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1/28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2)(下)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12話
アノ名探偵がやってきた
(アノめいたんていがやってきた)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因為知名資深演員-「大和田伸也」遭到「人型機」槍擊而重傷的案件,
導致警方大動作地前往「飛電」進行搜查,
但由於沒有找到「暗殺 人型機」是來自「飛電」的確切證據,
讓搜查進度原本一度陷入了膠著,

就在警方感到苦惱的時候,
唯阿卻選擇了刻意將「飛電」內部還有「祕密研究室」的情報說出來,
導致了「程式昇華金鑰」的祕密很有可能遭到曝光的危機,

此時、一架「舊世代型號」的「偵探 人型機」主動出現在或人的「社長辦公室」,
甚至還自稱是IS的哥哥…

另一方面,「學習」已經全部完成的「暗殺 人型機」,決定要做出「離巢」的選擇…
***
***
渡渡鳥 戰鬥員:「渡…渡…!

Horobi:「…哼!


渡渡鳥 戰鬥員:「
渡…渡…!

JIN:「…喝!


JIN:「…喝啊!


渡渡鳥 戰鬥員:「
渡…渡…!

Horobi:「…哼!


Horobi:「…喝!


渡渡鳥 戰鬥員:「
渡…渡…!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啊…!喝!

Horobi:「唔…?!


JIN:「喝…!咦咦?!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

JIN:「…呃啊!


渡渡鳥 戰鬥員:「渡…渡…!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

JIN:「…呃啊!


JIN:「呃啊…!好強…他又變得更強了…!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

JIN:「哇啊…!


……
…比起滅、會先針對迅下手,是因為他明白迅的實力相對比較弱嗎?!

渡渡鳥 戰鬥員:「渡…渡…!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

JIN:「…呃!

Horobi:「
…喝!


JIN:「呃…呃呃…!滅……

Horobi:「唔…!


Horobi:「哼!

JIN:「喝啊!


渡渡鳥 戰鬥員:「渡…渡…!

渡渡鳥 魔人機(改):「唔唔……哼!


Horobi:「喝啊…!

JIN:「
喝啊…!


Horobi:「…喝啊!

JIN:「
…喝啊!

渡渡鳥 戰鬥員:「渡…渡…!


Horobi:「逃走了是嗎…

JIN:「…啊啊?!…嗚…暗殺底迪……


……
…啊勒?! 滅跟迅的實力在這一集怎麼好像突然被削弱好多的感覺啊?!
就算「渡渡鳥 戰鬥員」比一般的「三葉蟲 戰鬥員」要來得強,
但也不能足以讓他們這兩個「假面騎士」陷入苦戰吧?!

退個50步來說,迅可能會因為自己原本當成兄弟來看待的暗殺小弟,
突然反叛而感到不知所措、進而影響到實力的發揮,
但像滅這種冷酷又無情的高手,就算是在這種狀態下,
要想直接宰掉暗殺小弟…應該不成問題吧?!

當然不排除還有「故意放水」這種可能性啦…
畢竟…如果要把「渡渡鳥」當成「人型機的成長與進化」的『實驗平台』來看待的話,
那麼暗殺小弟做出「雛鳥離巢」的選擇,以及它在那之後的行為舉止…
自然也會是非常有情報價值的…「數據資料」,

當時滅之所以會對迅說「想離開父親還太早」,或許就是因為他並不清楚,
如果迅依照自身的「情感」做出選擇之後,會再進一步做出什麼舉動…

再怎麼說都是自己親手製造出來的唯一「兒子」,
如果在搞不清楚狀況的情形之下就必須動手破壞、那也未免可惜,
想辦法弄來「一般規格的人型機」,並設法讓它的「情感」成長到「極致」,
一方面能夠對於「打擊飛電」這個目標做出貢獻,
另外一方面也能作為「實驗跟觀察」的對象,算起來也是一件「雙面有利」的事情…

『嗶!嗶!嗶!』

Zero-One:「啊啊…?! 是我。IS、妳那邊情況怎麼樣了?!

IS:「請容我向您轉達一項遺憾的消息。

Zero-One:「……………??!

IS:「您還是直接將『WAS』進行『報廢處理』比較妥當。

Zero-One:「哎喲喂啊…!


Zero-One:「咦?!! 怎麼了?! …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IS:「他從剛剛開始,就只有前往跟『飛電』並沒有任何關係的工廠。


IS:「以及拜訪附近老街店面的祭典隊伍,諸如此類的地方到處閒晃。


IS:「完全就只是在進行遊樂而已。

WAS:「哼~♪ 哼~♪ 哼~♪  呵呵~ 嘟~♪ 嘟~♪ 嘟~♪


IS:「他其實是一架性能效率非常低下的『偵探 人型機』。
請容我僭越,也許或人社長您果然是,遭受到了他的欺騙也不一定。


WAS:「………………!!


Zero-One:「我說啊…IS。難道妳……在 "生氣" 嗎?!

IS:「生氣?? 您說我嗎??

WAS:「
………………!!


IS:「 …請恕我無法理解您這個問題的意義。

Zero-One:「唔呃呃…


Zero-One:「…暫時就再稍微…相信一下WAS吧。…好嘛?!

IS:「如果這是社長您的指示的話,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我也會繼續 "堅守崗位" 。


……
…這根本100%…不、1000%是在生氣啊!

WAS:「……………??!


IS:「…………………


WAS:「唉唉~ 那種充滿懷疑的眼神,實在太傷人了呢~ 親愛的小妹啊~

IS:「請不要再擅自,稱呼我是你的妹妹。

 
WAS:「因為這樣想的話~會比較『羅曼蒂克』不是嗎~?!
臉上老是掛著一副那種兇巴巴的眼神的話,人生可是會過得一點都不輕鬆的喔~
妳看、就像那邊的那個人一樣。
 
諫:「唉唉…

IS:「不破諫 先生。


IS:「請問您這是在跟蹤我們嗎??

 
諫:「你們家社長說過,為了解決這次的事件,他只能夠選擇相信『人型機』。
所以我只要監視你們的一舉一動,自然也就能…找到他的行蹤。

WAS:「真不愧是『A.I.M.S』的~ "王牌精英" 呢!

諫:「不過看來我是白跑一趟了。本來還聽說你們聘請了什麼『名偵探 人型機』…
結果只是個『超級廢柴』而已!


IS:「我完全同意您的看法。依照目前這種步調,我不認為能夠揪出犯人的真面目。

WAS:「…"真面目" 這種事情,我早就已經知道了喔。謎題已經…全部解開了!

諫:「……………??!

IS:「
……………??


WAS:「………………!!

『嗡~~~
嗡~~~~♪♪』


『嘰~!』

IS:「……………??

諫:「啊啊…??!


WAS:「不破小弟,你的『重要人證』要逃掉囉。沒關係嗎?!


『Authorize(授權)!』

諫:「變身!


『Shot Rise(射擊昇華)!』『Shooting wolf~!』

Vulcan:「哼!

『碰哐!』


……
…好驚人的膽識!這個人根本已經超越人類了啊啊啊!283好帥!!!

竊盜犯:「呃啊…!

諫:「這些傢伙…又是怎樣啊?!

WAS:「用最簡單的話來講…就是『竊盜集團』囉。


WAS:「他們是一群會將『人型機』偷走,加以改造並轉手販賣的宵小。

IS:「………………!!


諫:「
………………!!


WAS:「那麼關於擁有這張臉的『人型機』的事情,能不能請你們幾位…
詳~細~地說明清楚呢?!


……
…那架倒栽蔥的機體好像有點眼熟…
該不會是負責更新官方推特的那架「Zero-P」吧…(啥?!)

WAS:「活動專用、『和風舞蹈 人型機』-『祭田 Z』。

……
…喔喔、這整個畫面的…呃…"配色"?! …真是漂亮啊。

『嗶!』

WAS:「當初同時生產了1號~5號。

『「祭田 Z 系列」 是進行過各式各樣的舞蹈、以及樂器演奏的讀取學習,
屬於祭典專用的人型機。他們能夠跳的曲子超過2000首!
日本全國各地、所有的祭典舞蹈他們都能跳。
使用複數的「祭田 Z」還能組成隊伍,絕對能夠大大地炒熱祭典的氣氛!』


WAS:「是能夠藉由『和太鼓』以及『舞蹈』來炒熱祭典氣氛的,一隻『機器人 隊伍』。


……
…用最簡單的話來講,如果讓這種東西流行起來那還得了啊…
如果單純只是表演的話還無所謂,絕對不能參加帶有 "比賽性質" 的祭典吧?!
全日本的「踊り子」們大概都會想要抵制這種東西…(啥?!)
不過如果來個100隻左右組成一個大團隊…呃…複製人大軍嗎?! 還是算了…

諫:「那就是犯人的真面目了嗎?!

IS:「不可能。雖然當時確實有接到『祭田 Z』的5架個體,
全數遭到竊盜而失蹤的通報。但犯人跟他們卻是有著全然不同的外貌。



WAS:「竄改管理數據資料用的『識別 ID』,以及替換掉臉部的皮膚之後,
再進行轉賣的動作…



WAS:「…這只不過是他們這種竊盜集團常用的手法罷了。


WAS:「在聽說了『飛電』內部並不存在著相符合的 "數據資料" ,
以及同樣的敵人在數度打倒之後都會 "復活" 這些事情之後,我就認為『結論』…
只有這種可能了。

……
…「祭田ゼット」…「祭田 Z」…?!「まつり」…?!「だぜっと」…?!
「祭だぜっと(辦祭典了)」?!  真是簡潔有力的命名…

而且「祭だ Z」?! 這個詞好像有在哪裡聽過?! 好像是某個女子偶像團體的…
莫非三条老師是「桃色幸運草Z(ももいろクローバーZ)」的粉絲嗎?!(啥?!)

話說回來,能把原本長相極其普通的「祭田 Z」,
重新整形成為帥氣的「暗殺小弟」…(喂)
有這麼高超的技術的話幹嘛當小偷啊?! 去開醫美…呃、不是,
是「飛電」根本就應該要聘請這些人到公司上班啊!
他們的 "審美觀" 遠遠比飛電本身的設計還要優良非常多啊!(啥?!)

不過等等、所以暗殺小弟的真實身份…只是被「竊盜集團」偷走的「人型機」?!
還真是意外地一點都 "不精彩" 的幕後內情啊…
唔、雖說 "意外性" 是很足夠啦…

 
但是啊,按照WAS的說法,
既然這種「竊盜」、「竄改」並「轉賣」的事情早已 "行之有年" ,
那麼5架相同面貌的「祭田 Z」失蹤之後,出現了複數架同樣長相的「暗殺 人型機」,
難道聰明如IS的這些「AI」們,不會做出「數據上的聯想」嗎?!

或者應該說、WAS身為「原型機」都能夠聯想得到「相關性」,
那麼作為「新世代 後繼機」的伊豆小姐卻沒辦法?!
所以「原型機」跟「後繼機」的意義到底是…??!

再者說、竊盜集團偷走5架「祭田 Z」,為什麼又把5架都改造成「同一張臉」?!
這不是明擺著「掩耳盜鈴」嗎?!
「偷來的東西」要想進行轉賣的話,弄成不同的外型才是有利的作法吧?!

更何況、那麼「衛星 ZEA」呢?! 每架由「飛電」出品的「人型機」,
都會在「ZEA」的 "遠端監控" 之下對吧?!
那麼、一顆超高科技的衛星會分辨不出有5個「識別ID」斷訊,甚至「遭到竄改」?!!

一旦重新連上線、「ZEA」會鑑別不出那些是「假的識別ID」?!
如果區區「竊盜集團」有這種驚人的技術能力,那「飛電智能」早就要倒閉了啦…

製作人大人,這部戲的「高科技」到底是…??!!

所以「飛電」會在短時間之內就被搞到烏煙瘴氣,想想也不是沒有道理…
明明是「AI技術」的龍頭企業,但「資訊安全」這方面的表現簡直是差勁到不行…

祭田 Z(5號):「………………!!


WAS:「啊啊?! …喔喔!

諫:「……………??!

IS:「
……………??

WAS:「頭戴『火男』面具的『人型機』,
有時偶爾會出現在舉辦 "祭典" 的現場。
就跟商店老街的居民們告訴我的目擊情報完全一樣呢。



WAS:「他恐怕就是…『祭田 Z』的5架機體之中,唯一現存的 "同型機" 了!

『嗶!嗶!嗶!』

祭田 Z(5號):「………………!!


諫:「原來如此、相同長相的5架失竊機體,其中4架又再次…遭到『滅亡迅雷』盜走…


諫:「…就是這麼一回事對吧?!

WAS:「嗯~

諫:「哼…比我想像中的還有本事嘛、偵探!

WAS:「我們走吧。如果能確保住它的安全,應該就能成為非常有助益的線索才對~!

諫:「哼…!

IS:「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他才會前往那些奇怪的地點進行調查。

諫:「真是個讓人摸不透的傢伙啊…!


諫:「簡直就像…『人類』的偵探。

『嗶~!嗶~!嗶~!』

WAS:「………………!!


IS:「難道說,WAS他已經到達『奇異點(Singularity)』了…。


『嗶~!嗶~!嗶~!』

WAS:「………………!!


『嗶!嗶!嗶!』

祭田 Z(5號):「
………………!!

 
祭田 Z(5號):「哇…哇啊啊啊…!

WAS:「那個、那個…等…等等我!

……
…誰能夠解釋一下為什麼他們兩個都用「少女般的跑步姿勢」嗎…(啥?!)

所以這架「5號」即使被竄改了外貌跟識別ID,還是沒有忘記自己的「本分」囉?!

不過等等、不太對啊…既然5架「祭田 Z」都被偷走,
那麼依照滅的個性…會只有搶走其中4架而已嗎?!
他甚至沒有下手將那些…把「人型機」視為「砧板上的豬肉」一般,
任意改造並轉賣的「竊盜集團」給一個個都殺人滅口?!!
剩下的這一架「5號」就算想要逃走,又怎麼可能逃得出滅的手掌心?!

總覺得三条老師好像故意在短短一話裡頭,就把滅的 "能力" 跟 "智商" 降低好多…

也就是說、如果是有 "某人" 跟「竊盜集團」進行購買之後,
再提供給「滅亡迅雷」的話…好像還比較合理一點,

話又說回來、所以「祭田 Z」是「1號~5號」,以「整組同梱」的方式來販賣的?!
但這樣難道不會跟「飛電」視同每架「人型機」都是「獨立個體」的…
…呃…「企業宗旨」互相違背嗎?! 還是當初設計的時候就是以一個「5胞胎」的概念?!

如果可以允許「具備相同功能」的「人型機」擁有「同樣外貌」,
那直接把所有「相同職業」的「人型機」,全部像是「祭田 Z 系列」一樣,
做成「同一張臉」就好了啊?! 反正重點只是「職業功能」對吧?!
就像寶可夢的喬伊跟君莎那樣…呃、不是啦,

「人工智慧特別法」會明文規定:「不准在未經准許之下使用『他人的面貌』」,
除了是為了避免「人權」與「肖像權」的侵犯,

其中衍生出來的問題,更是因為「機器人」可以輕而易舉「複製出大量相同個體」對吧?!,
如果讓這些長相一模一樣的機器人們進入到了社會,肯定會引發 "莫大混亂" …

換句話說、「祭田 Z 系列」的5架機體全都長一模一樣,
根本就是明擺著「挑戰法律」的行為吧…?! 

這絕對不會是「飛電是之助」在創立企業之初所想要看見的吧?!
要不然也不需要在訂購網頁上,弄出那麼詳細的「客製化頁面」了…

三条老師…故事擁有「精彩的轉折」固然是很重要,但「無視世界觀」未必是好事啊…
製作人大人,這樣子…真的沒問題嗎?!

祭田 Z(5號):「…呼…呼……呃呃…呼…呼…哇啊?!

渡渡鳥 魔人機(改):「……………!!


諫:「是那架『人型機』!

WAS:「唔哈~ 看來我們順~利~地~跟犯人 "不期而遇" 了呢~!

『Power!』

諫:「唔…!


渡渡鳥 魔人機(改):「是我啊,5號。…我是4號。

祭田 Z(5號):「…咦咦?!


『Authorize(授權)!』

諫:「變身!

『Shot-Rise(射擊昇華)!』

諫:「…喝!

『Punching Kong~!』


……
…奔跑的大猩猩變身!(字面意義無誤)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

祭田 Z(5號):「…哇啊啊!


祭田 Z(5號):「哇啊…哇啊啊…!


祭田 Z(5號):「…哇啊啊啊!

Vulcan:「喝…!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


渡渡鳥 魔人機(改):「唔…!

Vulcan:「喝啊啊…!


Vulcan:「…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


Vulcan:「…喝啊!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哼…!


Vulcan:「唔!咕…!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

Vulcan:「…呃啊!


Vulcan:「呃…!

渡渡鳥 魔人機(改):「你的一切我也已經『學習』完畢了。
所以也差不多…看膩你了。喝…!


Zero-One:「喝!…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唔唔…?!


Zero-One:「喝!…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


Zero-One:「…喝啊啊!

渡渡鳥 魔人機(改):「唔呃呃…!


渡渡鳥 魔人機(改):「唔…!呿!

Zero-One:「呼~ 久等囉~!


……
…這是一個…烤雞的概念?!!(啥?!)

Zero-One:「…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

Vulcan:「
…喝!


IS:「或人社長…!

WAS:「趕緊聯絡他真是正確答案呢!今天的我真是~狀態絕佳~!


渡渡鳥 魔人機(改):「
…喝!

Zero-One:「…呃啊!

Vulcan:「
…呃啊!


Zero-One:「呃呃…哇啊啊…呃…!唔唔…既然這樣!

『Charge Rise(蓄力昇華)!Full Charge!』


Zero-One:「喝啊啊…!

Vulcan:「唔?! 唔唔…!


Zero-One:「這一招…有本事你就躲躲看!…喝啊!

『Caban Strash!(公事包衝擊斬)』

Vulcan:「唔!喝啊啊…!喝啊!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唔唔…!


『轟!』

Zero-One:「很好…!

Vulcan:「唔……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哼哼…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

Zero-One:「唔呃呃?! 對它而言根本就沒有 "躲不躲" 的問題嗎?!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

Vulcan:「…呃!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喝!

Zero-One:「呃呃…!呃啊!


Zero-One:「…喝!

Vulcan:「
…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

Zero-One:「…呃!

Vulcan:「
…呃!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

Zero-One:「…呃!

Vulcan:「
…呃!

IS:「果然、沒有『新型金鑰』的話,是無法獲勝的。

WAS:「啊啊…


『嗶!嗶!嗶!』

THAT:「構築程式已經完成。


IS:「新型的『程式昇華金鑰』已經完成了。

WAS:「……………!!

IS:「我立刻去進行回收。

『嗶!嗶!嗶!』


WAS:「該怎麼說才對呢…這種內心惴惴不安的感覺~?!


……
…伊豆小姐,超驚人的瞬步!(啥?!)

IS:「……………!!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

Vulcan:「…呃!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啊!

『轟!轟!轟!轟!』

Vulcan:「唔呃呃…!


Vulcan:「…呃啊啊!

Zero-One:「…啊啊?!


諫:「呃啊啊…!


……
…上次是趴倒,這次是躺下了呢…果然這就是第二騎士的宿命嗎…(啥?!)

Zero-One:「啊啊…!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

Zero-One:「…哇啊啊!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

Zero-One:「…呃啊!


Zero-One:「
…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喝!

Zero-One:「…呃!


Zero-One:「呃呃…喝!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哼!


渡渡鳥 魔人機(改):「…喝!

Zero-One:「…呃啊!


Zero-One:「呃呃…呃…!不行、所有的動作都被看穿了…

渡渡鳥 魔人機(改):「哈哈哈…!你們是贏不了…我的『成長』的!到此為止了…!


……
…這種突如其來的「自信」,就是壞人走向「敗亡」的開端啊…(啥?!)

『嗶!嗶!嗶!』

IS:「……………!!


『嘰機~~!』

IS:「
……………!!


『嘰機~~!』

IS:「
……………!!


Zero-One:「啊啊?!!  啊啊…!


Zero-One:「IS…!新型的『金鑰』總算完成了是嗎!

『嗶!嗶!』

IS:「
……………!!

……
…上次是 "飛身滑步", 這次是漂亮的飛身鏟!秘書小姐啊啊啊!好強啊啊啊!
當然了、根據官方表示,那個滑地的動作是請JAE的女性替身演員來進行的…

諫:「唔…??!

WAS:「唔…!等一下、或人小弟!暫時先用這個比較好!

Zero-One:「咦…?!


IS:「如果不使用新型的『金鑰』,是無法超越敵人的『學習能力』的。

Zero-One:「唔唔!…好!

 
『Shining Jump!』『Authorize(授權)!』
 
Zero-One:「喝…!


Zero-One:「………………!!

『咔鏘!』


……
…「金色的鑰匙卡」…真的是「金鑰」呢…

Zero-One:「
………………!!

諫:「……………??!


Zero-One:「唔喔喔!閃亮亮的蝗蟲出現了耶~!


……
…大小蝗蟲?!!

『Prog-Rise(程式昇華)!』

Zero-One:「喝…!


……
…捕蟲網?!! 金色的!抓到「稀有種」啦啊啊啊!(啥?!)

 
『The rider kick increases the power by adding to brightness

Zero-One:「………………!!


諫:「啊啊…?!

WAS:「咦咦?! 啊啊…??!

IS:「
………………!!

Zero-One:「
………………!!

……
…肌、肌肉??!  自帶充血…呃、不是,自備肌肉增強功能嗎?!

Zero-One:「………………!!


『Shining Hopper(閃耀蝗蟲)!』

Zero-One:「
………………!!


『When I shine!Darkness fades!』

Zero-One:「
………………!!


諫:「啊啊…?!


IS:「
………………!!!」


WAS:「喔喔~!


Zero-One:「
………………!!

……
…居然結束在這裡?!!!

***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2)(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3)(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