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1/28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2)(上)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


第12話
アノ名探偵がやってきた
(アノめいたんていがやってきた)


無法接受的人請無視就行了。

(真的有興趣的人、請繼續看下去)
*******************************************
*******************************************
『由「人型機」所犯下的大和田伸也 氏 殺人未遂 搜查本部』


刑警:「目前、還在逃逸中的犯人…就是這架、確切身份不明的『人型機』。


刑警:「現在只知道他是假裝成演員來接近被害人,並趁機開槍進行狙擊。


刑警:「上次前往『飛電智能公司』進行的 "內部搜查" 也是白忙一場。

刑警:「畢竟…打從一開始在『飛電』的 "生產履歷" 上頭,
就完全沒有發現…跟兇手有著相同外貌的『人型機』就是了。


刑警:「但是啊、既然犯人確定是『人型機』,那就肯定是『飛電』製造的不會錯。


唯阿:「請容我插嘴一句。各位進行 "內部搜查" 的時候,是否有什麼…看遺漏的地方呢?!

諫:「………………!!

刑警:「我們可是連每個角落都調查過了啊,『A.I.M.S』的這位女士。


唯阿:「…緊鄰在社長辦公室的旁邊,有一間祕密研究室,請問這件事情各位也知道嗎?!

刑警:「咦咦…?!

刑警:「什麼?! 她說什麼?!


刑警:「喂、喂、喂…怎樣、是怎樣?! 為什麼那種重要情報,一開始沒人告訴我們啊?!

唯阿:「………………!!

諫:「唉……

……
…那位白頭髮的刑警先生還真是…該怎麼說…讓人「印象深刻」!(啥?!)

話說回來,天津垓給予唯阿的 "任務" 是「搞垮飛電」,
然後私底下找上了或人要談「收購飛電」,雖然看起
似乎是一個「雙管齊下」的好方法,
但唯阿把「祕密研究室」的事情告訴警方,嚴格說起來…未必是一件好事吧?!

「ZAIA」既然在規模、財力,跟資源這些部份全都勝過「飛電」,
天津垓還會想要大費周章地進行「擊潰對手商譽」跟「趁機收購」的動作,
表面上來說、以作為一個 "生意人" 而言無非是為了「擴大企業版圖」,
但是更重要的,他真正想要的想當然爾就會是…
「程式昇華金鑰」跟「Ark(方舟)」可能隱藏的真正祕密對吧?!

所以唯阿在這種時候刻意讓警方知曉了「祕密研究室」的存在,
雖然是能夠加深警察對於「飛電在刻意隱瞞」這件事情上頭的不良印象,
但這其實同時也等於是…增加了「Zero-One系統的祕密」可能會被更多人知道的風險吧?!

或人:「咦咦?! 要來對研究室進行 "內部調查" ?! 唉唉…
為什麼這件事會被警察知道了啊……真是的!

IS:「現在、由於接收到來自『衛星 ZEA』的命令,
研究室已經開始在進行『新型 程式昇華金鑰』的製作程序。



或人:「唉唉…

IS:「目前、如果讓警察進入到內部的話,將會帶來不必要的困擾。


IS:「想要洗清『飛電』的嫌疑,就必須要打倒犯人,並將能夠作為 "發生暴走" 的證據,
也就是拿到『滅絕昇華金鑰』的數據資料才行。

或人:「那個東西啊…!也就是說、要想贏過那傢伙的話,新型的『金鑰』…
是 "絕對必要" 的對吧?!


福添:「社長、這幾位警察先生們說要立刻見您!

或人:「咦?! 這麼快就來了嗎?!

刑警:「我們聽說這間辦公室旁邊…還有一間研究室對吧?!
麻煩請您配合,讓我們進去裡頭看看吧?!



或人:「那個…現在有點~不太方便呢,研究室。就只有研究室現在…有點~不太方便呢。

刑警:「……………??!

福添:「……………!!

……
…福添這時候心裡肯定在想「這個社長的應對方式也實在蠢到家了」對吧…
警察都拿著搜索票上門了,居然還用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方式來回答啊?!

刑警:「真是可疑…!請你現在就立刻打開研究室!

WAS:「好的、好的~好~的~!

福添:「………………??!

刑警:「
………………??!

或人:「
………………??!

IS:「
………………??


WAS:「能不能麻煩各位~先稍微等一下好嗎?! 呼~呼~

或人「…(舊世代型號的『人型機』…!)…


或人:「…(跟 "爸爸" 他…一樣…!)…


刑警:「你又是誰啊?!

WAS:「啊啊~ 我是『Was・Nazootoko(僅是・解謎)』。呵…誠如各位所見,
我是一名『偵探』。


刑警:「…偵探?!

福添:「
………………??!

或人:「
………………??!

WAS:「這次的『殺人未遂』事件…實在有著太~多~無法解釋的謎團~!」
就讓在下我,來替各位~完~美~地~!找出這些答案吧!
以我最~敬~愛的『飛電智能公司』…!社長之名來發誓!呵~


或人:「
………………??!


WAS:「呵~


……
…拜託不要隨便用別人的名義來發誓啊!

等等、舊型號的「人型機」?!
但「破曉事件」當時…不就是你們這些「舊型號」全面發生了暴走嗎?!
這架是怎麼保留至今的?! 而且他如果已經啟動超過了12年,
居然沒有達到「奇異點」嗎?! 還是該說…電池真是夠持久啊!(啥?!)

迅:「咦咦?! 暗殺底迪…他怎麼了啊?!

滅:「被 "強制停止" 了。

渡渡鳥 魔人機(改):「…………………


滅:「因為我把這東西…拔出來了。

迅:「為什麼?! 好不容易才 "培育" 到這麼強的啊?!


渡渡鳥 魔人機(改):「因為他開始…"恐懼" 我的存在了吧。


暗殺 人型機:「唔唔…!

迅:「哇啊…?!! 騙人的吧…?!

滅:「……………!!


……
…糟糕、躲到滅爸爸背後的這個動作有點可愛…

暗殺 人型機:「我已經學會『暗殺』的極致,也該是…"離巢" 的時候了。

……
…等等、為什麼能夠恢復「人型」啊?! 罩在本體外面的不是「人工皮膚」嗎?!
照理說在變成「魔人機」的瞬間應該就已經燒掉了才對吧?!

就是因為這種 "轉變" 的過程無法復原,所以才會顯得之前那些被入侵系統的「人型機」們,
更能夠展現出一種「事態無法挽回」的悲壯感,
同時也讓滅跟迅用變身成「假面騎士」的方式,來突顯他們兩個的不同之處對吧?!
畢竟他們是「機器人」而不是傳統的「怪人」啊,
能夠自由恢復「人型」反而變成是一件 "不合理" 的事情…

三条老師,你確定這樣的劇情不會…影響到這部戲的「基礎世界觀」嗎?!

相較於當年「Ex-Aid」時、高橋主編的「全篇執筆」,
這一次為了避免許多在 "製作方面" 的問題,而選擇回到「複數腳本家」的方式,
但同時相對的,「主編」跟「附筆」之間的 "溝通" 就顯得更為重要了呢…
而要如何掌握好這整部戲的「舵」…當然就是要靠製作人大人了。

暗殺 人型機:「……………!!


迅:「咦?! 咦?!  哇啊…!

戰鬥員 人型機:「…呃…呃……!

渡渡鳥 戰鬥員:「渡…渡……!


渡渡鳥 戰鬥員:「
渡…渡……!

迅:「唔…!呀!


滅:「
……………!!


迅:「喝!唔唔…喝呀!

滅:「…喝!

暗殺 人型機:「…唔唔!


暗殺 人型機:「你已經沒有任何…值得我學習的東西了。

『渡渡鳥!』

暗殺 人型機:「
~殺~~?!

『滅絕 Rise!』

渡渡鳥 魔人機(改):「唔…!吼……

……
…改二(?)之後居然變醜了!上一個版本比較好看的說…

滅:「……………!!

迅:「…喝!

渡渡鳥 戰鬥員:「…呃啊!


滅:「
……………!!

迅:「
……………!!

『Wing!』『Poison!』


迅:「變身!

滅:「
變身!

『Force-Rise(力量昇華)!』


……
…連蠍子也飛上去了!

『Flying Falcon(翱翔獵鷹)!』『Sting Scorpion(刺針毒蠍)~!』

JIN:「喝啊…!喝…

Horobi:「……………!!


渡渡鳥 魔人機(改):「唉唉…那就來吧!喝!

渡渡鳥 戰鬥員:「…渡…渡!

JIN:「喝!唔唔唔…!

……
…成長之後竟然直接選擇「反叛」了?! 雖說「雛鳥離巢」這種行為,
對於擁有了「感情」之後的「人型機」來說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畢竟就像人類一樣,「成長」就某方面來說…也就等於「自己能夠做出選擇」,

而暗殺小弟會在執行完「親手殺害師父,成為真正的暗殺者」的最後一道指令之後,
馬上就選擇要背棄原來的「父親」,
不知道這是否多少也代表了…他對滅其實存有想要 "報復" 的念頭呢?!

但話說回來,暗殺小弟在上一集打倒不破之後,也說出「人類註定迎向滅亡」這種話對吧?!

能夠將「三葉蟲 戰鬥員」轉化成「渡渡鳥 戰鬥員」,
應該是利用「系統入侵」以及「透過數據備份來重生」這兩項技術的合併應用對吧?!
也就是說、他對於滅平常展現在他面前的的「技術能力」這方面,
確實也已經完全習得並掌握了…
那麼…難道說他會選擇反叛,真的只是單純地認為自己,已經足以勝過「滅」跟「迅」了嗎?!

不過有一點很重要的就是,暗殺小弟其實並沒有真正見識過「滅」的戰鬥能力對吧?!
難道他只是見過好幾次迅的戰鬥方式,就擅自認定滅的實力跟迅相差不遠嗎?!

刑警:「你就是過去曾經…乾淨俐落地解決了無數困難案件,傳說中的『人型機 偵探』!


WAS:「是的~!

『嘟~嘟~嘟~♪  嘟~嘟~嘟~♪』

福添:「這麼說來、我也還有印象呢!當時被稱為『舊世代型號』的最高傑作!
你就是那架…上代社長相當 "引以為傲" 的機體對吧!


『嗡~嗡~嗡~~』

或人:「……………??!

刑警:「是喔~ 原來他這麼厲害啊…!


或人:「……………!!

『請假裝是公司的常客打電話來,並接起電話。 Was・Nazootoko』


或人:「……………??!

WAS:「
……………!!

刑警:「
……………!!


『嗶!』

或人:「你好、我是飛電或人…

WAS:「…(現在、我正透過
IS小妹的腦內迴路,跟您的『Rise-Phone』進行連線。)…

IS:「……………??

WAS:「…(我明白研究室正在進行『新型金鑰』構築程序的事情。)…

或人:「……………!!

WAS:「…(我有一個 "妙計" 能夠讓您暫時脫離這個現場…
但就不知道您願不願意配合呢?!)…


IS:「…(或人社長,太危險了!請不要隨便接受這種可疑人物的勸誘。)…


或人:「…唔…我明白了。

IS:「……………??

或人:「我願意信賴 "貴公司" 。


WAS:「啊、我不該耽誤時間的!兩位是來進行 "內部搜查" 的對吧!

刑警:「說的也對喔!好了、社長,請快點說出密碼吧!

或人:「…呃…關於這一點的話…那個…事實上現在連我也打不開了呢…那間研究室!

刑警:「啥啥…??!

福添:「
啥啥…??!


或人:「因為我原本是把我的『爆笑段子』,登錄成為解除門鎖的密碼啊…
但因為 "傑作" 實在太多了…!結果連我自己都忘記到底是哪一個了呢…的說!



福添:「不是、最好是有這種事情啦!難道您不想要證明本公司的清白了嗎?!
社長!請快點把研究室打開!


或人:「欸嘿~ 等我想起來就會立刻聯絡各位的啦~~ 嘿咻!

『Zero-One 驅動器!』

刑警:「唔唔…??!

或人:「那麼、我突然想起還有一件工作得去完成,那就先走一步!

『Jump!』『Authorize(授權)!』

刑警:「啊啊?!

福添:「
啊啊?!


福添:「哇啊啊啊…!

刑警:「
哇啊啊啊…!


或人:「變~身~!

『Prog-Rise(程式昇華)!』『Rising Hopper!』


福添:「喔…喔喔…!

刑警:「那、那又是什麼啊?!

『A jump to the sky turns to a Rider Kick!』

Zero-One:「這是我的…『工作服』!


Zero-One:「那麼、不好意思告~辭~了~呵呵~!

WAS:「哎呀、哎呀…那個難道不算是…『逃亡』嗎?!

刑警:「呼…呼…咦咦?! 啊!啊啊…!

刑警:「呼…呼…咦?! 啊…!啊啊、站住!

福添:「啊啊…!


IS:「我現在有非常多的問題想要問你。

WAS:「喔喔~ 好可怕的眼神。不過現在更重要的是…趕緊將或人小弟給叫回來吧。


……
…居然在警察面前公然變身並且逃亡了?! 這是一家公司的社長應該做的事情嗎?!
不、等等…!為什麼這次那隻巨大蝗蟲沒有撞破天花板?!

導演大人,這樣一來…不就會讓之前的「演出方式」變得很奇怪嗎?!
拜託好好地維持「設定」啦!
而且重點是、觀眾們其實也會比較想看到那隻蝗蟲君(?)衝破牆壁吧…(啥?!)

Zero-One:「唔…!呼呼…唉…。 唔…

『砰!』

Zero-One:「啊?! …唔喔喔喔?!!


Zero-One:「唉呀…!已經來了啊?! 手腳也太快了吧?! …『A.I.M.S』!

Vulcan:「從警察的手上逃走就等於…你承認自己 "事跡敗露" 了對吧!…這位社長!


Vulcan:「之前那樣自信滿滿地在我面前,展現出那種相信『人型機』的態度…
難道全都是在說謊唬弄我的嗎?!


Zero-One:「當然不是說謊了!而是我…這次也選擇相信了『人型機』而已!

……
…老實說、WAS這張臉沒什麼說服力呢…(沒禮貌)

Zero-One:「……………!!

『Authorize(授權)!』


Vulcan:「唔!唔…!

『砰!砰!砰!』

Vulcan:「唔!…呃!


『Prog-Rise(程式昇華)!』『Freezing Bear(冰凍巨熊)~!』

Zero-One:「……………!!

『Fierce breath as cold as arctic winds!』


Zero-One:「唔唔…!


Zero-One:「…喝!

Vulcan:「
…喝!


Zero-One:「喝!…喝!

Vulcan:「咕…!喝!

Zero-One:「唔…!

Vulcan:「
…喝!


Zero-One:「喝!…喝!

Vulcan:「唔…!

Zero-One:「
…喝!

Vulcan:「呃!呃呃…可惡…!呃…!


Zero-One:「喝~!冰冰冰冰冰起來~!

Vulcan:「呃呃…!


Vulcan:「咕…!啊啊…?! 呃…!

Zero-One:「請不要怨我喔~ 這都是為了順利解決案件!那麼再會了!」


Vulcan:「唔唔…!

『砰!砰!砰!』

Vulcan:「唔…!那個臭小子…!

……
…往自己臉上揍一拳還確實是很有不破的風格啊…
是說、姑且不論「動機」為何,「逃亡」外加「襲警」基本上已經是 "罪加一等" 了對吧…

唔唔…不過好像有哪裡怪怪的…雖說是為了找出事件的真相…
但對於這次的「人型機引發的殺人未遂」所導致的「飛電的商譽岌岌可危」…
或人會用這種…唔…這麼 "戲謔" 的態度來面對不破嗎…?!

只因為「WAS」跟「飛電其雄」是相同的「舊世代型號」,
所以就不顧IS的警告而全心全意的相信…?!
甚至不惜犧牲掉好不容易跟諫之間建立起來的那麼一點信賴關係…??

不覺得這好像顯得有一點…唔唔…該怎麼說才對呢…?!
事件的「嚴重性」跟「認真度」突然降低了好幾個層次的感覺?!!
這可是關係到「人命」跟「公司存亡」的嚴重大事啊…
難道要說…反正「大和田伸也」並沒有真的被殺死,所以就可以 "輕鬆看待" 嗎?! 
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

製作人大人啊…男主角有著「單純正直」的 "光明面" 是一件好事,
但也要小心整個角色變成過於「無腦膚淺」啊…
唔…或許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感覺,果然也是因為…三条老師的風格跟之前的編劇們,
確實是有著很明顯的不同的關係吧…

不過、也許三条老師心目中的「飛電或人」,反而會比較符合一個…
「年紀輕輕,突然從搞笑藝人變成大企業社長的小伙子」…也說不一定對吧?!
畢竟高橋主編似乎多少有些顯得…是為了讓觀眾「胃痛」,
而喜歡刻意寫「胃痛劇情」的感覺嘛…(啥?!)

『飛電或人的 爆笑段子名鑑』

Siesta:「針對或人社長 "自稱傑作" 的搞笑段子一覽,已經完成搜尋了。


……
…點閱率低到好 "寫實" 啊!乾脆動用「社長命令」…
要求全體員工每天上班打卡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幫社長衝人氣好了…(喂)

福添:「數量竟然有這麼多啊?! 而且…!不管哪一個…都 "好難笑" 啊…!

山下:「現在就 "立場上" 來說,只能夠請『副社長』您來親自出馬了…

福添:「…由我來?!!

山下:「是的。


福添:「…咳咳……

『請表演作為密碼的爆笑段子…』


福添:「……如果沒有~Aruto~的話~!


『噗噗~!』

Siesta:「我不認為社長他會使用這麼 "代表性" 的段子來當密碼。

福添:「這句話要早點講啊!


刑警:「拜託能不能想點辦法啊?! "卷添" 先生。

福添:「不是、我叫 "福添" 啦!

刑警:「啊…啊啊…!

……
…畢竟是關係到公司內部的「最高機密」,
如今社長不見人影,就 "職權" 上來說確實是得由副社長來進行沒錯啦…
不過這也證明,謝絲妲能夠接觸到的「資訊權限」,確實比伊豆小姐要來得低很多呢…

『嗶嗶嗶嗶!』


『嗶嗶嗶嗶!』

WAS:「……………!!

IS:「………………


『嗡~!』

或人:「嘿~~ 沒想到研究室裡頭還有這種祕密的出入口啊…


IS:「那原本就是為了應付 "緊急狀況" 而準備的。雖然我一開始就知道了,
但我不明白、為什麼他也會曉得這件事情…。請你詳細說明清楚吧。


WAS:「當然可以~ 那麼…!就讓我告訴你們…衝擊性的真相吧!

或人:「喔喔…!完全就是 "偵探" 口吻呢~!

WAS:「其實我啊……IS小妹。

IS:「………………

或人:「………………??!

WAS:「我是妳的…『哥哥』啊!


『嗶!嗶!嗶!』

IS:「……………!!

或人:「咦咦咦…??!!!


WAS:「我一直都好想要見到妳啊~ 我既親愛又美麗的妹妹啊!

IS:「………………

或人:「……………!!


或人:「…你是IS的哥哥?!!

WAS:「呵呵~

或人:「這是怎麼回事啊?! 欸、IS!

IS:「………………

或人:「咦?! …IS ?!!


或人:「你害IS因為驚嚇過度而導致 "當機" 了啦啊啊啊!

WAS:「哇啊啊…!


『嗶!嗶!嗶嗶嗶!』

或人:「啊啊……啊!

IS:「我只是在進行情報的 "判斷處理" 而已。剛剛已經確定檢測到一個『惡質的玩笑』了。

或人:「咦咦…??!


WAS:「不、不…!我說的是真的啊!我可是…上代『飛電 是之助』社長,
親手設計製造的…IS小妹、妳的『原型機』喔!


或人:「那麼、你之前說的『社長』…

WAS:「以我最~敬~愛的『飛電智能公司』…!社長之名來發誓!

或人:「原來是在指…我爺爺啊?!


WAS:「是的~。

或人:「啊啊…

WAS:「是之助社長因為察覺到,有某個正在覬覦『人型機 系統』的邪惡陰謀,
就以作為自己的『左右手』為目標…製造了我。
並且讓我以『偵探 人型機』的身份開始進行活動。



WAS:「我一邊進行著『偵探』的業務,同時也開始探尋那股"巨大惡意" 的真面目。
再將得到的情報傳達給是之助社長知道。


IS:「而那就是…『滅亡迅雷.net』…!

……
…照這種說法,「滅亡迅雷」的誕生…或者應該說、創造出「滅」的人,
並不是「飛電是之助」囉?! 又或者…「陰謀」的背後有更大的「幕後黑手」呢?!

WAS:「另外、如果事態產生惡化,導致比預期還要嚴重的危機開始逼近時,
為了協助『新社長』…以及IS小妹,我將會從休眠之中醒來,
老社長已經事先這麼編寫好我的程式了。

『嗶!嗶!嗶!』


『嗶!嗶!嗶!』

IS:「看來他並沒有說謊的樣子。現在、我正式確認到有關於他的資料了。

或人:「喔喔…

WAS:「或人小弟。…你願意,相信我嗎?!

或人:「呵…剛剛、我已經在電話裡頭回答過你了吧?! 我願意…相信你『WAS』。

其雄:「……………!!


或人:「因為、你的笑容非常溫柔啊。就像我的 "父親" …也是這樣。

IS:「……………??

WAS:「嗯~ 那麼、我將會…為了您,而繼續開始我身為『偵探』的調查。

或人:「呵…好!

WAS:「呵呵~


WAS:「…IS小妹!,妳可以用不著害臊而盡情地叫我 "哥哥大人"…
唔嗯~或者應該說、如果妳想要喊我"兄長大人" 也可以喔!


『嗶!嗶!』

IS:「………………

WAS:「…嗯。


WAS:「嗯~?!!

……
…因為震驚而導致LAG,甚至差一點就當機的伊豆小姐,流露出了不屑的眼神!(啥?!)

根據官方表示、因為他是「IS」的「原型機」,所以名稱上用了過去式的「WAS」,
而接下來的冬季劇場版裡頭,則是另外一名使用了「未來式」的「WILL」。
剛好湊成了「Be動詞」的三型態呢…

是說以後乾脆來個「Do」、「Does」,「Did」跟「Done」的…呃…四兄弟姊妹之類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姊妹機…呃、不是,「兄妹機」的概念是這樣的嗎?!
如果要以「原型機」等於「兄長」的說法,
那同為「秘書型」的謝絲妲應該也是「妹妹」才對囉?!

一般來說、如果以「船艦」為例子,「姊妹艦」的概念通常是指…
從 "整體設計" 一直到 "大小艤裝" 都是「相同類型」或「大同小異」的船吧?!,
就像 "天津風" 雖然是 "島風" 的「原型艦」,卻不能算是「姊妹」對吧?!(啥?!)

以這部戲來說,「原型機」跟「新機型」其實應該比較接近…
像是「滅」跟「迅」之間的關係吧?!
換句話說、WAS應該不是「哥哥」…而是「爸爸」或「叔叔」比較合理吧?! (啥?!)

『嗡~!嗡~!嗡~!』

刑警:「發現『飛電或人』!目前依然在逃逸當中!重複一遍!發現『飛電或人』!
目前依然在逃逸當中!

Zero-One:「喝!…喲!

WAS:「或人小弟,我跟IS小妹會負責找出犯人的真面目。至於你



WAS:「…在『新型金鑰』構築完成之前的這段時間,要麻煩你
吸引住警察跟『A.I.M.S』的注意力。

Zero-One:「唔哇啊啊?! 喝!…喝!


Zero-One:「唔…!

或人:「咦咦…?! 拜託不要用那麼輕鬆簡單的口氣,說出這麼困難的事情啊。


Zero-One:「唉唉…不過、也罷啦,因為我相信他,所以也只能夠照他的話去做了!
好…!喔…喔喔…??!


Valkyrie:「就算再繼續這麼逃亡下去,也是白費功夫喔!社長先生。」


Zero-One:「妳有臉講這句嗎?! 說到底、把研究室的事情洩漏給警察知道的人…
難道不就是妳嗎?!


Valkyrie:「………………

Zero-One:「難道那就是『ZAIA』的… "手段" 嗎?!


Valkyrie:「唔唔…!


Zero-One:「喝…!喝!

Valkyrie:「呃…?!


Valkyrie:「…啊啊?!

Zero-One:「唔…!妳剛剛的態度…就表示被我說中了對吧!再見了!


Valkyrie:「
…!唉唉…

……
…會因為這樣而產生遲疑,甚至有點…"罪惡感" ?!
這表示唯阿的內心還是具有比較多的 "善性" 囉?!

不過從她會對天津垓是怎麼弄到「滅亡迅雷」的情報這件事產生懷疑,
至少就表示她並不只是一個單純的「傀儡」而已吧…

***
***
***


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1)(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仮面ライダーゼロワン(12)(下)