
但身為事件真兇的暗殺者-『渡渡鳥 魔人機』卻在此時來襲。



旁白:「只要打到它,就能夠得到洗清『飛電』嫌疑的證據,
為此或人變身成為全新的『Zero-One』!準備一阻敵人的腳步!


……
…旁白先生這幾次的台詞讓人有種…該怎麼說…
似乎劇集的「整體風格」準備產生改變的感覺?!!(啥?!)

唔唔…不過13集左右剛好也是「序盤」正式結束的時期,
接著開始進入「中盤戰」之後,稍微轉換一下風格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畢竟接下來要準備迎接「年末年始商戰」的高峰期嘛…

Zero-One:「啊?! 喔喔…!感覺力量湧現出來了!喝啊…!

渡渡鳥 魔人機(改):「唔嗯?!

Zero-One:「…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呃!


Zero-One:「…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
…呃!


渡渡鳥 魔人機(改):「呃啊啊…!唔唔…??!

Zero-One:「喝啊…!


Zero-One:「…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呃啊!


渡渡鳥 魔人機(改):「唔呃呃…唔…啊啊?!

Zero-One:「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唔嗯?!!


Zero-One:「…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唔呃!


『嗶嗶嗶嗶!』

IS:「……………??!!


渡渡鳥 魔人機(改):「啊啊…?!


Zero-One:「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唔!

『嗶!嗶!嗶!』


Zero-One:「…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

Zero-One:「唔呃呃…??! 咦咦?! 呃呃…!

渡渡鳥 魔人機(改):「…『讀取學習』完成!整體出力是…
『Rising Hopper(飛躍蝗蟲)』的…『1.8』倍!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

Zero-One:「呃啊!唔呃呃……啊啊…?!!

渡渡鳥 魔人機(改):「想要超越的話…根本一點都不費力!


Zero-One:「唔哇啊?!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哼!

Zero-One:「哇?! 等等!…呃!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


Zero-One:「…看破的速度不嫌太快了一點嗎?!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

Zero-One:「…呃啊!


Zero-One:「呃啊!呃…呃啊…呃……!

『嗶!嗶!嗶!』

IS:「怎麼可能…?!  才『1.8』倍?! 應該要有更高的出力功率才對的。


Zero-One:「呃…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

Zero-One:「啊啊?! IS、危險!唔唔…!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啊!


『轟!轟!轟!轟!』

Zero-One:「…呃啊啊啊!


或人:「呃!呃呃…

諫:「社長!


IS:「或人社長!

或人:「呃…呃……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哼哼…結束了!


『Press!』

WAS:「
……………!!


或人:「呃…

WAS:「
……………!!

IS:「……………??!

『Authorize(授權)!』


渡渡鳥 魔人機(改):「唔?! 呃…!


不破:「……………!!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新的『Zero-One』也不足為懼。


……
…幸好還記得順便把不破也一起帶走,沒有把他留在那裡等死…
不過個人挺好奇的一點就是,當初是之助老社長為什麼…
會把WAS的跑步姿勢設定得那麼"少女風"啊…(啥?!)

話說回來,雖說不完全的「Shining Hopper(閃耀蝗蟲)」,
只是「Rising Hopper(飛躍蝗蟲)」的「1.8」倍…
但「渡渡鳥 魔人機」的當場「學習」並「超越」這種能力…會不會太作弊了一點?!

因為…它們畢竟是「機器」對吧?! 就算「軟體」可以偵測到 "數據",
並計算出足以超越對手的 "必要數值"。
但一部機器在「硬體」的部份沒有進行 "升級" 的情況下,能夠自動變強 "兩倍" 嗎?!!

這意思是說「渡渡鳥 魔人機」本身的 "機體" 就有這樣的潛力嗎?!

可是「暗殺 人型機」的原型來自「祭田 Z 系列」,
也就飛電所出品的「一般規格」的「人型機」對吧?!
"素體" 本身跟普通的「人型機」應該一模一樣才對…
那麼也就是說,真正強大的其實是…「渡渡鳥」的「滅絕昇華金鑰」囉?!!

說到底、滅打從一開始的真正目的到底是在培養「暗殺 人型機」,
還是在培養「渡渡鳥金鑰」呢?!

WAS:「說來汗顏,但這次還真的是多虧了不破小弟的幫助呢。」


或人:「……謝謝你。

 
諫:「用不著道謝。現在最需要優先考慮的,
是怎樣樣才能把那隻誇張到不行的怪物給徹底解決掉…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


或人:「說的對,要想洗清『飛電』的嫌疑,就得拿到那傢伙的『滅絕昇華金鑰』才行,
所以無論如何都得設法打倒它…。


IS:「…或人社長,實在是非常的抱歉。

或人:「咦?! 幹麼突然道歉啊?! IS。

IS:「社長您是為了保護我而受傷。另外、我竟然沒有看出,
『Shining Hopper(閃耀蝗蟲) 金鑰』是 "不完全" 的狀態,就將金鑰交給了您。


或人:「………………

IS:「這次的失敗,一切都是我的責任。我沒有資格當您的…『社長秘書』。


……
…等等、所以不破其實是大剌剌地開著「A.I.M.S」的公務車去進行 "跟蹤" 嗎…
那麼會不被發現才是奇怪的地方啊…

另外就是、根據不破的表示…呃、不是,根據演員岡田同學的表示,
這個場景裡頭有一個只有他自己知道的 "拍攝現場的小祕密" …

那就是…鏡頭其實有清楚拍到不破的脖子上頭有一個非常大的腫包,
雖然看起來好像是被什麼奇怪的蟲子咬到似的,但其實那只是被蚊子叮出來的…
不過據說蚊子會喜歡叮膚色比較深的人,所以在這個場景裡頭的話…
唔…想想也不是沒有道理…(啥?!)

渡渡鳥 戰鬥員:「渡…渡…

渡渡鳥 魔人機(改):「去把『祭田 Z -5號』…給找出來。


渡渡鳥 魔人機(改):「因為他是我的…兄弟。


……
…「同型機」彼此之間叫「兄弟」,這樣才比較符合一般的概念對吧?!
所以WAS跟IS這種「原型機」跟「後繼機」之間…其實應該叫「父女」吧?!

這裡的「渡渡鳥 戰鬥員(ドードー戦闘員)」雖然也是官方名稱,
但在設定上,這些被「渡渡鳥 魔人機-改」的「蛋」給轉化成的人型機,
正式的名稱叫「渡渡鳥 魔人機-雛(ドードーマギア・ヒナ )」。

而理論上,這些「雛鳥」也可以透過「學習」的方式來獲得「進化」,
不過前提是…沒有人幫它們進行「復原備份」的動作,
何況一般的「人型機」身上也不具有可以儲存「數據記憶」的「金鑰」…

所以也就是說,「設定」終究只是「設定」而已…(啥?!)

或人:「其實妳根本…完全就沒有必要道歉啊。

IS:「………………

或人:「呵呵…因為IS妳可是,連像我這種根本什麼都不會的傢伙,
也都願意來輔助我怎麼樣才能夠當好一名 "社長" 的…"超級秘書" 啊!



或人:「所以要對自己更有自信一點喔。…給妳。

IS:「
………………


或人:「唔呃…

諫:「喂!你是要去哪裡啊?!

或人:「犯人一定是…想要對它的最後一架 "同伴" -『5號』下手。
我得要去保護好5號的安全,應該還在這附近才對…呃…


諫:「唉唉…真是笨到有剩。就憑那一身的傷…是還想要擔心『人型機』的時候嗎?!


WAS:「呵呵…


……
…唔嗯?! 這反應是…?! 莫非是最近幾年來已經…
幾乎快要成為「二號騎士」的 "標準配備" 的…「傲嬌」嗎?!(啥?!)

祭田 Z(5號):「…4號?!


祭田 Z(5號):「那隻怪物竟然說它是『4號』嗎…?!


渡渡鳥 戰鬥員:「渡…!

祭田 Z(5號):「嗯…?!


祭田 Z(5號):「哇啊?! 哇啊啊…!


……
…這麼說來、既然「渡渡鳥 魔人機-雛」算是「渡渡鳥 魔人機-改」創造出來的「雛鳥」,
那就「輩分」上來說、這架5號其實還算是它們的…「叔叔」囉?!!

『嗶!嗶!嗶!』

IS:「…(發現原因。這就是力量無法全部發揮的最重要因素。)…


IS:「…(居然會是這種,如此在預期之外的答案…)…


IS:「WAS。

WAS:「……………??

IS:「你剛剛原本是想要阻止我的。為什麼你能夠察覺到,
『Shining Hopper(閃耀蝗蟲) 金鑰』其實是 "不完全" 的狀態呢??


WAS:「說出來可能會嚇到妳也不一定…但那只是我的 "直覺" 而已。


IS:「直覺…??

『嗶!嗶!嗶!』

IS:「我無法理解那個概念。


IS:「難道那是,達到了『奇異點』之後才會擁有的嗎??

WAS:「我想肯定是…我受到了是之助 社長的影響吧。
因為他實在是擁有著一種…充滿著無比魅力的人品啊。



IS:「WAS,你除了是一名優秀的 "偵探" 之外,同時也是值得尊敬的飛電的 "前輩"。
請容我為至今為止,對你如此失禮的態度道歉。

 
WAS:「喔喔…!這是…我總算能夠聽到妳親口喊我一聲 …
"哥哥大人" 的情境,終於到來了對吧?! 來、快撲進哥哥的懷抱吧!


IS:「這件事、跟那件事,是完全兩不相干的事情。請容我拒絕。


唯阿:「抱歉打斷兩位商量事情!但是我得要請妳們…
說明清楚為什麼會擅自跑來使用我們的車輛!



IS:「…………………

WAS:「
…………………

……
…如果要論「擅自」這兩個字,刃姐妳可能是這部戲到目前為止,
最沒資格去質問別人這個問題的啊…

或人:…唔…5號! 唉唉…

『砰!轟!』

或人:「那個聲音是…!

祭田 Z(5號):「哇啊啊…!

或人:「…唔呃…好痛…!

諫:「……………!!

或人:「…唔?! 不破…先生…!


諫:「…唔!

或人:「呃呃…!

諫:「變身吧!系統能夠多少彌補傷勢的不利!

或人:「嗯…。

『Bullet!』『Jump!』

諫:「……………!!

『Authorize(授權)!』


或人:「……………!!

『Authorize(授權)!』


諫:「變身!

或人:「
變身!


『Shot Rise(射擊昇華)!』『Shooting wolf~!』

祭田 Z(5號):「哇啊啊…!

『砰!砰!』

渡渡鳥 戰鬥員:「…渡…渡…!

Vulcan:「喝啊…!

『Rising Hopper(飛躍蝗蟲)!』


……
…變身系統多少能夠彌補傷勢…這完全就是不破身為 "過來人" 的親身體驗對吧…

不過現在叫「不破先生」,再過一陣子就能就改口叫「諫大哥」了吧…(啥?!)
如果真有這樣的一天,感覺到時候會比較高興的人、搞不好是諫呢…
暗爽到足以得內傷的程度之類的…(喂)

Zero-One:「唔呃呃…喝!

Vulcan:「…喝!

渡渡鳥 戰鬥員:「渡…渡…!

祭田 Z(5號):「哇啊?! 咦?! 咦咦?!


祭田 Z(5號):「咦?! 哇啊啊?! 咦咦?!

Zero-One:「…喝!

Vulcan:「…唔!


祭田 Z(5號):「哇啊啊…喲咻!喲咻!

Zero-One:「啊啊?! 『Z 5號!』不要逃啊!


……
…這個動作是?! 阿波舞(阿波踊り)嗎?!! 果然是「祭典專用 機器人」啊…

Vulcan:「唔!…喝!

渡渡鳥 戰鬥員:「渡…渡…!


渡渡鳥 戰鬥員:「
渡…渡…!

Zero-One:「呃!唔唔…!


Vulcan:「唔!

『砰!』

渡渡鳥 戰鬥員:「
渡…渡…!


Vulcan:「這些傢伙…怎麼看起來好像跟『滅亡迅雷』的手下不太一樣啊?!

Zero-One:「…喝!

渡渡鳥 戰鬥員:「
渡…渡…!


滅:「說的沒錯!

Zero-One:「…唔唔?!


滅:「………………!!

『轟!』

渡渡鳥 戰鬥員:「
渡…渡…!

Vulcan:「呃…!

Zero-One:「
呃…!


Zero-One:「啊啊…!唔…

Vulcan:「你們這兩個傢伙…到底又想幹什麼?!

滅:「剛剛那幾架…是『暗殺特化型 人型機』-『渡渡鳥』的手下。


Zero-One:「啊啊…?! 難道說那傢伙…背叛了你們嗎?!

迅:「就是說啊…!暗殺底迪變得再也不聽話了啦!

滅:「怎麼樣?! 就只有在徹底除掉那傢伙之前
這段時間要不要暫時聯手呢?!

迅:「咦咦…?!


Zero-One:「開什麼玩笑啊!你們也不想想至今為止…
只因一己之私就擅自對『人型機』做出多少過份的事情!少在那講這種…想佔盡便宜的話!


Vulcan:「我就告訴你…我的答案吧!喝!

Valkyrie:「…喝!

『砰!』『砰!』


滅:「……………!!

『噹!噹!』


Valkyrie:「你的答案…是這樣沒錯吧?! 不破。

Vulcan:「刃…!

Zero-One:「唔唔…!

Valkyrie:「識相地就快滾!我們不可能跟恐怖份子進行交涉!


滅:「那到時候就別怪我。因為光憑你們幾個湊在一起…也是贏不了那傢伙的。

迅:「…哼!


Zero-One:「唔唔…!

Valkyrie:「唔…


……
…當初綁架了暗殺小弟的 "1號機" ,進行改造之後再重新啟動,
導致「藍眼睛的人型機也會襲擊人類」的這項消息開始被傳出,
故意洩漏「祕密實驗室」的情報給警方,迫使或人這個社長必須逃亡,
讓「飛電」陷入如今的重大危機,

說起來這一連串的前因後果、全都是唯阿親手導致的 "傑作" ,
但現在她竟會突然展現出這種…『正義絕對不會與邪惡苟同』的大義凜然?!
她作為一個「商業間諜」的所作所為,造成的破壞基本上已經不輸「恐怖份子」了啊…
不過也對啦,畢竟天津垓給她的指示也包括了 "摧毀掉「滅亡迅雷」" 嘛…

現階段、不破跟或人都明白她具有「雙重身份」,甚至都已經是顯得頗有微詞,
但論「實力」,別說是滅、唯阿甚至連迅都未必能夠打得贏,

也就是說、如果要想完成 "摧毀滅亡迅雷" 這道指令,
光靠唯阿一個人是絕對辦不到的。

所以唯阿必須得要在這種地方,表現出自己跟不破他們的立場是「同一陣線」,
這樣一來,至少在表面上還能夠維持住「良好的關係」,
免得在必要之時,落了個" 孤立無援" 的狀態…

唯阿:「如果是為了把『渡渡鳥 滅絕昇華金鑰』搶到手的話,要我幫忙也可以。


或人:「真的假的?! 咦?! 我們三個可以一起戰鬥嗎?!

諫:「先別高興的太早!

或人:「唔…對喔。她實際上是為了…『ZAIA』的利益吧。

諫:「原來你…已經知道這麼多了嗎?!

或人:「嗯。


唯阿:「不破…!

:「……………??!

唯阿:「你是什麼時候…跟『飛電』的社長變成 "好朋友" 了?!


諫:「什麼?!

或人:「算了算了、算了算了…算了啦!

諫:「唔唔…!

或人:「哎喲、很痛耶!真是的…

諫:「唉唉…

或人:「都這種時候,別再吵架啦。

唯阿:「………………

諫:「哼!


……
…唯阿剛剛那句的口氣聽起來有點像是在吃醋,只是個人的錯覺嗎?!(啥?!)

 
或人:「反正我只要能夠打倒『渡渡鳥』那傢伙,而且保護好『Z 5號』的安全的話,
其他的事情我沒意見。

唯阿:「唔…

諫:「唉…不過!這仍然是場賭注喔!我們三個齊上也未必就穩贏!

IS:「或人社長,請您放心。我已經找出能夠,
將『Shining Hopper(閃耀蝗蟲) 金鑰』完全構築成功的方法了。


或人:「真的嗎?! 不愧是IS!

IS:「能請您先將,除了『Rising Hopper(飛躍蝗蟲)』以外的金鑰借給我嗎??

或人:「Okay!


或人:「來。

IS:「……………!!


WAS:「或人小弟,他是為了追尋過去的 "夥伴" 所以才出沒在各個舉辦祭典的場所,
所以『5號』現在有可能前往的地方,機率最高的是…


『嗶!』

WAS:「… "岸美" 的森林舞台。


WAS:「這是他們5個人還齊聚時,最後一次同時站上的舞台。

唯阿:「…既然如此,那麼『渡渡鳥 魔人機』會料到這一點的機率也很高。


或人:「好、馬上出發吧。

諫:「
……………!!

唯阿:「……………!!

IS:「
………………

WAS:「
………………


『嗶嗶嗶嗶!』

IS:「
………………


IS:「
………………


IS:「………………


IS:「現在我更好奇的是,WAS…。

WAS:「什麼事~??

IS:「你的『中央記憶體』,有預先『備份』的存在嗎??

WAS:「當然是沒有囉。我就跟妳一樣,只要是與『Zero-One 計畫』有所相關,
所有的『人型機 內藏記憶體』都將無法進行『備份』的動作。…一切都是為了保護機密。


IS:「也就是一旦遭到破壞,就無可挽回…的意思對吧。


……
…「Zero-One 計畫」又是什麼?!! 所以也就是說、IS跟WAS雖然都是「人型機」,
但為了預防機密洩漏的危險,已經事先被設定好了「記憶體是無法進行備份」的,

也就是說、不同於「暗殺人型機」可以利用「同型機」來做到「記憶傳承」這種事情,
一旦IS跟WAS造到破壞,不像一般的機器人可以利用 "機體再造" 來達到 "重生",
他們的 "生命" 就跟人類一樣只有一次…

唔…?! 不過這部戲打從一開始,那些因為被「滅亡迅雷」入侵而遭到破壞,
後來出現了「2號機」的人型機們,他們基本上也都是被直接視為「不同個體」不是嗎??

換句話說,之前那些「2號機」們,並不是無法做到傳承前代機體的記憶,
而應該像是… "法律規定不可以這麼做" 的意思囉?!

不過想想也對,既然「人工智慧特別法」會將達到「奇異點」的人型機視為「法外」的存在,
那麼、那些因為覺醒了「感情」而被「滅亡迅雷」強迫發生暴走的機體們,
如果在被破壞掉之後,法律上又怎麼可能會被允許飛電使用同一筆「記憶備份」呢…

祭田 Z(5號):「各位…

『當門口的暖簾掛起時(のれんかければ)~♪ 歡迎~♪ 歡迎~♪(らっしゃいらっしゃい)』

『不知疲累~不知疲累的做生意吧(飽きぬ飽きぬで商いよ)~♪』

『抬起神輿一起來(おみこし担いで)~♪ 喲咻~♪ 喲咻~♪(わっしょいわっしょい)』


……
…聽說那首背景音樂是「なりわい節」的改編版本?!
個人倒是有一點想看完整的編舞啊…東映大人,要不要考慮一下?!(啥?!)

渡渡鳥 魔人機(改):「讓我們再次…一起來進行 "祭典" 吧!…兄弟。

祭田 Z(5號):「……………!!


祭田 Z(5號):「…啊啊?!!

渡渡鳥 魔人機(改):「一場由我們隨心所欲,將人類殲滅的…最棒的 "血祭"!

祭田 Z(5號):「不要…我不要!…嗚…嗚嗚……

渡渡鳥 魔人機(改):「我會讓你從頭開始 "學習" 的。成為我的 "雛鳥" 吧!


祭田 Z(5號):「…呃呃…呼…呼……

『砰!』


渡渡鳥 魔人機(改):「唔…?!

或人:「…『Z 5號』!快找個地方躲起來!

祭田 Z(5號):「嗯…!


唯阿:「我們上吧!

諫:「…唔唔!

或人:「
……………!!

『Power!』『Jump!』『Thunder!』


『Authorize(授權)!』『Authorize(授權)!』『Authorize(授權)!』


或人:「變身!

唯阿:「
變身!

諫:「變身!


『Shot-Rise(射擊昇華)!』『Prog-Rise(程式昇華)!』

諫:「…喝!

『Punching Kong(拳擊金剛)~!』『Lightning Hornet(閃電黃蜂)~!』


『Rising Hopper(飛躍蝗蟲)!』

Vulcan:「
……………!!

Valkyrie:「
……………!!

Zero-One:「唔…!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


……
…三人同時變身!…嗯?! 不對、這好像不是第一次了…

這麼說來,不破身為「A.I.M.S」的隊長,
雖然未必能夠左右唯阿這個「技術顧問」的職位去留,但如果他直接向頂頭上司…
也就是「内閣官房」報告有關於「ZAIA」其實暗地裡手腳不乾淨的事情,
那麼別說唯阿跟天津垓,整家「ZAIA」可能都得面臨日本政府的「責任追究」,

他暫時沒有這麼做的原因,除了是沒有「確實的證據」之外,
另外多少也是顧及到唯阿的立場吧…
畢竟一旦日本政府如果要動手查,天津垓大可以把責任全推給唯阿當替死鬼…

當然也不排除另外一個可能性,就是大森P真的很討厭「政府單位」,
所以這次也打算讓高橋主編把日本政府設定成為「官商勾結」或甚至「無能至極」…

東映大人,這部份的處理真的得要多加小心才行啊…

IS:「力量不足的原因已經查明了。


IS:「是因為或人社長所擁有的高度『潛在能力』。


IS:「而『程式昇華金鑰』卻無法進行配合的關係。」


IS:「社長藉由至今為止的戰鬥經驗而產生了顯著的成長,


IS:「甚至超越了『ZEA』原本預期的數值。


IS:「所以原因也就是…


IS:「『戰鬥數據』的數量不足。


IS:「只要再追加這4枚金鑰的『戰鬥紀錄』,應該就能完成了。


THAT:「再次計算中。

『嗶!嗶!嗶!』

THAT:「這樣的數據量依然是不足夠的。


……
…畢竟要照這種計算方法的話,還少了那一枚已經被搶走的「獵鷹金鑰」啊…

IS:「我已經有解決的方法。請從我的『中央記憶體』,
將『Zero-One』的戰鬥資料擷取出來,並進行移植的動作來擴大數據的總量。


『嗶!嗶!嗶!』

THAT:「警告。IS記憶體中的『Zero-One 數據』是直接連接於『主系統』的。
進行『擷取』的動作就等於,IS將會『停止活動』與『報廢』的意思。
請問這樣依然要繼續嗎??


……
…意思是或人的「潛力」甚至遠遠高出「ZEA」的預期?!
難道這就是飛電是之助老社長,不惜背負著可能會遭到董事會的質疑,
也要指名讓自己的孫子來繼承位置的原因嗎?!

不過他是怎麼知道或人絕對能勝任、甚至潛力無窮呢?!
何況既然這樣,12年的「破曉事件」之後,是之助為什麼不把或人帶在身邊歷練,
而是一直到自己過世之後,才用「遺書」這種方式來說明呢?!
按照第一集的演出方式,或人甚至沒有去參加爺爺的葬禮對吧?!

雖說是之助身為爺爺,大概也不想讓孫子在親眼目睹了 "爸爸" 的死亡之後,
還必須提早背負著 "將來必須對抗邪惡" 的沈重責任吧…

畢竟他又不知道自己在「破曉事件」之後還能活幾年對吧?!
要讓孫子小小年紀就必須得被一個根本不知道 "期限" 的使命給束縛住,
這樣的人生也實在太過悲慘…

 
放他出去自由自在的追尋夢想,
等到時機成熟、他自然就會明白一切並且主動願意來承擔 "使命",
這應該也能夠說是…爺爺非常瞭解孫子的關係吧。
**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2)(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3)(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